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百一十章提前定下婚礼日期

玄羽易冷兮 / 2022-11-26 04:41:48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空间的坍塌将周围的物体的吞噬,它不像黑洞那样具备恐怖的吸引力,只是将塌陷笼罩范围内的事物清除。

这片山峰因此少了一大块,像是被恐怖生物咬下一口般,露出光滑的平面。

这股力量可以是无比锋利的武器。

八云再也感知不到宇智波斑的气息,两人的生死厮杀最终没能分出胜负,不过这倒是个不错的结局,毕竟他曾因宇智波斑伟大的信念而心生敬佩。

“少了宇智波斑,忍界应该能重归平静吧?”

天空依旧漆黑如墨。

八云的心境渐渐平和,此行彻底奠定了忍界的最终格局,最起码未来百年忍界不会爆发出大规模战斗。

这也就代表八云能将婚礼提上议程,未来几个月可以先将岳父岳母接回木叶隐村。

现在他已经过了十八岁的生日,按照他和森雅子的约定今年就该举行两人婚礼。

另外一方面,就是森雅子对他他可是馋了许久,毕竟他的智力属性在蜕变时去掉了许多杂念,某些念头他可以随意控制。

他掌握着自己的情感、情绪、乃至欲望。

微风清爽,八云想到了几个月后的婚礼,心情不自觉变得美好,这可能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唰。

八云勐然踏出一步,空间能量流动形成通道,体力以极快的速度开始流逝,直接消失了三分之一左右。

当周围空间趋近于平静,他出现在龙地洞的秘密基地,此时二层平台依旧明亮如白昼,波风水门搂着漩涡久辛奈,当然还有森雅子和忧骨千雪,以及卡卡西和带土、野原琳。

虽然他们对八云的实力都有着极大的自信,但敌人毕竟是曾经忍界最强者,占据最强之位五十年的忍界修罗。

伴随着时间推移不免心生几分担忧。

忽然,波风水门挺直身躯肩膀离开了久辛奈温暖的胸膛,他察觉到了周围空间的波动发生变化。

“有人来了,但无法确定是否是八云。”

波风水门勐然想起这几天的经历,他和秽土转生的二代火影两人配合宇智波斑改良的某个忍术,那个忍术的左右他无法判断,但绝对与空间有着极大的关系。

想到这里不由得下意识握紧拳头。

其余几人也开始戒备。

“是我,不用担心。”

八云的身形凭空浮现,在察觉到周围人的警惕后立刻出声证明身份,同时亮出了背后的荣光剑匣。

紧接着,空间移动所带来的反噬立刻袭来,反胃和头晕的感觉让八云的身躯隐隐有些摇晃。

“八云,你怎么了?”

森雅子使用瞬身来到八云身边,立刻伸手扶住,语气显得十分担心甚至是惊慌。

“森雅子,他没事这是远距离空间移动的反噬,过几分钟就能恢复正常。”

波风水门颇为有惊讶的开口,这种情况他遭遇过很多次,可让他惊讶的是当他话音落地,八云就已经脱离了空间所带来的反噬。

这也就五六秒钟吧?

“我体质比较强大,不需要几分钟只需要大概几秒钟就能摆脱那种状态。”

八云站直身体向波风水门说道,其实他还隐藏了极为重要的部分,那就是他的身体正在渐渐习惯空间移动时所带来的压力,估计再转移几次就能彻底适应。

这就是体质强大所带来的好处,在生命长度提升之外,八云对于各种恶劣环境的抗性和适应性都变得十分恐怖。

高温、极寒、真空对于他而言不再是绝境。

这种体质的强化,同时也会带动八云基础的防御能力,让他对于对攻击的抵抗能力变得更强。

“没事就好。”

森雅子不关心八云为何这么快就脱离反噬,她只知道八云没事便是最好的事情。

“放心我肯定没事。”

空间掌握在手,哪怕他打不过宇智波斑,也有把握从他的手中安全脱身,甚至可以通过这方面的能力将宇智波斑活活风筝死。

“那宇智波斑呢?”波风水门问道。

虽然他被宇智波斑幻术控制,做了许多危害木叶安全的事情,可不知为何他对于那位老人心中生不起多少的恨意。

他忘不了,宇智波斑在谈及和平时的眼神,就像是昏暗天地间一抹无法抹除掩饰的光明,让他相信眼前之人所行的事情,最终都是为了忍界创造真正的和平。

“他使用了个空间忍术,离开了忍界。”

“离开了忍界?”

