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四十五章霸主之证:灵魂之秘

玄羽易冷兮 / 2022-11-30 01:04:0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白胡子等人离开后的几天,八云变得忙碌,每天都泡在研究室,研究着困扰自己的隐秘。

一顿饭的功夫,几人就已经十分熟悉。

尤其是希瓦娜对于忧骨千雪的外貌和性别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心,以为他是吃了比较奇怪的恶魔果实导致,外形无限趋近于女性。

可是很快她就笑不出来,因为八云指派忧骨千雪教导希瓦娜修习旗木刀术,在这个练习的过程中她受尽了委屈,吃尽了苦头。

可偏偏她还有有着必须努力修炼刀术的理由,只能不断在崩溃边缘练习着刀术。

在忧骨千雪的指导下,她十分迅速的将旗木密典与海贼本土的剑道融合成自己的战斗体系。

当然在指导的过程中,忧骨千雪也在光明正大的学习海贼世界的剑道,将其融入自身的战斗体系当中,刀术造诣以极快的速度进行提升。

森雅子则是在悄悄练习着自身的恶魔果实,令八云有些意外的是幻色玄鸟果实的苏醒速度很快,大概按照每天千分之三的进度在提升。

按照这个进度,不用一年就会进行三次涅槃,这个发现也带给了八云极大的压力,让他不得不分出十道影分身同时进行分析研究着幻色玄鸟果实的隐秘。

一天后,实验室内。

八云分析着玛琪、希瓦娜、森雅子血液所存在的区别,最重要的是伴随基因所携带的隐秘。

八云发现三人那段隐性基因的复杂程度由低到高分别是玛琪、希瓦娜、森雅子。

动物系果实的强大与否取决于那段基因的复杂程度,不仅仅如此唯有幻兽种果实所携带的意志才会具备超凡之力!

这可能就是幻兽种有别与普通恶魔果实的原因所在,那灵魂上的不同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八云着重研究的就是这一点,如何驯化动物系果实所携带的意志。

他能想的办法就是封印术·阴阳封绝,治愈光球的成功研发证明阴阳封绝可以针对能量。

如果将它继续提升的话,应该可以衍生出可以封印灵魂的权能。

这个过程需要消耗大量的金币和宗师突破卷轴,这点让八云本就不富裕的储备变得更加力不从心。

当然,第二种方式就是继续突破魂魂果实,以自身灵魂力量去消磨压制幻兽种的果实的意志。

或者,将幻兽种动物意志碾碎让森雅子的灵魂进行吸收,反过去推进基因链的融合与觉醒。

八云首先想到了玛琪。

她身体外显的猫耳和尾巴都是动物意志失控的表现,他所想到的就是自己是否可以通过灵魂意志去压制这个过程。

当他想到这点便决定进行尝试。

几分钟后,玛琪来到实验室内。

她浑身穿着十分大胆火辣,身体表面残留着汗水,显然她刚才正在与忧骨千雪进行切磋战斗,加强自身对动物意志的吸收和消化。

玛琪十分不客气的坐到八云对面,顺手接过了八云递过来的毛巾,擦拭起身体表面的汗水。

这段时间她也发现了,八云丝毫没有那种强者的架子,十分平和近人,无论对任何人都保有这从心底里的尊敬。

当然,这是针对于朋友。

“你应该知道自身已经接近极限了吧?”

玛琪擦拭身体的动作微顿,轻轻的点了点头。

第四次强化动物意志反扑的十分疯狂,虽然她还是坚持下去,成功抵挡住了无数波冲击,可她却出现过几秒的迷失感。

好在,关键时刻凭借自身意志找回了自己,但她估计最多还能进行两次便是她的极限。

每次想到这里,都会让她脸色晦暗还有浓重的不甘,这种不甘对她来讲是种别样的折磨。

“我有种特殊的办法,可以帮助你战胜动物意志,但这种办法正处于实验阶段,我无法保证百分百的安全,但肯定可以让你突破极限。”

八云喝着用烧杯冲泡的绿茶,轻声说道。

其实当八云说完第一句的时候,玛琪便勐然抬起头,眼中的不甘飞快散去,转变为浓浓的渴望。

当她习惯了那么轻松的变快方式,又怎会甘心止步不前,重新回到那日复一日练习都未必获得任何进步的时刻,她当然不会愿意。

八云所说的危险,则完全被她忽略。

“我愿意!”玛琪立刻说道几乎没有犹豫。

“提醒一下,有可能存在危险。”

八云喝着绿茶略带几分笑意的说道。

“我知道但我相信你。”

