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二十七章:霸主之证:接头与无风带

玄羽易冷兮 / 2022-11-30 01:04:0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电话虫对面之人是革命军首领·龙。

“好兄弟,你在哥亚王国的所使用的痕迹具有很浓烈的个人标志性,我估计不仅是白胡子海贼团就连世界政府也能猜到你在东海。”

“总之,接下来的行动要万分小心,需要我排出萨博去帮忙吗?”

“不需要。”八云拒绝道。

“问题不大,反正过两天也要离开东海了。”

八云内心丝毫不慌,毕竟他只是觉得白胡子海贼团比较麻烦,并非是因为恐惧而躲闪。

另外至于世界政府…他还真的没有任何惧怕,光脚不怕穿鞋,能随时返回木叶…自然不怕被堵截。

“明天我会前往风车村取永久指针。”

“好兄弟,那我们过几天伟大航路见。”

龙的声音十分迫切,显然革命军的处境并不算太好,在世界政府的压制下节节败退。

没聊几句,两人便十分默契的挂断电话,革命军的电话虫并不安全,属于随时有可能被世界政府监听的状态。

“走吧,出发。”

八云双手合十,船舶快速排开水面,如果沿途遇到海贼就会特意更改路线前往追击。

暗绿色的船舶快速的排开海面。

没到半小时,众人就遇到了第一个目标。

一眼望去,满满都是流动的红色,罪孽深重。

根本不需要八云吩咐,森雅子和忧骨千雪便争先恐后的冲出船舱,在海面上开始狂奔。

海浪撞击着木板,曾经的猎杀者,被转变为猎物,他们惊恐的嘶吼,却无法改变注定的结果。

八云站在甲板上细细观察,发现其中有几个海贼的罪恶值在四十左右,给人的感觉也不算狠辣,想来应该是上船没多久的新人。

忧骨千雪和森雅子下手时没有任何留情,两人犹如狼如羊群,每次出手都会带走一名生命。

森雅子高喊着正义口号,像是在审判罪孽。

“为了正义,请诸位恶徒去死!”

忧骨千雪的表现则要冷静许多,也不向森雅子那般喊着口号,而是在沉默中不断的挥刀。

两人颇为熟练的将海贼的尸体扔入大海,汩汩流动的鲜血染红了甲板,尸体则引来了鲨鱼。

杀戮,从不是值得歌颂的事情。

“希望…我们的行为,能让这個世界少一人被迫害,这样倒也不算是白来此界一趟。”

八云分出影分身,通过木遁形成船舶,他打算将这些女人送往附近的岛屿,并且赋予些钱当做生活的启动基金。

希望…她们这些人能有不错的未来。

『霸主之证任务进度提升。』

『断罪者任务进度提升。』

三人继续前进,两个小时左右就遇到了五艘海贼团,唯有一艘海贼团的罪孽较低,八云没有痛下杀手,其他四艘海贼团则尽数被几人摧毁。

忧骨千雪和森雅子的实力绝对算得上是大将级别,在面对十分弱小的海贼时,几乎呈现是一面倒的杀戮。

当时间来到晚上…八云等人,已经摧毁了十五艘海贼团,森雅子和忧骨千雪两人杀伤的数量已经过千。

忧骨千雪开始准备晚餐,八云则派出五道影分身从高空对周围几千公里内的海贼团进行歼灭。

在超高速飞行能力的加持下,八云十分强势的清扫着海贼团,而且是更加精准控制,对于罪恶值在30以下的海贼,就会放他们一码。

另一方面,三人已经吃起晚饭,连番的杀戮让他们的心情本能变得沉重,毕竟那是一个个无比鲜活的生命。

“心里多少会有点负担吧。”

八云看向森雅子和忧骨千雪说道。

“为了正义。”森雅子目光坚定,简单的回答。

“这世界上90%的海贼,都会杀戮平民都会强占无辜的妇女,我认为我所行是为了正义,虽然会感觉到些许的负担,却不会停手。”

忧骨千雪端着饭碗十分认真的回答道。

“我记得你原来可没有这么强烈的善良。”

八云有些欣慰,这几年对忧骨千雪的引导,让他骨子里对生命的漠视减少了许多,挥刀战斗时虽然仍不留情,可最起码已经多了对善恶的判断。

“师傅,说得对既然可以选择生活方式,那做个好人吧。”忧骨千雪回答。

“那你为什么要做个好人?”

