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一十五章无限列车,上弦来袭

玄羽易冷兮 / 2022-11-30 01:04:0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翌日。

两人总算到达无限列车出发的站台。

在半路上,八云解决了个移动速度稍微有些快的恶鬼。

经过这段时间的遭遇进行分析。

恶鬼分为两大类。

人形鬼和异型鬼。

前者,总体维持人形,强化方式各有不同,代表人物则是掌握着寒冰之力的童磨,后者,基本难有人形,强化方式也是千奇百怪,代表人物则是八云交手过的玉壶。

当然段时间八云还遇到了其他千奇百怪的异型鬼,有的长着两张面孔,或者是长着几十根长短不一的手臂,甚至有的异型鬼与器物融合,形成会吃人的沙发、房屋、密室。

当然其中印象最深的还是在杀鬼后…

八云和炼狱杏寿郎在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小店内简单买些吃喝,买的很随意,但吃起来却份外开心。

现在回忆。

八云还是能想到那些简单却美味的食物。

在登上无限列车前,八云见到被炼狱杏寿郎称赞过的灶门炭治郎,以及伊之助和善逸。

灶门炭治郎有些憧憬的盯着八云,在他身上向外扩散着某种极为温暖的能量,像是在阳光午后吹动的微风,温暖和煦…泛着阳光。

“啊呀呀呀,我要挑战你!”

伊之助跳了出来,向八云发起挑战。

透过野猪面具,那双眼内满是战意。

“这孩子,喜欢挑战强者。”

炼狱杏寿郎有些难为情的挠了挠头,毕竟伊之助的这种行为…显得有些失礼。

八云立刻想起…这个那个被野猪养大的孩子。

“来吧,掰手腕吧。”

三分钟后。

伊之助有些挫败的蹲在地上,怀疑人生。

另一方面,鬼杀队负责后勤的成员,已经为炼狱杏寿郎送来五张无限列车的车票。

当八云接过车票的瞬间。

游戏系统的提示弹出。

〖提示:玩家智力属性判定成功。〗

〖成功免疫本次精神攻击。〗

八云低下头看向车票,逐渐将感知能力扩散。

车票上残留着鬼的气息,可周围却没有恶鬼。

无限列车从远处驶来,进入站台,巨大的蒸汽柱像是乳白色的云团冲天而起。

在天地间,留下道巨大的白色光柱,周围橘黄色的灯光,将火车站照亮,宛若白昼。

八云微微皱眉,空气满是煤炭燃烧的味道。

伊之助有些好奇望着眼前的庞然大物,在山中生活的岁月,他从未见过这种庞然大物。

“走吧,登车。”

众人陆陆续续的登上列车,出于某种未知的原因善逸对八云表现出很强的畏惧。

众人依次落座,座椅是很简单的木椅。

可刚坐下,八云便发现了奇怪的地方,周围的旅客全部低着头沉睡。

虽然现在是夜间,但也不至于所有人都在睡觉。

无限列车启动,伴随着巨大的轰鸣。

两边的景象开始向后退去,周围就连炼狱杏寿郎也陷入了沉沉地睡眠。

八云伸出手晃了两下,对方却没有任何反应,仿佛进入永眠。

无限列车驶离站台,两边的景色陷入沉沉甸甸的黑暗,仿佛是隐藏着野兽的黑暗森林。

八云站起身,开始扩大感知范围。

走在无限列车的走廊内。

日轮刀从剑匣内滑出。

“勇者,总是独自面对恶鬼。”

八云快步走到两节车厢链接的位置,破开车厢的铁制墙壁,狂风铺面而来。

双腿发力。

高高跃起,稳稳地落在车厢的顶部。

八云硬着风浪,向车头的方向狂奔。

无限列车车头的方向,有恶鬼。

魇梦此时的心情有些不爽,竟然有猎鬼人没有入睡,并且…那个猎鬼人已经发现了他的本体。

现在他还没能完成与列车的融合。

“欧哈呦,晚上好。”

魇梦转身打着招呼,同时手上的嘴巴,开始发动自身的血鬼术,无形的波动涌向八云。

“睡眠!睡眠!”

八云感受到了无形的攻击,直接侧身躲避。

“睡眠!睡眠!睡眠!”

