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木叶之任务达人
听书 - 木叶之任务达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零六章奇迹,宇智波鼬出生

玄羽易冷兮 / 2022-11-30 01:04:00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昏暗的地穴内。

满头白发的中年人正端坐在石头制成的椅子上。

奇怪的是他眼皮凹陷,空空荡荡没有眼球。

哪怕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可他的威严却已经遍布整片空间,看上去像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可身上的气势却无比的古老以及血腥,像是征战无数岁月的王者。

纯白的人影从地穴的墙壁上浮现。

“斑大人大蛇丸要死了,我们需要救一下么?”

宇智波斑闻言,轻轻地摇摇头。

“为什么?毕竟那曾经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啊!”

“他那样的人,应该被千刀万剐。”

宇智波斑摆了摆手,开口说道。

巧合的是,他与千手柱间说出了同样的话。

“可毕竟是我们曾经的合作伙伴啊”

白色人影有些不忍心的劝慰道。

下一秒,头凭空炸开。

“我就说吧,像他这种话唠活不过三天。”

“别说话,我正在想象拉屎的感觉。”

角落中,另外两道纯白的身影正在因同伴的死亡而幸灾乐祸。

一切尘埃落定。

八云望着脚下血液侵染的大地,无奈的摇头。

这些痕迹他真的无法去除。

永眠迷雾散去,露出八云的身影。

大野木缓缓从天空上落下,在他眼中八云赤裸着上半身,筋骨匀称,肌肉分明…虽然有些纤细,但绝充斥着力量感。

尤其是少年平静至极的脸庞,虽然年纪轻轻,却给人无比踏实之感。

“那个恶魔呢?”大野木紧张的开口问道…眼中充斥着期待以及愤怒。

“已经死了。”

八云从储物卷轴内取出衣服套上,开口回答道。

“……我代表土之国,感谢你。”

大野木极其郑重的鞠躬表示感谢。

“我应该早点来,只不过那时没有信心战胜他。”

八云侧步躲开大野木的鞠躬。

大野木神情复杂,身为土影…需要别国忍者帮忙才能清除敌人,这是种深深地无奈,更是让他无地自容的羞愧。

八云没有理会大野木逐渐复杂的心情而是走向远方。

此时的他无比疲惫,精神与肉体双双透支,尤其是残留的毒素让他的身体有些难以维持,表面上的云淡风轻。

半夜,八云的影分身正在为本体拔除毒性,而本体正在处理着任务。、

清晨,八云踏上前往雨之国的道路。

大蛇丸的骨灰还需要交给自来也和纲手。

翌日,八云出现在雨隐村,见到了纲手和自来也。

数日不见,纲手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脸色变好了许多,皮肤也逐渐恢复白皙,淡黄色的长发梳成马尾,披在身后,看起来十分干净利落。

晓组织的平台,还是那么几个人,只是少了爱笑的少年,少了位热爱烤鸡翅膀的少女。

小南蹲在角落中宛如行尸走肉,她明明活着眼中却只剩下绝望的死志。

八云盘膝而坐,拿出鸡翅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怎么才离开几天就舍不得师傅?”

纲手用力拍着八云的后背,朗声笑着问道。

同时,仰起天鹅般纤细雪白的脖颈,灌了一大口清酒。

八云摇了摇头,打量了一眼自来也。

自来也浑身虽然仍然残留着酒气,可眼神却十分明亮。

显然已经逐渐走出弥彦离世的阴影。

“幸亏你来得巧,若是再等几天我和自来也打算启程土之国,终归”

有些事情注定总归是瞒不住。

纲手话还未说完

碰的一声。

八云将石制的方盒从储物卷轴拿出摆在地上。

“这是?”

