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魏晋干饭人
听书 - 魏晋干饭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738章 重礼

郁雨竹 / 2023-02-07 17:23:55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赵含章觉得晋不长久,却没想让它现在就亡国,所以该守的地方还是得守,该她付出的,她还是要付出。

因为晋一灭亡,天下会进入十八层地狱模式,现在不仅其他地区的百姓,就是她治下的百姓的也需要喘一口气。

所以只要能保住晋,她还是得保。

不是为了司马家,而是为了遏制住乱势,不让局势一泻千里。

所以从傅祗处离开,赵含章还是回到了平阳城外。

刚对平阳城外的大营起疑心,想要派人去查探一番的匈奴军便看到赵含章带着一支队伍跑到城外,丢下一个小箱子说是送给刘乂的礼物,然后转身带人跑了。

正在安排人的刘聪脸色一下阴沉下来,看着被守城士兵抱回来的小箱子喘粗气。

他的部将面面相觑,问道:“大将军,还派人去查探吗?”

“查什么?刚才马上的人你没看清吗?”刘聪发火道:“赵含章都敢跑到我们城门下了,对面大营每天都炊烟袅袅,还查什么?陛下又不会对坐拥十万大军的赵含章出兵!”

部将连忙提醒他,“大将军!”

刘聪这才收了怨怼之言,只是心中的不服更盛。

士兵抱着箱子站在一旁,等刘聪示下。

刘聪上前打开箱子,出乎他意料的,里面是书,他翻了翻,在几本书间翻出一封厚厚的信来。

刘聪拿着信停顿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放下,将箱子合上道:“将箱子送去给北海王。”

士兵得令立即把箱子送到皇宫门口,自有宫中侍卫将东西送去给北海王。

不错,北海王还没出宫独立居住,不过刘渊疼爱他,在给几个儿子封王分府时就顺便给刘乂也分了一个王府,就在距离皇宫不远的地方。

不过他心疼小儿子,所以一直留他在宫中居住,刘乂是他几个儿子中除了太子外可以居住在皇宫中的儿子。

在皇宫内,没什么事情能瞒得住刘渊。

所以他很快知道宫外送进来一个箱子,是赵含章给刘乂的礼物。

刘渊一边让人把箱子送到他这里来,让人去叫刘乂,一边问起赵家军大营的动向。

“箱子是赵含章派人送来的?”

侍卫出去打探了一番才回来道:“是赵含章亲自送到城门外的。”

刘渊一听吓了一跳,“赵含章亲自送的?”

侍卫应了一声“是”。

刘渊脸色就不好看,“派人去查一查,赵含章为何亲自来送礼?”

送个礼物罢了,随便派人就是,哪里用得着赵含章亲自送?这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刘乂满头大汗的跑来,他身上穿着练武服,显然是从演武场跑过来的。

刘渊笑开,指着箱子温和的道:“赵含章给你送礼物来了。”

刘乂小皇子也没有心机,当场打开看,刘渊也背着手好奇的上前看。

就见里面是几本书,刘乂拿出一本来翻了翻,瞬间惊喜,“阿父,是《大学》,上面还有注释。”

刘渊一听,立即上前一步,接过来看。

仔细看了几页,刘渊忍不住感叹道:“这注释,很可能是赵长舆的注释,这书,千金难得啊。”

刘乂虽然从小跟着汉人读书,但还是比不上刘渊,不由凑上前看,“很难得吗?”

刘渊师从上党人崔游,在长安做人质时也喜好读书,其中《尚书》读得最熟,对儒家书籍,能读到的,他都会读。

书籍有多难得,只有他这样艰苦求学过的人才知道,一本《毛诗》外面书铺都找不出几本来,所谓书铺,更多的是售卖纸张、笔墨、砚台等衍生品,正经书籍不多,带有注释的书更少。

当下还有相当多一部分书籍是以竹简为书,带有注释的古籍更是以绢布和竹简为主,谁舍得卖先祖注释的书籍呢?

而分享,更不必提,非世交之家,别说阅读,摸都不给摸一下。

刘渊摸了摸书皮,内心挣扎过后咬牙道:“你不是想去见赵含章吗?想去就去吧。”

刘乂眼睛大亮,“父亲不拦我了?”

刘渊看着他笑道:“阿父从前觉得,匈奴人和她是做不成朋友的,但现在看,我和她或许成不了朋友,但你可以。”

刘聪得知刘乂带着厚礼去赵家军大营,气得踹翻了桌子,“难道父皇忘了刘景大将军的死仇?”

刘景也是匈奴人,还是刘渊的心腹,很是能干,当年打灈阳时被赵含章射中一箭,只来得及见刘渊一面就死于箭伤。

从那以后刘渊就一直想要杀了赵含章为刘景报仇,现在却为了刘乂让步,刘聪不免有些妒恨。

刘乂欢快的奔向赵家军大营,营地里的赵含章吓了一跳,听到斥候汇报,连忙带人去迎接。

她难以置信,“他来干嘛?”

傅庭涵想了想后道:“可能是因为你给他送礼,还寄了信,他来回礼?”

“我那就是为了告诉刘渊,我没跑,赵家军还在,让他们别搞小动作……”赵含章瞪大双眼,“刘乂也就算了,为什么刘渊也同意让他出来?”

“或许你可以见到刘乂后问他,”傅庭涵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后道:“你得在二十里外截住人,还得找个借口拦着不让他们靠近大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赵含章只能上马狂奔,成功在二十里外拦住刘乂。

刘乂没想到会在半路看到他的新朋友,很高兴,“赵刺史,我正要上门拜访,没想到就在此处遇到你了。”

赵含章努力平复过高的心率,冲刘乂笑了笑,坐在马上问,“北海王肯再来找赵某,某荣幸之至,但我不能再请你去大营了。”

刘乂一愣,问道:“为何?”

“上次留你做客便生了误会,再让你留宿大营,恐怕刘大都督又要不安了。”

刘乂连忙道:“这次来是父皇同意的,我们收到了你的重礼,知道你是断不会再做出扣押我做人质的举动的。”

刘乂这段时间一直被人教育,加上在朝堂上听得多了,这才知道,上次他虽然拦住了赵含章夜袭平阳城,却也给赵含章和谈增加了筹码。

而且四哥还说,平阳城外根本没有大军停留过的痕迹,所以说不定赵含章夜袭的事也是骗他的。

不过这也不影响他和赵含章的友谊就是了,刘乂目光闪闪发亮的看着她,感动得不行,“你肯将赵公注释的书籍送我,可见是真心把我当朋友的,你既是真心,我刘乂也绝对不负你。”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