三道冲击呈现品字型袭来,速度极快。

魇梦的脸上依旧挂着假笑,黑发在空中散落,此时他已经放弃同化列车,而是要调动全力,击杀这个惹人心烦的猎鬼人。

八云微微退后,任由攻击命中身体。

〖玩家智力属性通过判定。〗

〖成功免疫本次精神攻击!〗

“果然么?”

魇梦脸上的笑容逐渐消散。

“怎么会…失败了?”

周遭的风变得更为极速,应该说八云以双刀为引操纵周围的狂风,达到瞬间速度的爆发。

此为…瞬光。

金色的刀光瞬息而至。

魇梦…被直接斩首,为了防止敌人死的不彻底,八云双手继续挥刀,将燃烧着火焰的日轮刀连续斩入敌人的身躯,直到讲起烧成微尘。

风一吹,魇梦彻底消散。

〖恭喜玩家杀死下弦之一·魇梦。〗

〖恭喜玩家,获得1000征战点数!〗

〖当以太阳之火,灭尽罪恶!〗

八云站在车头上,吹着狂风。

日轮刀重新滑回荣光剑匣。

在斩杀魇梦后,这两把武器变得更加残破,其中毕竟严重的那一把已经接近完全断裂。

这主要归功于八云这段时间的勤劳。

哪怕每次只需要一刀,也足足有上千刀。

半晌后,在炼狱杏寿郎带领下,灶门炭治郎、善逸和伊之助来到车头。

四人很懵,但也猜到了大概情况。

尤其是炭治郎,他能闻到空气中残留着的鬼之气息,这股气息已经变得无比薄弱却充斥着临死前的恐惧。

“下弦一·魇梦,已经解决了。”

在几人开始询问前,八云主动将事情的经过告知了四人。

几人沉默片刻。

尤其是三小只,毕竟当初下弦之五累便差点将他们三人团灭,若不是关键时刻两位柱前来支援,恐怕三人已经全灭,可要比累强上许多的魇梦却在极短的瞬间内便被解决。

差距一目了然。

炼狱杏寿郎最先反应过来…感叹一声。

“八云,你真是太强了!”

八云的脸色却有些凝重。

他望着远方的夜幕,在最大范围的感知中,三股异常强大的气息正在快速接近,其中两股的气息甚至可以与童磨媲美,最后的那道却有些飘忽不定。

“两名上弦级别的恶鬼正在赶来,我打算主动迎上去,将战场确定在不远处的平原,这样可以避免影响无限列车上的旅客。”

八云略做思考说道。

“一起!”

炼狱杏寿郎没有犹豫。

“我们也要去…”

灶门炭治郎立刻说道,而伊之助的行动力更是非凡,竟然已经从列车上跳了下去,并且在地上滚动几圈,才稳定住身形。

“那个…我可以不去吗?”

善逸脸上闪过惊慌之色,有些小声的问道。

“善逸我们一起加油!”

灶门炭治郎并未回答善逸的问题,而是伸出手抓住其肩膀,两人一起跳了下去,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决心,哪怕是上弦也不足以让灶门炭治郎恐惧。

刷。

八云和炼狱杏寿郎平稳落地。

无限列车向远处驶去,只是少了几个登车不久的少年,甚至就连车上的旅客也不清楚,他们曾经无比近距离的接近过死亡。

这可能就是鬼杀队的宿命,在黑夜守护光明,却在光明中隐藏自己,他们是无名的英雄。

淡薄的雾气向周围扩散。

八云确认方向,一行人开始飞奔。

荒凉的平原上,鬼杀队与上弦队伍遭遇。

上弦之一,黑死牟。

上弦之三,猗窝座。

两方人马,隐隐对视。

黑死牟以略带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杀死童磨的鬼杀队成员,在之前换位血战中,他曾见识过童磨的实力虽然无法与他相比,却也堪称强大,可却被眼前那个背着剑匣的少年拔除。

“神秘的少年。”

八云同样也在观察着黑死牟,敌人要略强过童磨但却不算太多,敌人有很大的可能是那个上弦之一黑死牟,并且八云确定在刀术上黑死牟有着极高的造诣。

“腐朽的剑客。”

荣光剑匣中日轮刀缓缓滑出。

“拿刀那个略强交给我。”

八云所指的正是黑死牟,面有六目,黑色的头发极长,身着深紫色蛇纹和服,手里握着颜色怪异似有无数只眼睛的长刀,看长度最起码在九十厘米以上。

“那个…赤手空拳的略弱,就交给我吧!”

