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二十五章血案,木遁进阶

玄羽易冷兮 / 2022-11-30 01:04:0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木叶公墓。

八云走进忧骨千雪的木屋。

这也是他第一次正式走进这位徒弟的家门,屋内的景象却让他有些压抑。

这并非是恐惧,而是人从宽敞的环境走进昏暗狭小空间自然的反应。

木屋整体由方形的立柱和木板堆砌而成,屋内的景象颇为简单,古旧的单人木床,手臂右侧的墙壁上有着狭小的通风口。

虽然收拾的整整齐齐却十分昏暗,八云观察发现屋内根本没有链接电线,唯一可能的光源便是盏煤油灯。

木床的左上角摆放着几本八云赠送的书籍,其中包裹《基础刀术》,《野外生存要术》…等等,书籍是满是经常翻阅的痕迹。

“躺在床上就好,可能有点疼。”

八云飞快调整好心态向忧骨千雪说道。

“遵命。”

忧骨千雪踢掉鞋子,快速地躺在床上。

其实,他只知道师傅要对他的身体进行强化,完全没有询问这个过程是否危险,是否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某些不可逆转的伤害。

忧骨千雪无条件的相信八云。

“那我开始了。”

金色的电弧在指尖跳跃。

在八云的细心的控制下。

这些电弧缓缓潜入忧骨千雪的身体,开始从内到外的进行强化。

这种强化的过程带来剧烈反应。

忧骨千雪的身躯开始无意识的抽搐,双手握拳指甲将手掌划破流出鲜血。

可忧骨千雪却咬紧牙关没有发出任何地声音,双眼十分执拗的盯着昏暗的天花板。

八云神色未变。

这种事情他进行过数次,轻微的疼痛是很正常的反应,既然想走捷径…自然就要承担着相应的代价。

在电流的作用下,忧骨千雪头发根根竖起。

在他体内的变化却要更加激烈,每一块肌肉都在撕裂于重组,骨骼表面也游走着金色电弧,深处细胞的活性也显得生机盎然。

肌肉与骨骼间的链接更加紧实,再加上承载血液流动的血管三者间更加统一,体内血液的流动变得更加迅速,其中可以携带更多的氧气。

忧骨千雪感觉视线变得更加清,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他的五脏六腑都在变得强韧宛若新生。

这种变强的代价则是体内无休止的剧痛。

八云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在他额头上流下汗水,在使用电弧强化身体的过程中,他还需要用掌仙术去维持忧骨千雪身体结构的稳定。

这两种操作都极大的消耗他的精神。

大半个小时过去,八云停手。

在外表上忧骨千雪仿佛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可在内里却已然变得不同,尤其是双眸甚至残留着金色电弧的痕迹,当然这种强化还需要进行数次。

“走吧,去洗个澡。”

八云对忧骨千雪说道。

“好。”

忧骨千雪应道。

在强化的过程他不可避免的出汗,灰色的粗布长衫被全部打湿,贴着身体看起来十分不适。

忧骨千雪蹲下身从床下取出木箱,拿出间有些脱色的淡蓝色长衫,看起来款式颇为老旧。

八云想来应该是他父亲留下的旧衣。

“走吧,师傅。”

“好。”

两人离开木屋。

八云悄然回头望向几尺见方木屋。

八云忽然有种感觉。

这几十亩的公墓,还有那个木屋便是忧骨千雪的全世界,而那次寻找自己汇报的旅程,对他来讲应该就算出远门。

可世界,不该如此狭小。

在木叶公墓几十里外,有条清澈见底的小河。

两人步伐极快十几分钟便赶到河边,月色下忧骨千雪的皮肤凝如碧玉,长发垂腰可惜性别男。

八云望着明月,许久后…正色道。

“千雪,下个月我带你去见识一下这个世界。”

“好啊。”

忧骨千雪仰着头回答道。

“那就先回去啦。”

