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六十七章水弹破须佐 上

玄羽易冷兮 / 2022-11-26 04:41:48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战场中宇智波斑与八云对峙。

双方的攻击时强时弱,绚烂至极。

尤其是那不断凝型的须佐能乎,更是完美防御了自来也和纲手等人的进攻。

无论两人如何进攻也无法影响到屹立于须佐能乎中的身影。

“纲手和自来也先撤退吧。”八云建议道。

两人的攻击无法破防,这也就无法伤害到宇智波斑,留在这里的作用不大。

尤其是…只要两人确定安全,八云就可以通过波风水门使用飞雷神之术,随时撤退。

两人面露犹豫,不愿让八云独自一人面对敌人的进攻,在刚才的对碰中,见识到了宇智波斑的强大。

宇智波斑在战斗中,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实力和霸道,身经百战的他,每一次出手,都带着一股令人胆寒的恐怖杀意,刀刀致命。

“我想杀了他!”纲手狠狠地说。

若不是宇智波斑,千手柱间便不会英年早逝,而千手一族也不会衰败至如此程度。

她的悲剧源于宇智波斑。

“破防都费劲…还是算了吧。”

八云毫不客气的反驳道,以眼神示意自来也。后者立刻会意,拽起纲手的右手便向后方掠去。

“八云说的有道理,我们留在这里意义不大…”

“放心…有水门在,就算不敌生命绝对无忧。”

“好啦,好啦,信我啦。”

两人逐渐远去,宇智波斑并未阻拦。

两人重新对峙积蓄着力量,八云反手收起伏魔,将其放回荣光剑匣,敌人已经驾驶四十多米的高达,他也不可能继续使用七十多厘米的武器。

“在宇智波最强之力面前臣服吧!”

宇智波斑高声喝道,巨大的骷髅调转武器方向,两巨大的蓝色剑锋交叉横斩,这种攻击根本无需进行任何瞄准,只要触碰到敌人便能将其彻底斩碎。

这是极致的暴力,伴随着剑锋下落,恐怖的风暴自然诞生,恐怖的风压让八云身上的衣服紧紧贴着皮肤。

八云仰头望着刀锋,脸上露出思考的神色,双手合十,语气平淡的开口。

“仙法·木遁·木龙之术!”

木质的巨龙破空而起,在八云周围缠绕为绿色的防御盾牌,蓝色刀锋与盾牌撞击。

轰隆隆的巨响传递周围,恐怖的风暴将大树直接折断,更是将几块几百斤重的石块掀翻在地。

又是几秒过去,整个天地摇晃着、爆炸着,伴随着轰鸣的巨响,周围的地面逐渐下沉,形成直径近百米的巨坑。

波风水门的身形从远处出现,望着两人对碰所造成的景象,深深地认识到了自己攻击手段的薄弱。

蓝色刀锋再次交叉,下砸。

恐怖的巨响混杂着白光扩散。

波风水门又一次拉开距离,他已经看不到对战双方的身形,只能察觉到强绝可怖的威压从战斗中心向周围辐射。

远远望去,须佐能乎与木遁巨人宛如站在蛮荒之上,发起旷日已久的厮杀,刀锋与巨拳不断碰撞,扩散的声音像是天空响起怒雷。

风暴、恐怖的风暴吹刮着周遭一切。

“简直就像末日降临。”

一蓝一绿,两道身影缠斗在一起,伴随着两个巨人的移动,隐隐形成两双色龙卷,缠绕着巨人周身。

刹那间,两道龙卷碰撞,交缠在一起,互相攻击凶悍的威压骤然扩散至方圆百里,激荡起数十米的尘土飞扬。

两小时后,烟尘散落。

两人的气势各有部分跌落,木龙伸的笔直在木遁巨人手中转变为四十多米的木制长刀。

八云操纵木人挥砍,犹如盘古开天,极致恐怖的锋芒缠绕着完全体的须佐能乎。

波风水门知道,两人的对决已经到达关键时刻,时间一点点流逝,武器不断碰撞、折断、复原,继续厮杀。

那木人肩膀处长出两道龙头,向着须佐能乎撕咬。

直至木制的刀锋爆发出金色的火焰,细细望去那是不断激荡的电流,木人手中的金色巨刃…宛如创世神的神兵,金光将周围映的明亮。

唰,金色闪烁…须佐能乎的双剑折断,八云继续操纵木人将刀锋斩中蓝色巨人的胸口。

须佐能乎摇晃仿佛落至下风,宇智波斑仰头发出大笑…满是感叹的说道,丝毫没有半分紧张。

“哈哈哈…畅快啊,畅快!”

