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零二章双徒见面,师徒谈心

玄羽易冷兮 / 2022-11-30 01:04:0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古树茂盛,微风正暖。

八云站在树下等待着宇智波鼬冥想的结束,脸上没有任何地不耐烦。

在他的感知中,宇智波鼬的气息虽然弱小,却满是生机。

时间推移,宇智波鼬的呼吸变得十分规律,悠长却又丝毫不显沉重,响应着呼吸,查克拉流动的速度也变得井然有序。

这是旗木密典内比较高深的技巧。

哪怕宇智波鼬只是刚步入门槛而已,可这份天赋也足以算得上是旷世天才。

一小时后,宇智波鼬睁开双眼,首先看到的便是在树荫下静立的八云,直接蹦起身弯腰问候道。

“师傅,下午好。”

八云见此脸上的笑容更浓,盘膝久坐双腿却没有因为缺血而僵直,显然他已经学会调动体内稀薄的查克拉。

这些查克拉并非提炼获得,而是自身原本携带的查克拉,虽然十分薄弱,但在调动时,还是能促进体内血液流动。

“你进境不错。”八云夸奖道。

“全是师傅的功劳。”

宇智波鼬腼腆一笑回答道。

“嘶~”

八云有些夸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这弟子果然不凡,区区四岁便学会了拍马屁。”

宇智波鼬:“师傅,何为拍马屁?”

“你刚才那样就是”

“不,我那是发自内心的对师傅的崇拜。”

宇智波鼬微微一笑。

这不是我记忆中的宇智波鼬

八云在心中暗道,按照历史的轨迹,现在的宇智波鼬应该在思考战争的本质,生命的意义,火影的价值。

这样才不负大哲学家之名。

“演练一下,基础刀势。”

八云开口吩咐,同时主动拉开距离为宇智波鼬接下来的演示留出空间。

“遵命。”

宇智波鼬抽出火华。

在庭院中拔出架势,双手握刀快速的挥动劈砍,虽然年幼可锐利的刀风就已经降临,赤色的刀锋在挥动时像是烈焰在跳动。

这一刻,宇智波鼬宛如灵动的火之精灵,甚至八云能够察觉到周围的温度正在缓慢的升高。

宇智波鼬的动作颇为熟练。

八云看得出来,这是成百上千次练习所取得的成果,可惜在刀锋挥舞间有些古板缺乏几分灵动,衔接也不算流畅。

“不错,你的天赋让我十分惊讶。”

八云十分不吝啬鼓励道。

毕竟宇智波鼬今年只有四岁,接触刀术也不过数月,能有这样的成就,已经十分不错。

这些基础的东西,需要细细雕琢。

八云脑海中工具人一号的身影浮现。

在这之前,需要先用金色电弧对宇智波鼬的细胞进行强化,促进体质缓慢变强,唯有这样才算打下最强的基础。

“停下吧,我帮你温养一下身体。”

宇智波鼬闻言停下身形,收刀入鞘。

“师傅,我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用,躺着就好。”

八云伸出手双手,左手是蔚蓝色的能量光团,右手则是十分细密的金色电弧,两者在同一时间靠近宇智波鼬。

“不要担心,不要害怕,也不会太痛。”

八云轻声安抚着宇智波鼬的情绪。

“师傅我不害怕,也不怕疼,我相信你。”

宇智波鼬语气真挚,奶里奶气的说道。

八云心道,有些人注定不凡。

他四岁的时候,还在因为棒棒糖被隔壁小孩抢了,哭了大半天。

可宇智波鼬四岁已经学会如何为老师制造快乐和幸福感。

宇智波鼬掌握着说话的艺术。

“电流会通过强化细胞,进而增幅体质强度。”

在强化的过程中,八云缓缓开口向宇智波鼬解释着强化体质的原理。

“师傅,人体有那么多细胞,如何能完美强化?”

宇智波鼬最开始还有点紧张。

可当两股能量进入身体后,他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反而就像置身于温润的泉水中,飘飘欲仙,细丝状的能量在体内不断穿梭。

这次彻底放心,并且出声询问道。

“这很简单,只需要将自身能量分为十亿份,再送入细胞内部,能量自己就能完成对细胞的强化。”

“师傅,这真的是人所能做到的事情吗?”

“当然,可惜不适合你,你的查克拉属性中…火系查克拉比例较大,不太适合学习医疗忍术。”八云解释道。

“这是医疗忍术?”

