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他的小祖宗又不见了
听书 - 他的小祖宗又不见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七十八章 星标

无问冬夏 / 2022-12-03 13:20:5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放心,我会手下留情的。」

期栩听着他近乎从牙缝里崩出来的几个字,深表怀疑,但若是因此阻止他,也不是她会做的。

算了,沈桓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萧霖城现在对她来说也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罢了。

「老大,栩栩姐,那我们现在出发?」

冷二鸣直接抢了驾驶座的位置,虽然宁庭跃对厦市更熟,但他也是不赖的,这两天宁庭跃在老大面前刷的存在感够多了,也该他表现表现。

「先不急着去见面的地方,庭跃,你之前说沈星的住处是不是就在这附近?」

听到沈桓对着宁庭跃说话,冷二鸣撇撇嘴,老大就不能顾忌一下他的面子吗!

这可乐坏了宁庭跃,「对对,我还去踩过点,老大我们现在要过去吗?」

宁庭跃说着还迫不及待地搓搓手,像极了古代抄家时想分一杯羹的狗腿……

「想什么呢!」常广志「咣」地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

「把车子开过去看看,我们也不用进去,只是看看有什么发现。」

沈桓直言道,逛完世纪塔的沈星现在还在墨哲尧等人的监视范围内,虽然已经下了世纪塔,却始终在周围打逛,要说没问题鬼都不信。

既然沈星一时半会不会回来,那正合他们的意。

「老大,那条路我熟,二鸣我们换一下!」

宁庭跃已经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直接纵身跳下车,等着冷二鸣从驾驶座上下来。

「哼,你别得意!」

冷二鸣骂骂咧咧地下来,极不情愿地来到后座。

「老大,我们走咯!」

冷二鸣朝着宁庭跃的后脑勺挥了挥拳头。

车子朝着远离世纪塔方向的一条古街上驶去,虽然是古街,但也扩建了供车子行驶的道路,而沈星的住所就是在古街的尽头,从古街的尽头拐个弯,再过一个路口便是一会儿要跟萧霖城见面的地方。

「老大,我这个车速可以吗?」

「可以。」

「嘁!」

宁庭跃其实只是为了得到沈桓的肯定声而已,但在冷二鸣听来就像是在邀功,很不屑地觑了他一眼。

「就是那个蓝色屋顶的房子,沈星应该是跟人合租的,因为地处古街,基础设施方面都没有铺设到,所以都是老水管老式洗手间,一些房子甚至冬天还漏风,所以除非是住惯了的老土著,年轻人都很少会住在这里,但也有一些不想花费太多钱在住宿上的,就在这里将就将就……」

宁庭跃跟几人介绍着古街的住房情况,那户深蓝色瓦片的房子正是沈星跟人合租的房子,不过现在看来大门紧锁,似乎并没有人在里面。

「哦,跟沈星合租的也是个年轻人,据说上个月已经搬走了,好像还是京都来的呢……」

宁庭跃无所谓地说着,但沈桓和常广志却不约而同地眸色一深,又被冷二鸣敏锐地捕捉到了。

「老大放心,我一定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

「什么鬼,不就是个打工的小伙子吗,虚张声势……」

虽然宁庭跃也认可沈桓和常广志的谨慎,可他就是见不得冷二鸣这货在老大面前出风头!

两年了,冷二鸣都霸占老大两年了,好不容易老大来一次厦市,也该他这个被打入「冷宫」的出来露露脸了吧!

「磨叽什么,好好开车吧你!」

冷二鸣虽然咋咋呼呼的,但他的心思可细着呢,自然能察觉到宁庭跃的不甘,但那又怎样,这家伙……该!

「这条古街还挺长的……」

期栩不由得

感慨,菲市因为历史上曾出过名流大家,所以也是有一条文化古街,但随着现代化的推进,古街也被半现代化了,虽然白天看起来依旧古风气息浓厚,但到了夜晚,尤其是夏天的夜晚,几乎成为烧烤一条街,而且相比较厦市的这条古街,菲市的也就只有一半的长度。

但即便菲市的古街已经没有古街应有的模样,也是小时候她跟简英和期予墨饭后遛弯常去的地方,如今古街没怎么变化,期予墨却不知道人在何处了……

「怎么了?」

注意到她出神,沈桓轻声问道。

「没事,前面就会经过沈星的家了吧?」

期栩迅速调整心情反问道。

沈桓挑眉,「嗯。」

菲市的古街他也知道,所以他大概也能猜到期栩在想什么,但关于期予墨的消息,就算他目前也无能为力。

沈星的住处从外面看来就只是普通的住户,甚至大门还是那种很古老的铜锁木门,如果只是从旅游者的角度看似乎可以作为打卡拍照的景点,但跟现代化的防盗设施相比就显得有些简陋了,不过也正是这样,也不用太担心贼惦记,毕竟连门锁都不会去花心思去倒腾的住户能有多大富大贵呢?

