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一十四章童磨之死,无限列车

玄羽易冷兮 / 2022-11-30 01:04:0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八云轻松的将两把日轮刀装入荣光剑匣中。

同时站起身,打算送一下炼狱杏寿郎。

两人走在街上,目标是城外的方向。

街道的两旁霓虹灯闪烁显示出别样的繁华,可这种繁华注定与炼狱杏寿郎无关,他与黑夜相伴与死亡同行,直到鬼彻底被消灭的那一天。

街道边的摊铺上摆着刚烤完的牛肉丸子。

香气扑鼻。

炼狱杏寿郎眼中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垂涎,可却被八云精准的捕捉,在八云的要求下,两人来到摊铺边,点了十几串牛肉丸子和章鱼烧。

通红的炭火将两人的脸庞照亮,八云更喜欢章鱼烧而炼狱杏寿郎则更喜欢牛肉丸子,两人又聊了几句,但大多是炼狱杏寿郎在说八云在听,八云有很多秘密却无法轻易坦白,只能是闭口不言的沉默。

聊着聊着…炼狱杏寿郎提起名为…灶门炭值郎的少年,并且听杏寿郎的语气,是打算将其培养成自己的继子,所谓继子便是继承人的意思。

在他讲述中,八云能够勾勒出灶门炭治郎的基本形象,勇敢、善良、坚定,对弱者有着怜悯,对强者无所畏惧。

总之,杏寿郎仿佛十分满意。

两人饭后,便继续出发。

八云低着头,从忍具包内抹出焚血试剂,他觉得终有一天杏寿郎会用到这个东西,因为无论遇到任何程度的鬼,杏寿郎的选择唯有战斗。

“这是…?”

炼狱杏寿郎望着八云手掌中玻璃管内流淌的血色液体,有些不解的问道。

“焚血,一种秘药,意为焚烧体内血液以换得无可匹敌之力,用了100%会死,但可以无视大部分痛觉,爆发出远超常态的威力。”

八云略微思考还是将焚血递给炼狱杏寿郎。

“我希望你用不到,但我也希望你在打算燃烧自己去守护他人时,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

“哈!”

炼狱杏寿郎接过焚血…仰头发出大笑。

“我早已做好燃烧的准备,自然希望燃烧的更加旺盛,八云…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炼狱杏寿郎由衷的大笑。

死亡本就不值得恐惧。

显然,他真的很喜欢这个礼物。

两人就此分离。

八云转过身,摸向万世极乐教。

转眼间,他便已经摸到了那只的鬼的附近,并且凭借着超高的隐藏技巧,暂时隐藏了身形。

八云原本的计划是等太阳升起后再发动攻击。

可是,信徒扛着祭品不断走来。

八云望去,那是甜甜酣睡的少女,嘴角挂着笑意,仿佛在做着美梦。

如果再等一夜这个少女的下场…可想而知。

纯白的日轮刀就此滑出。

双腿发力,猛然撞破窗户。

碎裂的竹片落在地上。

周围淡黄色的帷幕间满是檀香的香气,在黄色的软垫上靠坐着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七彩的双眸,流露出些许的愤怒,身形却十分懒散。

帷幕上满是七彩般的莲花,气氛宁静祥和。

八云抬起头望向童磨。

刷,白色刀罡如同咆哮的龙!

童磨一跃起身。

撞破窗子…跃向旁边的水池。

刹那间,沿途的围栏、木柱被刀光斩断,八云如同巨大的鸟低空极掠,直接将墙壁斩碎,周遭的石头宛如子弹般纷飞。

童磨微笑着横过扇子格挡飞溅的石子。

敌人的身影破墙而出,在那刀锋上包裹着金色的电弧,不由得让八云想起以前面对过的雷之呼吸拥有者,铁扇挥舞。

“血鬼术·莲叶冰。”