“可你要输了。”八云的身形在木人的头顶浮现。

两人凌空对视,在这场战斗中八云并未使用任何地底牌,或者说两人的对拼更多的是在互相试探。

“输?凭你还差了些斤两!”宇智波斑说道。

“凝。”

原本破损的须佐能乎身上冒出蓝光。

在那破损的部位快速愈合,这股蓝光继续扩散,直到在蓝色巨人的面孔覆盖上大天狗的面具,双瞳内流淌着蓝色的火焰。

碰、碰…

蓝色巨人奔跑,原本手上的双刀凝聚为更加逼真的蓝色长刀,长度大概在七十米左右,简单的挥舞便在地上留下接近百米的裂缝。

刹那间,两人间平静的空气变得疯狂,发出鸟儿凄厉的鸣叫,宛如成千上万只小鸟在啼血,两人间的空气温度也越来越热。

“来吧、战吧。”宇智波长啸道。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真烦啊。”

八云双手合十,木人的高度提升至百米,放开了手中几十米的木刀。

向天空虚握,仿佛在像上天借用武器。

轰的一声,翻滚的乌云中劈下道紫色的闪电,像是紫色的光柱连同天地。

在那木人的右手心,镶嵌着伏魔长刀正是如此八云才能引动天雷做剑,金色电弧像是锤子般将紫雷打造为实质的长刀。

木人握实挥刀,抗衡须佐能乎的斩击。

“砰,砰,砰…”

两道巨人玩命般的碰撞,双方各有胜负,在蓝色火焰中须佐能乎破损的武器复原,木人则是再次抬起右手向天空借道紫雷。

八云在取巧,宇智波斑则是实打实的消耗。

两人虽然是借由须佐能乎和木遁在对碰,可哪怕经过层层的削弱,震动的冲击力还是存在。

在他们身上隐隐有血腥味向外扩散,显然各自都有负伤。

须佐能乎被击退,又很快的压上…

在那咆哮的蓝刀上,赫然多出了实质般的烈焰,周围的空气变得灼热,雷霆与火焰分庭抗拒。

三小时后,天空降下大雨,顺着须佐能乎和木人的表面向下流淌,可伴随着两个巨人的动作,那些雨水陡然变得细碎、四溅。

这忽然降下的大雨,削弱了火势…助长了八云刀锋上雷霆的威力,宇智波斑仿佛已经落入下风,却依旧战意高昂。

可…八云查克拉却已经消耗大半。

这次战斗已经持续了六个小时,每一秒都在花费着海量的查克拉,如此继续下去…八云很可能会先耗尽查克拉,最终导致失败。

夜色渐浓,乌云盖顶,暴雨倾盆。

宇智波斑很强,在战斗经验和时机的把握远超现在的八云,而他的弱点也很明显,那双眼睛毕竟不是轮回眼,对瞳力的增幅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在这种情况下,他所使用的须佐能乎还是幻术所造成的威力都会出现部分削减。

“试一下吧。”

八云心道,这么长时间的战斗也让他生出几分火气,如果能直接将宇智波斑杀死也算是一劳永逸。

既然如此…那便只留一手!

八云双手合十,本体脱离木人,握着雷霆的木人咆哮着冲向须佐能乎。

“砰、砰……!”

木人由于缺少八云的加持,在与须佐能乎缠斗几十招后便被宇智波斑肢解。

此时,八云已经完成蓄力。

“啪。”

“仙法·木遁·顶上化佛·真数千手!”

数千根藤蔓从地下蔓延生长,冲天而起,在半空中交织、虬结、聚拢为佛陀的模糊形象,伴随着更多查克拉的注入,藤蔓在背部汇聚出无数道手臂。

须佐能乎身上燃起蓝色火焰,将黑夜照亮…在火焰中蓝色巨人身上的光彩变得越发璀璨,那挥舞的长刀沁着几分紫意。

当年宇智波斑败于此招,引以为傲的须佐能乎被无数铁拳,击溃。

今天…他誓要一雪前耻。

“可惜…你不是柱间。”

