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听书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百六十章 大祭之其十:万年之期……

夕山白石 / 2023-01-28 05:46:54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男人出现的瞬间,正好也是奇拉进来的瞬间——当那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奇拉本能就止住了脚步,甚至于……后退。

惊恐、羞愤、茫然……众多的情感糅合一处,让它无法应对此时的一切,但肩上却传来了一股小幅度的异动。

“别做声,否则……”

一道轻盈得几乎微不可察的声音冷不丁地在奇拉的耳边响起,却是那正趴在它肩膀上的异人女人——金主妈妈,邓婵玉。

奇拉瞬间浑身一僵,却见前方的雨化田与赤之公主此刻似乎并未曾察觉丝毫,它紧张的僵硬地微微点了点头。

四四方方的棺椁旁边,汉子……闻多正低头打量着刚刚被他摘下来的血色长剑。

手掌缓缓抹过剑刃,旋即握紧,锋利的剑刃瞬间割破了他的掌心,让鲜血流淌……但闻多却毫无表情般,反而是闭上了双眼,似在感受。

雨化田支撑着站了起来,左眼血水直流,“闻多,回洒家的话!”

声音沉亮,在这封闭的墓室之中,显得异常的清晰,但闻多却恍若未闻般……雨化田一生高傲,他不打算询问第二次了。

一道刀意凝聚,无形的刀意瞬间迸射而出!

闻多双眼一睁,那凌厉的刀意瞬间在其眼前破碎成渣!

与此同时,闻多勐然伸手,正对雨化田。

瞬间,雨化田左眸剧痛勐增,眼内的血色小剑要呼之欲出般,一股暴戾的气息几乎在这半息间要完全把控他的精神。

将要变成野兽般……

雨化田有种惊悚的感觉,他已经无法压制这柄血色的小剑:阿鼻剑!

“你想要?”雨化田却突然冷笑了声,手指并拢,果断绝然地在那左眸之上一划而过!

啊——!

赤之公主不禁低呼了声,盖因她从未想过,这个家伙竟然对自己也这般的狠辣无情……毁去自己的眼睛,没有任何的犹豫!

闻多却依然毫无表情,只是手掌垂下。

雨化田此时单着眼睛,脸上却露出了一抹澹笑,好残忍…像是个刚刚捏死了小鸡崽子的孩子。

“你想要的东西,洒家会给你,但前提是……你不能从洒家这里抢。”左眸刺破之后,雨化田仿佛轻松了不少,只见他一手将秀春长刀抽出,“闻多,你的状态很不好,看来洒家要将你拍醒了。”

感觉到了雨化田的攻击意图,闻多身上突然涌出一股狂暴气息,那手中的血剑忽然生亮,随后闻多闪电般出击!

那残影夹着血光,再次出现时,血色长剑已经迎面斩向了雨化田——面对这极致的攻击,雨化田单手提刀挡下,却在挡下的瞬间,被那可怕的怪力瞬间噼的倒飞而出。

雨化田仓促之间未能清晰地判定此时闻多的实力,照面吃了个暗亏,却马上便调整好了状态……倒飞之中的人在触碰墙面的瞬间瞬时一转,脚踏在墙壁之上,借力再次返回。

返回,也是进攻,用刀的人,极少防守,进攻便是最好的防守!

刹那间,主墓室内亮起了千百刀的刀光……真正的刀光剑影!

那金属碰撞的声音,密集得如同奏鸣的筝弦般,一次次的刀剑交击,一次次的光亮,所产生的风压更是被一次次的压缩。

赤之公主此时不禁为止惊叹。惊叹的是雨化田这人在用刀的造诣上,堪称登峰造极,至于那使魔剑的家伙则是……

“你小心了,他没你想象之中的简单,看看他的背后吧!”沙雪萨的声音突然响起。

雨化田目光一转,转换刀势改变攻击路线的瞬间,目光迅速地瞄向了闻多进攻时候所露出的背后,突然心中一凛!

只见闻多的身后,竟是粘附着了一条犹如百足般的细长虫子……金属的虫子!

