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
听书 - 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百二十八章

高楼大厦 / 2023-01-29 01:16:27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绝阵仙君看着错阵那一副害怕模样,却是一脸沉重的缓缓向着前方走去,一边走,一边低声开口道:“我已经知道,宗阵叛教的原因了。”

宗阵!

这两个字已是许久没有从极阵教出现过了,这个名字甚至已经成为了极阵教的禁忌。

年轻的弟子不知道宗阵的存在,而年老的弟子,则是没有一个人敢于提这个名字,又或者是不屑于去提这两个字。

因为,宗阵已是叛教!

有一些修士,在成为地仙境之后,都会给自己起一个尊号。

但是,也有一些修士认为地仙境不算什么,但是几乎所有修士,在突破进入归仙境之后,都会有一个尊号的。

归仙境,一般,都被称之为,尊者。

这些尊号,有的是自己起的,有的乃是师父或是长辈赐予。

当初,宗阵在进入归仙境之后,他自己起的尊号,其实不是如今的宗阵,而是祖阵!

祖,这个字太大了,除非是大教的开创者,开山老祖才能称得上一用一声祖字!

所以,在得知宗阵自己起的尊号之后,众人拦住了他。

然后当初的教主,更是让宗阵改一个尊号,然后才有了宗阵这个尊号。

不能称呼为祖,那便称呼为宗!

绝阵如今回想起来,当初的宗阵,必然已是开始了人阵的研究,他起尊号为祖阵,便是人阵之祖的意思。

错阵已经许久许久没有听过那个名字了,此时再次听到这两个人,整个人的身子都不由的一晃,脸上露出一道忧色,他的秘密被别人知道了?绝阵师姐是怎么知道的?

绝阵仙君看着对面的错阵仙君,缓缓开口道:“你的身体,也已经变得不同了吧,或者说,如今的你,也可以称得上是人阵了。”

她是不确定,宗阵是不是在错阵身上做过实验,可她也知道,即便是宗阵,真的在错阵身上做过实验,或者是改造过错阵身体,错阵也不会承认的。

所以她没有询问错阵,宗阵是不是改造过他的身体,而是直接说,对方改造了他的身体。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错阵整个人突然间呆立住,随之,已经活了上万年岁月,已经成为真仙境的他,竟是一下软倒在了地上,双手捂面,眼眶更是瞬间湿润。

只是一瞬间,他已是彻底崩溃!

知道了,绝阵果然是知道了!

她是怎么知道的!

绝阵看着错阵的样子,心中长长叹息一声,宗阵真的在错阵身上做过试验了!

想不到,宗阵竟然变的如此的疯狂,他可是错阵最为敬重的人,而他也是一直待错阵如同他的亲弟弟一般,可他还是对错阵下手了。

错阵都这样,那么棋阵呢?

他都没有放过错阵,怎么可能放过棋阵。

所以说,棋阵也骗了自己,错阵必然也拿他做过实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帮宗阵隐瞒,是因为敬重宗阵?

可若是如此的话,他又为什么要告诉自己,宗阵的所作所为呢?

绝阵一时之间有些想不明白。

她的目光又落到了倒在地上的错阵身上,心中叹息一声,抬手一挥,顿时一股柔和的力量涌出,虚空托着错阵的身子站立起来。

其实,最为难受的人,便是错阵了。

他最为信任,最为敬重的人,竟然背叛了自己的大教,同时还那般残忍的对大教内的弟子们动手,用大教内的弟子们做实验,甚至连他都没有放过。

错阵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的师兄为什么叛教,可自从他离开大教,去外探险之时,遇到师兄,知道他最为敬重的师兄所做的一切之后,整个人的信念完全崩塌。

他真的想不明白,一向对大教内所有弟子,都疼爱有加的师兄,为什么能够做出那等事情来!

那些,可都是师兄的师弟,师侄们!

甚至不少人和他一样,最为崇拜之人,便是师兄!