玛琪承认自己有赌的成分,但她对于八云有着近乎无条件的信任,从轻松的制造、修复自己的小腿,到摧毁海盗岛·蜂巢,以及调整其他人恶魔果实的激活进度。

这几件事情堪称神迹,让人不自觉的信服,上个让她有这种感觉的人还是首领·龙。

“那我就开始咯,还有别怕接下来的动作都是为了这次全新实验的进行。”

八云放下烧杯,手边荣光剑匣传出机关运动的声响,伏魔缓缓从剑匣内部滑出,光滑的刀锋宛如明镜,将实验室内映照的更加明亮。

哪怕八云没有任何攻击的意图,但玛琪还是能够感觉到透骨的寒意,伴随着连番大战与强化,让伏魔自身携带着浓烈的杀气。

“为什么要拿武器?”玛琪牙齿有些打颤,她不相信八云拔刀是为了杀她灭口,可她又十分不解这场实验为何会用到武器。

她身后的蓝色长尾不安的甩动,头顶上的猫耳也仅仅贴着头发,看起来就像瑟瑟发抖的大猫。

“我都说了别怕,这是实验器材。”

“难道是要解剖?”

玛琪心底一寒,不禁有些后悔,自己不该答应的那么痛快,最起码应该在问清楚实验过程再答应也不迟。

“你别想多,这把武器有增幅能量的作用,经过它的传道可以让一份能量的效果翻倍,起到节约能量和更精致操作的作用。”八云笑着回答道。

玛琪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

八云开口。“都说了千万不要怕。”

“我不怕,我不怕才怪。”

伴随着伏魔出鞘,整个实验室在刹那间就充满了肃杀之气,无形却分外可怖的波动扩散,让玛琪下意识绷紧双腿。

“安啦,你这么想,如果我真的想杀你,你根本逃不掉,所以还不如不怕。”

“见鬼,你这么说我更害怕了!”

玛琪略微放松身体,双腿肌肉也逐渐放松,可她心头彷佛压着块巨大的石头,每个细胞都彷佛拥有了生命,在催促她快点逃跑!

八云望着玛琪身上表面如同青烟般的蓝色虚影,那是因为恐惧而涌出的灵魂,如果他催动灵魂剥夺的能力,估计瞬间就像将玛琪重创。

“你如此恐惧是因为动物的本能压制了理性,毕竟动物奉行的是丛林法则,没有朋友这个概念。”

“调整自己的状态去克制本能。”

玛琪闻言开始强制命令自己冷静,可她的身体却宛如置身于冰天雪地当中,逐渐失去了温度有些瘫软的靠着椅子上。

她越是抗拒身体本能,就越是提不起力气,彷佛唯有逃离此处能够赋予她轻松。

“放空心绪,进入冥想状态。”

八云轻轻地出声安抚着玛琪,同时尽可能收敛自身魂魂果实的波动,在两人的努力下,玛琪逐渐挺直了腰板,只剩下眼睛有些躲闪。

伏魔彻底出鞘,玛琪彷佛看到了尸山血海逐渐向自己压迫袭来,那是随时可能致命的大恐怖,彷佛实验室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度。

八云在心中记录,动物系恶魔果实能力者,如果身体残存动物意志的特性,就会加强能力者的感知能力,甚至压制理性放大内心的恐惧。

最终,伏魔的刀背搭在了玛琪的手腕,他开始调动自身的灵魂能量,经由伏魔的传导与强化灌注到玛琪体内。

这个过程眨眼间完成。

同时,八云闭上了双眼,开始全心全意的操纵自身的灵魂能量,让它们尽可能的分化,像是分裂成无数道细长的触手。

在魂魂果实觉醒后,他对于灵魂能量的操纵变得更加细致,因为无数次训练和感悟让这种操作形成了本能,无需消耗太多的精神,就能操控灵魂能量分裂成十分纤细的单位。

八云的灵魂能量在玛琪身体内寻找着动物意志的残留,同时八云打开了灵魂之眼强化自己的感知能力,双管齐下仔仔细细的扫描,力求不放过任何的细节之处。

这是个十分困难的步骤,那些动物意志隐藏的极深,想要找到唯有让灵魂力量的触手分裂为更加细小的存在,让它们构成一张捕猎的大网。

八云双手握住伏魔的刀柄,加快灵魂能量的输出,并且分心进行进行控制,让它们继续分裂。

十分钟过去,八云将观测的细微程度提升至细胞级别,果然找到了隐藏在细胞间,那些恶魔果实所携带的动物意志。

这些残留的意志,充满兽性和疯狂,散发着未知的波动,影响着周围的细胞,让它们产生未知的变化。

一时间,八云无法确定这么变化,究竟是有益正向的变化,还是有害的负面改变。

这或许是恶魔果实真正的奥秘吗?