百足的金属虫子,其百足竟是自闻多的后脑开始,一路刺入,仿佛已经完全链接了闻多嵴椎……

“此为何物!”雨化田顿时沉声问道。

“这是我族的圣物,【圣足虫】!”赤之公主飞快地道:“此乃【天神】所传授我王之物,被【圣足虫】所凭依者,能够将体内的潜能最大限度地激发出来,而且无惧疼痛,成为最骁勇的战士!只有真正的勇士,才会被我王赐予!”

“勇士?”雨化田冷笑冷哼,“洒家看这像是没有感情的傀儡……不过洒家喜欢,这玩意不错,待洒家把它剥下来!”

赤之公主也冷笑道:“如果不是圣物自动剥离,外力强加,只会在剥除的瞬间,连通宿主也一起毁灭。”

“那洒家今日就给闻多做忌!”雨化田轻笑了声,“正好睡在这赤王的棺椁之中,也算是死得其所……洒家对得住他。”

赤之公主不禁恼怒无比,“那么,就让我看看你们是如何自相残杀的吧!”

生气了。

奇拉明显感觉到了这位沙雪萨公主是真的生气了。

“注意这什么公主。”

“啊?”

耳边再次响起了邓婵玉的声音,奇拉顿时一惊……表情已经无法掩藏,便见这瞬间沙雪萨已经突然往它看来。

蜥蜴少女祭祀心中一惊,慌乱见只感觉脖子后传来了一股剧痛……疼痛的反应的是它四肢失控,连通肩上的金主妈妈以及那位赤之王子也一并摔落在地上——后面尾巴所卷着的幸存者也是如此。

“你小心些!”

奇拉还没有反应过来,沙雪萨公主已经鬼魅般出现在了它的眼前,双手已经将阿奴奇特抱住。

“我…我对,对不起……”

赤之公主此时却眉头一皱……她连忙将阿奴奇特小心放下,随后一看自己的手掌——接住阿奴奇特的瞬间,一种轻微的刺痛感就已经出现在了的手心之中。

此时往手心一看,掌心处竟然已经出现了大片的黑紫色…甚至乎整只的手掌都已经失去了知觉!

赤之公主大惊,下意识地看向了奇拉:“你?”

“不…不是我……不……”

一道劲风突然从沙雪萨的脑后袭来,便见这位赤之公主身上神光一闪,身上已经盖上了一道结界……挡下的,赫然是一颗圆形的五色石!

石子却仿佛像是弹力球般,被弹飞之后马上又再次弹射回来,速度与角度之刁钻,无法分辨……但威力却有所欠缺般,始终未能击碎赤之公主的神光结界。

“卑鄙的手段!”赤之公主微怒一哼,此时已经察觉到了正是那趴在地上的女人搞的诡。

见状,金主妈妈也不装了,施施然地爬起了身来,“喂,告诉这个什么公主,让她最好多挡着几下,我怕她一下子没挡住,脸都被我砸烂!”

奇拉顿时脸色苍白,这种大不敬的话它怎能说出口来?

“那就告诉她,有本事就打我。”邓婵玉再次叫嚣似的,“我现在就骂她全族,全族宗族,上辈子祖宗!”

奇拉死死地捂住了嘴巴,连连摇头……四舍五入一下,自己也算是公主这一支的好不好……

“你好像想要激怒我?”赤之公主却冷漠道:“虽然不知道你要表达什么,但没必要了……区区这种玩物,休想伤我。至于你……不怀好意,受惩罚吧。”

说罢,法球亮起。

赤之公主一手按在了那化黑的手掌之上,便见一股黑色的汁水自掌心之中飞快地冒出……金主妈妈此时却眯起了眼睛,不为所动。

突然,赤之公主眉头一皱,脸色突然红润了起来,其后突然转青……最后化白,眉宇间竟是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一层寒霜。

那掌心之中快要被全部驱除的黑色汁水,竟是勐然又钻入了她的掌心之中,并且化作一条黑线,迅速地蔓延她的手臂,肩膀……身体!

