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二十三章祭奠,年度任务

玄羽易冷兮 / 2022-11-30 01:04:0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荒凉无垠的竞技场。

战斗已经到达关键的时刻。

八云双臂涨红在他的努力下,伏魔的刀锋逐渐斩入巨大的屠刀,并且不断向蒙多的脖颈前进。

“吼吼吼。”

蒙多左臂握住病毒屠刀,猛然发力巨大的屠刀,开始旋转像是鳄鱼般紧紧咬住伏魔的刀锋。

令人牙酸的破损声袭来。

咔嚓。

伏魔折断,八云瞬息退出十米。

蒙多开始像个战车冲锋而至,硕大的拳头映入眼帘,像是咆哮着的战锤,向着八云的头顶至上而下的砸落。

这拳颇有气势,似携带着开山之势。

八云的速度要比蒙多快上许多。

这一拳注定会落空。

可八云偏偏没有动,任由拳头降临。

“退出竞技场。”

八云轻声开口,蒙多瞬间静止。

蒙多像是被固定在画片中图案,而他的拳头距离八云的脸庞只剩下一公分左右的距离,可他偏偏无法前进,在那双眼中只剩下浓浓的不甘,身躯逐渐化作蓝色光点消失。

“别闹了,在这里我才是上帝。”

光影流传,时空流转。

八云在床上睁开眼睛,翻身进入睡眠。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任何的胜算,毕竟以八云对蒙多的了解在病毒屠刀和雷霆立场外,他最起码还有两个技能没有使用。

惨遭碾压。

“睡觉,睡觉。”

翌日,八云起床早餐时,收回研究忍术的影分身,对于慈悲的继续提升,已经有了具体的开发路线,增加水球的密度,压缩水球的大小,并且要在攻击时加入旋转以提升穿透力、爆发力。

“碰。”

八云再次分出十几个影分身修行忍术。

街道上,卖早餐的大爷推着餐车,身姿颇为单薄,双臂绷紧显得有些吃力,汗水顺着脸颊流淌。

八云使用变身术改变身形。

同时,弯腰发力帮着大爷推车。

在到达街道的尽头后,大爷想向八云表示感谢,可眨眼的功夫,那少年便已经从自己眼前消失,此时的他也明白自己是遇到了好心的忍者大人。

八云在晨跑后,来到木叶医院,照常完成十份生命细胞的处理后离开医院,先是前往山中一族的花店订了两束花卉。

木叶公墓、训练场。

忧骨千雪颇为纯熟的演练着旗木密典,而八云则是静静地站在不远处观看。

挥刃时,毫无迟疑,攻伐时颇为有力。

两小时后,忧骨千雪躺在训练场旁的草地上恢复着体力,而八云也从暗处走了出来。

“师傅。”

忧骨千雪试图起身,却被八云挥手阻止。

“躺着休息吧。”

“遵命。”

八云坐在旁边的石头上,抬头仰望蓝天,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目前,忧骨千雪的修炼只需要千篇一律的重复,直到彻底熟练衍生出属于自己的感悟和理解。

“师傅,火影大人打算让我参加下忍考核。”

忧骨千雪开口说道,由于他没上过忍者学校的缘故,哪怕实力已经超过下忍却依旧不算木叶的正式忍者,不具备接取任务的资格。

“你的想法呢?”

八云反问,可视线却依旧望着蓝天,在他看来忍者并不算太好的职业,当带上那护额的那一刻,就注定与杀戮和血腥为伴,谁也无法幸免。

“我想成为忍者!”

忧骨千雪立刻回答道,当他具备强横的实力,自然不再甘心于平庸,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手握利器,杀心自起。

八云能够感受到忧骨千雪的神情间的跃跃欲试,这种心态…很容易酿成惨剧。

“明年再参加下忍考核吧。”

“遵命。”

“你的实力还不够,来切磋一下。”

八云随手捡起旁边的树枝,步入训练场内,身体站定,像是山峰般伫立,浑身气势内敛,双眸似藏有万千星辰闪烁。

“喝。”

尘土溅起,忧骨千雪猛然进步,当胸一劈!

