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神霄之上
听书 - 神霄之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百七十章 景应儿

神出古异 / 2023-02-04 11:27:11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再说景家那两个老者,离开蜃楼之后,脸色俱是十分阴沉,到了一处寂静无人之地,一人沉着声音道:“此人软硬不吃,现在怎么办?”

另一人则是满身杀气,手指越捏越紧:“软硬不吃,那就只能送他去见阎王了……”说到此处时,两人对视一眼,心中皆已有了计较。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左边那人道:“要在蜃楼杀他,没有这个可能,到了外面,等他回到荒天界,也是十分困难,兄长可有好的办法?”

右边那人眼神微冷,沉声道:“办法自然是有,每次万界大会召开时,各界之间不是都有比试吗?如此来争夺资源……”

左边那人凝了凝神,道:“兄长的意思是,是在比试之中,趁机将此人击杀。”

“不错。”

右边那人眼神里的杀机更重了:“只要在比试中将他杀了,不管他的靠山是谁,那时又能如何?”

左边那人微微捋须颔首:“兄长此法,甚是不错,只是我景家之中,何人有那份修为,能在比试中将此人击杀?要说让太祖出来,这似乎也不合理。”

“当然有。”</????????????????p>

右边那老者凝了凝目光,左边的老者立刻反应过来,压低声音道:“兄长所指,莫非是项大公子?”

右边的老者道:“不错,景项公子,乃是太祖的直系血亲……”

左边的老者沉吟半晌,自言自语道:“项公子大帝初成,可那人手中的剑太强,项公子也未必能有十成胜算,兄长的意思,莫不是……”

“你知道就好,不用说出来,走。”

“这一次,他死定了……可好说歹说,也是他自己找死,怨不得旁人。”

……

半个多月后,任平生让荒天殿的长老送来了一些灵石,上回让那十几个世界赔付的灵石,还有一些剩余。

现在他有了两千多万的灵石,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了,若无人捣乱,他必能将蜃楼里的那本古物拍下来。

那古物虽说是从一座太古世界里面拿出来,但现在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万一没用,岂不又成了蜃楼里的大冤种?

蜃楼干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凡是有人急需的,就拿去拍卖场,最后以那事物本身价值好几倍的灵石卖出去。

任平生与萧无忆走到楼厅里,今日这里的人都对他客气了不少,只是往那一坐,便有人上来倒酒。

可刚坐一会儿,椅子还没热,外面便传来一个媚里媚气的女子声音:“任公子,好雅兴呀。”

此声音一传入进来,原本还有些喧闹的楼厅里,立刻安静了下来,众人皆向那走廊外看去,只见一名身穿浅红衣裳的女子,娉娉婷婷地往里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七八个随从。

“是景家三小姐。”

楼里的人立刻认出,这名妩媚多姿的红衣女子,便是景家的三小姐景应儿,是那景睿的堂妹,莫非是为上次景睿被打一事而来?

此时看见景家的人走来,萧无忆立刻神色一冷,便要起身,任平生按住了她的手,淡淡说道:“来者是客,上最好的酒,今日这楼的酒钱,我付了。”

“任帝,阔气!”周围的人都拍手叫好。

“呵呵……”

景应儿也走了过来,坐在任平生对面,盈盈一笑道:“任公子出手,真是阔绰呢。”

过了一会儿,楼里的小侍走了上来,拿玉壶给各人斟酒。酒香清澈,确实与之前的酒大为不同,可这酒却只斟了半杯,便将玉壶拿走了。

任平生看了一眼:“做什么?”

小侍微笑道:“任公子刚才点的酒,我们是以杯数来算钱的。”

任平生看了他一眼:“有没有搞错?我既说了要请客,让隔壁紫霄天的人看见,还以为我请不起呢。”

小侍连忙摇手解释:“啊不不不,个个都一样,都一样的。”

任平生看着他:“什么叫个个都一样?就这么点,够谁喝?再来一坛,一人一坛!真是莫名其妙……”

“噗哧!”

景应儿掩唇一笑,看着任平生道:“任公子刚才所点之酒,名曰‘万年雪’,乃是取太霄天太白横断山脉山巅的雪莲仙露酿造而成,每一坛酒,都至少需要三千年才能酿造得出来,任公子,你身上带了那么多钱吗?”

周围没人说话,这酒……到底还喝不喝了?要是没人给他们结账的话,那他们可喝不起这万年雪。

“噗……????????????????”

景应儿又笑了笑,向那几个小侍挥挥手,巧语嫣然:“罢了罢了,就按任公子说的做吧,不过今日这酒钱,就算在我身上好了。”

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些,又有人笑道:“景小姐也阔气!”