伴随着童磨挥动铁扇,极寒的波动向外扩散,三朵状若莲花的冰晶出现在八云前进的路径上。

周围的温度刹那间,变得极寒。

八云强大的目力让他能够发现冰晶中的血丝,那血丝极细,仿佛跟随着空气的流动在改变位置,八云本能想起曾经交手过的冬狮郎,下意识屏息。

冰制的莲花极快的撞向八云,周围的冰片像刀锋般锐利,两者间的距离不断压缩。

八云双手发力,握紧刀锋,在他的目光中,原本纯白的刀锋,逐渐被转变为红色,像是燃烧的火焰。

——八云误打误撞,开启赫刀。

双刃如同火炬般撞破冰莲,淡蓝色的冰晶四处飞溅,在月光下铺满银色的光辉,八云操纵着双刃撞入冰晶形成的界限中,周遭的冰晶快速地被火焰燃烧成白色的蒸汽。

“血鬼术·散莲花!”

半空中的冰晶快速汇聚为稀碎的冰花,每片花瓣都如同利刃般锋利,童磨挥舞着双扇,在两人逐渐逐渐堆砌成寒冰界限。

“威国!”

双刃交叉宛若利爪,瞬间将路径上的寒冰击碎,寒流在八云身后卷积为风暴,以莲花作为跳板,两人间距离无比逼近。

“血鬼术·冻云!”

童磨双手舞动铁扇,推出凝聚着寒流的云霭其间孕育着海量的冰晶,童磨利用这招将敌人逼退,那不断前进的刀锋让他感觉到了久违的压力。

“永眠迷雾。”

八云轻声开口,浓雾滚滚扩散,铅灰色的雾气与吞吐冰晶的白云混杂着一起。

八云脚步未停,继续向前迈步,咆哮的刀锋直指童磨的脖颈。

童磨瞬间收敛了笑容,转变为无悲无喜的状态。

在生死关头,童磨已经顾不上演戏,他从未面对过如此强大的敌人,自己所有的攻击和防御都被敌人蛮不讲理的撕毁。

哪怕是他引以为傲的防御,也无法阻挡,那燃烧着火焰的双刃。

“血鬼术·结晶之御子。”

五道由冰晶组成的分身出现在庭院中,外形与童磨几乎一般无二,这些分身具备着童磨类似的特性甚至可以催动些不算强大的血鬼术。

“血鬼术·玄冬冰柱。”

莲池中的水滴逐渐向上涌去,在半空中汇聚为尖刺的冰棱,这一切只在眨眼间完成。

无数冰棱从天而降!

威压,越发强横。

恐怖的极寒自周遭向八云袭击。

诸多攻击在此刻聚合。

童磨此时十几自信,凭借这几招连击,足以重创眼前的敌人。

空气间,划过白痕。

那是坠落的冰凌。

八云身前的寒冰墙层层向外扩散,压迫着他全部的躲闪空间,此时的他在战略上被童磨逼入绝境。

躲闪,需要躲闪么?

当他足够强时,便无惧敌人所有的攻击,无论是从天而降的冰柱,还是前方野蛮扩散的冰墙。

一刀,足以…解决!

目光微凝,战意昂扬。

“威国。”

八云轻声开口,燃烧着火焰的刀锋照亮夜空,下一刻无数的刀罡向外扩散,将周遭的一切冰棱和前方的冰墙,乃至于童磨的分身斩破。

火海沸腾融化着周围的冰柱。

酷热的温度近乎扑面而来。

远远望去,像是天火降临世间!

幽白的云霭被浓雾吞噬。

在那赤红色的双刀上,童磨察觉到难以想象的危机感!

会死,会死,会死。

在他体内每个细胞都在提醒着他死亡即将到来,可童磨的脸色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无悲无喜,无怒无嗔。

甚至对于死亡,童磨也没任何的恐惧。

“冰葬十夜月。”

童磨将双扇横在身前,试图挡住八云凌厉至极的斩击,无数扇骨拼凑成绝美绽放的莲花,童磨眼中浮现出兴奋之色。

“少年,你比世界有趣。”

叮。

武器碰撞,童磨转瞬间变得无比惊讶,那以钢铁为骨、彩金为面的铁扇,被敌人轻松的斩断。

仿佛…滚烫的热刀切割黄油。

周围的冰柱,在这一刻炸开、飞溅。

八云信步向前,直劈!

