•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我是剑仙
听书 - 我是剑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四十四章 不受嗟来之食

失落叶 / 2023-01-27 12:15:1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林昭看着壁画碎片之间残存的柳璃樱气息,然后又看了一眼顾零榆,道:“那就……开始?璃樱的魂魄力量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

“还缺少一些工具。”

顾零榆道:“想要复原一副完美的折扇神女,就需要有一把世间顶尖的刻刀。”

“刻刀?”

林昭心头一亮,道:“这个倒是有。”

说着,他从包裹中取出了一柄浓郁文运缭绕的刻刀,刻刀的光辉极为深邃、璀璨,非寻常物可比,正是至圣先师赠予他的那一截原始刻刀,将来是要把这把刻刀炼化为第四把本命飞剑的,只是可惜,林昭的第四座蕴剑湖还没有什么动静。

“就用这个吧。”

林昭双手捧着刻刀,道:“至圣先师赠予的礼物,原本是他年轻时制作简牍、记录文字用的刻刀,后来赠予我作为我的飞剑器胚,我已经取好名字了,在无妄山下十年,想明白了许多事情,这截剑尖的名字就叫生死吧。”

“好名字。”

顾零榆笑道:“未知生,焉知死,此乃绝妙之句。以生死刻刀复原折扇神女,使其在死生之间轮回倒转,可谓妙绝!”

说着,他双膝跪地,恭恭敬敬的从林昭的手中接下了刻刀,而这份谦恭,有大半以上都是冲着刻刀的原主人去的。

……

之后,顾零榆开始干起了作画活计,单手攥着刻刀,从岩壁下方开始雕刻而起,而余晚柠、林竹节则砍伐了一些青竹,做成了简单的脚手架,让顾零榆能够上下方便一些。

至于作画,岩壁太大,所以算是一个浩大的工程,顾零榆做事又极为谨慎,壁画中的每一个细节都要考虑到,所以篆刻进度很慢,转眼就已经入夜了。

林昭吩咐余晚柠、林竹节在一旁搭建一座临时的简陋木棚,而自己则在木棚前方生起一堆篝火,架起一口锅,为大家熬一锅汤暖暖身子,而且这次特地从鱼护中捞了白鱼和塘鳢,熬的是一锅十分鲜美的杂鱼汤。

深夜中,众人坐下,喝上一口热汤,吃上一些烤到干脆的饼子之后,顾零榆继续篆刻壁画,杦栀坐在木棚内继续炼化妖魂剑,冬藏、师寒音收拾了一下碗筷,然后便去准备下一顿的吃食去了。

直至清晨的时候,一副壁画重新出现在眼前。

林昭从打坐练剑中醒来,抬头一看,顿时惊为天人,这副折扇神女的壁画居然与当初百花天下的那一副一般无二,顾零榆真神人也!而且,他重新修复的壁画与林竹节藏匿住的那一截壁画完美衔接在一起,这也是最妙的一笔,唯有这样才能完美的修复柳璃樱的元神。

“小师叔,如何?”顾零榆拍拍手掌,双手恭敬的送还刻刀。

“不错不错!”

林昭收下生死,笑道:“咱们这一门还真是多才多艺啊,将来就算是落魄了,零榆你负责作画,我负责外出卖画,都不愁一口吃的。”

顾零榆不禁莞尔,话糙理不糙。

此时,壁画之上涌起了一缕缕荧灿灿的光辉,灵气沿着壁画的线条完整的流淌了一遍之后,画中的折扇神女柳璃樱就愈发显得栩栩如生了,一袭红裙,手握折扇,牵着白马,似乎要随时从壁画中走出来一般。

“太好了!”

林昭深吸一口气,上前轻轻摩挲冰冷石壁,道:“璃樱啊,该回来了。”

杦栀走上前,道:“当初,大人在百花天下,以一颗青蚨钱就唤出了折扇神女柳璃樱,如今,却又不知道要多少颗灵钱才能将她唤出了。”

“嗯。”

林昭取出钱袋子,第一颗取出来的就是金鲻钱。

“哎哟?”

余晚柠笑道:“忽地变得如此大方了?”

“她可是我们山巅别苑的柳璃樱啊!”

林昭沉声道:“在百花天下的时候,她只是百美图之一,如今不一样了。”

“也是。”

余晚柠笑着点头。

林昭开始砸钱,“唰”的第一颗金鲻钱没入石壁之中,泛起了一缕金色光纹,但壁画中的柳璃樱只是随着波纹稍微浮动罢了,并未有要走出来的迹象,林昭也不含糊,一颗颗的金鲻钱往壁画里砸,一点都不心疼。

没办法,这是欠她的,柳璃樱当初在山巅别苑引动灵气,为山巅别苑温养出的灵气,外加上“折现”的那些金鲻钱,至少5000颗金鲻钱起步的,如今稍微付出一点也不算是什么了。

可就这样,林昭一颗颗的金鲻钱往里砸,转眼间就砸进去500颗金鲻钱了,依旧未见柳璃樱有出来的动静。

“造孽啊……”

他一声叹息,引得杦栀、余晚柠、冬藏都发出了笑声。

“璃樱多半是怪我了。”

他一边碎碎念,一边疯狂朝着壁画中砸钱。

转眼间,1000颗金鲻钱下去了。

林昭的脸都快要绿了,一边砸钱,一边说道:“璃樱啊,就算是生我的气也好,我当时确实应该强行送你下山的,不过你也不能这样啊,咱们山巅别苑如今百废待兴,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你这一口气吞掉那么多的金鲻钱,以后还是要辛苦赚的啊!”

