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六十二章缅怀、婚期已定

玄羽易冷兮 / 2022-11-26 04:41:48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八云坐在床边。

脑海中回忆着治愈的过程。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他不会像这般束手束脚,正是因为无法承担失败的代价,才会让他生出了许多的犹豫和彷徨。

“心智仍需磨练啊。”

八云生命掌握的强度,确实直接直接将宇智波一族的基因镇压,直接胁迫融合。

可这样的话,融合的结果将不是最完美的形态。

甚至,直接导致森雅子未来潜力的降低,生命长度出现缩短的情况。

强运的作用便是将不好的趋向改造为完美。

接下来,漩涡一族的基因也是这个道理,强运的作用,更像是几千种可能出现的结果中,选取那条最完美的结局。

可为何…没能孕育出轮回眼,再不济也该是万花筒写轮眼,区区三勾玉是否有些过于拉胯。

由于本身实力过于弱小?

八云开始分析。

当然,还有种可能就是,森雅子体内的千手和宇智波血脉并不算浓郁。

在质量上不如千手柱间与宇智波斑的融合?

在原著中,宇智波斑洞穴苦熬二十年,才孕育出轮回眼,从这点便可以确定,涉及六道层次的力量极难获得…

这样也彻底断绝八云试图让别人融合残缺的大筒木血脉,批量制造超影级别战力的计划。

万而花筒写轮眼要比想象中更加珍贵。

八云双手冒出蔚蓝色的光团,滋养着森雅子的身体,为细胞的融合进化提供能量。

下午六点,森雅子张开双臂,用力将八云搂在怀中,两人四目相对,爱意流露。

森雅子没有对八云表达感谢,而是颇为主动的将面孔贴近八云。

五分钟后,八云挽着森雅子走入密道,进而推开暗门,来到八云的卧室内。

阳光透过玻璃,撒在两人身上。

森雅子伸出手试图抓住着飘渺的光线,现在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适幸福,每个毛孔都向外扩散着喜悦。

这是进化,也是重生。

“走吧,森大叔还在外面等我们。”

八云拉着森雅子的右手,迎着阳光来到院中。

森启治立刻从石椅上弹起,当他看到气色尚佳,脸色红润的森雅子时,脸色的表情陡然变得无比精彩。

其中包含着喜悦、幸福、怀疑、审视,以及溺水之人劫后余生的激动。

他张开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八云看得出他打算说些什么,可却由于心中极大的惊喜导致暂时的失声。

森启治颤颤巍巍的抬起右手,四指弯曲,只剩下食指向着森雅子的方向,声音有些轻颤和模糊。

“好了?”

“当然。”

森启治立刻上前半步,直接将八云推到旁边,有些迫不及待的张开双臂将森雅子搂在怀中,这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此时竟然眼眶微红,萦绕着泪水。

“好了…就好…呜…”

八云有些无奈让开身位,心中多少可以理解森启治的心情,做为父母…他自然是毫无保留的爱着森雅子,这种爱会因为血继病转变为压抑至极的痛苦。

几十秒后,森启治才面向八云真诚的感谢。

当天夜间,八云在森雅子家吃的晚饭,看得出森启治和漩涡芳玖已经完全接纳八云,甚至已经有了些催婚的姿态。

“以前啊,老公很看不上你小子,经常说你血统普通,实力差劲,也就是长得还凑合。”

“正是我喜欢的类型。”

在饭桌上众人吃的十分开心,只不过漩涡芳玖的话锋一如既往的坦诚。

尤其最后补充的那句…是她喜欢的类型,更是听得八云冷汗直流,好在森启治脸色如常,仿佛已经适应了漩涡芳玖的说话风格。

几人交谈的话题始终围绕着八云和森雅子两人的感情,相比于上次的见家长,这次无疑要更加正式,从漩涡芳玖和森启治身上,八云察觉到了认可。

饭桌旁边香炉内,悠长的清香缕缕升腾,让人精神抖擞,那皎洁的月光透过方形的窗户,映照在大理石地面。

“咳咳,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众人依次放下碗筷,森启治开口问道,目光汇聚在八云身上,隐隐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

八云心中一喜,心道在救治森雅子后,这门婚事应该是稳了,可惜岳父大人看他好像有些不爽。

“大概…四年后吧,毕竟我们都没成年。”

八云略做思考后…有些试探的开口。

“雅子,那你的想法呢?”