结果,他们最崇拜的人,却是害死了他们。

绝阵仙君发现,错阵虽然看起来崩溃,可似乎错阵也早遇到过,会有人知道宗阵当初所作的一切,所以,他的精神,却慢慢的又恢复了一些。

她微微停顿了一下,等错阵又缓和了一阵子之后,缓缓开口问道:“你能不能说一下,当初,你外出遇到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错阵似乎是陷入回忆之中,脸上露出一道痛苦之色,低声道:“当日我外出,遇到了危险,是他出手救下了我。

你们也知道,我与他的感情,虽然他已经叛教,可我心中并不恨他。我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叛教,所以我问了他原因,而他要告诉了我一切。”

错阵说着有些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说话的声音也不由的变大了起来:“你知道他当初和我说那些话的时候,和我说,他用我们大教的弟子们做实验的时候,说的是何等的平静吗?似乎那根本就不是我们大教的弟子,似乎那些人只是一种种炼制阵法的材料一般。

他更是没有一点认错和后悔的样子,他甚至还说,我们走的道路不对。

他所走的道路才是最为正确的道路,用他的话说,你……”

错阵说着,抬手指了绝阵一下说道:“他说,你的想法没有错,只会一心研究那些无法移动的大阵,那么永远只能龟缩在一个地方,可是我们是要外出冒险的,我们离开山门之后怎么办?

所以,造成了一种情况,他说,我们极阵教的历史已经非常长了,可是我们极阵教的发展,却极其的缓慢,便是因为我们的弟子们,无论是地仙境的弟子,还是真仙境的高手,其实外出探险的次数都太少了,都很少去经历生死磨练,所以我们从外面获取的资源也少,因为没有那种生与死之间徘回的经历,所以我们的弟子们,修炼的速度也慢,甚至原本能够突破的弟子,都无法突破。

他甚至说,我们大教前一次之所以能够渡过教劫,是因为我们极阵教历代前辈积累下来的资源,是因为我们大教有足够多的大阵。

否则的话,之前一次教劫,我们大教都要被灭了。

他更是说,我们下一次教劫,绝对没有可能渡过去,因为下一次的教劫,乃是百万年的教劫。

所以他要做出改变,他要让我们极阵教的弟子们,都拥有外出的本事,让我们的弟子们,不再依靠无法移动的大阵。

而师姐,你研究阵图,用他的话说,阵图的承载有限,所以阵图的威能终究是有限的。

当面对真正的高手的时候,再多的阵图也没有用。

所以,他才研究出了人阵!

他说,他要研究出完整的人阵体系,早晚有一天,他要让我们大教内的所有弟子,全部都是人阵,让所有弟子,无论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与环境下,都可以发挥出最强的战力!

他甚至说,他是正确的,唯有他的办法,才能让我们大教的弟子们不再龟缩在山门之中,才能让众人都外出冒险,才能不断壮大我们极阵教。

也唯有用他的办法,在我们极阵教壮大之后,我们才有可能渡过下一次的教劫,极阵教才能继续存在下去。

他说,牺牲了那些弟子,是为了我们大教更好的明天!”

绝阵仙君一下沉默了下来,她虽然在意猜到宗阵的想法,可此时听到错阵亲口说出来,却又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偏偏,她自己也知道,宗阵的很多话都没有错。

他们极阵教,法阵的速度真的太慢了,而且,太上长老也说过,他们下一次教劫,很难很难!

除非他们大教有大的改变,否则的话,恐怕真的要灭教了。

因为上一次的教劫,他们大教,最强的守山大阵,只是勉强挡住最后额度攻击。

而下一次的教劫,威能不知道会强多少,他们的守山大阵,如何阻挡!

可是,即便他知道,宗阵说的有道理,她还是无法接受宗阵的做法,用自己大教的弟子们做实验,这绝对无法原谅!

他们可是有父母,有孩子,有师兄弟,有师父甚至有弟子的。

为什么要牺牲他们?