百米外,猗窝座闻声脸上涌现出怒火。

自诩强者的他,怎能允许这样的诋毁。

炼狱杏寿郎抽出日轮刀,气浪在周围凝聚,武器正是在刀身的侧边刻有“悪鬼滅殺”的那把日轮刀。

其刀镡为火焰形,直指猗窝座。

两在同一刻出手,快速缠斗在一起。

八云略微观察几秒,发现杏寿郎和敌人基本处于五五开的状态,便收回目光看向黑死牟。

“你是鬼王·鬼舞辻无惨么?”

“我并非那位大人。”

黑死牟做为老实人…很直接的回答道。

三小只,开始从旁策应杏寿郎。

猗窝座依旧游刃有余。

“那么…我上了。”

唰,近百米的距离转瞬及至,八云挥动赤红色的日轮刀,斩向黑死牟,当后者看到那赤红色,燃烧着烈焰的双刃,嘴角的不屑飞快收敛。

战国之后,他再次见到了赫刀。

“——万钧之力。”

唯有握力达到万钧才能觉醒赫刀,更可怕的是敌人仅仅凭单手便能进入赫刀状态,这份怪力已然超越黑死牟的想象。

在他的脑海中不由得想起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弟弟…与他纠缠无数岁月的人。

继国缘一仿佛从历史长河中脱离,与眼前之人的身影融合。

刹那间,黑死牟,完全解放。

虚哭神去,这把由黑死牟血肉和骨骼打造的武器逐渐开始异化,分裂…像是树干生长出分枝,刀身处原本紧闭的眼瞳,在同一刻睁开,刀刃透露着浓重的血腥气,这是打磨至化境的凶器。

同时,密集的血丝向着周围扩散。

“通透世界。”

在黑死牟眼中,世界快速变得只剩下黑白,眼球快速锁定八云,通过八云身体内肌肉的运动,他成功预判到了对手进攻的路数。

武器挥动,无比巨大的月弧向外扩散。

“月之呼吸·八之型·月龙轮尾!”

大地被顷刻间切开,无数月华散落横冲直撞,猗窝座和炼狱杏寿郎对视一眼,两人十分有默契的开始向更远距离转移。

巨大的月弧横扫面前的一切。

“瞬光。”

金光荡漾,月弧尽碎。

巨大的月弧被整个从中间斩断。

叮,三把武器相撞。

不见火花,溅射却依旧响若雷鸣。

虚哭神去被瞬间斩断。

黑死牟向后连跳数步,而手中的武器一秒间重新聚合,重新恢复成狰狞可怖的模样。

可他却不敢贸然发动攻击。

一次对拼,黑死牟开始呈现出守。

没错,凭借着通透世界,黑死牟确实可以掌握敌人的全部的进攻和防御的动作。

可奈何…他的反应速度根本无法与敌人媲美,这种神鬼难测的斩击,不由得让他想起…继国缘一。

黑死牟上半身衣衫尽碎,手肘和胸膛和浑身关节开始向外生长出利刃,体表血丝逐渐变得密集,逐渐向怪物开始转变,眼中只剩下狰狞的怒意。

“你死之后,我不许世间有人像你!!”

虚哭神去平举,黑死牟开始孕育攻击。

“威国。”

八云却抢先出手。

在奔跑的途中…

手中的日轮刀上的裂痕逐渐扩大。

这把武器的耐久度,总归到了尽头。

“月之呼吸·十六之型·月虹·孤留月。”

自上空落下数道巨型月弧击碎大地。

同时伴随着无数的圆月刀罡砸下,周遭顷刻间遍布黑死牟那致命的斩击,无数月华如同奔流般冲刷。

封天锁地,周遭再无任何安全的落点。

除非…以硬克敌。

黑死牟发现了八云武器的情况,这招的目的并非杀敌,而是尽可能破坏八云手中的武器。

八云看了看手中的武器,最终连续退步。

他也懂黑死牟的计划。

同时将受伤严重的一把日轮刀放回剑匣。

伏魔滑到手中。

第二回合,开始。

叮,两人武器碰撞开始互砍。

八云只是单纯实用刀招便将黑死牟全面压制,最重要的是虚哭神去根本无法阻挡伏魔的刀锋,在交战时被数次斩断。

PS:求月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