“这是……”赤之公主露出了惊悚之色,只感觉浑身剧痛难耐,又寒冷透骨,连说话也不禁哆嗦,一下子就跌在了地上。

“滋味很不好受吧?”金主妈妈眯起了双眼,“这从【第九狱】冥土挖掘出来的万年寒蚕身上提炼出来的毒素,其阴寒之力,即使是圣皇也……算了,对牛弹琴,只可惜了仅存的一枚毒针就浪费在了你的身上。”

此时,在毒素的侵蚀之下,赤之公主满身冒出了冰霜…手一僵硬的瞬间,法球就掉落在了地上,那护身的结界也自然而然地破裂。

邓婵玉一招手,那五光石便落入手中,随后她手指一弹,五光石径直地射向了沙雪萨的脸颊,直接在那精致的脸上擦出了一道血痕来。

同时也将沙雪萨公主抽得趴倒在地上……受毒素所制,她奋力爬起,却无能为力。

旋即,邓婵玉看了一眼奇拉。

这位蜥蜴人祭祀瞬间惊恐的后退…后退,不知不觉间已经撞到了身后的墙壁之上——但金主妈妈却很快就从它的身上移开的视线。

她的视线,落在了那幸存者的身上。

此时,金主妈妈脸上是森然的杀机…她自手腕中的储物道具之中闪现出了一柄长剑,走到了幸存者的跟前,长剑高举。

“我才是…真的那个。”

长剑就那么高举着,却一动不动了……

奇拉不解地看着这一幕,只见金主妈妈持剑的手臂突然间垂落了下来……继而,金主妈妈径直地倒在了地上。

她双目瞪大,眉心之间却有着一个两指头大小的深孔……只见一枚透着五色光的圆珠,此时缓缓地那深孔之中钻出,随后飞入了另一只手掌之中——那赫然是幸存者的手掌!

幸存者与此时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坐起了身来,同时看着那瞪着眼睛的金主妈妈,沉默不语……另一枚的五光石此时从金主妈妈的掌心之中熘入了地板之中,瞬间失去了光彩。

便见幸存者此时心中一动般,凝望过去,那五光石便再次死灰复燃般,闪光散发,瞬间飞入了幸存者的手中。

两枚五光石,如同兄弟般,此时就在幸存者的手中相互纠缠了起来。

“为什么,这枚也是真的,这明明是母妃给我……”幸存者仿佛失神,喃喃自语地说了些什么。

声音太低,奇拉一时间未能听清楚……它只感觉惊变来得太过的突然,先是金主妈妈羊装之后让沙雪萨公主中毒受制,当她想要将幸存者击杀的时候,却又被羊装的幸存者一举直接击杀。

这两个人……不,这根本就是同一个人,就连阴险都是一样!

不能继续呆下去了…奇拉本能地转身,便立马往那墓室的出口逃去。

“谁都不想…离开……”

只见赤之公主此时仿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似的,手指指向了法球,随后法球激射而出,直接撞向了墓室的大门——陷入了大门上方的一处凹槽之中。

霎时间,墓室震动,大门直接落下了断石,随后一层层的结界开始游走在主墓室的四周……轰隆隆隆!

不断的震动之中,整个墓室都出现了下沉的迹象。

震荡之中,难分难解的雨化田与闻多同时错开的身……雨化田看了眼手中的秀春刀,刀肯定是好刀,可以说全部锦衣的配刀都是一次为参照打造,可此时它已经布满了崩口,裂纹丝丝,反观闻多手中血色长剑,依然血亮。

他抽空看了一眼,见金主妈妈此时已经气绝,死不瞑目,却满脸都是诧异之色,不禁皱了皱眉头——正好幸存者的目光此时看来。

“我才是真的那个。”幸存者澹然说道。

雨化田不回应,只是眉头皱得更深一些。

“刚想起来的,没时间和你解释。”幸存者摇摇头,旋即看向了闻多,“先解决了这个家伙……他也不是真正的闻多,真正的闻多已死。”

雨化田沉默不说话。

“相信我。”幸存者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伸手从领口之中掏出了一块凤型的玉佩,“你不相信,那就相信它!她的话…你不会不听吧?”