宇智波鼬诧异的问道。

他出生在宇智波一族,可谓是家学渊源…从他三岁开始,便开始系统的学习忍者的基础知识。

在书所记载的医疗忍术,侧重拔毒、止血、愈合。

可没说,可以强化身体强度。

“医疗忍术本就是挖掘身体隐秘的忍术,自然能够在提升至极高的程度后,衍生出强化身体的能力。”

八云用心强化着宇智波鼬的身体。

同事耐心的解释道,两股能量分工合作,丝毫没有出现紊乱。

“那为什么我家关于医疗忍术的书籍上,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

宇智波鼬调整了下造型,向八云追问道。

“医疗忍术只有在达到极高的层次后,才会涉及到身体的强化。

如果你们家关于医疗忍术的书籍上,没有这方面记载,可能是因为宇智波一族对医疗忍术的研究。

还没有达到极深的层次。”

“我明白了。”宇智波鼬说道。

“宇智波一族,对医疗忍术的掌握十分差劲!”

宇智波鼬的这句话,正巧被从警卫部返回的宇智波富岳听到,后者脸色不变,悄然躲在树后开始偷听。

“宇智波一族基本都拥有火属性查克拉,这也导致符合医疗忍者条件的成员极少。

自然在这方面的研究颇为浅显,但宇智波一族的火遁忍术和幻术却是忍界最强。”

“原来如此。”宇智波鼬应道。

八云收回双手,双色能量逐渐变得暗淡、消失。

第一次,温养强化完毕。

“好舒服啊,身体强度也变强了许多。”

宇智波鼬抻了个懒腰。

“未来还需要大概六十次左右的强化,哦,对了你去换身衣服,等下我领你去见大师兄。”

宇智波鼬点了点头,跑向自己的房间。

八云望着宇智波鼬的背影,虚空间灰色的气体随风飘荡,在八云转变为苍蝇大小黑色的文字。

姓名:宇智波鼬

年龄:4岁

亲密度:91(极高)

体质:10-11智力:13-15

状态:不可组队

当八云的能量对宇智波鼬的身体进行过全方面的扫描过后,这种简单的属性面板就十分自然的浮现。

八云心念微动,属性面板便自然的消失。

旁边,躲在树后的宇智波富岳走了出来,双脚踩踏枯黄的落叶…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八云大人”

“我说了好多次,无需这般客气。”

宇智波富岳点了点头。

但身体前倾,姿态依旧恭敬。

“你放心我会竭尽所能的教导宇智波鼬。”

宇智波富岳露出笑容。

这就是他想要的承诺。

“我等会打算带鼬出去走走,你可以让暗卫在暗中负责保护,回来的时候我会把他送到族地的门口。”

宇智波富岳点头答应。

没过多久,宇智波鼬从屋内走出,身上穿着天蓝色的短袖和白色短裤,看起来十分精神。

“走吧。”

八云步伐不快,可由于宇智波鼬腿短的缘故,只能通过小跑面前跟得上八云的速度。

两人的身形在阳光下被拉的修长。

周围庄园以灰黑色的石头做为外墙,在墙根部涂有驱赶蚊虫的白色涂料,这种涂料的味道并不呛人。

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花香。

“师傅,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宇智波族地。”

宇智波鼬在望着街道周围的行人时,满脸的兴奋在其眼中充斥着浓浓的好奇。

“这是为什么?”八云问。

“原来是因为年龄小,后来是因为有族人在家中被敌人刺杀,以及大长老在家神秘失踪。”

宇智波鼬心有余悸的回答,那段时间是他最黑暗的时期,一天二十四小时,全部时间都处于保护中。

“已经过去啦。”

八云弯腰摸了摸宇智波鼬柔顺的黑发,伴随着枭组织的毁灭。

大蛇丸也在龙地洞被彻底杀死。

从现在开始忍界,不会有人能够威胁到宇智波鼬。

“黑夜逝去,光明降临。”

两人走走停停,直到接近五点才走到目的地,忧骨千雪正在木屋内煮着晚饭。

白色的烟柱顺着烟筒升腾至空中。

宇智波鼬望着远处山头上的坟墓,倒不是恐惧,只是有些奇怪,师傅为何会把他领到木叶公墓附近。

八云看出宇智波鼬的疑惑。

“伱老爸没说过么?

你的大师兄,木叶公墓,守墓人。”

“大师兄,是个怎样的人?”

“有些奇怪,有些小气,但心肠不坏。”

八云领着宇智波鼬靠近木屋。

忧骨千雪正巧端着晚饭从木屋中走了出来,看到八云立刻问候道。

“师傅,你来啦。”

满头柔顺的粉色长发,温柔如春风般的嗓音让宇智波鼬心神荡漾,柔和完美的脸部曲线,则让宇智波鼬深深的沉醉。

这一刻,他好像看到了故事中的天之女神。

“鼬,这是你大师兄。”

八云主动介绍道。

宇智波鼬一愣,这不应该是美丽的师姐么?

