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收尸档案
听书 - 收尸档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9章:自闭症女孩

张无忍 / 2022-12-04 18:50:37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我顿时乐了。

诈尸这事我听说过,但诈尸了之后还会说话,这还是头一次遇到。

这是哪门子诈尸啊?肯定是死者还活着就被送到殡仪馆来了。

这种事不稀罕,以前就有老人久病在床,结果睡着了,呼吸特别浅。

没良心的儿子儿媳早就想让老人早点死,于是连检查都不检查,眼见老人没了呼吸,就送殡仪馆来了。

火化的时候老人又醒了过来,差点没把焚尸工给吓死。

正在那想的时候,大厅里面冲出来一个穿着敛服的女子,光着脚,一瘸一拐的追了出来。她手里拎着哭丧棒,对着人群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乱打。

老板说的果然没错,在医院能看到人性,在殡仪馆同样能看到。

既然不是什么诈尸,我干脆就在旁边笑眯眯的看起了热闹。

只见穿着敛服的女子追的众人鸡飞狗跳,一些反应过来的人停下来指指点点,而心中有鬼的人则依旧脸色苍白,仓皇逃窜。

顾主任带着员工们急忙去拦,有人也拨打了110报警,其中还夹杂着“死者”的怒骂,大概意思就是一对奸银妇给自己下安眠药伪装自杀,结果性子急了点,人还没死透就送到了殡仪馆。

这瓜吃的我大呼过瘾,顺便帮着顾主任把殡仪馆大门给关上,反正在场各位谁也别想跑,等警方来了再说。

正在那看的津津有味,忽然有人拽了拽我的裤腿。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拎着一个手提袋,正在仰头看着我。

她的双眼里面都是畏惧,明显是鼓起勇气之后才过来的。

见我低头,也不说话,只是把手提袋在我面前一推,又后退了两步。

我下意识的打开手提袋,顿时大吃一惊。

袋子里面红彤彤的一片,竟然全都是百元大钞!粗略一看,少说也有五六万!

我急忙合上手提袋,脑袋却朝四周扫去。

然后我第一眼就看到了赵非在墙角位置鬼鬼祟祟的偷看。

可能是察觉到我发现他了,赵非急忙缩回身子。

但我却一把抱起小女孩,三步两步的就冲了过去,怒道;“赵非!你跑一下试试!”

赵非打了个哆嗦,然后转过身来,咧嘴一笑:“哎呀!小兄弟啊!您真是心地善良,知道这孩子命苦,把这活儿给接了。”

“张老板有您这样的员工,活该他事业蒸蒸日上,名气越来越大!”

我心念电闪,立刻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狗日的赵非,知道我不想接残尸的活儿,竟然让死者的女儿亲自过来送钱!

按照殡仪馆的规矩,我收了钱,就得把事办了!

我勃然大怒:“老赵,可以啊!都把手段用到这来了!”

赵非自知理亏,陪着笑脸说:“小兄弟,钱都接了,这活儿咱们得去做。”

“您看,这孩子多可怜啊,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您内心也过意不去,是不是?”

我本想把钱呼在赵非脸上,但转头看了看小女孩,发现她双眼满是血丝,印堂发黑,整个人看起来都精神不振的样子。

发现我在看她,甚至还双手把旁边的栏杆给抱了起来,仿佛这样才能给她带来安全感。

我心中的怒气一下子就没有了。

我沉着脸,说:“老赵,你他娘的就是来折腾我的!”

“带着孩子,跟我过来!”

说完之后,我顺着走廊快步走去,然后推开了一个没人的会客室。

赵非带着孩子快步跟了过来,他一进屋就又是道歉:“小兄弟,老哥哥这实在是没办法了。”

“那赌棍的尸体收不走,肯定会出事。”

“您不为赚钱,就为可怜可怜这孩子行不行?”

我拖过来一把椅子,让孩子坐下。

然后对赵非认真的说:“首先!想让我接这活儿,五万块钱不够!得二十万!”

赵非龇牙咧嘴:“小兄弟,您看,老哥哥我手头上也不宽裕……”

看到我凌厉的眼神,赵非立刻改口:“行!二十万就二十万!”

“但先说好,你给开票的时候,上面要写三十万!”

卧槽,这货竟然还虚开发票!

还真他娘的是铁公鸡,一毛都不拔啊!

我说:“想都别想!多少钱就多少钱,要不你就找别人干!”

赵非苦着脸说:“行行,您有本事,您是大爷。”

我又说:“好了,现在你跟我说说,这赌棍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说到正事,赵非的神色就变得严肃起来。

他看了一眼孩子,然后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面取出了一份资料,说:“都在这了!”

我接过资料,随意扫了一眼,立刻就避开了孩子的视线。

资料里面夹杂着几张照片,血肉模糊的,不适合小孩子看。

从资料上看,赌棍名叫马从军,三十五岁,干的是小区保安。

保安这工作工资不高,而且同事之间都是男人们。这家伙一来二去,就跟同事们学会了打牌。

打牌这事一旦沾染上就很难戒掉,于是马从军一打就是三年。

三年来,从十块八块的小打小闹,一直到一局牌输赢四五千,马从军也算是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老婆劝了多少次,吵架多少次,马从军是一概不管。没钱了就问老婆要,要不出来就去跟亲戚朋友骗。

还因为手脚不干净,小偷小摸的进了局子。

为这事,把工作也给弄丢了。

后来有一次输的惨了,一晚上背了八万多的赌债,回家之后就寻思着卖点什么换钱去翻本。

可是房子是租的,家具是破的,就连一直使用的手机都只能换个菜刀脸盆什么的。

连个可以卖的东西都没有。

一转眼,看见了自己五岁的女儿,就想起赌棍里面有个人认识人贩子,就立刻打了个电话。

问清楚价钱后,抱着孩子就要去卖掉。

不成想他打电话的时候,恰好赶上老婆上夜班回来,在门外听了个清清楚楚。

绝望的老婆拎着菜刀就冲了进去,一刀就砍在了赌棍的肩胛骨上。

后面的事情就不多说了,反正是绝望之中夹杂着仇恨,这个命苦的女子把自家丈夫砍了十几刀,当场就没了呼吸。

砍完之后,又开始点火烧水,把尸体分成了十几块,准备煮烂后冲进下水道里。

值得一提的是,马从军租的房子很小,所以说她做这些事的时候,五岁的女儿一直在旁边看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