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三十九章副本世界:王之救赎 十二

玄羽易冷兮 / 2022-11-30 01:04:0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幽深昏暗的海底,八云悄然潜行。

可很快…他便察觉到月拾的气息,在后方快速袭来,由于着急赶路的缘故,月拾没有隐藏自己的能量波动。

八云在海底轻轻地笑了笑。

他发现月拾的气势虽然强盛,内在却隐隐向外渗透些虚弱。

显然他此时有伤在身,甚至伤的很重!

尤其是,在他体内…八云察觉到苦毒花的存在。

这种剧毒在吸入体内后,不禁会破坏呼吸系统,还会产生极其强烈的剧痛。

杀…不杀?

八云略做犹豫。

杀!

必须杀,在玛丽乔亚,他便看这人不爽。

此时遇到岂有隔夜之理?

这人统领CP0未来几天很有可能会前往马林梵多监察克尔拉的行刑。

此时杀了,是为了几天后的任务。

八云视线汇聚,反手拿出短刃…解玉。

拿出特制兵粮丸快速吞下,连番大战让八云的体力和精力都接近极限,此时只能勉强振作起精神。

孕出自己全力的一击。

“碰。”

木分身出现,向海面游去。

半空中,快速踏空而行的月拾,立刻察觉到几百米外的异常,那是道在海面上快速游动的身影。

见闻色霸气,悄然涌出。

时隔半小时,他又见到了八云。

月拾正要摸向腰间的示警烟花,可在他的感知中此时的敌人的气势略微有些凌乱,甚至虚弱。

这才对,月拾心中暗道,那种激烈的战斗,哪怕海军几人划水,敌人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必定在身体受了些难以察觉的暗伤。

这下…他犹豫了。

杀死千面魔皇,是极大的功劳。

月拾并不想与海军分享,尤其是敌人此时身受重伤,甚至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

淡银色月光降下,月拾重新隐匿身形。

悄悄接近…八云。

可他并未第一时间出手,而是分辨起这是否是敌人的陷阱,犹如阴影般牢牢锁定着八云。

月拾开始猎杀前的试探。

时间流逝,十几分钟悄然而逝。

月拾勉强压下胸腔内的剧痛,连忙继续观察着八云的反应,可敌人依旧一往无前的远方游动。

这会是陷阱么?

月华充盈,月拾逐渐蓄力。

两人间的距离只剩下二十米左右,无论是否为陷阱月拾都打算进行一轮刺杀,若是刺杀失败立刻烟花示警!

决心出手,月拾不再犹豫。

银色的影子笔直地刺向八云后心。

唰…就在他的攻击即将到来之际,游动中的八云猛然向前加速,飞快转身…身体在海面上奔跑,双手甩出几十枚水滴进行攻击。

这是蓄谋已经的进攻。

月拾并未慌张。

这才对嘛,敌人已经发现了他的到来,并且也在预备着反击偷袭。

月拾身影犹如鬼魅闪过几十枚水滴的攻击。

从敌人奔跑的速度,月拾可以确定敌人的虚弱。

此时正式杀人之时,无需犹豫。

尤其是他已经闻到敌人身上的慌乱。

月拾速度暴涨,月华从空吹落。

“水遁·水阵壁!”

数十米高的水墙出现在两人间,八云使用制造出水墙后立刻转身逃跑,背影有些狼狈仿佛是在逃命。

这份样子,落在月拾眼中却让他激动不已。

敌人确实身受重伤,极度虚弱。

月拾自然进入猎人的角色。

“圆月凌空舞。”

唰,银芒消逝,再次出现月拾已经在八云的头顶两米左右的位置。

在觉醒态的加持下,月拾的速度到达了十几倍音速的程度,在极速的加持下,他绕过了数十米高的水墙,将淬毒短刃刺向八云的胸膛。

八云脸上露出惊恐之色,仿佛是在害怕死亡。

无限月光从天空垂落。

“我说过…你今夜必死!”

月拾在心中暗道,今夜所受的所有屈辱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只剩下有些扭曲疯狂的畅快淋漓。

面具下的嘴角掀起略微变态的笑容,几条神圣的教条自他的脑海中浮现,这是他从小接受的教条,无比根深蒂固。

唯有用之人,才不会被主人抛弃。

唯有完成主人的命令,才不会被主人责骂。

唯有尽可能取悦主人,生命才有意义。

“主人,我依旧是有用之人…”

月拾低声呢喃,身体渗出的鲜血将白色西服完全浸透,这是觉醒态的代价,他失去了三分之一左右的血液,但好在胜负已定。

在月拾耳边涌现魔鬼的呢喃,周围薄薄的雾气变得有些狰狞,淬毒短刃刺入八云胸膛。

月拾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

黑白色的墨纹从敌人体内他的身体缠绕,身体内部能量隐隐遭受外来力量的压制,就连果实能力也被这股力量削弱。

谷挿

这是什么?