“因为师傅是个好人呀。”

忧骨千雪理直气壮的向八云回答。

他只是想和师傅做一样的人。

“这我竟然无言以对。”

午夜,八云的影分身陆续耗尽查克拉而消散,大量记忆中脑海中翻涌,在几个小时内他解决了三十五艘海贼团,超额完成任务。

断罪者结算,八云获得四万金币。

忧骨千雪获得1.2万金币。

当晚,八云继续放出影分身清扫周边的海贼团,如果杀戮是种罪孽,那就让他背负大部分吧。

翌日,清晨。

在吃完早餐后,八云操纵着小船启程。

路上,继续悄悄放出影分身,继续解决海贼。

几个小时过去,众人重返哥亚王国。

在绕岛环游一圈后,八云找到了风车村的位置,三人在登上岛屿后改变外形,就连武器也各自放在储物卷轴内隐藏。

森雅子:“走吧。”

此刻,时间已至中午,温度正好,阳光十足。

三人走在通往风车村的小路上,古旧的青石满是凹凸不平的小坑,远处可见青翠的小山。

天空中海鸟飞舞啼鸣,森林间猿猴蹲在树枝上观望着道路上的行人,而那些行人的脸上也满是幸福的笑容。

这个山村虽然贫瘠,但由于海军英雄卡普经常回到风车村的缘故,这里常年不受海贼的侵袭,可以算得上是世外桃源。

八云在迈入风车村之后,立刻察觉到有个黑斗篷蒙面人正在悄悄的靠近。

几人错身而过,八云手中就多了个永久指针。

八云不动声色的将街头的信物收入储物卷轴。

“东西拿到了,出发吧。”

几人立刻转身打算离开。

八云却忽然停住了脚步,在几人身前多出位两米左右的老人,穿着休闲的蓝色短袖,上半身的肌肉却十分夸张。

狗头型头套,可见些许银色的短发。

海军传奇中将,海军英雄卡普。

“千面魔皇·井八云?”

卡普双眼微微眯缝,目光如刀般锐利。

“你可以假装没看到我吗?”

八云有些无奈的反问,按照计划前两个月他打算带着两人以旅游的状态,尝遍海贼王世界的美食,丝毫不打算卷入任何地的矛盾漩涡。

哥亚王国发生的事情,只能算是个意外。

“可惜不能。”

卡普瞬息间来到八云面前,一拳砸下。

八云未动,忧骨千雪却没有任何犹豫的抽出武器,黑色的火焰顷刻间覆盖湛蓝色的刀锋。

“冥斩·一闪!”

叮。

拳与武器的碰撞,充沛的重力涌入忧骨千雪的身体,让他的手臂略微有些颤抖。

“咚。”

在两人抗衡之际,森雅子加入战斗,在爆发查克拉之余,全面催动怪力术砸向卡普。

卡普瞬间收招,忧骨千雪连进两步,双手握刀从上至下已经无比暴力的斩击,黑色的刀罡脱离刀锋,向着敌人极速略去。

“威国。”

卡普挥拳,漆黑却又闪烁着微光的武装色霸气快速对右拳完成缠绕工作。

两人全力的攻击碰撞,刀锋上所携带的死亡冥气化为火焰,在卡普的铁拳上燃烧。

森雅子的攻击,又在瞬间降临。

“咚、咚、咚。”

拳影重叠如若暴雨侵袭,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森雅子与卡普连续对拼百招。

几人的对碰掀起恐怖的巨响,原本闲逛的路人立刻远离躲避,唯有几个胆子大的会躲在石头后面悄悄观战。

“卡普中将在和谁发生大战?”

“那两人好强竟然能够对抗英雄卡普!”

这些人一辈子虽然没有离开过风车村,可是通过海上经济报倒也算了解大海上的强者。

可在他们心中卡普则是当之无愧的最强。

战场中忧骨千雪趁着森雅子缠住卡普的机会,立刻分出影分身,开始提炼仙术查克拉,准备进入仙人模式。

八云对卡普并没有太高的杀意,哪怕那个老人受自身正义限制做了许多不由心的事情。

可他在某种程度上依旧算得上是好人。

罪恶值:-1289(极善)

这就是最直接的证明,代表这个老人一生奉行着心中的正义,也保护了许多许多的人。

“如果杀了他霸主之证任务的进度会暴涨吧?”

