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九十六章徒弟突破,刀术大师

玄羽易冷兮 / 2022-11-30 01:04:0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婚礼现场,宾客分别落座。

八云在检查完所有宾客后,便结束了安检的工作,带着森雅子来到自来也附近的位置坐下。

八云的位置距离主位极近,能够将大部分的宾客尽收眼底。

在他旁边则是旗木卡卡西、宇智波带土和野原琳,还有森雅子与漩涡莉奈。

原本八云也想让忧骨千雪参加,只不过忧骨千雪不喜欢这种氛围,就提出了拒绝。

桌上的气压颇低。

森雅子和漩涡玖莉莉奈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此刻都在暗中观察着对方,火药味已然十分浓郁。

这是女人的第六感。

波风水门挽着漩涡玖辛奈从远处走来…

在主位上,自来也和纲手受了两人三次大礼。

昭示着婚礼正式开始举行。

波风水门略微躬身为漩涡玖辛奈带上戒指。

纲手笑着接过波风水门提前准备的红包。

最终,两对新人在众人面前,紧紧相拥。

四目相对,爱意沸腾。

唇分,礼成。

装有彩色丝带的礼炮在此刻轰鸣,五颜六色闪烁着光芒的亮片,随风飘舞,落在众人身上。

婚礼的气氛到达顶峰。

互相自来也暗中偷瞄着纲手,如同畏手畏脚的小偷。

旁边互相敌对的宇智波富岳和日向日足也在此刻暂时收敛敌意,众人开始鼓掌欢呼,为两位新人送上真挚的祝福。

八云牵着森雅子的手,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众人共同举起酒杯,玻璃碰撞,一齐饮尽。

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分别为众人敬酒,几轮下来波风水门已经有些醉意,由于漩涡玖辛奈怀孕的缘故,他需要承担两人的份额。

哪怕如此,波风水门脸上依旧是幸福的笑容。

这一刻,他等了太久。

终于,他和漩涡玖辛奈,结婚了。

平日中,波风水门并非是嗜酒之人。

可今天却畅怀痛饮,没过多久便步履有些摇晃,好在有着极强的体质撑着,倒也不至于醉倒。

婚礼后的酒会持续了大概两三个小时,当热闹和祝福散去,这场婚礼不免成为木叶各大势力的社交场所。

宇智波富岳依旧与日向日足攀谈,并且两人间的氛围不向刚才那般针锋相对,已经有了几分和解的事态。

猿飞日斩身边围着的则是,猿飞一族的盟友,他们几个忍族瓜分了木叶三成的利益。

在向众人告辞后,波风水门和玖辛奈离开。

当然这并不算失礼,以“波风水门父亲”出席婚礼的自来也,依旧游走于宾客之间进行招待。

八云见时机差不多,便悄然领着小伙伴离开。

他虽然只是木叶的中忍,可在木叶内的地位却十分超然,此刻直接离开无人敢提出异议。

“师傅和师母终于结婚咯。”

宇智波带土牵着野原琳的右手,十分自然的感叹一声,语气中夹杂着略微的羡慕。

他和野原琳的感情虽然发展的不错,但想要结婚还差了许多。

现在买房,却成了自己最为头疼的事情。

每当带土兑换任务酬金后,便会遇到几个特别可怜的老婆婆心软的他…直接就将酬金全数奉上。

这件事情是带土心中的秘密,除了野原琳之外,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经常自诩木叶的正义使者。

“两年后,我和森雅子也就结婚啦。”

八云笑着接过话头,十分自然的像众人宣布。

“喂喂喂,你这家伙…这么快吗?”

宇智波带土有些诧异的问道。

“当然,我已经向森雅子的父母保证过。”

在一旁的森雅子,虽未言语,可脸上的幸福之色却越发浓郁,直接将肩膀靠在八云的身上。

“那你呢…卡卡西?”宇智波带土转移目标。

“我?我想和千雪切磋一下!”

