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四十四章霸主之证:两方决裂

玄羽易冷兮 / 2022-11-30 01:04:0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微咸的海风吹拂脸庞,众人敏锐的发现了八云态度上的变化,从亲近逐渐转变为澹澹的疏离。

白胡子的罪孽值超过了八云的设想,哪怕白胡子有几百的罪孽值,八云都愿意弹性调整下自己的底线。

“怎么了?”马尔科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有种能力,可以判定一个人的善良或者邪恶,以及两种区间的程度。”

“例如,艾斯比较善良,应该做了些打击邪恶、拯救弱小的事情。”

八云向几人解释道,语气中夹杂着对艾斯的亲近之感,可当他看向白胡子时,这股亲近感立刻散去。

“在刚才我用这种能力检查了白胡子,发现他的罪恶值极高,高到可以与黑胡子媲美。”

八云开口后,艾斯和马尔科的脸色便数次发生变化,因为他们都没能察觉到自己是何时被扫描。

这种判断善与恶的力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最重要的是见闻色霸气根本没有捕捉到任何变化。

当八云话语落地,马尔科和艾斯齐齐的沉默,他们或多或少清楚八云为何清剿海贼。

如果白胡子老爹真的身负罪孽的话,那也就成了八云的目标,那么今天的治疗估计是悬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打算对老爹出手?”

艾斯挡在八云面前,有些迟疑的询问。

“不至于出手,我更想听听白胡子为何背负这么高的罪孽。”

八云不动声色的回答。

最初他见到白胡子时会亲切的称呼他为白胡子老爷爷,到现在直接就叫白胡子。

这是由于两人已经成为同一级别的强者。

白胡子面对询问,并未第一时间回答,而是缓缓抬起头,略带追忆的望着远处的天空。

十几秒后,他开口回答了八云的问题。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那时我还是洛克斯海贼团的船员,当时我们在新世界肆意横行,洛克斯船长想做世界之王。”

“不只是新世界,而是整个世界的王。”

“面对不愿臣服的国度,船长便会命令我们对国家的王都进行屠杀,以恐惧让其他王国臣服。”

白胡子声音低沉向八云等人讲述着年轻时的经历,八云也通过他的话拼凑出大海贼洛克斯的性格特点,强大却又十分残忍,聪明却又十分狂傲。

他是目中无人的绝世霸主,说看尽大海百年最强的霸王色霸气拥有者,因为他的实际行动,就是个顺则生,逆则死的霸主。

这也造就了他无上的霸道。

可惜,最终成了罗杰成王的踏板。

十几分钟后,白胡子的讲述完了过往,他因为大量的屠杀,而造就了身上那极高的罪孽。

虽然是听从洛克斯的命令,可那些杀戮却算在了他的身上,尤其是曾经以震震果实摧毁岛屿,造成几万人的丧生。

哪怕是马尔科和艾斯,此时也难以维持自身的平静,白胡子所讲述的故事是以鲜血铸造的史诗,他们两个也不知道自己的老爹曾经有这样的过往。

“这么多年过去了,后悔吗?”八云问。

他的状态看起来十分平静,唯有眼底深埋着犹如实质的愤怒,当然这个愤怒更多是指向洛克斯。

“不后悔,这世界的本质就是如此。”

白胡子摇了摇头回答道,他低下头望着八云目光十分平和又带着几分大海皇者的威势。

这是真话,而他也没有说谎的理由,八云也承认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强者随意支配弱者的生命,他也从未想改变这种世界。

平等自由是革命军的使命,而他需要做的只是杀死,那些罪恶值超高的罪犯而已。

他也是在主宰弱者的生命,以暴去制暴。

“这样的话,恐怕我无法为你进行治疗。”

八云握着森雅子的手十分平澹的拒绝道,没有自己的治疗,白胡子活不过一个月。

“八云,我希望你可以给老爹个机会,我愿意未来五十年去惩罚罪孽用来赎罪。”

马尔科明白八云那强烈的有些夸张的善良,所以他明白该用怎样的方法去打动八云。

八云闻言,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谁给那被屠杀的十四座王都一个机会?”