波风水门重复了一遍,仿佛没有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对于这浩瀚的宇宙而言,我们忍界并不是唯一存在人类的星球,而宇智波斑在被我逼入绝境后,选择前往了其他星球。”

八云尽可能用波风水门所能理解语气说道。

这种结局倒也配得上那位颠沛流离半生的老人。

“没死吗?没死就好。”

波风水门小声感叹道,可他的声音自然瞒不过周围的几人,漩涡久辛奈面露不悦拧了下水门的胳膊。

“你这是被宇智波斑的人格魅力征服了么?”

低情商:这是被洗脑成功了吧?

高情商:这是被人格魅力所征服。

“虽然我不认可他的许多行为,但我必须承认在宇智波斑身上有着很大的人格魅力,我能确定的是他确实想为这个世界带来真正的和平,只是方式有些误入歧途和偏颇。”

波风水门面露阳光般的笑容,竟然开始夸奖赞美宇智波斑身上的优点,破有种英雄心心相惜的感觉。

在波风水门身后,漩涡久辛奈拧动胳膊都的右手变得更加有力,脸上变得有些危险。

“嘶疼啊,老婆大人我错了!”

波风水门立刻止住话语,连连求饶。

这一刻,八云有些理解了为何大蛇丸将波风水门关入监狱会获得许多人的支持。

他这个人与人相处,竟然丝毫不顾及立场,从今天的这些话,八云就能猜测到波风水门肯定也曾公开称赞过四代雷影·艾。

“哎,这是个优秀的品质,却不适合这个世界。”

毕竟火之国与雷之国立场上其实依旧敌对,只不过因为火之国出了八云这位强者,才不得已暂时低下头颅,在诸多事情上进行忍让。

波风水门公开称赞艾,显然不符合自身的立场。

“我就说吧,你应该注意一点。”

漩涡久辛奈拍了拍波风水门的肩膀,对八云的话表示高度的赞同,若不是波风水门说了那些不符合身份的话也不会给其他人落井下石的机会。

“如果有一天我成为火影,定让批评与赞美自由。”

波风水门并未对八云的话表示认同,而是清了清嗓子颇为认真的回答道。

八云忽然想起了以前听过的一句话,不由得从眼前浮现,在心中流淌。

“如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两句话虽然意义不同,但却也有着共通之处。

八云向几人交代了下与宇智波斑的战况,便提出让几人先回家休息,毕竟现在的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三点,再过几个小时太阳都会从东方升起。

“这个东西久辛奈姐姐随身佩戴。”

那是枚血色的木质手镯,像是由两条藤蔓互相缠绕而形成,这就是个简单的定位装置,如果漩涡久辛奈离开木叶八云便会获得具体的放心和距离。

“虽然我亲眼看着宇智波斑被空间乱流吞噬,但他是否还会存在于忍界这件事情我无法保证,未来几天我会派出影分身全忍界确认宇智波斑的消息。”

八云想了想还是决定稳一下,宇智波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六道级别,整个忍界除了他之外无人能够对抗他的锋芒。

“明白,这段时间我会随身携带。”

漩涡久辛奈接过血红色的手镯,她发现这个手镯虽然是木质却呈现出玉的温润,再加上这种鲜红的颜色也是她最喜欢的颜色之一。

“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八云客气了一下。

“不对。”

波风水门立刻摇头,并且鞠躬表示感谢。

“这段时间是我给大家添麻烦了。”

若非八云出手,现在的他可能还处于宇智波斑的控制中,甚至漩涡久辛奈也会因为抽离九尾而死,单论这一点八云便是拯救了波风水门的整个家庭。

“千万不要这么客气,最初我天赋不佳是水面哥哥不耐其烦的无数次进行指导。”