“原来你就是小师弟啊?”

忧骨千雪蹲下身,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用空闲出的右手…捏了捏宇智波鼬肉嘟嘟的脸蛋。

同时心道,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分走了师傅对我的宠爱。

“师弟,你好。”忧骨千雪伸出手。

“师姐,你好。”

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各怀心事的两人,同时露出了颇为友好的笑容。

两人在忧骨千雪这里蹭了次晚饭。

月色渐浓,八云领着两人在月下训练。

在八云的指导下,宇智波鼬的基础刀术,有了长足的进步,衔接时要比下午时更加自如。

“千雪,我打算让你教导鼬练习基础刀术,你对此有何看法?”

在休息之际,八云主动向忧骨千雪说道。

“这当然没问题,正好教导鼬的过程,也是印证所学,让基础更加牢固的过程。”

八云点了点头。

忧骨千雪果然没有让他失望,甚至颇为主动的与宇智波鼬约定,每天上门指导。

可八云却能感知到忧骨千雪略带恶意的情绪,好在这股情绪内不存在杀意,更多是的则是对宇智波鼬的羡慕。

旁边的宇智波鼬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立刻变得十分激动。

在短暂的练习中,他已经喜欢上了性格温柔的师姐。

当然绝美的外表也是一部分原因。

他想天天和师姐见面!

“走吧,送鼬回家。

千雪你也跟我一起去。”

“奥奥,好的。”

忧骨千雪将尼罗河的哀伤背上,三人向着宇智波族地的方向前进。

八云和忧骨千雪,分别从两个方向拉着宇智波的手掌,道路两旁的路灯将几人的影子拉的修长。

此刻,三人心思各异。

宇智波鼬,思量着未来该如何与师姐友好相处,发展感情。

忧骨千雪则是在思考未来如何料理这位与自己争宠的小师弟。

他的想法很简单,师傅的关爱有一百点,原本他独占一百点,现在多了师弟自然就被分去了五十。

可他从未想过伤害宇智波鼬的生命。

三人逐渐接近宇智波族地。

在高耸的大门旁,宇智波富岳正静静地蹲在旁边,数着脚下的落叶。

显然,他是从暗卫口中获得几人回归的情报,所谓暗卫更像是死士。

从小由宇智波一族培养,传授暗杀和同归于尽的技巧,更多的时候是在躲在暗中保护目标人物。

暗卫制度更是与根类似。

或者说志村一族,在战国时期便是负责,培养暗卫的家族,暗卫向主人效忠,生命是被保护者的盾牌。

哪怕有着暗卫守护,宇智波富岳还是亲自来到族地门口迎接,一方面是对八云的尊敬,另一方面就是对宇智波鼬毫无保留的爱。

“去吧。”

八云松开宇智波鼬的手,轻轻地拍了下后背。

“好,师傅明天见。”

八云向宇智波富岳摆了摆手。

直到一高一矮两道身影从八云眼前消失,两人才转过身离开,此刻接近深夜路上的行人无比稀少。

八云打开任务系统,提取了今天每日任务的奖励。

偶尔有黑影闪过,那是负责巡逻的暗部,当他们看清八云的长相时,颇为自然的散去。

“你感觉鼬的天赋如何?”

八云迈着步子,有些随意的问道。

“他的天赋很强,也没有辜负自身的天赋。”

忧骨千雪略做思考给出了极高的评价。

“我希望你能用心指导,不要为其塑造未来道路,只需要传授招式和技巧,然后任由他自我成长。”

八云难得一本正经的嘱咐道。

“我会竭尽所能。”

八云:“他年纪还小,切忌不能让他透支身体,练习刀术也需要劳逸结合。”

忧骨千雪温顺的点了点头。

可不知为何,师傅越是关心宇智波鼬,他便会越发的嫉妒。

现在满脑子只剩下要认真的操练宇智波鼬,并且在不透支身体的前提下,让其多吃些苦头。

“宇智波鼬,对我很重要,他就拜托你了!”

八云的这句话确实是事实,毕竟在未来的一年内宇智波鼬关于着他的四点自由属性点和道化卷轴。

可这句话落在忧骨千雪耳中却如同晴天霹雳,心间浓浓的羡慕和嫉妒无尽的翻滚,像是潮水般将他的内心冲刷的越发冰冷。

忧骨千雪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容,回答道。

“明天,我一定竭尽全力教导鼬。”

“我看你的笑容我就知道鼬明天会吃些苦头。”

八云忽然开口直接戳破了忧骨千雪最大的秘密。

自己的大徒弟有些腹黑呀…

“师傅,您知道?!”