虽然不知道沈星的生活习惯怎样,但门前却是打理得很整洁,并没有什么杂草枯叶乱石之类的。

期栩的视力很好,所以还能看到大门的把手上贴着的星星贴画,她忍不住嘴角翘了翘,没想到这沈星还挺有「童趣」的。

从古街尽头到转弯驶向横切的大道大概用了十多秒的时间,沈星家大门外能观察的东西也差不多尽收眼底。

等拐了弯过去,沈桓带着些考究的目光看向期栩。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

「当然!」期栩不甘示弱道,总不能被沈桓看扁了去!

「那说说看……」

沈桓真是爱极了她这副「要你好看」的生动表情。

期栩没在意他眼底的笑意,直接道。

「沈星家的门口应该是监控死角,倘若他进出大门不想被监控捕捉到,以他的身手是完全办得到的。」

「可是栩栩姐,在古街口不是有一只摄像头吗,看角度应该可以照到沈星家门口吧?」

宁庭跃不解,他之前去踩点的时候也用手比划过了,看起来应该是可以照的到啊!

「你小子敢怀疑……」

冷二鸣满脸不善地瞪着他。

「不是,我只是……不明白……」

宁庭跃说着,不自主地气短起来。

他真的只是不懂就问,怎么被冷二鸣这么一说,搞得好像他故意找茬似的,他真没那个意思!

「再吵下车去吵!」

沈桓冷声道,声音不大,但让两人惊颤着同时消了声。

期栩推了推他的手肘,示意他不要再说了,怎么也是他的下属,就算他没把她当外人,总要给自己下属留点面子吧,看他们都不敢做声了,肯定是被驳了面子,尴尬得不行了!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这对于冷二鸣和宁庭跃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两人都被沈桓平时敲打惯了,尤其是宁庭跃,虽然他有些心虚,但心底却爽得不行,老大说他,那是老大在意他的表现!

「我之所以觉得摄像头会拍不到沈星家的大门口,是以为隔壁种的杏树枝条刚好横在摄像头前面。」

期栩十分肯定地说道。

冷二鸣顿时调出附近的无人机摄像画面,取了合适的角度。

「栩栩姐,你这也太牛了吧,这都能靠目测判断出来!」

冷二鸣边说边拍大腿,就差直接凑到她面前抱拳表

示佩服了。

宁庭跃利用等红灯的时间瞟了一眼,不得不承认,期栩就算没有了之前的记忆,也依旧带着不同寻常的判断力,只是……

「可若是树枝被剪断,或者被风刮断,那不就遮不住了?」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呢!」

要不是看宁庭跃在开着车,冷二鸣都想伸手给他一个脑瓜崩。

期栩并不在意,「那也没关系,不过并不用担心这个,那根枝条并不是从树上长出来的……」

「什么?」

冷二鸣这下更好奇了,赶紧调转无人机飞上隔壁的墙头。

「那……那是假的!」

冷二鸣都要震惊了,期栩是怎么看出来那枝条其实是被固定在墙体上的!

明明颜色跟旁边的杏树主体没什么差别,就算是凑近到墙根下也看不出那根枝条是假的啊!

「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宁庭跃同样震惊,在他从前的印象中,期栩好像也没有这样的「特殊能力」啊!

「若是平常可能真的看不出来,只是今天外面有风,树体的摆动幅度跟那根枝条的摆动幅度不太一样……」

真是服了!

冷二鸣跟宁庭跃忍不住心中惊叹,好吧,他们就是白瞎了自己的好视力,完全看不出期栩眼里看到的东西。

「还有呢还有呢……」

有了这个先例,冷二鸣迫不及待问道,试图从期栩嘴里听到更多让他震惊的内容来。

期栩默了两秒,「暂时没有了。」

但她垂眸掩下的暗沉眼神却没有错过沈桓的注意。

「怎么了?」

「我也不太确定……」

「栩栩姐,你还真的有别的发现啊,那就别藏着掖着了,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确定嘛!」

冷二鸣向来没心没肺,所以权当期栩只是因为不确定才不好说,并不是因为别的。

「我觉得……沈星门把手上的那个星星的图标有些……眼熟……」

「星星图标?这沈星可真够无聊的,名字里有个「星」字,还真当自己是耀眼的星星啊,真够自恋的……」

期栩拧眉继续道,「沈桓,我和你说过的吧,之前在若笙家门外发现被标记的星形图标,那个时候就只当是被小偷记挂上了……后来墨哲尧把巷子里试图引若笙出来的人当场抓获,似乎也没有了下文……可那个星形的图标跟刚才在沈星门外看到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两圈白边,一圈黑边,空心……」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