任平生看着她:“说吧,你来此,所谓何事。”

“呵呵。”

景应儿笑了笑,从袖中取出一物,推到他的面前,说道:“这里有一千万灵石,请任公子先收下。”说罢,将那锦盒一打开,顿时满楼灵光,所有人皆感受得到这股纯净的灵气,那全都是上品的灵石啊。

景应儿笑着继续道:“我听闻任公子的荒天界,与月神一族有着一纸婚约,是这样对吗?”

一听此言,周围所有人都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凝神细想,荒天界和月神族的婚约,景家来插手做什么?莫不是因为景霄帝……

是了,这些年诸天各界皆有传言,景霄帝与神女绫月,乃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现在却突然杀出来一个荒天界的婚约,那这景霄帝下边的人,自然是要想办法毁除这所谓的婚约了。

景应儿依旧面容带笑,继续说道:“只要任公子肯解除这婚约,那么到时候,我会再拿一个亿的灵石给任公子。”

整层楼一下安静了,所有人皆不语,现在的荒天界确实衰败,论灵气和气运,还有修炼资源,都没有你景家玄界多。可人家毕竟是堂堂一方帝主,你拿一个亿出来,就要人放弃婚约,这不是在侮辱人吗?

景应儿看他不说话,继续笑着道:“倘若是任公子觉得小女子格局小了,那不妨开个价,你要多少。”

话到此处,又停了停继续道:“不过就这一个亿的上等灵石,任公子这一生,应是都没见过是什么样子的吧。”

这句话一出,整层楼更是安静了下来,这句话,纯粹是在羞辱人了啊,连楼里有些人都开始反感厌恶了,你景家钱多了不起啊。

景应儿仍是带笑:“怎么?任公子居然连一个亿都看不上眼吗?要知道在这诸天之上,一个亿虽然不多,但也够买任公子十条命了。”

这一下,整层楼里更是冰冷如霜,众人皆有些惊愕。

确实,景应儿说的这句话没错,一个亿的灵石,那是多少人想都不敢想象的了,拿去外面找杀手,不知会有多少顶尖杀手争着来接。

可是她此时这么说出来,那已经不是在羞辱荒天帝主了,而是完全没有把对方看在眼里了。

但众人转念一想,也立即明白了,名为荒天界帝主,可如今的荒天界早已不是昔日的荒天界。

这荒天界帝主,不过是空有其名而已,要家世没家世,要背景没背景,连唯一的靠山月神族现在还没了。像景应儿这种高高在上的名门望族小姐,确实不会把这样一个人看在眼里。

因此她今日才会说出这些话来,要是这位荒天界帝主哪怕再有稍微厉害一点的背景,她也不敢说什么“够买你十条命”之类的话了。

萧无忆眼中也一下布满了寒光,可任平生仍是按着她的手,然后另只手把那装满上品灵石的锦盒,向景应儿推了回去,淡淡道:“景小姐的美意,我就心领了,不过这些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

景应儿依然带笑:“看来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任公子是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啊,无妨,????????????????那我就再说得明白一点,这一次月神族放出话,让任公子三百年后去广寒仙界胜过神女绫月,其实这话里的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了,是要解除这门婚约。任公子为何偏偏要装作听不懂呢?”

“不错,继续说下去。”

任平生饮了一杯酒,淡淡道。

景应儿笑着道:“任公子,我不是刻意贬低你,但事实确实如此。可能你自己觉得在自己的小世界,已经非常厉害。但你有机会了,我建议你去景霄天,去太霄天上面看看。像你这样的人,其实神女绫月连看都不会正眼看一眼,不要再自命不凡,这么死缠烂打下去,结果只会让人更加看不起你……”

“说完了么?”

任平生终于放下了手里的酒杯。

景应儿脸上仍是带笑,抬了抬手:“任公子有话,请说。”

任平生淡淡看了她一眼,往背后的椅子一靠,说道:“你们这些世家公子小姐,以为自己有个家族,就不得了,修为没多少,狗眼看人低的本事倒不少。我也不妨直说,其实像景小姐这样的人,我也不会正眼看一眼。”

景应儿脸上的笑容仍在,只是看上去,渐渐有些寒意了,她看着任平生,说道:“有些废物被人退婚,那是因为他本身就是废物……而你,其实在我看来,你比起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不是吗?别人叫你一声帝主,你不要真把自己当成一个帝主了,有些人即使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

“啪!”

不等她继续说下去,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在楼里响起,却是萧无忆重重一巴掌甩在了景应儿的脸上。

这一下,整层楼都安静了,所有人都屏着呼吸,双目圆睁,那可是……景家的三小姐啊。

“你敢……打我?”

景应儿捂着通红的脸颊,双眼瞪着萧无忆。

而这时,在她身后那些随从也冲了上来,可一感受到萧无忆身上那股深深的修武气息时,这些人都立刻停住了脚步,连动也不敢动一下。

萧无忆看着她:“不错,我今天给了你一巴掌,是因为你出言不逊,你要是不服气,可以立刻回去,把你景家在诸天上认识的九重之人,全部叫到云州城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