自来也放下啤酒的酒杯,有些疑惑的问道。

“大蛇丸的骨灰,他在这世界上没有亲人,这东西还是交给你们比较好。”

八云翻动火堆上的鸡翅膀平静的说道。

纲手和自来也愣在原地。

火光映照下,少年脸上稍微露出腼腆的笑容。

众人都明白这不是一个玩笑。

纲手木然的举起石盒,神情有些复杂。

曾经和大蛇丸经历的往事在眼前不断浮现。

哪怕他已经在歧路上走了许久。

可这个结局却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纲手将石盒递给自来也摇摇晃晃的起身。

在众人视线不可及的位置,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自来也手中的酒杯落在地上,酒液向周围扩散,万千白色的泡沫,稀碎破散。

八云静静地的翻动着眼前的烤鸡翅,轻轻地开口。

“我们都清楚大蛇丸的所作所为,这种罪恶哪怕死亡也无法完全抵消。”

纲手和自来也都没有接话,显然算是默认了的话。

“哎。”

自来也发出一声长叹,将石盒收入储物卷轴。

随后,双腿发力,拉着纲手,纵身融于雨幕,今夜当大醉一场。

半小时后,卧室内。

八云在等下处理游戏系统发布的任务,阅读、记录、日记。

午夜,八云坐在桌边开始检查大蛇丸的遗物。

首先,八云起身来到室外。

雨隐村依旧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这会让人无法分辨黄昏和清晨。

在这里,时间这个概念甚至会变得模糊。

八云取出封印着秽土转生的黑白小球。

第一个,解开封印。

只剩下有些干枯的尸体和灰白的碎片。

八云将其重新封印,丢入旁边的下水道。

第二、三个同上。

直到第四个八云脸色变得奇怪。

透过封印,八云能感受到海量的查克拉的波动,甚至能感受到这股查克拉中正平和的意志。

这股意志正在沉睡可却不该如此。

大蛇丸已死,秽土转生应该已经被解除。

千手柱间…果然特殊。

天上的雨滴落在八云脸上,黑色的碎发软趴趴的贴在头顶。

同时,双刀从荣光剑匣划出,额间浮现出殷红的仙人印记。

八云已然进入战斗状态,紧接着他解开了黑白小球的封印。

千手柱间出现在眼前,脸颊和红色挂甲布满裂纹显然正是秽土转生模式。

紧接着,千手柱间睁开双眼,四目相对。

“初代大人?”

“哦?你是木叶的忍者吗?这么看来是那个罪孽深重的后辈败亡。”

千手柱间开口,话语里难掩喜色,显然大蛇丸的死对他而言是个好消息。

“没错,我是木叶的忍者,只是您的状态?”

闻言,千手柱间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想到木叶还能出现如此优秀的后代,那个我也不清楚我的状态,我感觉凭借此身,还能在忍界停留八个小时。”

八云点了点头,只能将原因归类为千手柱间曾经摆脱秽土转生的控制。

两人在雨中聊了片刻。

“小兄弟,我察觉到了纲手那丫头的气息,最后的几个小时我想陪着我的孙女一起度过。“

八云点了点头,千手柱间使用瞬身离开。

“初代大人叫我兄弟。”

“那是不是相当于,我成了纲手的爷爷辈?”

另一方面,千手柱间在瞬身的过程中忽然想起。

“我怎么好像忘记了些很重要的事情?”