森启治转过头看向森雅子脸上露出笑容,从威严冷淡的高山,转变为女儿温暖的港湾,变脸速度之快让八云有些咂舌。

“我听八云的…”

森雅子的立刻回答道,没有任何地犹豫。

咔嚓,是心碎的声音。

空间内的压力一下子来到八云这边。

森启治转过头,打量着八云,虽然在心中他已经接纳了八云,可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

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家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的白菜,被猪拱了。哪怕他承认,这头猪外表极佳,实力强大,并且有着诸多的优点…可心中依旧不爽。

八云心头一紧,脑筋急转准备应对着森启治接下来的发问,可后者开口…却并非是询问。

“那就四年后吧。”

森启治忽然话锋一转…站起身,拿着茶壶走向台阶,身形缓缓没入阴影。

不知为何,他的身影隐隐有些摇晃,桌上只剩下三人面面相觑。

“芳玖阿姨…森大叔不会是生气了吧。”

八云小心翼翼的问道。

“哪里,哪里。”

漩涡芳玖随意摆了摆手。

“这门婚事我们很满意,那家伙只是因为今天高兴,一不小心喝多了而已。”

八云闻言点了点头,可却有些诧异,如果他所料不差,森大叔刚才好像只喝了一杯清酒的样子。

这酒量也是个极品。

八云这才放松警惕,用牙签插起蜜瓜。

“结婚后,你会生命守护雅子么?”

忽然,漩涡芳玖开口问道。

那平和的双眸透露出几分凶狠,那平平无奇的面容骤然变得立体绝美,鲜红色的头发像是烈焰般徐徐燃烧。

这个平日买菜做饭的家庭主妇,在八云惊讶的目光中华丽变身,身上扩散的气势丝毫不弱于影级。

八云插着蜜瓜的手停止在半空中,心中有些惊讶,同时在心中暗道自己的马虎。

他从未细心观察过这个心直口快的岳母,此刻她所展露出的气势,丝毫不弱于在暗部厮杀数年的铁血战士。

这才是漩涡芳玖的本来面目,想来也是…拥有两族血统…影级实力的森启治又怎会看上平平无奇的家庭主妇。

仿佛一言不合便会彻底开战。

此为,岳母的考验。

八云眼神坚定,动作没有任何地动摇,他直视着漩涡芳玖的眼睛诚恳的回答道。

“我会拼尽一切守护森雅子。”

“那就好。”

漩涡芳玖脸上重新露出笑容,面容变得平庸,脸上的凶狠渐渐消逝,她又成了整日与厨房烟火相伴的家庭主妇。

八云吞下蜜瓜,却再也不敢忽视这个岳母。

好在…善解人意的森雅子开始发挥作用。

“我们出去…走走。”森雅子说道。

“好啊。”

八云乐意之至。

翌日,八云来到木叶医院。

青山玲子和纲手正在针对生命细胞的研究进行激烈的讨论,当八云到来之际,两人立刻偃旗息鼓。

在生命掌握的作用下,八云剥离了柱间细胞百分之九十九的意志,制造出接近于完美、安全的生命细胞。

柱间细胞最后百分之一的意志,八云虽然可以通过生命掌握进行祛除,可是却破坏生命细胞的恢复能力和万能适配性,过于追求完美反而会得不偿失。

“森雅子成功治愈了吗?”