“血鬼术·雾冰·睡莲菩萨。”

这是童磨的绝技,周围的水珠与寒气向他身体涌来包裹,制造淡蓝色的冰人,外形就如同双手合十打坐着的菩萨,伴随着着时间的推移菩萨的高度提升至四米,在被寒冰的包裹中,童磨露出笑容。

下一秒,童磨的身体被整个切开。

四米多的坚冰菩萨毫无阻碍的被斩断,巨大的冰块向周围倒塌,同时双刃横扫,形成十字刀罡。

在童磨还未反应过来之际。

头颅从冲天而起。

童磨的眼中满是震惊和错愕。

“怎么可能?”

“这是被斩首了么?”

落在地上的头颅喃喃道。

八云蹲下,望着逐渐化为飞灰的尸体。

这次斩杀来得实在是太过容易,日轮刀对恶鬼的克制要比想象中更为夸张。

周围的冰块逐渐沉入莲池,周围传来熙熙攘攘的脚步声,万世极乐教的教众正在快速到来。

可八云仍未受到游戏系统的提示。

“不!不!不!”

“你这么有趣,我还不能死!”

落在地上的鬼头出声道,原本正在化为飞灰的身躯正在逐渐愈合,仿佛死亡正在被逆转。

“这是什么情况?”

在他的感知中,敌人的气息竟然变得更强。

可炼狱杏寿郎说过,日轮刀斩首便能杀死鬼。

此时,他有些疑惑。

八云开始挥刀…一息,百斩。

原本逐渐聚合的势头停止,燃烧着火焰的日轮刀如同被烧得通红的钢铁柱般打入童磨的身躯。

立刻将周围正在聚合的细胞点燃,伴随着八云挥出百刀,童磨的身躯内,宛如有无数道火焰在燃烧。

哪怕他以自身意志克服了斩首的弱点。

可…天与地的差距依旧在那存在,童磨的身体属性大概处于四十点左右的样子,而八云的四大属性却已经超越了五十点。

十几秒后,游戏系统的提示音响起。

〖恭喜玩家杀死上弦之二·童磨。〗

〖恭喜玩家,获得7000征战点数!〗

〖当以太阳之火,灭尽罪恶!〗

月色下,双刃归于剑匣。

八云借助夜色,快速脱离万世极乐教。

不到一分钟的大战,却让他肚子有些发空。

在失去了查克拉后,他的所有招式和进攻都需要依赖体力,这也直接导致…八云食量大增,并且变得十分容易饥饿。

八云想了想,重新回到刚才与炼狱杏寿郎吃过的摊铺边点了些牛肉丸子和章鱼烧。

半响后。

“好像也就那样,并不算好吃。”

八云结账后站起身。

或许…是因为一个人吃的缘故。

正巧这座城的恶鬼,已被解决。

八云找准方向,开始追寻炼狱杏寿郎。

在这世上,遇到个合得来的人很难。

八云可不希望下次再见到的时候是在他葬礼上,炼狱杏寿郎的身上披着纯白的被单,周围摆满白花。

闭眼永眠,眼神祥和。

八云连忙摇了摇头。

抓紧脚步出发。

大半个小时后,八云追上炼狱杏寿郎。

“你不是说要调查城中的恶鬼么?”

炼狱杏寿郎双手背在身后快速奔跑,面对着八云的忽然出现有些诧异。

事实上,在全集中呼吸法的配合下,让炼狱杏寿郎的奔行速度远超普通人,可八云却能轻松的跟上炼狱杏寿郎的速度,脸色看起来颇为从容。

“已经解决了。”

八云回答道,脸色如常。

不到一分钟的战斗有必要解释么?

当然没有。

“敌人不强吗?看你不像受伤的样子。”

炼狱杏寿郎倒是有些好奇的追问道,在他看来哪怕八云再强,不到半小时的时间,也无法解决十二鬼月级别的恶鬼。

唰、唰。

树影不断向后掠去。

远远望去像是不断扭曲的魔鬼。

今夜,的月光有些朦胧,像是薄纱般披在两人身上,八云用手调整了下正在灌风的衣领,连夜奔袭倒是有些冷了几分,同时开口说道。

“上弦之二,冰鬼·童磨。”

“啥?”