八云连续跳跃在忧骨千雪的视线中消失。

在临走前分出影分身暗中保护忧骨千雪。

毕竟…这里已经是木叶范围之外,随时有可能遇到别村间谍或者赏金杀手。

当晚,月明星稀。

八云回到家中,正好遇到了森雅子,他开口讲述了下打算下个月带忧骨千雪出村历练的打算。

森雅子在听后提出想一起离村“历练”。

八云略做思考后同意。

在温养治疗后,八云送森雅子离开。

八云自己则是回到屋内开始解决每日和每周的任务,这种两种重复性极大,基本已经没有新意。

可耐不住它们是八云最重要的金币获得途径。

虽颇为无聊,可八云永远不会放弃。

“扶我起来…我还能肝。”

八云将钢笔扔到桌上,穿着睡衣走向浴室,其实从忧骨千雪那回来后,他便洗过一次澡,只不过上辈子养成的习惯,让他更喜欢睡前简单的冲洗。

凌晨一点,八云躺在床上。

庞大的血眼凌空升起,粗壮野蛮的树根肆意生长将周遭的忍者全部用藤蔓缠绕…纲手倒在地上浑身枯槁,自来也则只剩下上半身。

耳边…满是痛苦的嚎叫,少女的哭声你。

在亮色的光芒中,所有人都失去了反抗的资格。

眼前…俨然是一副末日降临的景象。

八云眉头轻皱,随手挥刀。

血红色的世界摇摇欲坠,转瞬破灭。

八云在床上做起身,双眼锐利如刀。

刚才那个梦,让他颇为不喜。

这是八云穿越至今第二次做噩梦。

八云不由得陷入深深地怀疑,这种梦究竟只是普普通通的梦,又或者是他潜意识的示警?

八云尽可能的回忆梦中的画面,早知如此…他还不如在梦中多观察片刻,只不过梦中见到的景象他无比熟悉。

血色的月亮,映射九勾玉轮回眼。

明亮的圣光洗礼世间。

查克拉之祖…大筒木辉夜苏醒。

八云想了片刻,却始终想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做那么古怪的噩梦,索性便直接躺下继续睡觉。

可很快…八云再次坐起身。

十分麻利的褪去睡衣换上全黑的修身忍者战斗服,检查完毕忍具包内的道具后,将荣光剑匣背上。

深夜,暗部拜访必有重案。

火影办公室。

八云直接推门走进。

可是那个带他前来的暗部却并未进入办公室。

此时,办公室内灯火通明。

气氛略微有些凝重。

谷洱

铅灰色半圆形的沙发上坐着几道人影,分别是旗木朔茂、宇智波富岳、猿飞日斩。

在沙发上的最后一人,满头白发却精神焕发双眼内满是血丝,仿佛在压抑着悲伤,伴随着八云的到来从那老人身上汹涌的恶意扑面而来。

“发生什么了?”

八云有些小心的向旗木朔茂问道,他很确定他与那老者是今天第一次见面,可这汹涌的恨意却仿佛是八云杀了他全家一般。

“宇智波恒炎,死了。”

“这位是宇智波一族大长老…宇智波鹤。”

“嗯…也就是死者的爷爷。”

旗木朔茂简单扼要的说出几个关键点,同时坐直身体观察着八云,在他心中一时也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在理智上讲这件事情确实很像是八云的手笔,可在感性上将旗木朔茂不希望这件事情是八云所为…

“这个真不是我!”

八云闻言立刻掷地有声的回答道。

“今天下午恒炎,曾与你发生冲突,晚上就…”

宇智波鹤凝时着八云说道,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八云早已千疮百孔。

“今天发生冲突不假,甚至我们不合也不假,可我既然身为木叶的一份子,自然不会因为冲突便取人性命。”

八云同样看着宇智波鹤…毫不畏惧。

两人视线相对。

一直以来,都是别人替八云背锅,却不曾想今天局势逆转,八云睡觉途中便背上黑锅。

天道好轮回噢。

“我不信。”

宇智波鹤摇头说道。

猿飞日斩倒是从始至终一言不发,摆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这段时间他在家尽享天伦之乐,可心中却从未甘心主动隐退…放弃权力。

此时,他也乐得八云吃瘪。

“那大可让油女和犬冢一族调查!”

八云神情真挚说道,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歪,不是他做的事情他没有理由承认,哪怕是在宇智波恒炎的死亡现场找到了属于他的痕迹,那也是陷害!

