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九十五章波风水门的婚礼

玄羽易冷兮 / 2022-11-30 01:04:0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师傅,我想象不到。”

几分钟后,宇智波鼬睁开双眼语气有些低落。

“无妨,这在意料之中。”

八云站起身,在走到庭院中。

“这是基础刀术,我演练一次。”

八云缓慢的挥动武器,从挥砍、撩斩、横档。

“这是最基础的三型,搭配步伐又能产生新的变化,例如…进步挥砍!”

八云踏前一步,猛然挥动刀锋。

“要将前行惯性,配合腰部、手臂力量挥刀!”

刀型,立刻运作…

八云撤退半步,横刀格挡。

“这招的关键在于双腿要稳,手臂要有力。

但如果敌人力量远超于自己,这招很容易便会被强势突破,优势在于可以挡住突袭类型的攻击。”

八云缓慢挥刀,旁边宇智波鼬则用心记录。

“任何刀招本身都存在着弱点,除非你可以将其链接成延绵不绝的攻势,像是水流般毫无间隙。

唯有这样才能水泼不进,无漏无缺。”

宇智波鼬站起身,有些稚嫩的挥动短刃,模仿着八云的动作。

两人在庭院中起舞,伴随着时间推移,宇智波鼬挥刀的动作变得熟练。

“好了,接下来…你就需要在冥想时,调整呼吸的间隔,让刀招间衔接更加自然消除漏洞。”

八云从怀中拿出《基础刀术详细解》。

这是他提升至刀术宗师后,重新梳理自身体系,进而完善基础刀术,将其改造为专门打造基础的入门刀招,相当于简略版旗木密典。

“这个卷轴交给你,以后可以经常阅读,但不要沉迷练习伤身。”八云将卷轴递给宇智波鼬,在基础刀术中并不涉及查克拉体系的配合。

这样的话,也就成功避免了,宇智波鼬过早提炼查克拉而导致身体上出现亏空。

“明白。”

宇智波鼬伸出双手颇为恭敬的结果卷轴。

“现在我们重新试一下冥想。”

两人盘膝坐定,八云轻声开口。

“凝神静气,收束自身杂念。”

“全心全意,想象膝盖上短刃的锋芒。”

宇智波鼬紧皱的眉头逐渐舒缓,他渐渐的理解了八云所说的状态,脑海中无数想象着自己挥刀影子。

“记住,武器是身体的延伸,而非外物。”

八云站起身,其实他也不清楚,这种冥想能否为宇智波鼬打下最完美的基础。

但他却可以确定,这种冥想可以让旗木密典中的呼吸与招式的配合变得更加得心应手。

这也算是极大的好处…

“八云大人。”

宇智波富岳围了过来,继续说道。

“我送您,离开。”

“哦,好。”

两人走在路上,宇智波富岳数次欲言又止。

待彻底走到宇智波族地边缘。

终于,不再犹豫。

“请问八云大人,鼬的天赋如何?”

当初,他冒险抱着宇智波鼬拜师八云确实有赌的成分,结果却出乎意料的完美。

成功威慑族反对他的声音,彻底整合宇智波一族,可这个师徒关系的建立,最重要的还是看鼬的天赋能否传承八云所掌握的刀术。

“鼬的天赋,要强过卡卡西。”

宇智波富岳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在木叶近二十年历史中,旗木卡卡西可以算得上是木叶第一天才。

九岁上忍。

如果宇智波鼬强过卡卡西的话…

八岁…甚至七岁的上忍?

“那就好,那就好。”

“暂时不要让他学习提炼查克拉,练刀的话也不要透支身体,年纪还小…劳逸结合。”

“明白,在鼬练习刀术后,我会用药浴调理他的身体,回补消耗的元气。”

“哦,对了…”八云想了想决定坦白。

“如果我没有感知错误的话。

“…美琴姐姐应该是怀孕了。”

“……!”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在地下转变为稀碎的光斑,几片枯黄的叶片离开树木,随风飘落。