锐利的刀锋寸寸下压。

普普通通的树枝后发先至,从侧面点中忧骨千雪手中利刃的破弱处,后者被八云击退速步,可却并未气馁,马上进步挥刀…直取中门。

“叮。”

八云侧身自刺,柔软的树枝如同利剑般又一次点在忧骨千雪刀锋上的薄弱位置,后者再次连退三步。

可忧骨千雪并不气馁,继续进步挥刀,目标永远都是头颅、胸膛、心脏、脖颈。

这些是可以一击毙命的弱点。

“杀心好重。”

八云心道…忧骨千雪的刀锋间更具杀气,似乎修炼变强就只是为了杀死敌人。

这与八云的本意相违背,在他看来练习刀术是为了强身健体保护家人与朋友,在大势所趋面前,拥有说不的资格,而非只是为了杀戮。

银色的刀锋划破空气,刀招的衔接越发致命。

八云左右躲闪,瞬息出招。

“叮。”

树枝点在刀锋的弱点,忧骨千雪被击退。

“杀意太盛,刀招的目标过于明显,进攻时过于极端,丝毫没有防御变招的准备,这样修炼下去…注定与宗师境界无缘。”

八云挥动树枝将忧骨千雪震开,世界有阴有阳,有黑夜和白天,有火有冰,万事万物皆有和谐统一之处,过于极致的事物,最终往往会招致毁灭。

忧骨千雪的刀势便是如此极致。

“师傅,我明白了。”

八云站在空处观望着忧骨千雪练刀,发现他刀锋中依旧杀机萦绕,行刃无比极端。

这就是他寻找到的道路。

“哎。”

哪怕传承于同种的刀术,由于握刀之人性格的不同,每个人都会体会出全新的感悟,忧骨千雪的性格注定了他的刀术充满杀伐。

八云哪怕做为师傅也无力改变。

大半个小时后。

忧骨千雪体力耗尽,将手中利刃归鞘,擦拭干净脸上的汗水后,坐在八云身边准备听候教诲。

“刀确实没有温度,但握刀人的心要时刻温暖。”

忧骨千雪脸上露出思索的表情,而八云则是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迈步走向远方…他的影子在阳光下被拉的很长。

几分钟后。

忧骨千雪站起身,向八云的背影鞠躬…同时用坚定不可撼动的语气向空气说道。“刀不需要温度,只需跟随着主人的指引而挥动…就足够。”

当年,忧骨千雪的爷爷去世,只给他留下几平米的木屋和山坡上一望无际的墓地。

在将爷爷埋葬在提前准备好的墓地后,他陷入了无比迷茫的境地,忧骨千雪从小到大唯一接触过的人类便是爷爷,现在他在世界上唯一的羁绊消失,那段时间他变得惶惶不可终日。

那是,晦暗麻木的岁月。

忧骨千雪只能与木板床和米缸对话。

木屋的窗外经常走过前来扫墓的人群。

可这些人却从不会与忧骨千雪说上半句话。

世界的喧闹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直到米缸变空,木板床垮塌。

他像个游走于世界的孤魂野鬼。

孤独…寂寞…或者绝望。

不,应该说…世界只剩灰色。

世界并非灰色,灰色的是忧骨千雪。

忧骨千雪最终得出结论。

“自己的生命没有意义。”

那一天,忧骨千雪决定饿死自己。

其实,倒不是没有其他办法。

最主要是他懒得去找绳子,又买不起毒药。

他,决定放弃生命。

可…

那天忽然想起平缓的敲门声。

那是两年来忧骨千雪最期待的天籁。

忧骨千雪直接愣在原地,或许是因为惊喜,或许是因为两年没有和人说话,这个瞬间他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终于几秒后,他压下喜悦…恢复语言能力。

“谁啊?”

“我想麻烦你,帮我照顾下父母的墓地。”

“每年二十万做为你的辛苦费。”

“当然可以。”

忧骨千雪不想让进来的人察觉到他正在想办法饿死自己,悄悄的拿起干瘪的面饼。

并且说谎道。

“爷爷,刚去世…我还在适应阶段。”

如此拙劣的谎言,少年却没有将它戳穿。

那天之后。

忧骨千雪灰暗的世界多出了光。

同时,他愿意成为八云手中之刃!