“哼。”

宇智波鹤冷哼一声,面色依旧不善。

“油女和犬冢忍族的忍者,已经进行过探索。”

旗木朔茂轻咳一声解释道。

“结果如何…?”

“结果就是…没有结果。”

八云瞬间了然,现在情况已经颇为明朗,忍界内能做到这一步的唯有宇智波斑。

哪怕不是斑…也要算在他身上。

“山中一族不是可以查看记忆么?”

八云继续说道。

“记忆中…只有一抹银月般的刀光。”

“铁证如山…倒不如大大方方承认来得痛快!”

宇智波鹤怒视着八云。

办公室内的气氛变得更加阴霾。

“老人家,我十分能理解,你失去孙子满是痛苦的心情,可不是我,便不会是我,本人行事风格,诸位也是清楚,说一声光明磊落毫不夸张,如果此事是我所为,我不会如此推诿,倒显得小家子气!”

八云挺直腰杆,双眼满是底气的与宇智波鹤对视,在脸上满满都是真诚之色。

甚至因为受到怀疑脸庞略微涨红。

猿飞日斩紧闭的双目睁开一道缝隙,流露出些许的精光,眼前这一幕他仿佛在那见过。

应该是在几年前的那次见面,当时的八云便是用这种语气,言辞凿凿的说出…

团藏之死与他无关这种鬼话。

“可银色刀光你要如何解释?”

宇智波鹤继续追问,但底气却稍显不足。

“不是…便是…不是!”

八云语气坚定,没有进行过多的解释。该说的话他已经说过一次,愿意相信的人自然会相信,不愿意相信的人再说多少次也不会相信。

“此事,或许是袭击风之国大名之人所做。”

宇智波富岳在关键时刻开口道。

其实宇智波恒炎之死,对于他来讲却是件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这样会导致宇智波鹤后继无人,而他的儿子也不用担心,长老一系的影响…最终彻底掌握宇智波。

“有这个可能…那人的踪迹,也是无法寻觅。”

旗木朔茂点了点头。

“可…他的嫌疑更大!”

宇智波鹤指着八云的鼻子说道,宇智波恒炎从小天赋便极佳,是他引以为豪的继承人,到了他这个年纪自己本身的生死,远不如传承人重要。

“我说过了,我虽然与他有所矛盾,更像是意气之争不至于痛下杀手,而我又非嗜杀之人。”

八云语气平静的解释道。

“我也觉得杀死宇智波恒炎之人与几个月前杀死风之国大名之人…是同一个人。”

宇智波鹤没再接话,其实他也明白…以自己孙子的重量,根本扳不倒八云这位忍界最强者,他只是内心不甘而已。

办公室内没人继续开口,变得有些安静。

“今天也很晚了,目前线索无法确定真凶,就先这样吧,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前八云先不要离村。”

八云脸上平静…点了点头。

旗木朔茂的开口,暂时将此事盖棺论定。

几秒后,他又补充道。

“两个月后,八云你可以自由离村。”

旗木朔茂转过头看向宇智波鹤。

“两个月内我会给您一个交代。”

宇智波鹤闻言…没在纠缠。

“那老头子我就先回家咯,现在啊,年纪大了…精力不如你们这些年轻人咯。”

猿飞日斩站起身,首先离开。

几秒后,宇智波鹤气冲冲的离开。

宇智波富岳在向两人问候后…离开。

火影办公室内。

就只剩下八云和旗木朔茂两人。

八云站起身,走向门外。

临走前,开口道。

“朔茂叔叔,此事当真与我无关。”

此时。

眉头紧锁的旗木朔茂脸上露出笑容。

八云刚离开火影大楼,脸上虽然从始至终都很平静,可在内心深处却早已掀起涟漪,更多却是在思考宇智波斑这么做的理由…或者说是目标。

这是无妄之灾,可他又无处说理。

八云在木叶街道快速穿梭,直到遇到满脸怒容的宇智波鹤,脚步微缓瞬间停滞。

脑海中。

有关于宇智波鹤的记忆翻滚。

出生于木叶建立之前,在二十多岁时拒绝宇智波斑,带领着族人留在木叶,担任宇智波一族大长老四十六年。

两人视线相交。

荣光剑匣传出机关运动的声音。

PS:求月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