象征着,四季的悄然改变。

没过几天,八云便收到另一个好消息。

漩涡玖辛奈,同样有孕在身。

两个天命主角,即将诞生。

八云同自来也前往波风水门家拜访,当然主要是祝贺一下…漩涡玖辛奈怀孕。

几人围在院中,燃起篝火。

不到一刻钟,或许更短。

漩涡玖辛奈便端着提前腌制的各式肉类走来,由于刚怀孕不久,外表看不出变化,她的身材依旧玲珑有致,面色红润,气质犹如燃烧的火焰。

炭火上,几块烤肉泛出油汁,滴落在炭火上溅出火花,最终只剩下一缕白烟升腾。

八云理了理衣服的下摆,直接坐在篝火旁边圆形的石头上,静静地等待大餐的到来。

漩涡玖辛奈的手艺,当真是吃不够啊!

在他不远处正是许久未见的漩涡莉奈,同八云记忆中的漩涡香磷十分相像,只不过她的脸上没有戴眼镜。

在望向八云时,依旧满眼爱意。

八云只能望着火堆,观察着炭火炙烤牛肉。

“好久不见,不见八云君。”

漩涡莉奈主动开口,面容如春,笑魇如花。

“莉奈,好久不见。”

八云简单的寒暄几句,便闭上双眼仿佛陷入沉思状态,直到炭火上的牛肉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可以吃了吧?玖辛奈。”

自来也急不可耐的问道,左手拎着一壶清酒,脸上略微有些红润,处于微醺的状态。

“可以了。”

刷刷刷。

几人分别动筷。

竞争起火堆上的牛肉,筷子在空中对碰,这是场没有无声的战斗。

八云以一人之力压制众人。

最终…成为本场竞技的唯一赢家!

没过多久,

漩涡玖辛奈便开始烤制第二炉牛肉。

三小时后,漩涡莉奈起身返回二楼。

虽然她也是木叶的注册忍者,但级别上却不如自来也和水门,而她也能通过封印术的掌握,猜到了众人集聚一堂的理由。

漩涡玖辛奈分娩之际,九尾有可能趁机暴乱。

众人需要交谈下对策。

“谈一谈,正事吧。”

八云见漩涡莉奈的身影消失,主动问道。

“咳咳,玖辛奈分娩时,九尾可能暴动。

今天聚会的主要目的,便是确定保护计划。

按照四代火影的命令,由八云大人负责保护。”

波风水门站起身,用湿毛巾抹去油渍。

“没问题。”

八云点了点头,他与自来也关系颇为亲近,他也在水门家蹭了几十顿饭,做为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的朋友。

哪怕旗木朔茂没有进行要求,他也会在漩涡玖辛奈分娩之日,主动进行保护。

“妙木山…拒绝了请求。”自来也说道。

“原本计划的分娩场所是…妙木山吗?”

八云有些诧异的问道。

“没错,只不过妙木山以清静为由,拒绝了。”

自来也接过话头…淡淡的说道。

“想来是担心九尾破封毁灭妙木山。”

妙木山虽然自然能量浓郁。

可说到底不过是几十公里的夹层空间,十分脆弱…高强度的能量冲击很有可能将空间内脆弱的平衡打破。

“现在计划在木叶医院进行分娩。”

“不进行…隐藏?”自来也问。

“如果有八云负责警戒,对于能突破他防御的那批人来讲,隐藏毫无意义,不过我会守在玖辛奈身边,随时准备通过飞雷神瞬移到第二备用位置,继续接生。”

“这个计划不错,最起码……我没有发现漏洞。”

自来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那么由我负责第二备用点…如何?”

波风水门笑着回答道。

“那就由师傅负责第二备用点。”

八云对此却有些异议。

如果袭击之人是大蛇丸的话,以大蛇丸对自来也的熟悉,所谓的第二备用点…就如同黑夜中的灯塔那般明显。

不过,他并未向两人言明。

此时,距离漩涡玖辛奈分娩还有九个月,在这段时间内,足够八云将大蛇丸彻底杀死。

“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字?”八云问。

“还没想好,不过,我想叫他…漩涡鸣人。”

波风水门接话道。

“漩涡?鸣人?”