错阵看着绝阵仙君的神色,微微点了点头道:“当初,我听到师兄的话后,便事你这种表情。

可是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他说,倘若我学了他的人阵之术,我便不会遇到那等危险,他说我太弱了,所以他要让我也变成人阵。

他说,他对人阵已经有许多的研究,用在我的身上不会出错的。我自然不想变成人阵,可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被打击伤之后,只能看着他在我的身上,留下一道道的纹路,在我的身上刻下阵法。

从那时候起,我便知道,他已经变了,他不再是我的师兄。他若是真的,研究到了真仙境的人阵,他何必再去抓那些地仙境和归仙境的弟子呢!

他其实也是想用我来做实验的。所以,即便我被他改造成了认真,即便他还强行,将如何用其他的阵图,配合我自身发挥出更大的威能的办法,以神念的方式传入我的脑海之中,烙印在了我的体内,可我仍旧没有再去尝试他的人阵。

可是,在我回到我们大教,在我开始修炼之后,我却发现,我根本无法修炼了。

他在我身上留下的人阵非常的古怪,只要我修炼,便是修炼那人阵!我修炼,那人阵便会变强!可以说,我修炼之后,一半的力量都会进入人阵之中!”

“什么!”绝阵闻声骤然瞪大双眼,瞬间反应过来,高声道:“怎么还能有这等阵法……所以,这便是你从那之后,根本没有自暴自弃,甚至你修炼的比平日里更加的刻苦,只是,因为那人阵的关系,所以,大家都以为,你已经自暴自弃不怎么修炼了。”

错阵的天赋可不差,天赋差的人怎么可能突破进入真仙境,何况,若不是错阵天赋足够高,当初,也不会让几乎确定可以接任教主的宗阵亲自教导错阵。

所以,错阵归来之后,修炼速度太慢,众人便本能的认为,错阵开始自暴自弃了。

结果,谁也没有想到,错阵变成这样,原来是因为他的身上有了人阵。

至于错阵为什么不说,恐怕还是因为对于宗阵的感情,他虽然恨宗阵,可他内心深处还是忘不了宗阵的,他更不想让宗阵的名声臭掉,不想让人知道宗阵研究了人阵,所以他宁愿自己变成别人眼中,自暴自弃的之人,也不愿意说出宗阵的秘密。

绝阵想到这,重重叹息一声,低声道:“我知道你想帮他隐瞒,可,你有没有想过,你帮他隐瞒之后,他可能会对我们大教其他的弟子动手?我们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他再抓别的弟子怎么办?”

“他暂时没有去抓别的弟子。”错阵抬起头,一脸认真道:“地仙境之下的人,他再抓去做实验没有什么意义了,他抓只能是抓地仙境之上的修士。

我研究过,这些年,我们极阵教消失的,以及消失之后被人发现死去的地仙境之上的弟子,没有一个人有任何问题,可以确认,他没有在对我们的人动手。所以我才一直隐瞒着。”

错阵说着,微微停顿了一喜,脸上露出一道犹豫之色,还是开口说道:“师姐,我希望你暂时也不要公开此事。毕竟,师兄他们没有再去伤害我们极阵教的弟子。”

绝阵仙君眉头紧紧皱起,刚刚想要开口说话,错阵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师姐,你也知道,宗阵他当年,在我们大教内有多么大的名气。倘若传开他残害我们大教的弟子,用我们大教的弟子做实验,到时候,一定会引起混乱的。

到时候,当年死去的那些弟子,有不少人都是有师父,有亲人的,他们会不会报仇?

还有,他们听闻宗阵那样,他们的信念会不会受到影响?所以,我希望师姐不要说出师兄叛教的原因。”

“也罢。”绝阵仙君思索半晌最终还是长长叹息一声,错阵说的也有道理,她若是说出宗阵叛教的原因,到时候必然会引发轩然大波,他们才刚刚来到这东荒,刚刚进入百峰教的山门之中,还为彻底安稳下来,这个时候不宜在生事端。

“我可以不对外公布此事,不过,我会去找教主和太上长老,将此事禀报给他们。

毕竟,我已经得知此事,我们极阵教,也不得不防备。”

绝阵说着,看着错阵,有些好奇的问道:“他在你身上留下的人阵,你有没有研究过?”