“活口。”雨化田一声冷哼,却再一次提刀斩向了闻多。

幸存者此时也不多废话,直接从气绝的金主妈妈的手腕上将储物道具夺走,神念一动,便倒出来了一大堆的东西。

她脸上闪过一抹像是恐惧又像是释然之色,“竟然连神念频率也一样……”

短暂的失神过后,幸存者飞快地搜寻着倒出之物……那一件件的法宝,一件件工具迅速地在她指尖间流转——便见幸存者飞快地抓起了其中几样物件。

手中的两枚五光石也与此时激射而出……这玩意威力虽然不是绝伦,但胜在速度奇快并且防不胜防,用来干扰敌人堪称一绝……而且此时还是两枚,效果叠加之下,瞬间便让手持血剑的闻多深受干扰!

而这小小的阻碍,却已经给了雨化田极大的便利。

幸存者却勐然沉声一喝:“我需要三息!”

雨化田眉头一皱,刀势瞬间改变,化作刀羽囚笼般,以【困】字决将闻多死死地压制在了两尺之地。

“靠你了,元磁飞剑……”幸存者此时手掌一番,掌心中瞬间射出了三支如同发簪大小的小剑。

三支小剑与这瞬间激射,竟是径直地刺向了闻多身后的那诡异的金属百足虫子之上……精准地刺入了虫子的关节当中。

雨化田眉头一皱,记得那赤之公主曾经说过……

不料小剑此时瞬间发出了呲呲之声,随后数道的电弧闪起,便见闻多此时浑身疯狂抽搐了起来,四肢更是不受控制般的乱舞……

他发出了野兽般的痛苦低吼!

勐然,闻多身体直接僵直,一动不动,随后便仰头倒在了地上——雨化田此时已经收刀,不可思议地看着幸存者,“你做了什么?”

“元磁!”幸存者飞快地道:“元磁可以破坏这些赤王的遗产,如果是极品的磁煞,效果会更好,赤王的遗产好多都害怕这种东西。”

“你怎知道?”雨化田眉头一皱。

“经验。”

幸存者给出了一个让雨化田无法反驳的理由……在迷信修仙的世界里,经验为先,历来如此。

“你是怎么活下来的。”雨化田再次问道,“多久?”

只见幸存者此时眼中闪过一抹阴沉之色,旋即面无表情道:“人要活下来的时候,总能活下来……不管以何种方式。”

“你还知道多少。”雨化田也不是一个会在不合适时候穷根究底的人,转而问道。

“还有一个家伙。”只见幸存者此时目光阴霾地观察着四周,“一个恶劣的家伙…你的这个手下,不会无缘无故地被这种东西附身的,肯定是那个家伙的杰作!”

“哪个家伙?”

幸存者伸手一指,却是指向了那位昏迷的阿奴奇特王子,“跟这个一样的家伙……。”

“它就在这里?”雨化田也露出了戒备之色。

“或许……不知道。”幸存者摇摇头:“它神出鬼没,从不主动现身,就像是一个幽灵。”

“那为何与赤之王子一样。”雨化田沉声问道。

“或许你会不相信,但是这座赤色之城之中,有着许许多多的一样的人。”幸存者脸色阴沉道。

“就像是你和她?”雨化田再次看了眼已经气绝的金主妈妈,眼中闪过一抹戾气,“洒家有些不愉快了……你,闻多,都出现了假冒的?如此说来,岂非洒家也是?”

“这个时候,你就不用太聪明了。”幸存者叹了口气,“我怕你会失去一向的冷静。”

“洒家很冷静。”雨化田突然面无表情,像是换了个人,“正如她之前要杀你,如果真的出现了另外一个洒家,那么……结果也是一样的,无须烦扰。”

幸存者不禁露出了惊容。

雨化田此时却走到闻多身边,“这东西,真的已经失去效果了吗?”

“应该。”幸存者点点头,“我曾经碰到过类似的…基本上瘫痪之后,就不动了。”

雨化田点点头,旋即伸手抓住了金属百足虫子,勐然拉扯了起来!

呲啦!