自来也语气十分诧异,在忍界为孩子取名,绝大多数以父亲之姓命名。

原本波风水门的孩子,应以波风为姓。

“玖辛奈的爷爷是漩涡一族的族长。

在漩涡一族灭族后,她自然接替了族长之位,玖辛奈身为族长自然有传承血脉的责任,是我提出孩子以漩涡为姓。”

波风水门主动进行解释,旁边正在喝茶的玖辛奈听到这话,脸上立刻露出迷人的笑容,满眼只剩下波风水门。

这件事情两人虽然在私下商量,可却并未真正做出决定,今天波风水门在几人面前主动坦言,此事也就成为了事实。

互相成就,或许就是爱情最美好的模样。

“鸣人之名,取自老师的小说中的主人公。”

波风水门继续解释,脸上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他将自己儿子的名字组成部分…以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而命名。

旁边,自来也脸上的笑容颇为璀璨,甚至可以说是满含热泪。

自来也膝下无子。

波风水门也是陪在他身边最长的弟子,更像是他的儿子,此刻这种行为更是让自来也感动。

“师傅…我打算过段时间和玖辛奈补办婚礼,到时候我希望你能以父亲的身份参加我的婚礼。”

波风水门向自来也躬身,言语颇为真挚。

这一刻,自来也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喜悦,眼眶内滑落出一滴透明的泪珠,仰起头高声道。

“好,好,好!!”

漩涡玖辛奈十几岁便和波风水门同居,两人一直处于无证上岗阶段,终于要修成正果。

八云站起身,向众人告辞。

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以及自来也则留下规划婚礼的具体步骤。

往日懒散的自来也,甚至毛遂自荐要担任婚礼的主持人,并且要统领整个婚礼流程。

时间…悄然来到,木叶二十七年。

一月十二日,天气晴。

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的婚礼如期举行。

婚礼的地点是木叶的训练场。

在拆除平日练习体术的道具后,再铺上两米宽的红色地毯。

在地毯的两旁摆上盛满水果和酒水的圆形木桌。

木叶99%的高层,都来参加了这次婚礼,包括猿飞日斩、宇智波富岳、日向日足、奈良鹿久等等。

甚至就连四代目火影,旗木朔茂也来参与。

八云站在边缘,周围两米无人靠近,像是存在着无形的边界,在他身边唯有身着和服的森雅子。

为了表达对两位新人的尊敬,八云也不得已套上颇为不合身的和服,并且像个木雕一样,站在入口处迎宾。

虽是迎宾更像是保安。

八云要避免危险人物混入婚礼现场,进行破坏…尤为需要警戒的便是大蛇丸和宇智波斑。

在不远处宇智波富岳与日向日足正在热情的攀谈,看上去就像许久未见的好兄弟,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两人间的争锋相对。

在猿飞日斩担任火影时期,日向一族大受器重。

甚至人员组成遍布暗部,当然这种器重的背后,是利用日向一族牵制宇智波一族。

两族争锋,三代火影才能得利。

这是颇为简单的驱狼吞虎之计,可为了两族千年的荣光和木叶内部的利益。

哪怕成为棋子,也注定不会退后一步。

这种局面在旗木朔茂上位后得到缓解,他赋予宇智波一族加入暗部的权限,彻底打破了日向一族的制衡。

旗木朔茂带头,平息两族间的矛盾,这两年局势虽然有所改观,可两族暗地里已经互相较量。

这也导致,两族族长。

宇智波富岳与日向日足的不合。

半小时后,宾客分别落座。

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从远处走来。

漩涡玖辛奈身着白无垢。

顾名思义,是从内到外全是白色的和服,打褂、褂下、振袖、腰带、布袜…乃至佩戴的小物件都是白色。

……象征绝对的圣洁。

波风水门身着全黑的和服,只是在领口而胸膛的位置,嵌着几条金线,显现出几分华贵与不凡。

红毯的尽头,坐着自来也和纲手。

漩涡玖辛奈和波风水门差不多,都没有父母在世。漩涡玖辛奈能和纲手扯上几分亲戚。

毕竟纲手的奶奶,漩涡水户是漩涡一族的公主,纲手也算是漩涡玖辛奈还在世的唯一长辈。

此时由纲手坐在母亲的位置,十分合适。

……

PS:求月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