炼狱杏寿郎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刚才,他差点就难以维持全集中呼吸的稳定。

可他相信…八云不是在说笑。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敌军围困,他前脚吃个饭的功夫,结果…自己的好朋友孤身一人冲入敌营,直接杀了敌方军营的三号人物,而敌军那千军万马却形同虚设。

“半小时…解决上弦之二?”

“应该说不到一分钟。”

八云完全不顾炼狱杏寿郎逐渐陷入自我怀疑的面容,继续讲道。

“有了日轮刀的话,杀鬼真的很简单,冲到鬼的面前,在鬼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使用日轮刀直接斩首。”

炼狱杏寿郎望着八云绘声绘色的解释。

陷入了深深地自我怀疑。

如果杀鬼真的可以这么简单,鬼杀队几百年的牺牲又算得上是什么。

庸人,前仆后继的愚蠢行为么?

“这一刻,我真的相信你会终结杀死…鬼王无惨的那个人,仿佛我们的牺牲就是为了等待你的出现,终结延续千年的邪恶历史。”

语气中夹杂着些许的挫败,心智坚韧如他,也无法从容的面对这种屡次三番的冲击,那是…让人本能生出绝望的差距。

“杏寿郎,你们的牺牲并非是等待我出现。”

八云摇了摇头,无比真挚的开口说道。

“你们是伟大崇高之人,而我不如你半分。”

炼狱杏寿郎受到肯定脸上露出笑容。

可他望着神色轻松的八云,心头还是不是滋味,从寻鬼、杀鬼,到奔袭百里追上他,这等体力或者耐力,让他不由得再次刷新对八云的认知。

最重要的是…被杀的可是上弦之二。

“你是如何做到…那么简单杀死上弦二?”

闻言,八云略做思考。

“我以前曾经和操纵极寒的敌人对战过,现在对战上弦二·童磨,自然有着几分经验存在,而且与那位相比,童磨对冰的操纵显得有些稚嫩。”

“经验…?”

炼狱杏寿郎有些好奇追问道。

“不打消耗,直接近身…直接斩首。”

八云理直气壮的回答。

“如果敌人进行攻击和防御?”

“直接斩碎,你要相信刀锋所指无物不斩。”

炼狱杏寿郎沉默。

在八云身上,他感受到了世界的参差。

两个人走走停停,飞奔在旷野。

这个年代虽然已经有了科技复苏的征兆,可更多的地方却依旧无比原始,呈现出诡异的割裂感,大都市有着霓虹灯,有着电车。

可更多的山村却没有电,也没有科技的影子。

质朴而无华。

这段时间,两人分开数次。

八云额外绕路追寻着恶鬼的气息,趁着白天将其斩首,最终在日落前重新找上炼狱杏寿郎,两人经常在山间露营,吃着没有多少味道的干粮。

八云抽出日轮刀,摆在身前…

原本平滑的刀身,已然布满缺口,甚至有道细小的裂缝从刀刃延伸至刀背。

这两把精心打造的武器已经接近彻底损毁。

这是由于无数次,暴虐至极的斩击。

“这武器有些过于脆弱。”

八云撇了撇嘴。

重新将日轮刀放回荣光剑匣进行温养。

炼狱杏寿郎脸色有些奇怪,他曾见识过八云全部爆发的斩击,那种程度的力量,他实在想不到这世界上有何种材质能够承受。

“明天大概就能赶到车站。”

两人不远处的树冠像是巨大的伞,遮天蔽日。在粗壮的树枝上…蹲着有些肥硕的野鸡,那只野鸡正蹲在安全距离梳理着尾部的色彩斑斓的羽毛。

八云看了看手中的干粮。

同时,看了看远处的野鸡。

荣光剑匣中…解玉缓缓滑出。

八云反手将其握住…

“今夜…大吉大利,当吃鸡。”

刷,八云身影消失。

“好快。”

炼狱杏寿郎呢喃的感叹道。

半小时后,两人啃着肥的流油的鸡腿,算是吃上了这两天最丰盛的一顿晚餐。

当晚,八云继续出发猎杀恶鬼。

PS:求月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