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一十七章蝴蝶忍、鬼杀队总部

玄羽易冷兮 / 2022-11-30 01:04:0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天边升起一抹亮光,太阳逐渐升起。

灶门炭治郎几人从远处赶来,这场战斗彻底落下帷幕,伴随着上弦一和上弦三的死亡,无惨与鬼杀队间的势力平衡彻底被打破。

〖恭喜玩家杀死上弦之三·猗窝座。〗

〖恭喜玩家,获得5000征战点数!〗

〖当以太阳之火,灭尽罪恶!〗

八云见到人齐,轻轻咬破舌尖,嘴角涌出鲜血身体开始摇晃,最终直挺挺地倒下。

同时,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炼狱杏寿郎连忙扶住八云的身体,脸庞上写满了担忧之色,可他不知道这其实是八云装的…

“快带我回安全的地方修养。”

八云说完这句话,便直接晕了过去。

远处偷偷监视着一切的半天狗,略微犹豫后放弃了突袭的打算,无惨大人的命令,是让他尽快寻找到鬼杀队的总部,而他也没把我在天亮前,击杀那名实力基本完好的炎柱。

炼狱杏寿郎没有犹豫直接背起八云,几人重新启程鬼杀队中虽然有负责后勤的部门,但医术堪称最强的绝对是虫柱·蝴蝶忍。

在奔跑的过程中,炼狱杏寿郎对对八云进行了简单的检查,发现他气息平稳,心跳有力,筋骨强健,丝毫不像是受伤的样子,可却偏偏陷入“昏迷”。

众人飞快赶路殊不知身后跟了个尾巴。

另一方面,无惨最初打算暂避八云的锋芒,可当他听说八云在和黑死牟死战后重伤昏迷。

并且目前已经探索到鬼杀队本部的位置,不禁有些动了一举歼灭的心思。

如果说蓝色彼岸花是他追寻千年的夙愿,那么歼灭鬼杀队则是他目前心中最大的心结。

无惨推开窗户,望着外面的灯火,心中渐渐变得无比火热,半晌后…他开口命令道。

“召集剩余的鬼,准备冲击鬼杀队本部。”

“表现优异者可获得我的血液,重组十二鬼月。”

同时,炼狱杏寿郎已经将八云送到蝶屋。

八云闭着眼,空气中满是各种各样花朵的味道,哪怕闭着眼睛他也能想象出那层出不穷花朵,像是浪潮…充斥着整个院子。

忽然,八云闻到十分特殊的花香,清淡却又悠长久久未散,有人将听诊器从他的领口伸入,按在左半边胸膛,又是一番其他的检查。

“他没受伤,甚至身体健康的有些吓人。”

蝴蝶忍检查过后向炼狱杏寿郎说道。

“怎么可能,他明明都吐血了!”

炼狱杏寿郎立刻反驳道,恰巧此时…躺在床上的八云睁开眼睛,轻松的坐起身。

“杏寿郎,小心声…我确实没受伤。”

“那你…”

八云开始解释,从他发现与两位上弦同行的第三人开始,他便计划着引出鬼王无惨的计划,这毕竟只是个副本世界,他不想在其中耽误太多的时间。

这才有了故意示弱,引蛇入洞的计划。

结果就像八云预测的那样,那第三始终在暗中跟随着他们,并且已经发现了鬼杀队的本部,再加上他这个最强战力重创,无惨很有可能会发动攻击。

“你这也…太草率了!”

八云看向出声的女子,那是位极为漂亮的女子,满头黑发的末端略微带有些许的紫意,就连双眸也蕴含着高贵的紫意,脸上虽然挂着淡淡的笑意。

可是八云却能察觉到她正在不满。

“按照黑死牟的强度分析,我有很大希望单杀鬼王无惨,难道鬼杀队剩余的九位柱合力还挡不住两位上弦和五位下弦吗?”