旗木卡卡西回答道。

虽然他在旗木密典的掌握程度上,已经突破大师级别,可在最近的数次切磋中,却屡次输给忧骨千雪。

甚至…卡卡西发觉两人间的差距正在逐渐变大。

当然原因也很简单…

忧骨千雪在旗木密典的掌握程度上,已经无限接近于大师级别,两者虽然存在刀术上的差距,但这个差距真心不大。

并且,忧骨千雪在体质上完全凌驾于卡卡西。

当然,还有那颇为特殊的叠劲之法,也让卡卡西比较难以抵挡。

如果说他是掌握旗木密典轻巧灵敏的刺客,那么忧骨千雪便是轮着大锤的莽夫。

可偏偏这位莽夫,男身女相,粉发及腰。

竟然比正常女子美上数十倍。

“那就找千雪去切磋一二。”八云说道。

“正巧我也有这个打算!”

几人先是各自回家换上方便练习战斗的衣服,约定在木叶公墓碰头。

最先赶到的便是八云和森雅子。

八云身穿天蓝色短袖,下半身则是灰色的长裤,手腕带着一串黑白双色的圆珠,看起来平平无奇。

在八云旁边的森雅子,身穿的虽然简单,只是淡粉色衬衫和蓝色半身裙。

可配上凹凸有致的身材,显得十分引人注目。

“师傅。”

忧骨千雪见到八云后,收起手中的长刀,立刻走到身前有些拘谨的问候道。

“最近刀术修炼如何?可有进境?”

八云拍了拍忧骨千雪的肩膀关心道。

几個月未见,忧骨千雪的面容变得越发阴柔,粉色的长发十分自然的束在身后。

下颌光洁,脖颈上也没有喉结突出。

“禀告师傅,昨天…刀术已经突破大师级。”

忧骨千雪脸上露出颇为迷人的笑容,像是只讨要奖励的小狐狸。

双眼微眯,像是月牙弯弯。

“如此…你也有资格学习这两招刀招。”

八云从储物卷轴内,拿出提前书写的刀术密卷,上面书写着两门强横的刀术。

“三尺和威国。”

三尺,虽然需要蓄力,但威力确实极强,可以配合奔跑进行蓄力,产生瞬间收割战场的作用。

威国,这是无比霸道的斩击。

在力量层次上,需要调动全身力量汇聚为一刀之间,并且将使用者的精气神全部凝练,成就无比暴虐的斩击。

在使用前,需要积蓄战意与怒意,战斗中更适合一击定胜负。

“谢师傅赐予。”忧骨千雪颇为感谢的说道。

“无需如此。”

八云走向旁边的空地,忧骨千雪在他身旁讲述着刀术大师的领悟。

在突破大师之时,忧骨千雪领悟了自己的刀术,被他取名为玉碎。

这招刀术,其中原理大概就是…在爆发查克拉的同时,以怪力术的技巧,附加上叠劲的技巧。

八云很快发现,这一击,会为肌肉造成极大的负担,但威力上…甚至超过了同境界的威国,这是以伤害身体,而换来强大的力量。

忧骨千雪的招式一向如此。

八云望着眼前阴柔绝美的面容,总绝对忧骨千雪有股他所不具备的凶狠,是对自己的那种狠辣。

“这招不错,但切记少用…我希望你能多活几年。”八云脚步微顿,颇为认真的嘱咐道。

“明白。”

没过多久,旗木卡卡西和带土等人便赶到公墓。

“千雪,我要与你切磋。”

旗木卡卡西立刻抽出白牙向忧骨千雪邀战,看起眼神…隐隐有几分,急不可耐。

“没时间。”

忧骨千雪冷冰冰的回答道,然后脸上浮现出热切笑容,继续为八云讲述起刀术突破大师级的变化,像是个等待表扬的孩子。

八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卡卡西此刻的嫉妒。

此时,卡卡西的视线落在他的背上,目光之凶…像是要将八云烧成焦炭一般。

“咳咳,很不错。”

八云有些心虚的轻咳一声…点评道。

这算什么,难道算…夺妻之恨?