在几人开始对话的时候,森雅子和希瓦娜齐齐的进入沉默状态。

这两年半白胡子海贼团对希瓦娜很好,可她清楚这种优待是因为她的老师,是因为八云数次拯救白胡子海贼团与危难之间。

“好啦,马尔科。”

白胡子伸手拦住打算继续开口的马尔科,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像是朵盛放的向日葵。

八云有些诧异,在听到拒绝呼白胡子并未出现愤怒或者不甘的情绪,反而扩散出犹如实质的喜悦情绪。

这显然十分不合理,八云开始细心观察。

“现在艾斯已经具备皇级的实力,有他在足以保证白胡子海贼团的安危,对于我这个老家伙而言痛痛快快的死亡并不算坏处。”

“哪怕被成功治疗又能怎样,不过是在痛苦中苟延残喘的活上几年。”

“这样的续命,对我而言无异于死亡。”

白胡子脸上的笑容不减,向着八云情真意切的继续开口说道。

“这次我只是打算见一见老朋友。”

八云抬头望着白胡子发现他这话不似做假,眼神中也没有对生的留恋,见此他只能相信白胡子这次来到东海只是为了见他一面。

不对,如果只是见面犯不着如此兴师动众,八云猜测除此之外白胡子必然有着自己的理由。

现在的白胡子很怪,语气和反应都很怪。

“白胡子老爹!”

艾斯十分悲伤的开口,在到这里之前,他就发现老爹对这次治疗不算上心,现在白胡子的话语也证明了他的感觉。

“孩子,不要悲伤,你已经长大,能够扛起白胡子海贼团的大旗,而我真的已经很累了。”

白胡子十分温和的向艾斯说道,他的眼神十分慈祥,没有多少对生的渴望以及浓烈的疲惫,这种疲惫无关于身躯,更像是来自于精神的疲惫。

“马尔科和艾斯都是好孩子,在我死之后,八云你可以看在往日的情分上照看一二?”

马尔科这才明白,白胡子这次赶往荒岛所求的并非是延续性命,而是希望为白胡子海贼团找条后路。

可这种话语却让他隐隐感觉到几分奇怪,彷佛与曾经的老爹彻底的割裂成为了他陌生的样子。

此刻,八云也终于清楚,白胡子的打算是为了在自己死后,为白胡子海贼团留以后手。

可这不符合白胡子的人设和性格。

“这肯定是没问题,毕竟我们也是朋友。”

“朋友好啊。”

白胡子大笑着感叹,对于海上诸皇而言,朋友是个无比珍贵的字眼,不知为何他眼前浮现出战国的影子,对于他来讲战国算是亦敌亦友的关系。

他自己也没能发现自身的变化。

“八云,当真没有办法让你改变决定吗?”

艾斯来到八云身前,认真的开口问道。

“其实在这件事情上我也很犹豫,可思前想后我不打算改变,就像我说的那样没人能够那些无辜之人机会。”八云十分认真的回答道。

有时,八云也会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有些过于不讲人情味,过于不懂变通。

毕竟,白胡子海贼团是他的朋友,而那十几个王都内的居民与他而言却是陌生人。

可那翻滚的黑气汇聚成的文字,无不记录着白胡子所背负的罪孽,他可以给白胡子机会,可却没人给那十四座王都居民个机会。

“好吧。”艾斯的语气满是低落,对此八云只能无声的摇头,看得出他此刻十分的不甘。

八云见此心中难免生出些许的愧疚。

“上岛聚餐一下吗?”八云笑着邀请。

马尔科和艾斯没有回答,他们此时依旧在因为八云的拒绝而有些介怀,毕竟在他们的心中白胡子要比自身性命还要重要。

“你们两个不要因为这件事情怪罪八云,你们要记住是他数次拯救白胡子海贼团于危难之中。”

“换句话说哪怕他今天拒绝,可依旧是白胡子海贼团的恩人,而且我自己也确实活腻了。”

白胡子开口说了一大段话,十分真诚感人,可却已经不符合他自身的人设,更像是千手柱间。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八云十分不解,在忍界也有许多人融合过柱间细胞,可他们却没有发生眼前这种的变化。

“那要上岛聚餐吗?”八云又问。

“不了,我这次来其实还有个理由,想亲手试试被誉为大海最强的你究竟是怎样的强大!?”