八云立刻熄灭了心中的念头,为了任务而不择手段绝非他内心所愿。

节操可以暂时抛弃但是底线却是不能。

战场中,几人已经由试探转变为全力出手,当两人陆陆续续进入仙人模式后,卡普不可避免的被两人压制。

当然这也有卡普在保留体力,毕竟他也需要戒备在旁边虎视眈眈的八云。

几人都很克制,将战斗的余波控制在五米内,没有伤害到远处观战的村民。

半小时过去,胜负未定,不过卡普上半身的短袖已经被斩的破破烂烂,肌肉间满是漆黑的刀痕,死亡冥气犹如蚀骨之毒。

“到止为止吧。”八云开口。

忧骨千雪和森雅子从容后退。

“如果当初没有我参与,艾斯必然会死在顶上战争,会死在海军手中,会死在你面前!他叫了伱那么多年爷爷,你真的打算眼睁睁看着他去死?”

卡普闻言,神情变得复杂,眼神不再锐利,反倒有些颓废,像是一只失去理想的银毛败犬。

“我是为了心中的正义!”

他的解释是那么的无力且苍白,语气很轻甚至无法将自己说服。

“你心中的正义,可不叫你爷爷!”

“哎,你还太年轻,世界上的事情,并非所有都会按照你的心意去改变身不由己。”

卡普微微一叹,脸上的褶皱汇聚,看起来更加的苍老,不负海军英雄的精气神。

“卡普,你应该清楚我是好人,世界政府已经烂到骨子里了唯有推翻重塑才是对着世界有益。”

“你把推翻想的太简单了。”卡普将自己身上的短袖撕得粉碎,其实他也清楚无法将八云捉拿归案,刚才出手更像是太久没有战斗的手痒。

八云回答:“其实只有足够强,就够了。”

“足够强?”卡普的眼神隐隐有些复杂,甚至有些欲言又止,仿佛回忆起某种隐秘。

“天空永远都是我等到禁区。”

八云使用木遁将两人包裹,随即腾空而起。

在卡普无比惊讶的目光中,身形不断远离转眼间就变成拇指大小的黑点,向着海岸的方向飞去。

他用行动向卡普证明,天空并非禁区。

目前古代兵器冥王和海王已经被解开面纱,唯独传说中天空的霸主天王,依旧覆盖着迷雾。

天龙人的国宝?

卡普的话仿佛意有所指。

八云却不太在意这种事情,他有着太多的手段去推翻世界政府,例如不死不灭的秽土转生大军。

例如从天而降的森之地狱。

例如…三十亿起爆符,互乘爆炸之术。

众人落在海面上,八云分出影分身为两人修复身体内的细微的伤口,本体则拿出永久指针驾驶着船舶向着伟大航路的方向。

沿途,放出影分身继续解决着目标任务,当初在哥亚王国,八云说要清洗东海上的海贼势力并非只是句玩笑。

“我们现在的目标是颠倒山吗?”

森雅子治疗完毕,从船舱中走了出来,吹着扑面袭来的海风,开口向八云问道。

“我打算走无风带那条路线,并且今夜在无风带过夜,顺便潜水和海王类切磋一下。”

八云手中拿着永久指针,他不打算绕路而是直接在海图上划出一条直线。

四个小时后,小船进入无风带。

海面掀起涟漪,巨大的长颈海龙破开海面,张开血盆大口向着小船撕咬,嘴里的牙齿像是半米长的三角锥,看起来就十分锋利。

这是无风带的欢迎仪式。

“千雪,接客了!”

“这就来!”

忧骨千雪瞬身出现在甲板,伴随着腰间武器的出鞘,漆黑诡异的火焰熊熊燃烧。

“冥斩·十字修罗!”

双腿发力,猛然跃向巨大的海王类。

在半空中,燃烧的死亡冥气变得更加凝练,像是彻底与刀锋融合,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火焰。

一竖,一横。

两道黑色刀罡在半空中交汇,像是长达百米的十字横贯于空中,携带着让人胆寒的不详气息。

忧骨千雪重新落在甲板,右手挽出几个刀花后从容收起了尼罗河的哀伤。

巨大的海王类与黑火十字碰撞,便是一场彻头彻尾的侵蚀,忧骨千雪的刀罡十分轻易的将海王类修长的颈部斩断。

血液飞溅,庞大的身躯砸向海面。

“森雅子做好紧急避险!”