敌人的临死反扑?

月拾心中发狠,按动短刃上按钮注入毒液。

伴随着毒液的注入,敌人的身躯逐渐转变为深绿色的木制,而那黑白色的墨纹已经覆盖住右半身。

这一刻,月拾知道自己被敌人耍了!

周围雾气滚滚翻腾。

未知的怪物尖声尖叫。

月拾正要抽出武器,可那被贯穿的身躯竟然紧紧将淬毒刀锋夹住,最恐怖的是…黑荆棘藤蔓,悄然将他的右臂缠绕。

忽然,旁边的海面炸开。

事实上,八云的本体始终隐藏在木分身下两米左右的位置,由于现在仍然是黑夜,幽暗的海水是他最好的伪装与屏障。

甚至他与影分身行进速度完全一致。

这样从上面望去,也根本无法察觉。

这就是天衣无缝的伪装方式,以其他东西吸引敌人的视线,将本体隐藏在最危险的位置旁边。

俗称…灯下黑。

八云在海水构成的冲击下,爆发出速度超越了自己曾经的巅峰,翻滚的永眠迷雾进一步压制了月拾的感知,甚至包括听觉、触觉。

大师级,阴阳封绝的压制。

大师级,木遁藤条的缠绕。

最重要的是月拾刚刚爆发了全力,甚至透支了体内三分之一的血液,此时正处于削弱状态,而八云爆发出的却是自己的全力。

这是八云创造的契机。

短刃解玉瞬息间刺入月拾的胸膛,漆黑的刀锋破体而出。

这个过程中…八云甚至没有察觉到任何阻碍的力量,右手发力猛然转动刀锋绞杀心脏。

海量电流刺入体内,月拾皮肤出现焦黑的颜色。

可月拾依旧未死,纯白的面具从脸上滑落,坠入海中,露出张布满刀伤、烫伤完全毁容的面容。

可八云却毫无惧意,凝望着月拾阴狠的双眼。

“去死,去死,去死!”

月拾疯狂的怒吼,将右拳狠狠印在八云身上。

八云本可以躲,可他却选择硬抗了月拾全力反扑的一拳,猛然将解玉的刀锋向上拉伸。

漆黑的刀锋被肩膀的骨骼卡住,可在月拾体表却依旧划出巨大的V字型创口,鲜血向外涌出。

“该死…无用之人,终归被抛弃。”

八云后退两步,抽出解玉。

两人视线相对。

八云轻声开口。

“水遁·水葬波。”

蓝色的水球将月拾包裹,在其中水流宛如利刃般快速冲刷,八云将右手按入水球,在其中加入凛冽的风刀与狂暴的金色电弧。

原本平和的水球,逐渐化为耀眼的金色。

像是巨大的茧,并未孕育生机,而是审判。

引海水以为牢,用风暴做为刃。

操纵雷霆进行最后的收尾。

在那水球内,隐隐传出骨头崩断的声响,此时月拾仍未死去,这种杀死敌人的方式犹如千刀万剐。

八云眼神平和,逐渐加大了右手输出的力度。

这像是场无声的审判,而月拾只是凶狠的咒骂,从未开口求饶。

三十秒后,水球散去,金光熄灭。

猩红色的血与苍白的骨片被归于大海。

在月光下,八云完成最后击杀,可他的脸色却不存在任何的兴奋或者开心。

在最后时刻,八云听了月拾在失神时的低声的呢喃,那是无数次祈求着主人的原谅,以及亲眼见到那完全毁容的面容时,月拾凄惨的过去逐渐被拼凑。

完全黑暗的童年,惨痛的遭遇以及过去。

最终逐渐为扭曲变态的灵魂。

在某种意义上,造就这个灵魂的是这个世界。

此时葬身于大海对他而言也算个解脱吧,那千刀万剐之刑,就算是对他所犯罪孽的惩罚。

八云吐出口血液,月拾临死前的反扑确实震伤了他的内脏,此时呼吸有些微微的刺疼,好在身体的恢复力极强,温热的能量在身体内散开。

这是类似于掌仙术的能量,是颇为纯粹阳遁查克拉,正是这种能量的存在赋予了八云强大的恢复力。

痛感正在逐渐消失。

八云身体逐渐融于海水,潜入深海。

幽暗无光的环境中。

八云快速向不知名小岛游动。

几分钟后,青雉和卡普出现在两人战斗的位置。

两人察觉到战斗波动便立刻向这个方向赶来,可总归还是慢了一步。

“真狠啊…尸骨无存。”

卡普啧舌道,脸上却没有任何地悲伤。

“月拾…竟然真的死了。”

青雉感叹一声,脸色有些复杂,但也没有多少的悲伤,两个部门本就互相针对。

“准确说…是尸骨无存。”

“这件事情…需要返回玛丽乔亚禀告。”

青雉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卡普摆了摆手。

PS:求月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