青山玲子立刻发问道,虽然八云没有让其他人帮忙辅助手术,但进行治疗的日子却不算秘密。

“嗯嗯,成功了。”

纲手听到这话,忽然记起大约十年前,她曾亲口为那个女孩宣判死刑,让她十分难以置信的是…血继病真的有办法治愈。

如果说前段时间治疗宇智波鼬,存在着发现及时取巧的成分,可现在治愈森雅子却是实打实的奇迹。

“我想学那门忍术。”

纲手凑近八云,酒气混合着奶香立刻钻入了八云的鼻翼,显然昨天在下班后,她又去酒馆畅饮,尤其是在纲手的眼神中,隐含着几分难以察觉到的悲伤。

“那门忍术不教。”

八云摇头,生命掌握这项能力过于危险,他不打算向任何人传承这项技能。

“你…你……”

纲手柳眉倒竖,双眸内隐隐燃烧着火焰,胸前的饱满的弧度更是有规律的颤抖。

“师傅,这项忍术过于危险…”

“哼,臭小子。”

纲手娇哼一声,显得那般风姿绰约。

可心中却只当八云在敷衍她,毕竟忍术危险本就是正常现象,A级以上的忍术,有哪个没有危险?

啪嗒一声。

她将一摞报告扔到八云面前,直接起身回到自己的位置,脸色依旧有些愤怒的痕迹。

这个报告上记录了…这段时间忍界所发生的大事,其中包括风之国大名归属已经决定。

由前任大名的二儿子继承大名之位,其余兄弟全部失去性命。可奇怪的是这个第二子自身底蕴,远远不如其他候选人。

甚至在性格有些软弱,可他却杀死了自己全部的兄弟姐妹,以最后竞争者的身份成就风之国大名。

这显然存在着不合理的地方,也出乎了木叶最初的预料。

八云估计,现在这名风之国大名应该处于木叶暗部的调查中,只不过以他的权限无法获得有关于暗部的情报。

另外,三代风影传位罗砂后隐退。

奇怪的是…根据木叶暗部的情报,三代风影并未前往无尽沙漠隐退,而是离开沙隐村后不知所踪。

同时失去踪影的还有砂隐长老·海老藏。

八云脸上露出思索的神情,海老藏是千代的亲弟弟,两人之间感情深厚,延续四十余年。

那么提问,他会放弃报仇吗?

显然不会,既然计划着报仇…他又为何放弃在砂隐村所掌握的权力。

“他找到了其他能为他报仇的势力。”

八云心思急转,很快将问题猜得八九不离十。

这就是智力属性足够带来的好处,可心中却陡然生出几分紧迫感。

暗中的敌人或许不会等到他准备充分。

低下头,继续浏览报告上的文字。

目前,水之国锁国政策依旧执行,木叶暗部针对雾隐村的情报十分匮乏,只知道目前三代水影已经传位给四代水影水仓。

这一世,并不存在血雾之里。

八云很快便掌握了忍界这几个月的基本情况。

在木叶之外暗流依旧涌动。

由于八云的存在木叶地位超然,让剩余三大隐村暂时压下了各种的矛盾和冲突,隐隐有进行联合作战的趋势。

八云他目前还不够强,不够…直接镇压忍界的全部魑魅魍魉。

可也用不了多久。

四个月后,木遁密典将会突破至宗师级再加上专属强化权限,到那时八云的实力必然迎来飞跃。

木遁强化权限,是由十一级秘森源典转化而成,这其中或许隐藏着超越六道之上的威能。

“我先走了。”

临近中午,纲手起身离开。

柱间细胞意志进一步被压缩削减,这也导致生命细胞培养工作变得颇为简单,现在三人只需要一上午便能完成原本的工作量。

“好。”

八云点了点头,他看得出纲手有些不满。

毕竟当初他讨要木遁密典时,纲手没有犹豫便拿出了千手柱间亲手标注的卷轴。

宗师级的掌仙术密集虽然珍贵,但是相比于初代火影征战忍界的木遁,份量还是轻了不少。

可惜…八云不能让生命掌握变得滥用。

“我也先走了。”

八云站起身,脚步腾挪…几步便追上纲手。

纲手健步如飞,在建筑物间腾挪,身上披着藏青色的长袍,却十分宽松,某些美好的事物简直呼之欲出,形成道靓丽的风景线。

八云很快便从后方赶上。

“师傅大人,你好像还在生气。”

“你跟上来做什么?”