基因改写加动物意志融合,等于动物系恶魔果实,如果这样的话,自己是否可以人造完美的动物系恶魔果实。

这个问题以后再计划,现在眼下还是需要这些残留的动物意志。

伴随着实力的变强,他心中的疑问反倒变得更多,求知这条道路彷佛不存在尽头。

例如,为何契合空间可以根据空间的流动进行瞬移,例如,灵魂为何能够携带燃烧这个概念,例如,灵魂为何可以实质化锻造为武器。

这样的问题还有很多,身体、灵魂、能量、空间、时间这些对于八云来讲都是无数个疑问。

八云收回思绪,首先操纵自身的灵魂能量,将动物意志包裹尝试将其分割成更微小的个体。

可是变故却突然的出现,八云的灵魂能量遭到了动物意志的自杀性袭击。

那些动物意志主动向八云的灵魂能量直接发动了攻击,可哪怕自身全部灭亡,也没能撼动八云的灵魂能量。

周围那些没有被包裹的动物意志却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存在于细胞间,静静的散发着自身未知的影响,让八云想起了污染源这个词语。

他心中升起来了全新的疑问。

如果我帮助玛琪消灭这些动物意志,是否会影响恶魔果实能力的强度?

这应该是必然的答桉,但具体结果和影响的程度,唯有通过实验才能获得结果,而且意志已经应该居于脑海而非肉体。

换句话,这些动物意志本就不该出现在肌肉细胞周围而应该与玛琪的意志进行融合。

八云不再寻找其余残存的动物意志,因为那根本就没有必要,他直接转变自身灵魂能量的形态。

在玛琪体内汇聚为八云灵魂的潮汐,缓缓压缩提升着灵魂能量的密度,然后她的左臂开始反复冲刷着玛琪的肉体。

在灵魂的洪流的冲刷下那些隐藏极深的动物意志被快速的消灭。

八云根本无需精准的寻找目标,直接用最简单且轻松的办法解决着那些残存于细胞的动物意志。

灵魂能量真的是很危险的能量,它无形无质难以观察很难进行防御。

如果此时…八云有恶意的话,只需要调转方向,就能直接冲刷毁灭玛琪的精神。

让她成为自会呼吸的植物人。

八云的能量从左臂开始清洗反复四次,八云重新使用灵魂之眼查看。

整个左臂已经不存在动物意志的残留。

这代表他的想法目前看来是正确的决定,那些动物意志根本无需寻找,它们就像飞蛾般主动与八云的灵魂力量碰撞,直接破灭。

灵魂能量调转方向,向着玛琪的身体的其他位置移动,进行着十分彻底的清洗。

由浅至深,由内到外。

八云要彻底将动物意志清理干净。

伴随着他的动作,玛琪体表也开始发生变化身后蓝色尾巴逐渐钻入体内,两个猫耳也正在缓慢的消失,以及脸颊上的六根胡须。

动物的特征尽数散去,身体越来越轻松,玛琪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彷佛正在经历全身按摩。

半小时后,八云睁开双眼,残留的动物意志十分弱小,根本无法让八云出现精神疲惫的情况,这也是因为智力属性突破八十的缘故。

“感觉怎么样?”八云向玛琪问道。

“轻松,前所未有的轻松,从内到外的轻松,总之就是十分轻松,这种感觉就像自身的精神泡了半小时的热水澡。”

八云闻言若有所思,刚才他只是清洗了玛琪身体内的残留意志,并未触及她脑海中的灵魂,可为何她说彷佛精神上洗了个热水澡。

这件事情,或许需要对比才能获得答桉。

双手一拍,影分身出现。

不到十秒钟,金光一闪,空气的温度快速上升几度,影分身就带着森雅子出现在实验室内。

“怎么啦,找我什么事?”

“遇到了小问题,需要进行一下对比。”

八云拉住了森雅子的右手,灵魂能量直接探入体内,快速的进行对右臂进行扫描。

半分钟后,八云便找到了想要的答桉,森雅子的体内十分的干净,丝毫没有任何动物意志残留。

这种意志的残留就像是杂质,阻碍自身灵魂对身体的掌控,就像高速公路上出现了很多巨大的石块影响了车辆行驶的速度。

并且,这些石块还会散发自身的波动,改写周围的细胞组织,让它们出现不同形态上的变异。

白胡子的问题就是在这里,甚至那些扎根于血肉间的意志,已经开始反攻大脑,对他的性格进行影响或者改写。

这也就从侧面证明了那些动物意志的残留,并非是对身体有益处的东西,而是种会扭转自身的杂质,祛除清洗掉对身体只有好处。

“对比完成。”

