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四十七章霸主之证:绿牛之死

玄羽易冷兮 / 2022-11-30 01:04:0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恍忽间,白胡子感受到体内另一个心跳,当他放弃对身体木化趋势的压制后,竟然对右半边身体多了几分掌控,只不过这是饮鸩止渴。

他始终无法将震震果实发挥出最强的姿态,因为体质的承受能力是巨大的限制,可木化的半边躯体却拥有着极高的硬度和刚性。

这种情况下,他就能爆发出更强的攻击,跟随着心中的指引,他将果实能力引导至右半边身体,主动去融合那股疯狂的意志。

跟随着冥冥中的感应,白胡子将身体绷紧,直接借助周围树根的帮助冲向食人花的海洋,那里隐藏着他的目标。

树海在此刻沸腾,像是具备了自己的生命,压制了那食人花组成的海洋。

白胡子在前进的过程中,不断出拳攻击着身前的几寸空间,有型的波动向外扩散,像是呼啸掠过的炮弹,在那空气浮现出漆黑的裂缝。

在漆黑的裂缝间,隐隐可见红黑双色的闪电,交叉着扩散蔓延,这是种让人恐惧的能量。

白胡子一拳接着一拳,拳速越来越迅捷,周遭的空间碎裂,那股波动在撞击到食人花海洋的时候。

两者碰撞爆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花叶破碎散开,卷积为龙卷铺满海面,碧绿色的枝干也在恐怖的罡风下尽速破灭,整个花海的壁垒被恐怖的暴力撕开,绝对壁垒已经被打破。

白胡子再次出拳,速度宛若闪电,拳影如山风暴与黑色雷霆继续扩散,绿牛只能抬起胳膊将其交叉横在胸前,漆黑的武装色霸气构建为防御。

面对如此狂暴的攻击,他所能做的唯有尽可能的防御,至于躲闪…他的速度在白胡子面前并不占优。

周围的花海开始快速枯萎,源源不断的生命力如同蜂群归巢,碧绿色的光点尽数融入身躯。

不到半秒,白胡子就已经到达了绿牛的身前,原本藤虎可以改变周围重力缓解攻击,可他想到了绿牛的性格,挥动杖刀的右臂慢了一刹。

两人都因为世界征兵成为大将,却性格不合。

这个瞬间,无数鲜红色的食人花原地爆炸,木化的巨拳与绿牛的双臂碰撞,在很短时间的时间内白胡子连续冲拳,不顾反噬的催动果实能力。

漆黑的武装色霸气掀起波澜,彷佛随时都可能被彻底摧毁,而白胡子的攻击却没有任何留情。

“轰!轰!轰!轰!”

响声宛如雷霆降世,云层被上升的气柱撕裂,阳光从极高的天际坠落,金色的影子洒落海面。

绿牛咳血后退,他发现敌人的进攻没有任何缝隙和喘息,就是连续不断的出拳,这样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甚至有可能威胁生命。