纲手反问道,不知为何眼底的悲伤开始扩散。

“我想解释一下。”

两人降落在千手大宅后方的训练场。

这是八云颇为熟悉的地方,他曾在这里与自来也修炼忍术,度过了比较美好的几个月时光。

那段时间他与自来也的关系极佳。

虽不是师徒却胜似师徒,可后来伴随着八云实力不断提升,两人间出现无形的隔阂,从那以后八云便没来过这里。

自来也正躺在郁郁葱葱的古树荫下,脑袋枕在双手上,在嘴角吊着一根狗尾巴草,并且袒露出大半个胸膛,显得有些放荡不羁。

“我拿你当亲徒弟,可你总拿我当外人。”

八云一愣,他确实从未向纲手袒露真实实力,而她知晓真相还是在…八云于砂隐战场强势爆发,轻易秒杀千代长老后。

纲手虽然不着调,但对八云确实颇为照顾,曾经花费两个月左右的时间,亲自传授细患抽出之术。

最初生命细胞的研究,八云最初也是瞒着纲手进行,唯独到第二阶段时,才让青山玲子对纲手抛出邀请。

其实…以二者的关系,应该是八云主动邀请。

纲手纵然有许多不对的地方,但她待人以诚。

这是八云无法相提并论的地方。

可这待人以诚,也需要实力做为根基。

八云现在也是待人以诚,那是因为他足够强大,没必要弄那些弯弯绕绕,毕竟他手中之刀是忍界最大的道理,深呼一口气…他最终决定坦言。

“师傅大人,并非我不愿传授,实在是这项忍术可能造成的效果过于危险,我担心扩散出去被其他人滥用…对忍界造成无法弥补的结果。”

纲手闻言倒是收起了脸上的怒容,反问道。

“真的很危险吗?”

“超乎大蛇丸那些知识的千倍万倍。”

纲手默然,当初她和青山玲子涉猎过大蛇丸留下的知识,知晓那是多么邪恶恐怖的知识。

可如果八云所掌握之术,真的达到千倍万倍的程度,那又将是何等禁忌的知识。

纲手忽然有种感觉,如果他没有说谎的话,那么八云的做法或许是个正确的选择。

这是出于对忍界安全而做出的考虑,想到此处心中的不满…逐渐消散。

“这次你没有骗我?”

“当然句句属实!”八云拍着胸脯保证道。

纲手只是不喜欢八云藏着掖着的态度。

这让她十分窝火…

毕竟她十分讨厌欺骗!!

“这次…我便原谅了。”

纲手展颜一笑,像是寒冬散尽,温暖的春日携带着微风到来,见到这一幕,八云悄然松了口气。

原本趋向于恶劣的关系,终于回归正轨,这正是他所期待的景象。

此时,自来也起身来到两人身边,三人在树荫下进行野餐,很快欢笑便取代了沉闷的气氛。

在很多年前,也曾有三个少年,在这棵大树下聚餐野营畅享着梦想。

那时的他们发誓…要做一辈子的朋友,并肩作战直到生命的尽头。

食物和清酒下降的极快,某种悲伤的氛围氤氲散开,像是初晨的薄雾朦胧,却久久不散…并且沁入心脾。

八云忽然醒悟,可他醒悟的却有些太迟。

自来也和纲手聚集在此,是为了缅怀。

缅怀…

那个被八云亲手杀死的故人…大蛇丸。

这种感觉当真神奇。

八云杀了大蛇丸…

现在又来参加缅怀大蛇丸的仪式。

这一刻,许多的问题得到了解释…为何大蛇丸会带着御手洗红豆在这里训练,为何自来也总是在训练场中愣神或者流露出悲伤的神情。因为…这里本就是纲手、自来也、大蛇丸三人的秘密基地。

在悲伤的氛围中,聚餐迎来了末尾。

自来也和纲手打算去喝第二场…

八云则悄然离去。

PS:求月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