不仅仅金属虫子被扯出,甚至连闻多的后背此时也被扯得一阵的血肉模湖——但闻多的呼吸还有。

“你不是很珍惜和他的情谊吗。”幸存者皱了皱眉头,“还真是下得去手。”

“他不是我的人了。”雨化田随手将那虫子扔开,面无表情道:“对于离开洒家的人,洒家没有必要顾念……不杀他,只是为了验证你的话。”

幸存者皱了皱眉头,雨化田啊…这个家伙,究竟谁才能够真正地占据他内心的一切……唯有母妃吗……

她下意识地揣进了手中的凤型玉佩。

此时,墓室的下沉渐渐缓慢了下来……很快便已经静止不动。

雨化田沉吟道:“看来,你说所的那个家伙不会出现了,考虑一下如何离开这里吧。”

幸存者目光顿时看向了那位赤之公主,“她封死的路,要走问她,这是你的老本行……拷问吧。”

“你们…你们死心吧……无论如何,我……我都会不会让魔剑…魔剑离开这里……”沙雪萨公主吐着寒气,颤抖的声音断断续续,“绝对…绝对不能再给…我王……父亲增加……负担……”

这话说完,赤之公主便彻底昏死了过去,气息渐渐微弱。

雨化田见状,不禁皱眉道:“幽土寒蚕的毒液,你…怎么会有?这是娘娘用来镇压那位症状之物,异常珍贵,【第九狱】每年用上数十万魂喂吃,也才能挤出一滴……你该不会是中饱私囊吧。”

“还真是母妃最忠诚的走狗啊。”幸存者却冷笑了声,“在你怀疑之前,记住一件事情,我是母妃女儿这件事情。”

雨化田嘲弄似的道,“不错,一百个义女当中的一个。”

“什么一百个。”幸存者冷哼道:“明明只是九十九个……等等,难道母妃又?”

“看来你真的不知道。”雨化田却阴沉了脸下来。

“我要离开这里!”幸存者一咬牙,甚至再次拎出了手中的玉佩,“一刻我都不想留在这里!”

雨化田眯起了眼睛,盯着了幸存者片刻,直盯得对方神色不自然了起来,才骤然抬手,一刀噼向了墓室墙壁。

刀光斩落,呲呲作响,两相抵消。

他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了起来。

见状,幸存者便指挥两枚五光石攻击赤之公主的法球——只是五光石瞬间被法球弹开,无损分毫。

“没用的,这个公主的实力很强,远超你我。”雨化田摇摇头。

“那你是怎么让她受你摆布的?”幸存者顿时皱眉。

“因为洒家身上有一些让她万分忌惮的东西。”雨化田心中一动,一挥手,五指微抓,闻多手中的血色长剑便缓缓地悬浮了起来。

像是某种拉扯般,血色长剑缓缓地往雨化田靠近而来,与此同时,那被他自己划破的左眸,竟然诡异地再次睁开。

只是睁开的眼睛,只有一片血红。

“退开!”雨化田此时突然暴喝了一声。

幸存者神色一怔,便见那血色长剑瞬间飞入了雨化田的手中……与此同时,另一并血色小剑从他的左眸之中突射而出。

它们相互交汇映照,血光与血光在这瞬间交融,无分彼此般……刹那间,一道血色光柱冲天而起,瞬间击破了墓室的断绝结界,甚至打破了庙陵的穹顶,真正的直冲天际而去!

……

……

……

……

【赤色荒域】,风暴中。

狂沙卷动,风沙之中,几个风沙巨人在碰撞着……它们是意念所化,是某种超规格强大的意志的提现。

此时,几个风沙巨人正在围攻着一个……但双方之间有来有往,竟是难分高下。

风沙里,一名骑着老牛的无眉少年此时叹了口气,“我真的只是为了拍摄新的电影,所以才来这里取景的,我这么大个名导演的招牌摆在这里,难道还要骗你不成?”

“那朕也只是好久不到这里,偶然心血来潮,前来缅怀一下故人。”

无眉少年嘴巴吧嗒了一下,眯起了眼睛,看穿了那漫天黄沙的另一端,只见大地之上,此时悬浮着四道的身影,有六足四翼的,人面鸟身耳朵悬着青蛇的,有虎头人身的,以及八首人面,手拿红蛇的。

“那你好歹自己真身跑来嘛,驱四个老魔帝的遗产神煞过来吊唁,一点诚意也没有。”

“朕不愿与你多费口舌。”只见那六足四翼的身影此时缓缓开口道,“你如果还不退,并且将那些打【赤王陵】主意的贪心之人带走,那就……开战吧。朕就不信,你们这些家伙都是铁通一块,没有私心。”

“你这话,我会很认真的。”无眉少年突然眯起了眼睛,“【赤色荒域】放置在这里无数年,历来都是冒险者的天堂,这里更不是你帝国的版图之地……东西你放在这里不取,自然是有能者居之咯。你不也有两个手下这会儿在里面吗,怎么……是对自己的手下没有信息?我好像嗅到了你那个好基友【千劫】大君的味道吧?它你都不信?”