八云笑着向蝴蝶忍反问道。

闻言,蝴蝶忍沉默一瞬,她想不到如何该反驳八云,毕竟眼前这个人已经无数次证明自己的强大,并且也是他…亲手杀了童磨,为她的姐姐香奈惠报仇,对她有着极大的恩情。

“谢谢你。”

几秒后,蝴蝶忍轻声开口。

“谢谢…?”

八云直接不解,他可不记得与眼前这位漂亮的小姐姐有何往来。

“谢谢你杀死童磨。”

“正好遇到了…顺手杀了。”

八云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

蝴蝶忍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但却没有向八云解释她感谢的缘由,只不过这份恩情却被记在心中。

“杀死鬼王无惨,应该是鬼杀队建立的初衷才对,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可杀死无惨的几率却是极高,难道鬼杀队不敢陪我赌一下么?”

“这件事情…需要去问问主公。”

炼狱杏寿郎说道。

“好。”

八云点了点头,他也想看一看统领鬼杀队主公究竟是怎样的人,能够让这么多天赋禀议的少年、少女如此心悦诚服。

炼狱杏寿郎扶着脸色苍白的八云起身。

拉开房屋的木门,映入八云眼帘的便是两米左右颇为平整的石子路,道路的两旁栽种着颜色各异、争艳齐开的花卉。

陡然间,周围的花香变得浓郁,争先恐后的涌入八云的鼻腔,虽不至于呛人,却是超常规的浓郁。

在那花蕊间有着豌豆大小勤劳的蜜蜂在采摘着花蜜,当然更多的却是如同浪潮般的蝴蝶,那些蝴蝶也不怕人,慵懒的爬在花心晒着太阳。

当蝴蝶忍走在花丛中时,周围的蝴蝶开始围绕着她飞舞,勾勒出极美的画卷。

八云正半倚靠在她身上,细细接触八云发现蝴蝶忍的身躯无比单薄,腰部可堪盈盈一握十分纤细,鼻间可以清楚嗅到蝴蝶忍身上的香气,清幽绵长…

“炎之呼吸·不知火。”

炼狱杏寿郎迅速出刀,身影一闪而逝,刀锋上燃烧着火焰,直接刺中不远处的阴影,那里隐藏着某个鬼的分身,窥探着整个蝶屋。

伴随着一声低沉的惨叫…一缕灰烟升起。

在半天狗分手被湮灭之前,他看到那个解决了黑死牟的猎鬼剑士,脸色变得苍白…又咳出一口鲜血。

炼狱杏寿郎骤然的出手,吓得不远处的少女扔掉了手中装满被单的木盆,洁白的床单从盆中撒出,炼狱杏寿郎正在诚恳的道歉,顺便解释事情的缘由。

蝴蝶忍扶着脸色更加苍白的八云,走向主公的居所,不过走出几十步后。炼狱杏寿郎却将八云背在身上三人快速奔向主公的宅邸。

炭治郎、善逸、伊之助则被留在蝶屋。

路上,八云发现周围的森林中遍布着许多的夺命机关与暗哨,如果没有人带路的话,常人陷入这些陷阱后,百分百会付出生命,简直就像防御齐全的战争要塞。

可惜…这些布置挡不住无惨。

“好了,钢铁冢别生气了,那个可是…”

“可是什么?就算他拥有远超于柱级别的实力,我也不允许在短短两个月内…便弄坏我精心打造的日轮刀!”