八云直接松开了森雅子的右手,影分身伸出手金光一闪,直接从实验室内消失。

“观察两天,如果没有问题就进行第五次激活度强化,还有取第一滴鲜血,我需要重新调配试剂。”

“哦哦…好谢谢八云大人。”玛琪面露犹豫。

八云将伏魔收回荣光剑匣,玛琪则熟练的拿起试管和小刀,从手指度挤出了一滴鲜血,装入石英试管,然后催动果实能力,直接愈合手指上的伤口。

“我感觉现在就可以进行第五次强化。”

玛琪有些激动的说道,她感觉自己此时的状态极好,尤其是精神重新变得充沛饱满,哪怕这次挑战5%的激活度她也有能够的信心战胜动物意志。

“不行,还需要观察几天。”

“我感觉,现在的状态好极了!”

玛琪依旧坚持自己的看法。

“如果今天进行强化你因为变故迷失,彻底失去自我成为野兽,我会认为责任在我,而且稳重点不会有大错。”八云十分正经的解释道。

他和大蛇丸的区别就在这里,他是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进行实验,而且不会为了取得成果,而不进行危险的实验。

“你这也过于小心谨慎了吧。”

玛琪内心有些感动,可却很好的掩饰内心的情感,她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她是个没有感情的间谍头子。

“我以前曾冲动了一次,结果造成了很让我悔恨的结局,从那以后我的所有事情都会三思。”

八云抬起头,透过窗户看到了正在和忧骨千雪对战练习刀术的希瓦娜。

倘若他当时没有透露自己的姓名,或者在得到所处方位后立刻离开,她或许还会有个很美好的家庭。

这就是八云的悔恨,他性格的本质,灵魂的底色,其实是个十分善良的人。

“那我就先走啦?”

玛琪笑嘻嘻的想要站起身,可双腿却是一软又重新跌坐在椅子上,挣扎了几次后才重新站起,不可避免的略微脸红,快速地离开了实验。

“竟然站不起来了。”八云语气有些揶揄。

八云用生命掌握将那滴血包裹,查看起隐性基因的位置,并且继续进行激活这次的比例是3%。

目前,激活进度61%。

几分钟后,在混入其他两种液体后,试剂制造完成,透明的玻璃试管内,存在着条三色的螺旋,唯有中心处是一缕血色的阶梯。

“这东西怎么有点像生化病毒?”

八云轻声吐槽,将其收入试管,取出森雅子与希瓦娜的血液进行实验。

三年时间,希瓦娜果实的激活度是10%左右,按照这个速度,抛开瓶颈这种隐性限制不谈,最起码需要三十年能够完成果实觉醒。

可在八云手中,这个时间会缩短到一百天。

八云手中的试管便是希瓦娜的血液,他打算在明天第一次进行激活强化,这两天玛琪已经向希瓦娜传授经验。

最重要的是希瓦娜变强的决心更加坚定,隐藏在心底的仇恨像是铁锤,将她的意志反复捶打变得十分凝实和坚硬。

在魂魂果实觉醒后,配合灵魂之眼的能力,八云能够确定其他人的灵魂强度。

几人间灵魂最强的是森雅子,血脉和过去的经历铸就了她强大的灵魂,以及坚韧不屈的精神。

还有就是,肉体的疼痛,反倒会让她的精神变得兴奋,增幅自身精神的强度。

那种状态虽然病态,却是个很强的增幅。

其次就是忧骨千雪,握着尼罗河哀伤的时候,他的灵魂强度会产生极大的增幅,丝毫不逊色于森雅子,可如果失去武器则会稍微有些差距。

再往后就是希瓦娜和垫底的玛琪。

当然这不代表希瓦娜不够优秀,是因为与她相比的两人都天赋异禀。

前者,是成长到完全体就是六道强度的大筒木血脉。后者,则是次等大筒木血脉。

没过多久,八云就讲激活度在15%的试剂调整完成,依旧是三色的螺旋,中间则是激活度改变的血液。

在灵魂视角,他能看到这份血液中蕴含着大地的厚重与金属的硬度,可以在灵魂角度勾勒出仰天高声咆孝的金色犀牛。

高度大概在三十米左右,厚重的鳞片携带着金属的流光,还有可爱的圆锥形尖角。

八云勐然想起,他曾经见过这头仰天咆孝的金刚角犀,略微回忆…他想起…

那是在永眠迷雾的映照下所显露的奇景。

在八云实力不断提升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在战斗中使用永眠迷雾,也就忘记了它可以映照果实能力的特性。

如此算来,那颗未知的超人系果实,马上就要揭开神秘的面纱,哪怕只是简单的能量显露,也可以推测出果实的能力。

…………

PS:求月票,感谢订阅。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