六月三日,中午。

八云请了一天假,没去木叶医院。

从花店取走花卉。

走在祭奠父母的石子路,此时行人不多,大部分是年轻人,手中捧着白色的纸花,神情大多低落,步伐间稍显沉闷。

八云远远望见正在打扫墓地的忧骨千雪。

两人视线于空中相对。

忧骨千雪没有贸然打扰八云。

谷珃

跨过几百层台阶,两方黑石出现在眼前。

八云于此处驻足,将两束花卉摆放整齐。

同时,身体深深地鞠躬。

他已经有一年没来,上次还是在去年的六月,远处多出了几十块黑色方石,哪怕现在的木叶隐村无比祥和安静仿佛世外桃源。

可在忍界范围内,杀戮却从未停止,去年依旧有近百的平民忍者牺牲。

八云缓缓开口,讲述着去年的见闻。

人活于世,当有些梦想或者目标,否则空活一世岂不是显得颇为无聊,祭奠父母的更是八云反思去年的经历…进而展望未来的过程。

八云盘膝坐在墓前。

其实父母的墓里空空如也,骨灰已经在两年前被大蛇丸盗取,在杀死大蛇丸后,八云并未询问父母骨灰的去向,最终也没在那些卷轴内找到骨灰。

现在想来已经没有意义。

八云抬起头,看向黑色方石中央的照片,那上面贴着八云父亲的照片,在记忆中那个战力低下的男人平生有两大爱好…养花和饮茶。

略微有些圆润的脸庞,永远挂着微笑。

过了片刻,八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渐渐起身,转头离开。

在去年定下的任务目标已然完成。

那么今年。

其一,通关竞技场前六层。

其二,进行海之霸主系列副本的探索。

其三,智力属性提升至60点。

八云的终极目标从始至终都很清晰——变强,这是个宏观的目标,从未设计终点。

忍界之神…不够!

六道级…也不够!

独一无二的天赋在手,他相信自己没有尽头。

“呼…”

八云下着楼梯,眼神变得无比坚定,新的一年只需要做到刚刚定下的目标便足够,人不可能一口吃成胖子,自然也不可能一下子便晋升宇内无敌。

恰巧此时,游戏系统的提示音响起。

〖叮咚。〗

〖恭喜玩家触发年度任务。〗

『求道者。』

任务要求:智力60点,完成真实副本探索。

任务奖励:三张宗师突破卷轴。

额外奖励:道化卷轴。

评级SS以上,额外奖励:永恒碎片。

八云脚步微顿,很快便继续迈步向下,年度任务的出发让他将智力属性六十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可是目前,他却失去了继续提升身体属性的渠道。

唯一的出路,便是海之霸主的副本。

当晚七点。

街道上的灯被点燃,行人依旧络绎不绝。

八云维持着变身术,穿梭在人群中手里拎着白天为森雅子和奶球购买的礼物,包括各种各样的零食以及几十条颜色各异的长裙。

今天,周年庆商店将会开启。

八云只有…金币:12600枚。

在回家的路上,他开始思索今夜购买的物品,直到八云发现黑衣暗部快速地在阴影中穿梭,几分钟后那些人彻底脱离木叶隐村。

直接从八云感知的范围内消失。

周围闪过暗部忍者,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八云瞬间了然于心。

购买的物品被放入储物卷轴。

八云寻到暗处解除了变身术。

几十秒钟后,带着动物面具的暗部成员出现在八云身后,略微躬身有些恭敬的说道。

“八云大人,火影请你前往火影大楼。”

“我这就去。”

火影办公室内。

八云坐在旗木朔茂面前的坐椅上。

“前段时间风之国大名希望纲手前往风之都为他更换体内的器官,出价很高…但却被我拒绝。”

旗木朔茂不紧不慢的开口。

“最后,这件事情不就不了了之吗?”

八云有些不懂的问道,伸出手拿起桌面上的钢笔进行把玩,脸上逐渐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仿佛旗木朔茂将要讲述的大事,远不如这只钢笔来得重要。

“其实…半月前,风之国大名在砂隐暗部的配合下,已经踏上前往木叶隐村的道路,而他的生命细胞产物也已经在半个月前由纲手进行培养。”

八云有些诧异,没想到风之国大名会为了延续寿命而离开自己的国家,并且深入敌营。

“风之国大名,死在路上了?”