“可是…”

“主公,你别说了,我一定要给他个教训…”

产屋敷耀哉有些无奈的扶了扶额头,他想让钢铁冢再为八云打造几把特制的日轮刀。

可是爱刀如命的钢铁冢根本不听他的解释直接就火冒三丈,就连八云杀死了四位上弦和下弦一这种恐怖的战绩也来不及向他说明。

哗啦…炼狱杏寿郎背着八云闯入庭院,将八云放在地上,紧接着炼狱杏寿郎和蝴蝶忍同时单膝跪地,向坐在软垫上的产屋敷耀哉恭敬的问候道。

在庭院内摘种着几颗大树,树干挺拔有利,树叶郁郁葱葱,树枝则虬结缠绕在一起。

门帘的布帘上绣着紫藤花。

“主公大人。”

“原来他就是鬼杀队的主公。”

八云观察着产屋敷耀哉,发现此人重病缠身,恐怕已无几年好活,四肢松松垮垮显然并不具备任何的力量,可身上却充斥着让人变得平静的气质。

如果忽略掉脸上脓疮和病疮的话,倒也能看得出曾经是个玉树临风,文采彬彬的美少男。

在产屋敷耀哉的身后,是几个一米多高的书架,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卷轴和书籍,应该是各种情报的归档,从上到下分为红、黑、紫、蓝、黄几种颜色代表着情报的重要程度。

在角落中,站立着两个金雕玉琢的小女孩。

眼眸却显得有些冷淡,让人凭空生寒。

在产屋敷耀哉身旁放着随时可以翻阅的卷轴和两本书籍,由于他双眼失明的缘故,这些书籍需要身旁的少女朗读,并且放着用来暖手的工具和香炉,空气中若有若无飘荡着药香。

同时,产屋敷耀哉也在观察着八云,在他的感知却未察觉到任何属于强者的气魄,他站在那里平平无奇却又让人难以忽视,倒是个奇怪的人。

“就是你…把我打造的日轮刀弄坏的吗?”

钢铁冢已经站起身,满眼的愤怒。

这一刻,八云确认眼前之人,是真的想杀自己,而他也从钢铁冢所言,猜到事情的始末。

“那个…我杀了下弦一,魇梦。”

“就算你杀了下弦一,也不能破坏我的…”

可八云却能明显感觉到眼前之人的怒火正在逐渐平息,虽然他爱刀如命,但是对鬼的痛恨程度却远超于自己的生命。

“我还杀了上弦一、二、三。”

“你开什么玩笑!?”

钢铁冢愤怒的质问,可当他看向不断点头的产屋敷耀哉时,愤怒的眼神逐渐变成错愕,并且深深地低下头。

一秒,两秒,三秒。

钢铁冢猛然抬起头,无比轻松地笑道。

“早说嘛,我这就回去加班加点帮你打造,如果能杀死鬼王无惨,再断几十把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哪怕隔着面具,八云也能感受到钢铁冢的激动和欣喜,那是哪怕用尽全身力气也无法维持的冷静。

“这些人真的很奇怪…”

八云心道,在半残废的主公的带领下,一群十七八岁的孩子游走于黑暗保护着这个世界。

这些人的心中丝毫没有任何地的畏惧,就连眼前的钢铁冢也是,明明那么地弱小可在杀鬼这件事情却又有着如此深的绝意,仿佛那些鬼杀了他全家一般…

在产屋敷耀哉的招呼下,几人跪坐在软垫上,八云则是面色苍白的躺在一旁。

在经过八云检测安全后…

蝴蝶忍开始缓缓向产屋敷耀哉讲述八云的计划,那个赌上整个鬼杀队的计划。

在八云的计划中,就连自己也是被赌在棋盘上的一枚棋子,只不过他的作用更像是决定胜负的绝对王牌。

在听完整个计划产屋敷耀哉没有任何的表示。

八云能够察觉到他在思考。

“这个计划…可行…但需要修改…”

产屋敷耀哉开始讲述起他的计划,以自身和妻女为诱饵,在地下埋入炸药引爆,再趁着无惨虚弱之际提前注入准备好的剧毒,尽可能虚弱无惨的身体素质为八云斩杀无惨提供最有利的条件。