可惜最终他还是忘了提醒八云,宇智波斑还活着的消息,甚至已经在大蛇丸的帮助下逐渐恢复年轻的这件事情。

另一方面,八云回到卧室,利用查克拉将体表的水汽蒸发。

从储物卷轴内拿出其他的战利品。

首先是大蛇丸的传承。

八云分出影分身开始整理。

龙地洞通灵契约卷轴、对应通灵术。

各种各样的禁术,例如肉体活化和肉体软组织改造,比较禁忌的八岐之术。

以及重头戏…秽土转生之术。

这是大蛇丸初步改良的版本,大概只能发挥出忍者生前百分之七十的战力。

基础忍术,土遁,火遁。

特殊的替身术我吐我之术,这个划掉。

蛇吐我之术,这个划掉。

八云归类整理,决定将空之太刀和通灵卷轴,以及各系忍术交给御手洗红豆。

当然肉体活化之术,也被八云抄写在卷轴上。

最后,八云开始翻阅大蛇丸关于柱间细胞的研究,从数据上可以看得出大蛇丸进行了许多次人体实验,并且对柱间细胞的了解达到了极深的程度。

至于那些血腥的祭祀之术和异种查克拉研究与提炼方面的记载,则被八云直接点燃,焚烧殆尽。

在八云看来这些知识本就代表着邪恶,因为它将人的生命当做某些工具和原料在使用。

凌晨,四点浑身酒气的自来也返回卧室。

八云将整理过的卷轴交给自来也,这是大蛇丸的掌握的忍术,自来也作为好兄弟自然有资格分享,当然不包括那些血腥的记录。

“这是?”

自来也有些迷糊的问道。

“大蛇丸,留下的传承,他希望我将这些忍术交给御手洗红豆。”

自来也接过卷轴,脸色变得有几分阴郁。

拿起酒壶,再次痛饮了一大口,并未是啤酒而是极烈的烧酒。

几秒后,自来也脸色变得涨红,发出连续的咳嗽,眼泪从通红的双眼流出。

“希望,自来也大人不会怪我。”

哭泣中的自来也闻言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和纲手都清楚,你只是做了件无比正确的事情。”

许久后,自来也站起身有些振奋的说道。

“忍者,便是忍耐常人所不能忍耐的苦难。”

“豪杰,从不会软弱的哭泣!”

这种自我欺骗性质的话对自来也竟然真的有用。

他的脸上逐渐多出笑容,躺在床上沉沉地睡去。

八云恍然大悟,这言语并非是欺骗自己,而是自来也行为做事的准则。

自来也只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忘了自己恪守的忍道。

第二天,几人在晓组织平台。

这次,小南竟然在满脸笑容的准备着烤鸡翅。

据纲手所说,昨天千手柱间送纲手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偷偷哭泣的小南。

千手柱间在了解完始末后,便将小南拉了出去,当她再回来时仿佛已经将一切放下,脸上重新多出开朗温柔的笑容,身体向外扩散着幸福的光泽。

八云听后只能在心中默默感叹。

千手柱间牛!嘴遁,YYDS!

其实不仅是小南,就连纲手也在和千手柱间聊过后脸上多出了许多的笑容。

八云看来所谓嘴遁更像是人格魅力,并非只是说教,而是在战胜敌人后,并未在仇恨的驱动下痛下杀手,而是选择原谅,是经历了许多苦难,心中依旧残留着照耀世界的光辉,就像太阳般温暖且耀眼。

当然,八云做不到这样,是他的话如果为敌,骨灰都给他扬了。

不过,见到小南身上的变化。

八云脸上也是露出喜悦的笑容。

酒足饭饱后,众人都很开心愉快。

“师傅大人,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希望你冷静。”

八云观察着纲手脸上的笑意,猛然想到了储物卷轴内的某物。

“在大爷爷的教育下,本公主…现在已经面对万事万物,而做到心平气和。“

纲手拍了拍胸脯,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八云从储物卷轴拿出透明的石英玻璃瓶。

淡绿色的营养液内,漂浮着半截手臂,散发着勃勃生机。

“这是什么东西?”

纲手拿起玻璃瓶总觉得有些熟悉。

“初代大人的手臂在大蛇丸的遗物中发现。”

八云起身略微拉开安全距离,同样这个动作的还有自来也-

“TMD,大蛇丸你该死!!!”

纲手怒极脚下钢铁打造的平台开始摇晃。

八云暗道不妙立刻瞬身离开。

几秒后,雨隐村最高的建筑。

山椒鱼半藏曾经的住所。

通天之塔,倒塌!

自来也和纲手凑了三亿两火之国钱币。

这才替纲手完成赎身。

否则的话,几人只能勇闯晓组织

纲手对此倒是不太在意。

钱这种东西,从未属于过她。

傍晚,三人踏上返回木叶隐村的道路。

自来也满脸肉疼,那些钱可是他一笔一笔画出来都是所得,尤其是想到漩涡长门极为财迷的笑容时,自来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欺师灭祖啊…”

一天后。

八云斩杀大蛇丸的情报开始在忍界扩散。

忍界哗然!