杦栀笑道:“大人,要不连钱袋子一起扔进去,显得诚意十足,璃樱兴许一下子就走出来了。”

“不了啊……”

林昭心疼得要死:“能省一点是一点啊。”

“也是。”

杦栀笑着点头。

可硬生生的,林昭这个装了1200+颗金鲻钱的钱袋子转眼就要扔空了,但柳璃樱依旧没有一丝一毫要走出壁画的迹象,一时间林昭心急了,连同袋子,把最后的几颗金鲻钱一起扔了出去。

“唰!”

就在他扔出袋子的瞬间,忽地金光熠熠的壁画中有一只嫩藕般的玉手探出,“啪嗒”一声抓住了钱袋子,随后,一条雪腻修长的玉腿率先踏出了石壁,紧接着,一张沉鱼落雁的绝美脸蛋从涟漪中沁出,折扇神女柳璃樱左手握着钱袋与折扇,右手牵着白马,从壁画中走出。

她一脸笑意,道:“公子,连钱袋都不要啦?这以后,咱们到底还存不存钱了?”

“璃樱……”

林昭呆呆的站在原地,当柳璃樱走出壁画的那一刻,忽地有些无所适从了。

“公子……”

下一刻,柳璃樱双手一撒,钱袋、折扇和白马都不要了,一头扑进了林昭的怀里,转眼就哭成了泪人,劝都劝不住,直到柳璃樱哭了很久之后,林昭才轻轻拍拍她的香肩:“好啦好啦,这么多人呢,怎能重新走出壁画之后只认我一人,也要见见大家啊!”

“是,公子,璃樱知错了!”

柳璃樱转身,对着众人一一行礼:“柳璃樱,拜谢顾院主!拜谢林竹节林剑仙!杦栀,余晚柠,还有这位好看的姑娘,柳璃樱见过大家。”

已然极有礼数了。

林昭笑着点头:“这位极为好看的姑娘叫师寒音,是顾院主的学生,如今的本相是一位桃花妖,当然,以后注定会是一位桃花仙子。”

“嗯。”

柳璃樱转身看向林昭,眼圈一红,道:“公子,璃樱并非是不想走出壁画,只是所承受的天地桎梏实在是太重,其实公子投第一颗金鲻钱的时候璃樱就想出来,奈何身陷囹圄,做不得主,让公子平白无故的花了一千多颗金鲻钱,璃樱实在是罪过!”

“哪里的话。”

林昭摆摆手:“只要能救你出来,别说是一千颗,就算是一万颗金鲻钱我也在所不惜!”

余晚柠歪头看着山主的脸庞,道:“嘴角没有抽搐,看来这句话是发自内心,对璃樱是断然没有抠门小气的。”

柳璃樱掩嘴轻笑。

“好啦!”

林昭转身看向众人,道:“既然如此,我宣布几件事。”

众人认真倾听。

林昭沉声道:“一等供奉林竹节,立下不世之功,救余晚柠、冬藏、柳璃樱,斩杀十三境精魅陈如松,特擢升为山巅别苑首席供奉,这是第一件事!”

林竹节一脸狂喜,像是被敕封为一等忠勇公、内阁大学士兼军机大臣一般,道:“啊哈哈哈哈,谢山主,谢山主,山主万岁万万岁!”

杦栀、余晚柠一起翻了个白眼,快没眼看这厮了。

林昭接着又说:“此外,再设三个职位,等同于长老,其中,敕封柳璃樱为银钱使,敕封冬藏为灶火使,敕封师寒音为扫尘使,从今以后山巅别苑的掌钱、烧菜、扫尘等等就交给你们三个人了。”

“是!”

三位精魅神祇齐齐点头轻笑。

“哎呀……”

林竹节露出一副老怀宽慰的感觉,道:“这感觉甚好啊,有种蒸蒸日上的感觉,咱们山巅别苑未来必定兴旺发达啊!就是可惜了,唐广君那厮图个痛快殉界了,不然或许也能捞着个看门使、镇守使之类的头衔,多威风啊!”

林昭点点头:“那可不……”

……

上界,兵家祖庭。

一口古朴大鼎内,一名邋遢汉子的身形不断扭曲、变形,轮廓颇为模糊,他的元神正在不断从战袍之上被汲取而出,注入肉身之内,而那肉身则来自于上古灵兽,肉身力量极为磅礴,此时正在重塑肉身的关键阶段。

“唉……”

他忽地一声叹息,只恨自己此时此刻不在山巅别苑,不然那个“镇守使”肯定没跑了。

“你他妈的!”

忽地,有人一巴掌抽在了他的后脑勺上,正是那位青衫客,指着唐广君的脑门骂骂咧咧:“赶紧集中精神重塑元神,我和兵仙苦哈哈的帮你护法,你特娘的却想着山巅别苑镇守使的破事儿,你唐广君马上就是兵家武庙七十二名将之一了,就这点出息啊?!”

邋遢汉子一脸委屈:“谁让咱山巅别苑的风水好呢?反正老子是要回去的,给不给七十二将的敕封在于你们这些大佬,回不回山巅别苑在于我唐广君,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君子不受嗟来之食,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青衫客朝着肩后抬手:“我的扶苏剑呢!?”

“冷静冷静!”

韩信一把按住他:“何必跟这矬鸟一般计较,你那扶苏剑还在上界真身手里呢,莫要动气!”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