白胡子身上生出些许战意直指八云。

马尔科和艾斯立刻变得十分紧张,他们清楚自己老爹的身体状况,此时出手等同于求死之战。

“你确定?”

八云有些诧异的问道,他越发难以理解白胡子的打算,又或者说伴随着植物原始意志的侵袭,让他的性格发生了巨大转变。

“当然确定。”白胡子笑着回答,身上的战意越发蓬勃,肌肉微微颤抖,恐怖的威压向周围辐射。

“我还是建议,你先回去和自己的孩子们告别一下后,再来与我一战。”

八云屹立于白胡子的威压中,像是惊涛骇浪岿然不动的礁石,任由那如海啸般的威压冲刷。

“诶,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白胡子微微一愣,附和道。

悄然间,八云打开了灵魂之眼,在这种视角下他可以清晰看到白胡子那原本纯白的灵魂,夹杂着些许的碧绿之色,看起来生机勃勃。

“那我们就先撤了!”白胡子哈哈一笑,直接转身离去,大步流星眨眼间就已经来到岸边丝毫不像垂死的病人。

“我们就先离开了。”马尔科说道。

艾斯和马尔科向八云打了声招呼后离开,希瓦娜则留着原地丝毫没有跟随的打算。

在她心中老师,才是排在第一位的那个人。

“白胡子正在失去自我。”

八云轻声开口,在他的灵魂中混入了其他人的意志,八云猜测这股意志来源于千手柱间。

当然…他也没弄清出现这种变化的理由,哪怕他已经将魂魂果实推至觉醒的地步。

可是灵魂本身,依旧存在着许多未知的神秘之处,就像那可以自燃的幻色玄鸟意志,就像可以潜移默化改变白胡子性格的柱间意志。

两者间的隐秘对于八云来讲依旧充满着许多想要探索的神秘之处。

可惜白胡子这方面已经无法探索。

两艘小艇拖着双色焰尾快速的离开,逐渐从三人的视线中消失,没有任何地停留。

这也就代表着八云与白胡子海贼团的决裂。

马尔科和艾斯,甚至其余的番队队长,肯定会在心中怪罪八云拒绝治疗这件事情。

从两人离开时的语气就能感受到浓烈的不甘。

“哎,可惜友尽了。”八云轻叹。

“森雅子,你说我的决定对吗?如果答应救治的话,应该能让白胡子海贼团成为革命军的盟友。”

这是场奇怪的会面,甚至有些虎头蛇尾,白胡子海贼团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而且白胡子与记忆中的性格极为不符。

八云望着远处的海平面开口问道。

“你的决定肯定没错呀。”森雅子理所应当的回答,语气丝毫没有任何的犹豫。

“为何?”八云笑着追问。

“因为我和他们又不熟,而且那两人就算不甘心又能怎样他们又打不过你,至于成为革命军的盟友,也没有太大必要…我们足够推翻世界政府。”

森雅子思考几秒后回答。

“有道理,算了反正不过是过客。”

他可以救,但不想救,那就不救!

八云不清楚自己选择的对错,但他应该也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我们去计划这个月末的计划,加快整体进度。”

“好耶!”

森雅子显得十分开心,这个世界虽然很不错,有各式各样的美食,有神秘的海底宝藏,有层出不穷的战斗。

可终归不是忍界,不是他们的家。

森雅子第一次离家这么久,不由得有些想念木叶隐村的一乐拉面和烤肉Q。

以及…她那有些不负责任的父母,还有被两人粗心忘在家中的奶球。

这些都是她心中的思念。

…………

PS:求订阅,感谢订阅。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