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二十六章霸主之证:盘点收获

玄羽易冷兮 / 2022-11-30 01:04:0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深海,未知屏障内。

两方静静对峙,空气中的气氛十分剑拔弩张,可八云清楚…那就是复苏的干瘦老人,时间十分有限!

在发现八云听不懂他的话后,那身材干瘦的老人便不再开口。

“最后的那座沉船有几个木箱,那就是等下你们俩的目标,他的宝藏我负责拖住这个老人。”

在刚才的爆炸中,几乎所有的沉船都被那名老者当做武器对三人进行试探攻击,唯独最深处的一艘沉船安然无恙。

那个沉船正是储存木箱的位置。

“好。”忧骨千雪和森雅子开始行动。

三人配合快速向后方沉船冲去,干瘦的老者并未发动攻击,而是静立于原地,仍由几人的身体冲向后面的沉船。

八云握着长刀,走到干瘦老者身前,听着他发出无法理解的话语,而他的身体正在逐渐凋零,像是破碎的瓷器,一片片转变为灰烬。

老人的眼神有些哀伤,不甘但也没了愤怒。

他已经确定了三人是人类,而非那些臭烘烘的动物。

这是個缓慢,却无法逆转的死亡过程。

显然,他早就已经死了,只是通过恶魔果实的力量短暂的在复苏,这个时间十分短暂,甚至他现在已经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八云有点犹豫,主要是出于好奇心,这个老人为何要通过恶魔果实让自己短暂的复苏,那些蛇人族是被他反杀的追兵,还是他千年前的下属?

“你好像很失望?”八云问道。

结果,干瘦的老人再次不明其意的言语。

“算了。”

八云摇了摇头走向最后的沉船,在他身后干瘦老人,崩溃的速度逐渐加快,就让他带着自己的秘密永远尘封在海底吧。

如果阴阳封绝配合秽土转生之术,他有可能让这个老人在某种意义上复活,并且找到掌握古代语音的史学家进行翻译。

这样就能解开沉船的秘密,不过没有必要。

大海中…隐藏着无数的秘密,等待探索。

咔嚓,屏障表面出现裂纹,后面的老者已经彻底的死去,八云正式踏入最后的沉船。

森雅子和忧骨千雪已经收起了宝藏,只剩下有些空荡荡的船舱,三把已经缺腿的木椅,以及三个尘封的棺椁。

这三个棺椁,颇为简单就像用木板随意拼接而成,在潮气的侵蚀下已经变得破败不堪。

此时,已经全部被打开,其中一个内部没有尸骨,显然是那位干瘦老者原本的位置,旁边的两个内部则是两具布满刀伤的白骨。

“师傅,这两具尸骨都是人类。”

八云点了点头,在沉船的旁边,他发现了大量蛇人族的尸骨,随意的堆砌在大坑内底部。

如此来看那些蛇人族与这三位老者,应该是敌对关系,甚至是追兵。

另一个证据就是最后这艘没被破坏的沉船,与其他沉船的风格完全不同。

那些沉船的表面可以看到蛇形的图案,或者木雕,哪怕掉色十分严重,也隐隐可见属于蛇类的特征。

最后的那条船却没有属于蛇的特征,而且更加小巧,在工艺上完全碾压其他沉船。

这些线索让八云推测出大概的真相,那三人中在逃跑,而蛇人族并未唯一的追兵,不得已他们只能凭借某个伙伴的能力远遁海底躲避灾祸。

计划很不错,他们也解决掉了追兵。

可惜,那个掌握深海航行的伙伴,却死在了敌人的手中,这样也就导致他们被困在了海底。

如此直到老死。

“八云,可以撤退了。”森雅子道。

两人已经将看起来比较好奇的东西全部打包,就连那三位老人的陪葬品,也都落入了森雅子的储物卷轴。

“好,走吧。”

八云拎着两人向着满是裂缝的屏障飞去,几乎只有一秒,就已经触及了那道布满裂痕的屏障。

啵的一声,三人重新出现在幽暗的海底。

森雅子:“我现在特别想回到海面上整理收获。”

八云握住两人的手。“那就快速上浮!”