白胡子庞大的身躯立刻跟上,像是勐兽离开闸门肆无忌惮宣泄着暴怒,藤虎挥舞杖刀却只斩中了白胡子的虚影。

木质巨拳畅通无阻的印在绿牛的胸膛,依旧是违背人体力学的连续冲拳,白胡子身体如山般威严岿立,拳风所携带的威力将绿牛的皮肤划破,就像是无数道密集的风刃。

白胡子引起有型的波动落在绿牛身上,连续不间断催动震震果实,已经让白胡子内脏碎裂,就连木质化的身躯也出现裂痕,像是即将崩溃一般。

这种力的作用相对,白胡子身体的状况,加倍出现在绿牛身上。

他的四肢骨骼尽数断裂,体内脏器多数受损严重,做为接触的中心,整片胸骨凹陷,口中吐出大量的鲜血,整个人看起来无比凄惨。

可他依旧活着,周围食人花海快速枯萎,转变为生命力灌入绿牛的身体,这足以致命的伤口,正在快速的愈合。

白胡子浑身满是血痕,七窍流出血液,像是红色的小蛇在身体表面蜿蜒蛇形,看起来十分惨烈,在刚才的对碰中白胡子的听力受损严重。

在硬抗了藤虎数刀后,白胡子再次来到绿牛的身前,木化的巨拳直接砸下,亮白色的光团让天地在瞬间失去颜色,狠狠地落在绿牛身上。

在半空中,绿牛躬身如虾,后背生长出巨大的花朵,缓缓地化解体内的震动冲击。

最终那颗花朵变成花瓣四散乱飞,绿牛再次吐出一大口血液,进而以炮弹般的速度倒飞。

浑身长出绿色的藤蔓,将自身包裹逐渐化解倒飞的冲击波,以及稳定自身的情况。

白胡子面露遗憾,虽然刚才的攻击已经震碎了敌人的心脏,可他清楚敌人依旧活着,虽然果实未知,可敌人却拥有着怪物般的修复能力。

白胡子没有犹豫,顾不上停歇直接冲向马尔科所处的战场,如果今天他将如流星般陨落,那么在倒下前他必须为艾斯和马尔科制造生机。

哪怕浑身伤势已经致命,哪怕左臂已经骨折,哪怕身体正在逐渐木质化,那有能怎样?

他是白胡子,大海最强的纽盖特!

白胡子忍着剧痛,用漆黑的武装色霸气强行将断裂的骨骼强行拼凑,勉强恢复运动能力,力求让左臂恢复战斗力。

脚下碧绿色的树根跟随他的脚步扩散生长,木质化的躯体源源不断诞生名为查克拉的能量。

如果燃烧生命可以完成自己的计划,那么让火燃烧的更加彻底以及勐烈。

白胡子躯体三分之二已经木质化,就在他心存死志打算搏命一击的时候,就在所有人都戒备着白胡子拼命反扑的时候。

战场的中心,有块被寒冰冻结的木板,忽然闪烁出金色的光彩,三道血色的身影出现于战场的中心。

“仙人模式,开!”

“祈之印记,开!”

“森罗万象,木之地狱!”

在那人脚下,粗壮的树根冲破冰面,向着周围野蛮生长,不断推进携带着让人压抑的血光。

“千面魔皇·井八云!”

卡普和战国立刻做好战斗准备,他们这场围杀真正的主角总算登场!

“冰河世纪!”

青稚双手按在冰面,恐怖的寒流顺着双臂涌向整个冰面,做为负责布置战场的核心,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制造的领土正在被快速摧毁。

那些血色树木无比霸道,以及疯狂,它们向周围扩展的速度已经接近音速,哪怕是百米厚度的冰山,也会在几个呼吸间被血色树根摧毁,青稚加强过的寒冰很快便败下阵来。

血色树木依旧生长,分裂出血色的花与叶。

在狂风的作用下沙沙作响,浓烈的幽香在血色森林中氤氲散开,巨大的寒冰岛屿四散碎裂,夹缝中无数树根快速的生长扩散。

绿牛浑身颤抖,那感受到了自己体内恶魔果实的恐惧,这种恐惧催使他想要双膝跪地,乞求那血色森林中心至尊的原谅。

在他眼中彷佛看到了浩瀚的虚空间,血色的古树以星球为养分,以星河为土壤。

每分每秒都有星球因为它而毁灭。

衪是那般浩瀚,而他是那般渺小。

在植物的微妙联系下,让绿牛透过血色森林与那位宇宙超级霸主·祈产生了一些感应。

下一秒,无悲无喜无嗔无痴的目光,顺着这道微妙的联系降临了这个世界,可很快那道目光深处,便涌现出真挚的欣喜。

八云也没有察觉到祈目光的降临,只是觉得周围血色森林生长的速度变得有些疯狂,在极短的时间内直接将整个战场分割。

绿牛的耳边,响起太古时期的呢喃。

“祈、祈、……祈、祈……!”

白胡子、艾斯、马尔科在森林的掩护下,飞快后退拉开距离调整自身状态,准备应付着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大战。

卡普和战国褪去身上的海军制服,跳到青稚形成的冰面,向着八云的方向缓缓走过,两人不再掩饰战意,伴随着血流涌动的声音,卡普的右拳被漆黑的武装色霸气覆盖。

战国身体泛着金光,眨眼间扩展成十几米高的金身佛陀,浑身上下流动的鎏金光泽。

冰面裂开,血色树根如同鞭子向两人抽去,犹如血色巨蟒,传出音爆的巨响,战国推动右掌无形的冲击波与树根相撞。

雷鸣震震,响动不绝于耳。

可那树根依旧在下落,只是速度变慢了些许,两人脚下的冰面破碎,无数血色的藤蔓向着两人的腿部缠绕。

“绝对零度。”

青稚出现在两人身旁,右手散发着寒气快速掠过空间,刺骨的寒意将血色藤蔓冻结,几道银光闪过,在冰剑的挥砍下血色藤蔓断成数节,落在重新聚合的冰面上。

几发冲击波携带着呼啸的风压与那血色的树根相撞,八云神情没有任何的紧张之色,向外扩散出查克拉形成茧。

第一步,恶魔果实能力者退场!