轰的一声,鲜血染红海面,巨大的身躯溅起几十米高的海浪,向着小船袭来。

八云双手合十,将甲板用木藤覆盖,直接加快速度向着永久指针的方向高速前进,只见五米左右的椭圆形木舟,踏着巨浪前进。

当小船减速的时候,已经彻底深入无风带。

这里的海面颇为平稳,甚至很难感受到海水的运动,像是无边无界的镜子。

众人的心情也在这种宁静下变得分外放松,八云领着森雅子躺在甲板上,望着天空中的星辰。

这一刻,仿佛是回到了木叶的屋顶。

同样的静谧。

“这场冒险真不错。”森雅子继续说道。

“我吃了许多美食,见证了许多神奇的事物,在海底冒险,在天空感受风的运动,在冰冷的海水中游动…寻找着心头的火热。”

八云微微轻笑,该说森雅子不愧是个吃货,发表感言的第一句就是美食。

“我甚至会想此生到此位置,也不算遗憾。”

“呸呸呸,说什么胡话。”

八云用手捂住森雅子的嘴,避免她继续说出那些不吉利的话语,其实他是个没有任何信仰的人,可在森雅子身上,又不可避免的小心翼翼。

“哈哈哈,好啦,好啦,我不胡说了。”

森雅子挣脱八云的右手,放声大笑。

木舟旁边的海面忽然升起涟漪,像是卷起小型的风暴,更像巨鲸即将破开水面。

“千雪,交给你了!”

果然,又是海王类。

伴随着巨大的脑袋离开海面,八云又看到了满嘴的尖牙利齿,不仅是如此在海下有条庞大的海王类猛然撞向木舟。

这次进攻的敌人不止一条。

八云分出藤蔓将两人固定,下一秒,小船便被撞飞,脱离海面的高度大概在三十米左右。

宁静的氛围顷刻间荡然无存。

“我也去试试,这些海王类的实力。”

森雅子拿出拳套,显得跃跃欲试,八云解开了藤蔓,以及甲板上的防御。

直接向着高空飞去,森雅子则双腿发力,脱离了小船,直接向着最大的那头海王类冲去。

这头海王类整体为灰色,并且鼻子向外延长,结构类似于大象,可偏偏头颅的其他位置却像是个鲸鱼,在并且瞎了只眼,眼眶上是十分陈旧的划痕。

整个身体十分修长,皮肤无鳞,类似于海象。

“men!”

那头海王类发出长啸,甩动着巨大的鼻子,向森雅子攻击,携带着破空声。

可惜它有些笨拙的攻击被轻易闪过,下一秒,森雅子渺小的拳头落在海王类巨大的躯体。

直接爆炸,鲜血飞溅。

八云抽出武器,开始选择了几百吨肉块,以阴阳封绝进行封印,直到将其转变为拇指大小的黑白小球。

忧骨千雪和森雅子负责进攻,八云在后面为奶球挑选着位置不错的猫粮,没过多久储物卷轴内部就多了十几个黑白小球。

在十几头海王类付出生命后,八云三人再次获得了片刻的平静,可惜这次八云打算主动出击。

血色的木藤编制贴身编制为潜水服,在外表模拟出海王类同族的气息,并且加上超抗压的材料,内部依旧是十分保暖的材料。

眨眼间,以生命源能为核心,以木遁为外壳的潜水服就这样被制作完成,这是第二次制造,八云已经无比熟练。

甚至在外部额外增加了些防御模块。

“走,下潜。”

几百米后,周围已经是绝对的漆黑,八云只能放出金色电弧做为光源,继续下潜。

在众人每隔几千米的位置便是一头,长度在几百米的海王类,而且它们间没有爆发任何战争。

这里就像是海王类的巢穴。

伴随着下潜深度的提升,周围海王类的数量极速下降,可是在体长和吨位上却又有了明显的进度,其中的佼佼者已经达到了五千米。

“这种体积,在生命强度上大概等于影级,只不过由于笨拙的缘故,在战斗中可能会略逊色于影级,但如果成群结队的爆发,哪怕是我也需要避其锋芒。”

八云很小声的像两人解释道,随即三人继续向下潜,打算到海底去寻找无风带的秘密。

没过多久,周围是完全的漆黑,而处于这个深度的海王类已经成长到万米级别,如果全力发动攻击,很容易就能引起小型的海啸。

淹没一座岛屿没有问题。

可如果是在海王的引导下,诸多万米级别的海王类同时发动攻击,哪怕是大陆也无法幸免吧。

相比于冥王,这种人间之力。

在大海中掌握全部海王类的海王,才是真正的灭世之力,可海王依旧被天王压制。

不过,哪怕是掌握天王的天龙人,也应该忌惮着掌握全部海王类的白星公主吧?