这是个疯子吧。

在提及以自身和妻女为诱饵时,产屋敷耀哉脸色没有任何地改变,哪怕是在身后不远处六个七岁左右的小女孩也并未流露出任何的恐惧。

甚至…就连炼狱杏寿郎和蝴蝶忍对此也没有任何的异议,仿佛产屋敷耀哉会这种这种决定在他们的意料之中,或者说这是早就确定好的计划,哪怕没有他出现,鬼杀队也在计划杀死鬼王无惨。

“我不同意…”

八云摇头坚定道。

“猎杀鬼王无惨,需要牺牲…鬼杀队的所有人都可以牺牲,我这个主公自然也不能例外,产屋敷一族与他纠缠千年,唯有我现身,他才会放下戒心走到炸药的范围内。”

产屋敷耀哉声音平和,蕴含着温暖舒缓的气息,又充斥着不由任何人撼动的决心与意志,甚至在谈及无惨时,声音中也没有多少恨意。

可…八云却能感觉到他在尽力压抑着情绪。

院内的大树在风的作用下沙沙作响。

八云盯着产屋敷耀哉,他必须承认在某种程度上,产屋敷耀哉修改过的计划更有可能彻底杀死鬼王无惨,尤其是当八云听说无惨具备分裂成一千多份逃窜的能力时…

八云犹豫了,在这个世界…他的命只有一条。

第二个计划,对他足够有利。

当他偏过角度看向两个瓷娃娃般的少女时,却又不可避免的心生涟漪,更多的却是不忍。

“唯有带上妻女无惨才会真的相信,这不是一个陷阱,所以她们必须要随我赴死。”

产屋敷耀哉顺着八云的视线解释道,声音永远都是宁静与平和、富有智慧。

可他明明双目失明,却能猜到八云拒绝的理由。

八云闭上双眼,屋外的风陡然变得剧烈,就像他那无法平静的心湖中翻涌的波澜,院落中…盛开的樱花在风的作用下飘落至台阶上。

“他们只是副本世界的npc而已,何必在意?”

“他们为了大意慷慨赴死,何必阻拦?”

“可以轻轻松松完成任务,何必增加难度?”

“别忘了,在这个世界…你的命只有一条!”

“不要圣母心泛滥啦。”

“不过是认识几天的普通人!”

无数声响在八云脑海中回荡,像是魔鬼在引诱堕落,又像圣者在发出宣判…同意产屋敷耀哉计划的理由他能想出几十个甚至近百个。

可这些声音越是响起。

八云便越是抗拒,打从心底里抗拒。

甚至会心底升起愤怒,针对自己的愤怒。

“我曾自诩正义,却在生死前犹豫。”

“生于天地间,当无愧于心。”

直到…他睁开双眼。

“我不同意,我会负责杀死无惨。”

八云坐直身体,毫不避让的盯着产屋敷耀哉,一字一顿以无比坚定的语气说道。

“如果非要按你的计划进行,我退出。”

静室变得更静了…甚至有些剑拔弩张。

“八云君,我知道你是不忍两个幼女赴死,可是她们生在产屋敷一家,这是她们必须背负的宿命!”

产屋敷耀哉的声音有些激动,甚至不由得发出几声咳嗽,这个人真的已经病入膏肓,只是凭借着如同钢铁烈焰般的意志,坚强的活着。

八云敬佩鬼杀队,更敬佩产屋敷耀哉。

可他不同意,便是不同意。

“其实…还有C计划。”

紧接着…八云拿出九根鲜红色的试剂,排在几人身前的地板上,猩红色的药液内部隐隐有气泡逐渐生灭,像是地狱魔鬼的馈赠。

这正是木叶暗部限量供应的秘药焚血。

“首先,对战黑死牟并非我的全力。”

“其次,这种药用了必死,但却可以爆发出近乎翻倍的力量,哪怕我死了…也没能击杀鬼王无惨。”

“那他肯定会被我足够重创,到那时就是九柱中选几个燃烧自己便足够!”

“当然,我有信心击杀鬼舞辻无惨!”

PS:新的一月,求月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