八云向来是个重情义的人。

别人对他的任何好,他都会记在心里,将来十倍百倍的进行回报,这就是他选择的做人之道。

“当初那点小事,没想到你还记在心里。”

波风水门笑着回答道,那只是午饭过后有些随意的指导,却没想到八云将记到了现在。

“哈哈哈,当然会记得。”

八云脸上也露出笑容,若非波风水门传授影分身之术,他就没办法在短时间获得那么多的忍术熟练度。

虽然没有波风水门他还是会崛起,可这个速度一定会慢上许多,一步慢步步慢。

“走吧,回家!”

漩涡久辛奈怀里抱着鸣人,望着周围无比熟悉的建筑脸上露出笑容,这个建造于秘密基地的二层家族很不错,可以满足她生活的一切所需。

只不过少了许多生气,像是个温馨的监狱,这大半年的经历,让她与肚子中的九尾产生了些许共鸣,被困在狭小空间的感觉真的不太美妙。

“我们回家。”

波风水门又和八云寒暄了几句,便主动牵起了久辛奈的手臂,开始释放查克拉将三人包裹。

下一秒,金光闪烁三人从原地消失。

因为怀中鸣人的缘故,波风水门使用飞雷神的动作无比轻柔,甚至特意消耗查克拉构成了防护屏障。

“那我们也走了明天再聚。”

卡卡西和带土都有很多话打算向八云询问,或者进行诉说可现在这个时间段,显然不太适合详谈。

带土和琳催动钥匙离开了秘密基地。

另一方面,卡卡西和忧骨千雪两人结伴离开,眼中闪烁着强烈的战意游历忍界的那段时间让他的实力有了长足的进步,他有信心与忧骨千雪一战。

“可怜的卡卡西又要被虐咯。”

森雅子捂住嘴偷笑道,这两年三人一起行动,她无比了解忧骨千雪实力到达了怎样的程度,在她的感知中卡卡西几乎没有任何胜率。

“没事,现在卡卡西心智坚韧,应该不会被失败轻易的打击到自己锐意进取的信心。”八云回答道。

“这可说不准哦。”

卡卡西将忧骨千雪视为一生的宿敌,如果输给其他人他或许能够并且意志保持冷静,可如果输给忧骨千雪却很难保持真正的冷静。

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越在意越不甘心于失败。

“管他呢,我们俩也回去睡觉吧。”

八云笑哈哈的说道,对于卡卡西这种天才而言,失败并非是坏事,最强的武器唯有最艰难的方式才能进行铸造,任何神兵利器都需要经历淬炼。

“有道理哦,今年我们应该结婚了吧?”

森雅子点了点头见周围没人,语气一转贴着八云的耳边向他问道,脸上带着些许俏皮的笑容。

“没错,暂定今年六月二十日。”

八云回答道,闻着空中的幽香,感受着身边触手可及的柔软不由得内心升起些许的波澜。

“诶,我很开心。”

森雅子听到答桉后,将身体靠着八云身上。

“可为什么是六月二十日?”

“那天是许多年前我们互相救赎之日。”

“互相救赎么?”

森雅子勐然想到了两人的初次相遇,当时她是身患绝症没有多年可活的病人,当年八云是被人霸凌欺负的绝望之人。

“哈哈哈,没想到我们的初遇是两个绝望之人互相救赎的开始么?”

森雅子脸上露出笑容,眼底蕴着追思,曾经的往事在眼前缓缓浮现,像是被翻阅的书籍。

哪怕寿命的问题已经被八云解决,哪怕她现在可以活许久,可每当她想到曾经病症的时候,就会寒毛倒竖,不由得心生恐惧,就会感觉到阴影中死亡的阴影从未远离,依旧准备对她进行着攻击。

八云察觉到森雅子情绪的变化,伸出手握住她的右手轻轻摩挲,他的动作温暖了森雅子也让她摆脱了那些可怖的记忆。

“既然如此,那么就今年六月二十日吧。”

PS:求月票,感谢订阅。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