毕竟红土大陆也并非坚不可摧。

在八云发散思维的时候。

众人已经无比接近海底,忽然众人止住身形,无比庞大的金光从远处快速袭来,伴随着它的运动周围的海水自然的形成涌动的狂流。

那是条长度在两万米左右的海王类。

尤其是在它头颅的前方有着直径在一百米左右的肉球,而这个肉球此时正释放着比八云更强盛的金光。

“不能爆发战斗。”

这是八云的第一反应,好在森雅子和忧骨千雪也没有头铁的发动攻击,伴随着巨兽的到来,八云也用灵魂之眼窥得了全貌。

这头海王类,身上的鳞片竟然是淡淡的金色,鳞片的直径大概有五米左右,散发着淡淡的金光份外好看,而且在它体内聚集着海量的电能。

它将触须伸向八云,仿佛是在好奇这个同类的形状为何看起来如此的怪异。

八云内心十分慌张,毕竟他没办法在几万米深的海底完美的将森雅子保护。

“准备,下潜。”

“永眠迷雾。”

八云制造的浓雾并未与海水融合,反而快速的向外扩散,趁着这个机会,八云领着森雅子和忧骨千雪快速的接近海面。

三人脚下踩着柔软的泥沙。

头顶几百米,那头海王类放出电流,检查着周围,显然是在寻找着同类的踪迹。

八云直接收回金色电流。

三人将身体埋在脚下柔软的泥沙,屏气凝神。

时间推移,那头庞大的海王类总算失去耐心,掀起恐怖的洪流远离了这片海域。

“差点就爆发战斗了。”

八云劫后余生的感叹道,并非是担心打不过,而是害怕成为所有海王类的公敌,否则八云只能张开森之地狱与整个无风带的海王类对抗。

那样的话森雅子和忧骨千雪的安全很难保证。

虽然不虚,但实在是没有必要。

八云放出灵魂之眼,带着三人贴着泥沙搜索着可能存在的宝藏,脚下的泥沙虽然不起眼,但其实有三米左右的厚度,基本上可以彻底将普通人彻底吞没。

好在,三人可以用查克拉抗衡重力与泥沙的吞噬力。

在搜索的过程中,八云在泥沙间放出了木遁藤条,做为他无孔不入的双眼。

没过多久,一根藤蔓卷着两个木箱从泥沙中钻了出来,看起来颇为破败,缝隙间隐隐可见一缕金色的光泽。

八云使用阴阳封绝将其封印。

三人继续向前,找到了锈迹斑斑的长刀,刀身已经接近断裂,不再具备任何价值。

众人还找到了几艘大部分沉入泥沙中的沉船,可惜没有发现任何宝藏。

“再探索半小时,就上浮。”八云小声说道。

森雅子和忧骨千雪齐齐点头。

可惜的是最后的半小时,众人一无所获,只找到了几个装满黄金的木箱。

“再探索半小时!”森雅子拉着八云的手说道。

显然,目前的收获让她有些不甘。

“好。”八云点了点头。

最后的半小时三人加快速度。

二十分钟后,寻找了十几个颇为完好的木箱,并且箱子表面上的图案颇为华贵,这种箱子八云十分熟悉。

这是各国上交世界政府的天上金所用的木箱,尤其是在木箱旁边那有些破旧的海军战舰,算是从侧面印证了他的猜测。

这种收获显然已经十分不错…

“上浮吧。”

八云双手合十,结出木茧并且将永久指针握在手中,缓缓使用自身查克拉调动周围的海水。

万米级别的海王类在察觉到陌生的气息时,立刻从四面八方用来,带着狂涌的海流。

可当它们到来之际,八云已经完成了蓄力,血色的木茧在诸多能量的推动下,宛如离弦之箭。

一秒,三秒,六秒!

血色木茧破开海面,直接寻找方向向着伟大航路的方向狂奔,在血茧离开的瞬间整个大海开始暴动,无数海王类仰头发出怒吼。

无数道水流汇聚,像是场盛大的演出

可惜没有观众。

八云操纵着木茧狂奔突袭,在离开无风带后才缓缓减速,当彻底停下的瞬间几人身上的藤条渐渐的消散。

森雅子和忧骨千雪跪在甲板上干呕。

“如果早知道是这个结果,我情愿与那些海王类一战!”森雅子直起腰板,脸色发白的吐槽道。

“没必要浪费太多的体力,而且深海中大战是它们的主场,极易发生变故。”八云笑着解释道。

他也是在场三人,唯一还能笑出来的那个。

“这绝对是这辈子接近死亡最近的一次,你能理解心脏跳到嗓子眼,又落回胃里的感觉吗?”

森雅子面色有些不善,小手逐渐接近八云腰间的软肉。

“咳咳,森雅子我们应该查看战利品!”

忧骨千雪适时的转移注意力。

“好耶,开箱,开箱!”

森雅子白了八云一眼。

…………

PS:7400大章,求月票。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