“师傅,我感觉自身刀术已经进入瓶颈,是否可以和你切磋一下,印证自身刀术。”

忧骨千雪恭敬的邀请道。

八云可以清楚地的感受到,卡卡西的眼神变得越发幽怨,像是受尽委屈的小媳妇。

“不如你先和卡卡西切磋?”八云建议道。

“他太弱了…已经无法让我印证刀术。”

忧骨千雪声音平淡,仿佛在陈述这某个事实。

八云这才想起,原本忧骨千雪也是十分喜欢与旗木卡卡西切磋,直到千雪屡战屡胜…

当战斗时的紧张感逐渐下降。

当战斗后收获的经验逐渐降低。

忧骨千雪好像便不再主动寻找卡卡西切磋,换句话说在他心中卡卡西只是刀术进阶路上的磨刀石。

好家伙…这咋有点渣里渣气。

“你们是朋友,要共同进步。”

八云语重心长的说道,言语中略微有些责怪。

“我,好吧。”

忧骨千雪本想说自己不需要朋友,可看到八云那已经有些严肃的面孔,不得不转过头。

“卡卡西,来吧…切磋!”

“哼,这次你必输!”

旗木卡卡西冷哼一声,握着白牙冲向忧骨千雪。

刹那间,训练场中刀光四溢。

忧骨千雪挥舞着长刀,像是不知疲惫的机器人,柔美的身形展露出绝对的压制力。

每次攻击都让旗木卡卡西疲于应对。

八云能够看得出忧骨千雪占据绝对的上风,这就是他亲手调教四年的徒弟。

当然,千手一族的血脉也功不可没。

“叮、叮、叮、叮。”

两人不断挥刀搏杀,连绵不绝的火星像是长龙,旗木卡卡西首先放弃硬碰硬的战斗,而是像灵活的猿猴,不断在进退间以虚实转换的刀势进行反击。

“千雪的性子有点太过于冷漠。”

八云望着场中没有任何留手的忧骨千雪感叹,两人的切磋,简直就像做到极致的厮杀。

以生命为赌注。

暗中,八云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

“他只是为你而活…”

森雅子十分突然的开口说道。

“此话怎讲?”

“其他人于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八云脑海中回忆起与忧骨千雪的相识,到后来因为感谢而收徒,传承刀术,以至于前往火之国边境路上杀戮匪徒的炼心试炼。

忧骨千雪确实对他言听计从。

“为何会这样?”八云有些不解的问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森雅子回答道。

“先观战吧。”

战场中,忧骨千雪又一次将旗木卡卡西击退,后者双腿如钉子般扎根于大地,强行卸去向后的冲击力,神情变得有几分震惊。

“你的旗木刀术已经突破大师?”

“没错。”

忧骨千雪冷冰冰的回答道,自带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在看向卡卡西时眼中只有纯粹的战意。

“可我不会输!”

在极大的压力下,旗木卡卡西浑身爆发出电光,以远超自身极限的速度撞向忧骨千雪。

“喝。”

忧骨千雪同样激发雷系查克拉刺激肉体,随手挥刀便挡住了卡卡西借助惯性斩出的巅峰一击。

“你不擅长力量,又无法在速度上将我碾压。

当我们两个人身体差距过大时,刀术技巧带来的微小加持,根本无法改变那存在的鸿沟。

伱我之间,身体强度的差距太大。”

忧骨千雪轻声开口,看起来颇为轻松写意,可卡卡西却气血翻涌,逐渐涨红了脸。

战场外,八云轻声评价。

“卡卡西的天赋很强,只不过现在有点走入误区的模样,试图通过技巧加持力量,压制忧骨千雪。

可将怪力术融入刀术中的忧骨千雪,又岂是那么容易便能压制。”

果然,没过多久,卡卡西便被击退。

“卡卡西,只是不甘心。”

森雅子继续说道。

“不甘心被人碾压,不甘心于失败。”

“天才都是如此,越是失败,越是不甘。”

“像是火焰,又似是暴雨。”

八云发现森雅子好像比他更懂卡卡西和忧骨千雪,她对人性有着更深的领悟。

略做思考后,八云回答。

“忧骨千雪身体已经成年,正处于身体强度高速发育的时期,比他小四岁的卡卡西在身体强度上自然十分吃亏。”

“可别忘了,千雪接触修炼只有四年半。”

森雅子向八云补充道。

八云:“千雪和卡卡西都是天才。”

“千雪变强的意志更强,也更拼命。”

战场中,两道银色的身影在中心碰撞。

卡卡西手中白色的短刃脱手而出。

忧骨千雪面容冷淡的将长刀搭在卡卡西的肩膀,距离脖颈只有两厘米左右的距离。

“你输了。”

…………

PS:求月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