血色藤蔓将三人包裹,排出海水后形成流线型的木茧,八云以水遁查克拉与海水产生联系,形成木茧上浮的动力。

海水狂涌形成几百米的风暴,水流声清晰可闻在漩涡的中心,木茧犹如炮弹般快速向上浮去。

一秒,两秒,三秒。

八云与木藤将三人身体固定在木茧的内壁,这才放心加快速度,电弧、狂风诸多能量形成向上的动力。

第五秒,木茧破开海面,完成上浮。

“呜呼,刺激呕。”

森雅子脸色一白,跪在地上开始干呕,旁边的忧骨千雪虽然没有干呕,可脸色却十分难看。

“好像有点玩过火了。”

八云有些心虚,目光逐渐变得躲闪,好在两人很快便恢复过来,兴高采烈的回到甲板,从储物卷轴拿出诸多战利品。

几个大木箱。两把长刀。

八云眼神微动拿过长刀,千年的时光过去,刀锋依旧寒气十足,略带几分紫色的刀锋,仿佛侵染着几分血腥。

“这把武器都是良快刀级别,勉勉强强算个不错的收获吧。”

在发现武器只是良快刀级别后,八云便失去了兴致,毕竟他手中最差的那把也足以比拟大快刀。

进而,又拿起第二把武器。

这居然是把断刀,不过级别处于大快刀级别,可以想象当初的战斗有多么凶险,哪怕是这种级别的武器,也落的个断裂的结局。

“大快刀级别,可惜断了。”

“啊啊啊,这也太可惜了吧。”

八云向森雅子普及过海贼王世界的武器级别,而大快刀已经算是比较珍贵的武器,是大海上真正强者才能携带的佩剑。

“现在就看这几个木箱了。”

在获得木箱后,八云并未强行用灵魂之眼去观察,毕竟开箱这件事情本就是种仪式感。

“第一个,我来!”

森雅子满脸期待,抓向第一个木箱。

箱子只是很普通的箱子,以木板和铁皮包裹而成,在多处链接的位置打上了铁钉,现在已经锈迹斑斑。

伴随着第一个箱子,被打开。

金色的光泽映入三人眼帘,木箱内部摆放着黄金王冠与黄金甲衣,哪怕在潮湿的地方摆放了进千年,却依旧崭新,散发出莹润的光彩。

尤其是王冠上朴实无华的镶嵌了三枚鸡蛋大小的天然钻石,红、黄、蓝三色显得无比尊贵。

“这个我喜欢!”森雅子双眼满是兴奋。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尊贵的黄钻、蓝钻、红钻贵族。”八云笑着回答道。

“你又做说啥坏话。”森雅子白了一眼。

“没啥。”

森雅子伸出手拿出叠的颇为整齐的甲衣。

整体仿佛由黄金打造,内层像是黄金打造的铠甲,又因为参入了其他金属具备了很强的硬度。

黄金甲衣的内层却又十分的柔软,具有流动性,像是丝绸般顺滑,同时具备着极强的韧性。

这是套在衣服,不仅美观在战斗时还能起到极强的防护作用,并且在箱子内部,还有两个金色的护腕,以及两双金色的手套。

在手套大部分位置像是流动的黄金,唯独在拳头关节的位置,镶嵌了几块金属以增加打击力度。

“想穿上试试吗?”

八云问向森雅子,这个黄金甲衣是专门为女性设计,不仅留出前凸的胸铠,就连下摆也像是飘渺的纱裙。

在兼具华贵的同时,提供了强大的防御,却又不失美感,显然这是人类技艺的巅峰之作。

“不了。”

森雅子摇了摇头,穿这种衣服绝对会成为整条街的焦点,不仅会破坏隐藏,也与忍者必须具备的低调相违背。

最终,八云将这套黄金甲衣,用阴阳封绝封印,然后塞入了储物卷轴。

“第二个箱子,就交给忧骨千雪。”

“好。”