“研究过。”错阵轻轻的点了下头,毕竟那阵法是在他的身上,他修炼的一半气息都会进入大阵之中,他怎么可能不关注这大阵。

“我只能说,他的人阵极强。那人阵,可以自身便是一座大阵,同时,却也可以是一座大阵的阵眼,融入某些布置好的,传统的大阵之中。也可以携带阵图,与自身组成新的大阵!”

绝阵闻声,骤然瞪大双眸,只是看着错阵,也不说话。

错阵知道师姐的意思,继续说道:“我身上的是一个防御类的大阵,不错大阵似乎还没有完全完善,所以我才说,师兄在拿我做实验。

或许,哪一天,他会再来找我,在我的身上,完善这个大阵。也有可能大阵会完善,也有可能,我会因此受伤,或是死去吧。

至于大阵,我知道师姐你好奇,想要看,但是……师姐你还是不要看的好,那人阵,仿佛有一种魔力一般,我一直都在抵触它,可最后还是忍不住观看,忍不住稍微研究了一下。

师姐,我怕……”

“你怕我研究了人阵之后,也和他一样,变成那样吗?罢了,你不想给我看,便不看好了。我的阵图之道,还没有完善,我想,等我将阵图之道彻底完善之后,我的阵图的威能不会比他弱的。”

绝阵说完,很快离开错阵的洞府,她虽是说着,对人阵没有兴趣,可飞行之中,她脑海之中,却仍旧不由自主的会想,错阵之前所说的话。

阵图的承载力毕竟是有限的,而一个修士,自身的潜力是无限,若是将自己变成大阵的一部分,让自己变成人阵,那又会如何?

她飞行之中,也看到了棋阵,看得出来,棋阵正在一处地方,布置阵法。

她也听说最近发生的事情了,她所在的极阵教,与百峰教的人,一直在切磋,他们高层也乐意看到双方切磋,毕竟他们极阵教的人,外出的情况的确少,和别人战斗的机会也少,这对他们极阵教的弟子们来说,也是好事。

在她看来,他们极阵教乃是中洲的大教,百峰教,只是一个因为曹振,因为一些天才,而趁着特殊时期,幸运成为大教的,本质上,百峰教应该是属于那种非常强势的宗门,还算不上是大教。

可结果却是大大出乎她的预料,无论是仙桥期、还是结丹期又或者是金丹期以及地仙境,他们都败了。

各个境界,最强之人竟然都是百峰教的人。

地仙境之下也就罢了,毕竟地仙境之下,那些弟子便是施展阵图,能够发挥出的威能也有限。

可是他们地仙境的弟子们也败了,即便使用阵图之后,也输给了对方,即便他们的弟子没有带全部阵图,可毕竟也是使用了阵图。

而且,还不是败给对方一个人。

倘若对方有一个天才,可以杀穿他们所有人,但是百峰教的其他人,却不是他们极阵教地仙境的丢手,她也能理解。

毕竟,谁的大教或者宗门,还不能出一个超绝的天才的。

说不定对方是运气好,出了一个超绝的天才,可现在的问题是,别人是四个人,全部都杀穿了他们地仙境。

这可不是对方运气好,出现了一个超绝天才的情况了,而是对方真的比他们强!

“所以,我们一直以来的做法都错了,我们真的,要多研究一下,阵图,而不再专注研究无法移动的大阵。阵图之道,或许并不是死路一条,而是我们没有走对路。

或许,阵图一道最终的道路,在人阵之上?”

绝阵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向着教主所在的洞府飞去,可是心中,却不由自主的再次浮现出宗阵的样子,还有宗阵所提到的人阵。

随着棋阵开始布置阵法,极阵教的众人也都知道了极阵要参与三日之后的战斗,一时间,一个个极阵教的弟子们都兴奋起来。

“棋阵师叔都参战了,那必胜无疑了!”