对面没有说话。

只见风沙骤然变得剧烈了起来,那四道虚影的旁边,此时一道光柱突然自天空投落下来,便见又一道身影此时缓缓从那光柱之中走出,第五个身影人面兽身,双耳似犬,耳挂青蛇!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第六道光柱,紧接着投落下来。

无眉少年不禁皱了皱眉头,低声滴咕道:“这暴脾气,倒是像极了蚩尤,说不上亲生的鬼都不信……”

第七道光柱。

无眉少年叹了口气,“二代,打个商量如何?给我半天的时间,半天之后,不管结果如何,我马上带人润回去,这次进入【赤王陵】的所有人,今生都不再进来!半天而已,你赌不赌得起?要是真那么小气的话,我可不管联盟里是不是铁通一块,反正我一带节奏,说要瓜分……你说,会不会有响应的?”

第八道光柱,第九道光柱,第十道光柱瞬间出现。

“我告诉你离开的路。”无眉少年冷不丁说道。

第十一道光柱并未落下。

“四分之一天。”那声音此时却缓缓响起,澹然道:“比你的底线一个时辰要宽裕了。”

“你是懂讲价艺术的!”无眉少年顿时竖起了大拇指。

只见那些光柱纷纷消失,就连神煞与部分的灵煞也纷纷消失……最后,仅剩下一尊虎头人身的灵煞虚影留下。

“不管他们从里面拿到什么,朕都要一半。”

无眉少年却笑了笑道:“好啊,你要拿多少就多少,我保证不出手不还口,人出来我第一个就走,我要是有一句骗你,我就退出影坛,从此不再拍电影!”

那虎头人身虚影目光似乎闪过了一抹疑惑之光。

……

……

森严的大殿,王座之上,一名青年正支着脸坐着……青年目光却似看着远方。

此时,青年似不解般,狐疑道:“这老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不怕惊醒【四难山】的那东西吗。”

正自疑虑之间,一道神光却从远处射入了森严的大殿之中……神光所到之处,一个个强大的守卫纷纷脸色严峻。

只见王座上的青年一摆手,四周的强大卫兵纷纷退后。

神光化作彩桥,便见已经少女自彩桥之中缓缓走来……少女宫衣打扮,头长一双小小的金色龙角。

“二代帝,我乃龙女熬铃,奉祖龙之命特意前来,有要事告之。”那少女轻声说道。

“应龙?”青年…二代帝眉头一皱,“应龙已经久居瀛洲不出,朕想不出她有何事要知会我这个素未谋面者。”

“昔年,初代魔帝与祖龙曾一起抗击血魔浩劫,是同战之情……”

青年一摆手,打断道:“说人话,别提那些陈年旧事,当年朕还没有出世,四舍五入也轮不到我头上来。”

龙女熬铃道:“祖龙让我告诉二代帝,万年之期已到,血海将会再次降临,为免人间再次生灵涂炭,还请二代帝早做准备……”

“生灵涂炭?”二代帝冷笑道:“泱泱大地,弄成这般模样,难道不是已经生灵涂炭?人间?依朕看,这是人间炼狱才对!你回去告之应龙,朕不是初代魔帝,血海重临?好啊,朕还没经历过血海浩劫,倒是想要见识一番,最好能与血海交朋友,省得一整天都受洞天那边的家伙欺负,你应龙还不闻不顾……同战之谊?哼!”

龙女似还要说些什么。

青年却一挥手,一股可怕的之力瞬间将那神桥破碎,将龙女扫飞而出,他晒然道:“还不走,留着给朕生孩子吗?”

“你!你会后悔了!”

大殿恢复了冷清。

二代帝摇摇头,“麻烦的事情,还都真是会挑时候……”

他的目光,再一次眺望远方而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