森雅子面露期待,八云也有些好奇,毕竟第一个箱子的获得的收益十分不错,能卖上一大笔贝利,再换成黄金带回忍界发家致富。

忧骨千雪十分干脆利落直接打开了第二个木箱几人立刻凑过头望去,在箱子里面摆放着大量的金币,这种金币上的图案和文字都让八云十分陌生。

这显然是一箱子古董。

八云将这些古董金币转移容器。

森雅子已经将手触及第三个箱子,直接打开。

这次并没有映入眼帘的金光,只有几本十分厚重的书籍,这些在潮湿的环境,放了近千年的书籍自然不可能是纸质,而是某种金属。

唯有金属才能在千年的时光下,不至于腐朽。

八云拿起一本随意的翻阅,这种书籍大概有二十页左右,每页上都雕刻出无比陌生的蝇头小字。

总之,意义不大,但八云还是用储物卷轴进行保存,打算交给革命军去研究。

忧骨千雪伸向第四个箱子直接打开,内部是块直径在三十厘米左右的矿石,在这块矿石内部蕴含着强横的生命气息,以及一种爆裂的能量。

当八云看到这块淡绿色矿石时,就立刻想到了使用方法。

“这块矿石应该很适合打造为森雅子使用的拳套,这股爆裂的能量应该可以做为源头,让本就可怕的攻击拥有爆炸性。”八云说道。

“这也太棒了!我攻击不足的缺点总算能够弥补,到时候就看本小姐大杀四方。”

森雅子有些激动的握拳感叹。

“你攻击不足?”八云诧异的问道。

“我说的有错吗?你干嘛一副见鬼的模样。”

“伱说的没错,女朋友永远是对的!”

八云将矿石收入储物卷轴,对此忧骨千雪并未有任何的意见。

毕竟他已经有了要珍贵无数倍的尼罗河的哀伤,只是至今他也没能弄明白,尼罗河到底在那里。

“第五个,第五个!”森雅子依旧十分激动,仿佛女孩子天生就无比喜欢开箱这项运动。

“你来吧,森雅子。”八云说道。

“好!”

这也是本次探索活动最后的收获。

森雅子无比小心的打开箱子。

八云立刻望去,可惜并不是恶魔果实,而是颗充满不详气息的黑色晶体,这枚晶体的给人的感觉十分压抑。

“别碰,这枚黑色晶体可以吞噬生命。”

八云可以清楚的感受道,当箱子打开后,自身细胞的活性仿佛正在被逐渐抽离,这种速度虽然不快,但在这枚晶体旁一天将会消耗两天的生命。

“师傅,我感觉尼罗河的哀伤,仿佛可以将这块晶体吞噬。”忧骨千雪忽然开口,在他手中的武器微微颤抖,仿佛那把武器本身的意志正在复苏。

“那就交给你了,森雅子你靠后一些。”八云摆摆手,如果有这个吞噬的过程,有任何的危险,他都能立刻带着忧骨千雪撤离。

可在那的瞬间,他只能带走一人。

“好,你们俩注意安全。”

森雅子十分乖巧的远离甲板,待她走到安全的位置的时候,忧骨千雪抽出了尼罗河的哀伤,将刀尖点在了黑色晶体表面。

两者接触立刻爆发出强烈的反应,浓烈的黑色雾气自晶体内涌出,一缕缕的钻入尼罗河的哀伤。

八云在观察也在思考。

这种能量与那些蛇人族身上的黑气十分类似,是那干瘦老人所制造的能量结晶,如果那是恶魔果实的话,难道是死亡果实?

死亡能够归类于自然,还是超人系?

最起码,那位老人没有展现出自然系的特质。

总不能是人人果实·幻兽种·死神形态吧?

在八云胡思乱想之际,场中的强化吸收已经接近尾声,现在那枚黑色晶体的体积大小就像芝麻粒一般,随时可能彻底消失。

尼罗河哀伤的进化度,达到了15%。

下一秒,吸收提升彻底结束,八云也弄清楚了尼罗河的哀伤的进化条件吸收死亡能量。

“感谢师傅。”忧骨千雪收回武器,虽然外表没有发生变化,但他还是能确定这把武器变强了。

“无妨。”八云满不在意的摆手。

“千雪,准备午餐,然后继续启航。”

“遵命。”

八云和森雅子躺在藤椅上吹着海风,旁边忧骨千雪分出三道影分身准备着午餐,一时间各司其职众人心头只有满满的幸福。

没过多久,闲不住的八云主动开始帮忙,成功的带动了森雅子的劳动热情,三人开始一起准备午饭。

海王类的最鲜美的位置,被几人制作为一道道佳肴,就连森雅子也拿出了拿手菜,凉拌莴笋,海带味增汤,以及菠萝炖肉。

饭后,忧骨千雪收拾碗筷,八云则是双手合十开始制造起等下启航的船舶。

这时,怀中的电话虫却开始微微震动。

“啵噜、啵噜、啵噜、啵噜。”

“是我,好兄弟,很遗憾的告诉你。”

“你的行踪,

已经被白胡子海贼团获知。”

…………

PS:求月票。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