海军所掌握有关于八云的情报已经十分落后,例如他们根本就不知道

八云可以将能力者转移到深海,对其进行海葬,更不知道八云木遁所形成的树木,其实就是空间转移的坐标。

例如,几人脚边那些被冻结的血色藤蔓。

他只需要一个机会,瞬间来到战国身边,通过身体的接触以及查克拉的包裹,将他转移到脚下三万米的海底。

大佛形态,赋予了战国无与伦比的攻击力,但也让他的动作变得有些笨拙。

他就像是火力强大但是移动缓慢的炮台。

卡普的作用就是以铁拳,阻挡试图攻击炮台的敌人,两者都联合被誉为海军的铜墙铁壁。

八云没有将目标放在青稚身上,他身体周围的白雾状的寒流,其实温度极低,贸然接触很有可能冻伤,而且这些寒气可以在瞬间冻结海水,哪怕被送入海底估计也无法瞬间形成击杀。

在几人中比较难搞的唯有黄猿,闪闪果实的速度,哪怕是八云也没有把握压制。

八云继续催动木遁对卡普和战国进行攻击,心中悄然寻找着突袭的目标,在场诸多能力者都可以做为目标。

忧骨千雪和森雅子已经准备完毕。

忽然,八云与绿牛四目相对,此时绿牛已经被重创,如果出手的话,有极大的概率可以一击毙命。

“碰!”

绿牛的头颅直接爆炸,脑花飞溅。

他死了,死的很彻底。

这个变故很突然,就连八云也不能理解为何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现在回想起来,两人四目相对时,绿牛的眼神很麻木,就像失去神志的傀儡,这显得十分诡异。

周围血色树木生长的速度降低,祈的链接通道被某种力量直接斩断,可她已经记住了这个世界的坐标。

八云收敛心绪,连忙进入战斗状态,当绿牛的气息彻底消散时,也就是他最佳出手的时机。

“你究竟做了什么?”卡普大声问道。

“笨蛋,他怎么可能回答!”战国吼道。

“我也不清楚。”八云回答。

“他也不清楚!”卡普向战国说。

“这一听就是谎话啊!”战国吐槽道。

“我真的不知道。”

战国是智将,当绿牛死亡的那刻,他就开始了头脑风暴,试图分析出绿牛死亡的真相,或者发觉到敌人是以怎样的办法将杀死绿牛。

绿牛,世界征兵涌现出的强者,生命力在所有大将中堪称最强,哪怕被打穿心脏也能自我修复。

现在却死了,碍于树木的阻挡,众人不清楚刚才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只知道仅仅只是一个照面生命力最强的大将便死于非命。

八云缓步向前,周围的树根散开,形成通路树叶的缝隙中光斑散乱,而他暴露在卡普的视线内,轻声开口询问道。

“我打算推翻天龙人的统治,诸位是否愿意与我同行,为了共同的目的而努力。”

八云的声音不算洪亮,却十分真挚,清晰的传到在场每个人耳中,他们的脸色齐齐的发生变化。

这算什么?战前劝降?

现在他们更加能够理解千面魔皇·井八云那难以捉摸跳脱的性格,众人都是海军的高层,世界政府坚定的拥护者。

可千面魔皇竟然在进行劝降。

“不可能。”战国摇头拒绝。

“三年前,我就曾说过,下次再见面,便是你的死期,这片大海将是你的墓地!”

“可惜啊。”

金光一闪,八云从原地消失,来到战国的身前的半空中,立刻伸出手按向胸膛。

战国的反应十分迅速,直接推出右掌,恐怖的冲击波直指八云的面门,浑身衣物紧紧贴合皮肤。

金光再次闪烁,八云从几人视线中消失。

八云再次出现的时候,右手已经放在了战国的后背上,体内查克拉像是巨兽捕食。

…………

PS:感谢订阅,求月票。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