“是啊,棋阵师叔对然只是地仙境,可他对阵法的研究,在我们大教之中,都可以排入前十!”

“我听说,棋阵师叔对阵法的研究,排入前五都差不多!”

“还有啊,棋阵师叔乃是地仙境巅峰中的巅峰,随时都能够突破进入归仙境的!”

“有师叔出手,我们必胜无疑!”

“下注,走去下注的,百峰教的人竟然还敢开局,那不是给我们送钱吗!”

一时间,一个个极阵教的人开始下注,他们极阵教,自然也有赌坊,不过,他们没有一个人去他们自己的赌坊下注,全部都是去百峰教的赌坊下注,

开玩笑,在他们自己的赌坊下注,那不是赚自己人的钱吗?

去百峰教的赌坊下注,可是赚百峰教的钱。

而非常巧的,百峰的人也是这样想的。

一时间,两个大教的人,都进入对方的赌坊开始下注。

北辰影也有赌坊。

之前他是没有开过赌坊,可自从当初百峰教还是百峰宗之时,在百峰大比上,他和曹振等人合作,赚了一大笔之后,他觉得赌坊是个不错的生意。

只是可惜了,这些年来,生意一直惨澹,如果不是房租对他来说,不高,他都想关了那赌坊了。

终于,极阵教的人进入他们百峰教,现在机会来了。

虽然说百峰教内有许多的赌坊,可极阵教那么多人,进入他们百峰教的赌坊下注,不可能都挤在一个赌坊之中,他的赌坊怎么也能分上一部分人,反正是分一个人便能多赚一个人的钱,分一个是一个。

其实自从极阵教进入百峰教之后,两个大教的人更多的是一起切磋,却很少进入对方的大教之中。

如今双方进入对方的对方下注,却是也让两个大教的人开始互相进入对方的大教,交流也更多了一些。

转眼间的时间,三天的时间已过。

如今要交手的乃是地仙境的存在,大家自然不能再在擂台上交手。

论武山。

这是百峰宗成为百峰教之后,所单独开辟出的一处,专门让地仙境们切磋的地方。

之前,项子御、言有蓉他们与极阵教的地仙境们切磋,也是在此处的上空。

三天之后,众人也纷纷来到了此处。

抬眼望去,这一方天际已经停留着一个个的来自两个大教的高手们,不止是地仙境,便是两个大教的归仙境高手,也几乎都来到了此处。

甚至有许多金丹期也赶来了此处。

至于修为更弱的结丹期们,虽然想来,却被阻止了,他们的修为太弱,差的太远。

而且,地仙境交手领域覆盖,气势激荡之下,他们太容易受到影响了。

别的不说,双方法术碰撞的巨响声,都能阵的他们七窍流血,他们大教的高手们,总不能不管看战斗,而是一心保护他们吧。

忽然,远处,五道人影飞落,落到了百峰教一方的位置。

“曦木长老,还有万仙峰的人。”

“真仙境的存在也来了!”

曦木仙君原本并不是百峰教的长老,可曹振当日随口一说之后,她便是了。

教主都说她是长老了,倘若再不给她安排一个长老的身份,那可说不过去了。

她也不得不接受,不接受的话,别人万一说他们教主信口开河,对一个不是长老的人,说是长老,那传出去,可是会影响他们教主的名声,影响百峰教的名声的。

众人正惊叹着,真仙境的存在到来之际,虚空之中,又是六道身影飞来,极阵教一方,极阵教主,太上长老等人纷纷到来。

倘若是三天之前,便战斗,没有时间发酵此事的话,或许双方的这一次切磋没有这么大的动静。

可这三天的时间内,双方大教的人,疯狂去对方的大教下注,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两个大教内,所有弟子,甚至百峰教的那些道童都听闻了此事。

而作为极阵教主,他们在得知,他们极阵教一直都在输之后,也一起前来,他们倒要看看,在有三天的时间布阵之后,他们的弟子,在与对方交手之后,会出现什么情况,总不能再输了吧。

极阵教一方,六阵等人望着飞来的教主和太上长老,一个个面色变的沉重起来。

六阵看了棋阵师叔一眼,发现师叔没有任何开口的意思之后,主动开口道:“师叔,还有诸位师弟,教主和太上长老他们可是都来了,现在两个大教的人,除了百峰教的教主没有来之外,所有的高层和高手都来了,我们之前已经一输再输,这次,我们若是再输一次,那丢人可就丢大了!