当年一战,其实存在着些许水分。

如果宇智波斑以伊邪纳岐进行偷袭未必不能杀死接近力竭的千手柱间,可他却选择假死脱身…

这就是爱啊。

愿我献身与黑暗,成就你忍界最强之名。

佛陀屹立,千根手臂开始运动。

宇智波斑发出长啸,须佐能乎挥刀,形成出湛蓝色的刃带,这刃带极长,携带着蓝色的光辉与致命的寒光,封锁了千手佛陀的躲闪空间。

“喝。”

拳影如山般炸裂,密集层叠像是狂风卷积着暴雨降临,在昏暗的天际之间,蓝色的刃带与拳影碰撞。

一刀快过一刀,宇智波斑操纵须佐能乎不断提升着斩击的速度,无数木制的拳头爆炸,手臂粗细的木刺迸溅。

恍惚间,天际间只剩下轰轰烈烈的对撞。

须佐能乎的剑没有任何花哨,唯有速度不间断提升,直到超越了风、凌驾了雷霆…面对这样爆裂的斩击,没有任何躲避的可能…唯有正面相抗。

树藤扩散生长,孕育出更多的拳头。

同样的一剑,同样的轨迹,同样的暴虐斩击,天地间只剩下璀璨的蓝色刀影与如山般的拳影对碰。

这个过程,两人对碰的过程,都是如此剧烈,如此狂暴,根本没有任何喘息之机,在这种程度的对轰内波风水门根本没有插手的可能。

燕雀再快,也无法改变猛虎搏杀的战局。

须佐能乎继续挥剑,在速度上却稍微有些下降。

刹那之机,八云抓住了刹那的机会,在这一个瞬间,连绵不绝的拳影轰击在同一个点上,并且一拳强过一拳。

这些攻击的来源不同,攻击的角度不同,可却都无比精准的落在同一个点上。

水滴石穿,千拳破岳。

咔嚓一声巨响,须佐能乎锐利的蓝色刀锋被密集的拳头砸断,连续的斩击戛然而止。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剑锋断裂,那水泼不进的防御便出现漏洞。

当宇智波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密集的拳影已经绕过防御,砸在须佐能乎坚硬的铠甲之上。

“轰、轰、轰、轰……!”

爆炸声连绵不绝,千手佛陀前移十米,继续开始狂轰乱炸,水花四溅,烟尘翻滚…那碰撞的声音犹如连绵不绝的雷霆。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此刻,胜利的天平已经倾斜。

许久…攻击停歇烟尘散去。

须佐能乎从百米被砸成六米左右,只剩下小半个骷髅身躯护着宇智波斑的身躯,红色的叠层挂甲上半身破损,露出胸膛上千手柱间的面孔。

宇智波斑平静地望着八云,那张脸上三分战意,三分阴冷,四分高傲,却绝无任何恐惧。

虽然,宇智波斑仍有底牌,所用也并非自己的轮回眼,可却没有否认眼前的失败,输了便是输了。

“往前看尽忍界五十年,你是柱间之外,第一个让我如此狼狈之人。”

宇智波斑声音雄浑,已久高傲。

他是那种你可以将他击败,甚至击杀,却永远无法击溃他的骄傲,这种骄傲与霸道是他与生俱来的特质。

“那我是否应该感觉荣幸?”八云问。

“哈哈哈哈,这倒不用。”

八云挥手浓雾扩散,伏魔被握在手中。

直接莽撞的冲向宇智波斑,脚步踏过的地方溅起两米高的水柱。

在浓雾间,两人开始原始的厮杀。

双方的交手快若闪电,宇智波斑以团扇和镰刀抗衡着八云不断叠加的斩击。

两人快速分开,开始对峙。

不知过了多久,又似乎只是一瞬,两人十分默契的同时出手,又是颇为惊险的近身搏杀。

两个小时过去。

浓雾间厮杀依旧继续,连番大战让两人的体力接近透支。

在每次激烈的对碰后都需要几秒时间来积蓄力量。

八云没有呼唤波风水门出手。

当然主要是,担心宇智波斑会直接撤退。

两人再次分开,像是两只苍鹰,互相盯着对方,都在防备着对手可能使用的致命一击。

“呼…”

八云凝神静气,心跳逐步加速。

砰、砰、砰…

两人又一次近身厮杀,忽然间,宇智波斑感觉到敌人的刀中涌现出极大的力量,硬生生将其击退。

虚空中,眨眼间便勾勒出刀网。

两米之内,这道刀网是八云准备已久的杀招,层层叠加、密不透风,哪怕一只蚊子也无法飞过。

宇智波斑面对刀网,只能选择硬碰!

……

PS:求月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