此刻,忧骨千雪很慌。

为何师傅会知道自己打算捉弄宇智波鼬?

“哈哈”

八云哈哈一笑,解释道。

“当智力属性提升到一定程度,便能清晰的感觉到旁人的情绪以及模糊的感应到对方的想法。

我能感觉到你想报复下鼬那孩子,只不过这种报复很简单,不存在任何的杀意,更像是孩童间…不爽的争风吃醋。”

忧骨千雪有些羞愧的低下头,双手不自觉的整理满头的粉色的秀发,略微有些脸红,这一幕宛如少女被戳中心事的娇羞。

“我只是不甘心被他分走师傅一半的关注。”

忧骨千雪想了想,用关注代替了宠爱。

“哈哈,你们每个人要走的道路都无可替代,自然不会存在被分走关注的这种假设。

例如:尼罗河的哀伤。

这把武器唯独在你手中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鼬不行,我也不行。

这就是你的道路。”

忧骨千雪闻言反手摸了摸背上的武器,他虽然与尼罗河的哀伤有着极高的契合度,可他却从未想过这把武器,只能由他的使用。

八云见到他的这个反应,心中了然。

显然忧骨千雪没能全部弄懂尼罗河哀伤携带的特殊属性。

毕竟他没有游戏系统,看不到那无比详细的道具说明栏。

“这把武器携带的那股可以使敌人枯萎的黑气,想来你已经能够完美掌握。”八云开口道。

忧骨千雪点了点头。

此刻两人走到分叉路上,八云随便找了個在路灯下的石椅,伸手示意忧骨千雪坐下。

八云能够理解忧骨千雪的心态,他已经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在此世界上唯一拥有的便唯有关心他的师傅。

他自然不愿意向任何分享。

因为拥有的太少,所以做不到慷慨。

此刻,八云只需要让他感觉自己是独一无二,无法取代的特殊存在便能安抚忧骨千雪的情绪。

“尼罗河的哀伤,这把武器携带的黑气,名为死亡冥气。

可以让与之接触的部分,失去水份变得干枯,还会抽取部分生命。

在这之外,尼罗河的哀伤还有另一项能力。

这种能力更加可怕。

在连续击中敌人五次后,会触发一次诅咒,很可能直接致死,哪怕无法致死也会额外造成一次伤害。

死亡冥气和死亡诅咒。

这两种能力唯有你可以触发。”

忧骨千雪面露狂喜,以及感动。

事实上,在掌握死亡冥气后,他便猜到了这把武器会十分珍贵,可当八云说出死亡诅咒的能力后,他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这已经不能用珍贵来形容,简直就是神器!

唯有传说中的几种神器才能具备这样的威能。

“师傅”

忧骨千雪眼眶发红,声音有些沙哑,阴柔的脸庞骤然多出了几分凄美,惹人爱怜。

这并非是故意为之,而是他本身独特妖异的美。

在获得尼罗河的哀伤后,忧骨千雪的气质变得更加清幽,外貌也隐隐多出几分贵气。

“尼罗河的哀伤,十分强力。这句话我说了很多次,但我还要再次重复。”

“任何时候都不要滥杀无辜!”

忧骨千雪用力的点了点头。

“你很特殊…无人能够取代,无需害怕或者担心,任何时候,我都是那个教导你的老师。”八云的语气十分真诚。

“师傅,我也会照顾好师弟。”

忧骨千雪最终做出决定。

立刻有些慌张的离开,如果再晚上几秒,或许八云就能看到他夺眶而出的眼泪。

他最后的那句话,代表着认可,代表着接受。

从今以后,他的心里将多出属于鼬的身影。

八云看着那落荒而逃的背影无声的轻笑。

他明白,忧骨千雪的心理存在着问题,那是极强的排外性,对于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漠不关心。

忧骨千雪,拒绝于任何人建立羁绊关系。

无论是主动的旗木卡卡西,还是温柔的野原琳,乃至于乐观善良的宇智波带土。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内,都没能成为忧骨千雪的朋友,也是经过这两年的发展让他的这种性格变得越发严重。

可今天通过八云的劝说。

忧骨千雪接纳了宇智波鼬,当第二个人出现,那么第三、第四个,还会远吗?

八云眼前浮现出,黑气组成的文字。

忧骨千雪的属性没有发生任何改变,亲密度依旧是满值,这就代表他没有因为八云的话产生任何的不满。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

现在又多了一条,那就是关注徒弟的心理健康。

“啊,又是个美好的一天哟。”

八云站在分叉路口,轻声感叹。

天上月明星稀,八云身躯不断拔高,十几秒便平稳的落在自家院落。

他已经决定将忧骨千雪带入海贼王世界!

PS:二更,1.2W求月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