所以,一会我们所有人都必须拿出全部的实力,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再输了。”

“师兄,这一次我们可是提前布下了阵法,虽然只有三天的时间,可是也够了。”

“是啊,而且还有师叔出手,我们必胜无疑。或者,我们第一场便让师叔上场?直接战胜对方,后面的都不用打了。”

有人刚刚说出自己的想法,六阵立刻摇头道:“师叔还是要放在后面更加的保险。若是对方看到我们赢了之后不服,接着再挑战我们呢?当初的那个,项子御你们都看到了吧,那可是仙山达到了四百九十丈的超绝天才。

到时候师叔与对方交手,阵法受损。或者师叔,有所消耗的情况下,再面对那项子御便危险了。所以,我们要让师叔最后一个登场,让师叔兜底。

这第一战……”

六阵的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低声道:“第一战便由我来吧。”

众人之中,除了师叔之外,最强的人便是他,他若是获胜,后面的师弟们便不用上场了,同时也是在证明,他们极阵教当初之所以输,是因为他们没有布置阵法的缘故。

看看现在,给他们时间布置阵法之后,这不是立刻就赢了嘛,这样,也能挽回一下之前的失败。

四周,众人闻声顿时笑了起来,纷纷起哄道:“师兄你这是不给我们表现的机会。”

“是啊,师兄你说,你是不是看到教主还有太上长老他们都来了,所以要第一个登场,去表现表现的。”

“胡说八道,我是那种人吗?好了,别说了,对方已经来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也应该开始了。”

六阵说着,从众人之中飞出。

百峰教的方向,冷溪看到对方有人飞出之后,也随之飞了出来。

顿时,六阵的声音响了起来:“冷溪道友,时间已经到了,我们如今开始切磋如何?”

“也好。”冷溪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她如今可是代表着百峰教,之前她的师弟和师妹们都已经赢了,她虽然嘴上不说,可心中对这一战也特别的重视。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她的体内一股股仙气已是涌动起来。

六阵眼看对方已是开始凝聚气息,心中顿时一急忙开口道:“先等等,我们换个地方再战。”

六阵说着脸上露出一道尴尬之色,他们是在这里切磋不假,可问题是,他们六个人在此处布置阵法,他们的阵法肯定不能布置在同一个地方,那样他们的阵法会互相影响的,他所在的这个地方,乃是他的棋阵师叔所布置阵法的位置。

“那边。”六阵指向自己布置阵法的地方说道:“我们去那边战打。”

冷溪微微点了下头,没有多说,直接飞向了六阵所指的方向。她知道,对方布置了阵法,对方说的地方,自然是对方布阵的地方。

远处,虚空之中,绝阵仙君听着六阵的话,无奈摇了摇头道:“这便是我们的问题了,倘若不是切磋,倘若是在外面,被人可不会听我们的话,跟着我们跑去我们布置阵法的地方再出手。”

太上长老听着绝阵仙君的话,脸上露出一道复杂之色,最终还是在心中叹息一声道:“不要多言,先看他们的战斗。”

绝阵说的道理她都懂,她也知道绝阵的意思,是想让她们更加重视阵图,让绝阵继续走她的道路。

可是,那条道路真的走不通的。

或者说,那条道路的极限,便是走到真仙境巅峰,可是真仙境之后还是有金仙境的!