尤其是土之国居民,可谓是喜极而泣。

有史以来最邪恶的罪犯,死在了信任忍者之神的手中。

两天后,三人返回木叶隐村。

在千手柱间的劝说下,纲手放下了与木叶隐村的隔阂,选择重任木叶医院院长之位。

同时恐血症也在无形中痊愈。

木叶隐村的气氛却有些喜庆。

许多家店铺都在优惠力度极大的打着折扣。

充满节日的色彩。

八云很快发现,这些打折的店铺大多数属于宇智波一族,略微打听才知道是宇智波一族,宇智波富岳的大儿子出生,并且已经被命名宇智波鼬。

八云先是前往火影办公室汇报。

旗木朔茂对八云杀死大蛇丸的行为表达了口头的嘉奖,并且岩隐村悬赏的奖金正在飞快的送来木叶,在扣除木叶任务部的抽成外,八云大概可以分到一亿五千万左右的火之国钱币。

略做犹豫,八云拿出九千万捐给木叶。

两人交谈片刻,八云得知卡卡西小队正在村外执行任务,这就是代表森雅子同样不在村内,毕竟四人同属于同一个小队,带队忍者是上忍旗木卡卡西。

不声不响。

十一岁的卡卡西,成为了木叶上忍。

可是八云却依旧是下忍。

“那我先回去咯?”

八云向旗木朔茂告别,转身离开火影大楼。

前往一乐拉面,简单的解决了午餐。

此时,自来也和纲手正在为大蛇丸下葬。

大蛇丸情况更为特殊,没资格进入木叶公墓。

纲手决定在千手一族的后山下葬大蛇丸。

这也算是对于曾经挚友的交代,入土为安。

八云忽然想起来大蛇丸临终的嘱托。

感知扩散。

木叶十一号,训练场内御手洗红豆正在训练。

原本她的朋友便不多,大蛇丸叛逃后那些朋友基本上都与她断绝往来,在大蛇丸的指导下她的实力要强于大部分的同龄人,倒也不用担心欺负。

叮、叮、叮、叮!

四枚苦无快速划过几十米的距离命中靶心。

御手洗红豆,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同时,弯腰拿起糖水喝了一口。

“你过得到还算不错。”

八云瞬身出现在御手洗红豆身旁,开口说道。

“一些流言和蜚语,我倒是不在意。”

御手洗红豆明白了八云的意有所指,昂着头固执的开口回答道。

“嗨,不要装坚强啦。”

八云看穿了少女的倔强,直言不讳。

“他们说…你杀了大蛇丸?”

御手洗红豆没有接话,而是反问道。

“没错。”

八云点头承认,同时用心观察着御手洗红豆。

“你想为他报仇吗?”

“那样邪恶之人,死不足惜!”

御手洗红豆立刻回答道。

可八云真真切切的在红豆身上感觉到了悲伤。

在失去父亲后,大蛇丸是唯一照顾她的那个人。

“这是…大蛇丸让我交给你的东西。”

八云从储物卷轴内,取出汇总过的忍术卷轴,以及大蛇丸的招牌兵器草薙剑·空之太刀。

其实是有着双刃的长剑。

八云将东西递给御手洗红豆。

这是传承和交代。

此时的御手洗红豆并未经历天之咒印的痛苦,也并未经历被洗去记忆的不解和仇恨,哪怕这段时间因为大蛇丸遭遇了许多冷眼,在心中却依旧视大蛇丸为亲人。

当御手洗红豆视线落在那把熟悉的武器上时。

眼泪还是…失去控制,夺眶而出。

某种程度上来讲她对于大蛇丸的感情很复杂。

大蛇丸对她来讲是师傅,更像严苛的父亲。

这一刻,御手洗红豆无比确定……

那个看起来很冷酷,

却总是在自己受伤后耐心包扎的师傅,

真的死了。

自己再也不可能见到他了。

御手洗红豆,开始放声大哭。

PS:求月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