当初在木叶医院,八云曾经听过纲手提过那么一嘴,风之国大名的年纪与上代火之国大名相仿。

现在已经接近八十岁高龄。

“比那严重…”

旗木朔茂眉毛一条,有些无奈的说道。

“他死在…火之国境内。”

“问题不大。”

八云倒是镇定自若。

“风之国不敢宣战,而且他的儿子现在应该忙着争抢大名的位置,大概率不会向木叶隐村发难。”

“你这说的也太直白了,我希望你可以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我总感觉风之国大名之死背后的真相没那么简单。”

旗木朔茂略微正色,这种感觉来自于他数十年暗部生涯所培养出的敏锐直觉。

“油***冢一族都比我适合调查追踪吧?”

八云放下手中的钢笔,反问道。

犬冢一族配合忍犬的特性可以做到千里追踪的效果,并且再联合油女一族利用寄坏虫寻找无比细致的线索,两族配合可谓是忍界版·万里神探。

“他们…都已经失败了,敌人很狡猾、神秘。”

旗木朔茂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叹息一声,别看八云对待此事无比随意,其实风之国大名死在火之国境内,已经让忍界产生极大的震动。

现在木叶隐村,需要找到真正的凶手,唯有这样才能摆脱木叶的嫌疑,旗木朔茂一生光明磊落,暗害他国大名这种锅,他不愿背也不能背!

“那我也没戏,我虽然擅长战斗,可我又不是万能,奶球的嗅觉最多也就是和忍犬类似,犬冢一族都无法锁定的线索我更没戏。”

八云摊了摊手颇为无辜的说道。

“当真没有办法?”

旗木朔茂挺直腰板,紧紧盯着八云。

“当真…比真金还真。”

八云毫不畏惧的看着旗木朔茂。

“那行,你走吧。”

旗木朔茂放松身体,重新靠在软椅上。

八云离开后。

旗木朔茂反倒平静了下来,该做的他都做了,犬冢和油女、日向和宇智波都没能找到线索,就连八云也对此束手无策…如今的他,只能做到这一步,至于结果风之国信不信,忍界信不信与他何关?

“啪啪。”

旗木朔茂轻声拍手。

暗部出现在角落中。

旗木朔茂缓缓开口。

“对外发布风之国大名确实已经死亡的事实,同时…告知忍界风之国大名之死与木叶没有任何关系,并且木叶会针对这项案件,继续调查下去,直到彻底水落石出。”

这是对风之国的交代。

回去的路上。

八云脸上收起散漫,逐渐变得凝重。

当今忍界有能力瞒过犬冢和油女一族联手的人不多,而且能在砂隐暗部的保护下杀死风之国大名的更是寥寥无几。

在经过简单分析后可以得出结论,凶手是宇智波斑,哪怕不是他,也要算在他的头上,放眼忍界,唯独只剩下他值得八云认真对待。

“海之霸主系列…刻不容缓。”

脑海中想着接下来的计划,八云拐如巷子。

“八云,你回来啦?”

森雅子正站在巷子口的角落中,脸上堆满着笑容,原本她打算陪八云一起去祭拜父母,却被八云找了理由拒绝,祭拜这种事情他更想一个人去。

“回来了。”

八云脸上露出笑容,心中明白森雅子是担心他触景生情,因为父母的离世而伤心。

“等很久了吗?”

“没有,奶球出来等你,我就跟着出来了。”

“喵。”

满是爬山虎的墙头上,奶球发出不满的嚎叫,似乎是因为八云的忽视而表达布满。

“哈哈,小馋猫。”

“特意给你带来蜂蜜脆皮*******云从储物卷轴内取出金黄的烤鸡,表皮涂抹蜂蜜十分酥脆,鸡肉的味道同样带着些些许的甜度。

唰,烤鸡整个丢向奶球。

下一秒,巴掌大小的头颅瞬间变大,张开布满獠牙的大口,连同骨头将整个烤鸡吞如口中。

咔嚓,咔嚓…骨头被碾碎。

“喵~”

几秒后,奶球又变成可爱的萌宠。

“我也要,我也要…”

森雅子闻着空气中的香味立刻说道。

“当然有你的份,还有许多小裙裙哦。”

八云伸出手顺了两下森雅子的头发。

森雅有些兴奋的扑到八云怀中。

“我就知道,八云最好了,MUA~”

“走,我们回家。”

“好…回家。”

PS:求月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