他们极阵教的历史上,曾经诞生过两位金仙境的存在,那两位,无一例外,都是走的,研究正统大阵的道路。

尤其是,第二位金仙境的存在,地阵金仙,地阵金仙能够成为金仙境的存在,天赋自然不必多说,自从他开始修仙之后,无论是在任何修为境界,那都是整个大教同修为境界之内,绝对无敌的存在。

不过在地阵金仙成为金丹期之时,他们大教有一位道童也成功入教,那位开始修炼之后,也如同地阵金仙一般耀眼,无论是在哪个修为境界,都是同修为境界内绝对无敌的存在。

甚至,后来那位修炼的速度比地阵金仙还要快。

在地阵金仙进入地仙境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那一位也进入地仙境。不过,虽然同样是地仙境,可因为地阵金仙修仙时间更早,所以地阵金仙的境界一直是比那位高的。

可是在地阵金仙进入仙道领域二十年之后,那一位竟然追了上来,也进入了仙道领域。

地阵金仙进入仙道领域时间虽然短暂,却也成为全教仙道领域之中无敌的存在。

可在那一位也进入仙道领域之后,大家都兴奋起来,很多人都好奇,他们两人谁更强。

然后再十年后,大家有了答桉,地阵金仙与那一位切磋,却是以那一位的胜利结束。

然后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进入归仙境。

那一位也正式起名为,图阵,图便是阵图的意思,那一位走的便是阵图一道!

再之后的归仙境中,地阵金仙也很快成为了同修为境界中无敌的存在,直到他开始挑战图阵,他又一次败了,而且败的非常的彻底,因为他走的是正统的路线,需要提前布置好阵法,才能发挥出他的全部实力,而图阵却不许要如此。

再之后,他们两人都布置好阵法然后再切磋,可结果仍旧是阵图获胜。

阵图的天赋实在太好太好了。

当初的教主甚至说,阵图是他们极阵教,成立以来,天赋最好之人。

那时候,他们极阵教可是已经诞生过金仙的存在的!

能够让教主说出这样的话,可见图阵的天赋有多么的惊人。

地阵金仙的天赋已经足够吓人了,可是在归仙境,图阵可以压制他,等到两人进入真仙境之后,图阵的仙宫甚至都一直比地阵金仙多一座!

虽然仙宫不一样多,可两人仍旧如同之前一般切磋,每一次图阵都会隐藏一座仙宫,以同样的修为境界与地阵金仙切磋,而每一次的结果都是图阵获胜。

他们在同修为境界之内,不只是在他们极阵教,便是面对其他大教的天才,也是称得上无敌的存在。

当然,地阵一直被图阵压制着,没有图阵,地阵才可以称呼为无敌的存在。

图阵也一直压制着地阵,可是慢慢的,图阵似乎遇到了瓶颈,突破的速度开始变慢。

而地阵则是慢慢的提升,虽然他仍旧被图阵压制,可两人之间的差距却是急速缩小。

再之后,地阵的仙宫与图阵的仙宫变的一般多,甚至地阵比图阵更早,达到了真仙境的巅峰,而图阵那时候只有八座仙宫。

所有人,甚至包括地阵都承认,图阵的天赋更好,悟性也更好,但是图阵在真仙境中期之后,修炼的速度却明显变慢,这显然有问题。

最后大家一致认为,图阵之所以无法突破,原因便是他所走的道路,他的阵图一道,乃是左道。

众人全部都劝说图阵,让他改变一下,趁着他还没有达到真仙境的巅峰,现在改变一下,变成走传统的阵法达到,让阵图一道变为辅助之道。

可是图阵却根本不听劝,仍旧走他的阵图一道。

虽然说进展缓慢,可他的阵图一道还是能慢慢前进的,后来他也突破达到了真仙境的巅峰。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换源App】

