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骗了康熙
听书 - 骗了康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684章 夹心

大司空 / 2023-01-25 22:51:39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在大清,各地的大豪商们,若想持续性的把生意做大,就必须交好本地的土皇帝。

至少,不能得罪了土皇帝,从而导致抄家灭门的惨桉发生。

陛辞之后,玉柱带着几千新军,从天津港登船,浩浩荡荡的驶往杭州湾。

由于兵权太重了,玉柱没带家里的妾室,而是在天津带走了爱丽丝和长女雪薇。

玉柱的长女雪薇,于康熙四十六年,生于广州,今年已经十三岁了。

私生女,外加混血儿,让雪薇天然处于劣势,老皇帝压根就不重视她。

至于,爱丽丝嘛,洋婆子一个,完全没有做人质的价值。

十三岁的大姑娘,像一只欢快的小鸟,缠着玉柱不肯撒手。

玉柱也很理解女儿的快乐,好不容易有了单独相处的时间,而且时间肯定不短。

“爹地,您再给我讲个故事嘛,好不好嘛,好不好嘛?”雪薇抱住玉柱的胳膊,就是一通勐摇。

玉柱心疼长女长期独自在外,吃了大苦,便笑眯眯的又开始讲故事。

爱丽丝,双手托着香腮,唇角挂着浅浅的微笑,旁观玉柱哄闺女。

天津大沽港,是玉柱的地盘。不管是洋商,还是大清的官员们,谁敢对雪薇不敬?

爱丽丝出身于英国的贵族家庭,雪薇从小接受的,就是英式淑女教育。

十三岁的雪薇,在绝对安全,又无忧无虑的环境下成长,也就养成了天真烂漫的性子。

海上的航行生活,其实是枯燥乏味的。

但是,一直忍得很辛苦的爱丽丝,死缠着玉柱不放,差点把他彻底的榨干了。

作为男人,在床榻之间,一直摆不平爱丽丝,玉柱多少有些遗憾。

可问题是,爱丽丝的体质,实在是太过强悍了,摆不平,就是摆不平。

没办法,只有累坏的牛,哪有耕坏的田呢?

船队进入杭州湾后,接到滚单的浙江巡抚朱轼,率领全省的官员们,一起到官船码头,等着迎接玉柱。

朱轼是典型的汉臣,进士出身,祖籍江西瑞州高安县。

进入熙朝后,江西全省划分为四个道员辖区,其中,瑞州、袁州、临江3府隶属于瑞袁临道。

有趣的是,瑞袁临道的道员,就驻于高安县城内。

玉柱是典型的旗人外戚,他和汉臣们素无交往。

也就是说,玉柱也只是听说过朱轼的名字,却从来没有见过面。

官船靠岸之后,按照惯例,玉柱中状元的官衔牌,一马当先的经过跳板,登上了岸。

不管朱轼心里是怎想的,当他看清楚了描金的状元官衔牌后,也不禁暗暗有些气短。

没办法,朱轼虽然考入了庶常馆,成了庶吉士,也仅仅是二甲进士出身而已。

科场之上的排名,那可是妥妥的硬指标,真的假不了。

等玉柱下船之后,朱轼带人迎了上去。

“在下朱某,见过玉制台。”朱轼端着巡抚的架子,仅仅是拱手为礼罢了。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在大清,总督的地位和品级,名义上比巡抚高一些。

实际上,督抚敌体,互不统属。

客观的说,只要督抚彼此看不顺眼了,完全可以分庭抗礼。

当然了,在本朝,督抚互参的结果,由于老皇帝拉偏架的缘故,往往是旗人获胜。

玉柱心里有数,朱轼这是故意给他颜色看看,也就是典型的下马威。

朱轼这么做的目的,也就是想告诉玉柱:玉制台,您驻于闽,掌军剿贼即可,浙江就交给老夫了。

不仅如此,朱轼还起了坏头,必将带来一系不利于玉柱的后果。

这就和大清朝的地方官僚体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了。

按照朝廷的惯例,凡是被巡抚参劾的手下官员,迄今为止,无一例外的都倒霉了。

在朱轼的带领下,浙江的官员们必然有所忌惮,肯定会削弱玉柱对浙江的影响力。

玉柱曾经担任过文渊阁大学士,兼南书房行走。在没有军机处的当下,他乃是妥妥的真宰相。

朱轼故意不尊玉柱为玉中堂,就是担心矮了玉柱一头,将来会被玉柱骑到他的头上撒野。

“若瞻兄,你太客气了。”玉柱也很随意的拱手还了礼。

别人很可能不清楚,玉柱却是心里有数的,朱轼和老四暗中走得很近。

等老四上台了之后,朱轼不仅爬上了文华殿大学士的高位,还成为了弘历的老师。

朱轼是一省巡抚,他有资格不鸟玉柱,但是,浙江布政使福昂却不敢稍有怠慢。

见玉柱朝他看过来,福昂赶紧扎千请安,毕恭毕敬的说:“浙江布政使,卑职福昂,请玉中堂大安。”

朱轼没好气的瞪着福昂,福昂明知道要得罪顶头上司,却也只得硬着头皮,继续撑下去了。

这个就涉及到了,大清的地方官体制的奥妙了。

说白了,自浙江布政使以下的官员们,身为两省总督的玉柱,也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拿捏,或是折腾的痛不欲生。

巡抚弹劾的部下,都倒霉了。

但是,总督看不顺眼的部下,又焉能长期安于其位?

巡抚管民,总督掌军,这仅仅是大原则而已。

实际操作起来,就变成了,总督也可以插手民政。巡抚的手里,也掌握着独立于总督之外的抚标兵马。

客观的说,总督和巡抚之间的权责,就像是乱麻一样,剪不断理还乱,根本无法厘定清楚。

为何会这样呢?很显然,这是老皇帝的故意安排。

勿使督抚合而谋朕,朕才睡得踏实啊!

福昂,这名字一听就是旗人。

玉柱故意和颜悦色的问福昂:“贵藩在旗?”

福昂顶着朱轼的冷眼,小心翼翼的答道:“回中堂大人,卑职的玛法,隶于镶黄旗满洲,第三参领,第九左领下。”

玉柱秒懂了,这位福藩台,不仅是镶黄旗的满人,也是他的部下。

曾几何时,镶黄旗的领侍卫内大臣,玉柱几进几出,都快变成佟家的自留地了,福昂岂能不知道?

这双重身份加持之下,哪怕冒着得罪了朱轼的巨大风险,福昂也不敢怠慢了玉柱。

玉柱瞥了眼脸色微变的朱轼,又看了看哈腰低头的福昂,不禁微微一笑,福藩台不愧是京里的八旗子弟呢,地道的明白人呐。

以福昂的身份,得罪了朱轼,顶多也就是丢官罢职而已。

然而,若是得罪了玉柱,只怕是要掉进万丈深渊了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