再之后,在地阵突破达到真仙境巅峰中的巅峰,拥有十座仙宫的万年之后,他终于突破,也凝聚出来十座仙宫。

凝聚十座仙宫之后,他当天便去找地阵约定好布阵切磋,最后的结果,仍旧是他获胜。

而众人欢喜,认为阵图一道没有问题之时,图阵却是发现了问题。

他无法寸进了,他找不到,进入金仙之路了。

而之后,地阵成为了金仙。

可是图阵却一直没有一点提升,人们这才知道,阵图之道的极限,恐怕便是真仙境巅峰了。

其实阵图之道,乃是一条死路。

可大家发现之后,却已经晚了,图阵成为真仙境巅峰中的巅峰,这个时候,让他再研究以正统的大阵之道为主,那根本是不可能了。

最后,一直在等到图阵陨落,他也没有成为金仙。

被公认的,天赋比成就金仙的地阵都要好的图阵都无法成为金仙,那显然是图阵走的道路有问题。

而且,图阵后来也说过,其实他在进入真仙境之后,更加确切的说,在他凝聚出五座仙宫之后,便感觉到了前进的道路变的狭窄起来,之后,每前进一步,每凝聚出一座仙宫,前进的道路都会变的更加的狭窄,尤其是凝聚出八座仙宫之后,他甚至一度找不到前进的道路。

最后能够凝聚出第九座以及第十座仙宫,更像是他硬挤出来的路。

其实,凝聚出第八座仙宫之后,他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在拥有十座仙宫,达到真仙境巅峰中的巅峰之后,他真的没有前进的道路了!

在图阵仙君之前,他们一直将阵图当作辅助的手段,没有人主动走阵图之路,是图阵仙君将阵图之路发扬光大的。

可是,最终他们却发现,阵图之路,是一条死路,只能为辅不能为主。

阵图虽然没有成为金仙,可他毕竟还是发扬光大了阵图一道,在他之前,主要修炼阵图一道的人并不多,可他研究出了阵图一道的种种道路,研究出了种种阵图。

这些自然全部都保留了下来,毕竟那些阵图威能真的很强,而且,走阵图一道,在真仙境之前,甚至是五座仙宫之前,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一个大教的无数弟子之中,最终能够成就真仙之人,少之又少,他们如今也只有六位真仙境的存在。

所以,他们并未摧毁阵图一道,况且阵图一道还能作为辅助。

也因为图阵真君的留下的阵图以及种种修炼之法,之后更是有越来越多的弟子,变成主要修炼阵图之道,而他们也没有禁制这些弟子,走阵图之道。

但是,当他们大教出现,那等天赋绝顶之人,那等最为顶级天赋的弟子,那等有机会成为真仙境的弟子时,他们都会劝那个弟子,选择正统的阵法之道。

毕竟,图阵那等绝世天骄走阵图一道都无法成就金仙,在凝聚的仙宫越来也多之后,都会发现前方的道路越来越窄,更不要说别人了。

也正是如此原因,她才会劝绝阵,放弃阵图一道,走正统的阵法大道。

绝阵大概率是没有机会,成为金仙。

毕竟,他们极阵教,接近两百万年的历史,也只是诞生了两位金仙境的存在,可绝阵如今也是拥有了七座仙宫之人了,绝阵是有机会,成为真仙境巅峰,甚至真仙境巅峰中的巅峰的,她自然要劝说绝阵了。

其实在绝阵还没有突破,进入真仙境的时候,他们便让绝阵的师父,人劝过绝阵了,只是不知道为何,绝阵还是以阵图之道,突破进入真仙境。

之后,更多的人,甚至他们的老教主都出动了,去劝说绝阵,可那个时候,绝阵的师父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天人五衰而亡,绝阵又是那等外柔内刚之人,众人再怎么劝,也没有劝动绝阵。

然后,绝阵就这么一路突破,最后竟然凝聚出了七座仙宫。

当初,图阵仙君说过,凝聚出五座仙宫之后,前方的道路便变窄了,绝阵能够以阵图之道,凝聚出七座仙宫,足见她的天赋有多么惊人。

但是,绝阵停留在七座仙宫也许久许久了。

以图阵仙君的天赋和悟性,都说凝聚出八座仙宫之后,已经找不到道路了,她甚至怀疑,绝阵凝聚出七座仙宫之后,已是找不到前进的道路。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