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抠神
听书 - 抠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百一十九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

萧瑟良 / 2023-01-26 23:45:08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一般来说,这种电话,只要你不要求前台服务员说出客人的房间号,他们是会帮你把电话转过去的。

电话转到薛正昊的房间之后,响了几声,有人接听了电话。

“你好,请问哪位?”薛正昊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

程煜压低了声音,用之前跟薛正昊交谈的那种声调急促的说道:“薛老板,我是钟华。”

“哦?小钟啊,你怎么知道我房间号的?”薛正昊的声音显得有几分警惕,毕竟,他手里那顶凤冠在他看来价值极高,必须防着所有人。

“我不知道您房间号,是让前台帮我直接转过去的。薛老板,我劝您最好立刻离开芒街,您可能有危险?”

“哦?这怎么说?”薛正昊的警惕还没完全放下。

程煜假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越发急促的说道:“刚才我把凤冠交给您之后,就到赌场把筹码全都兑换成了现金,然后让服务员帮我安排一辆车到海关,我想回国。可是,我上了车之后,车开出去没多远,车子的后座就突然冒出来一个手里拿着枪的人,他威胁我要让我把凤冠交给他,还说有什么悬红,有人要花一千万买那顶凤冠。我没办法,只能告诉他们,我其实只是个普通人,我根本没有钱买凤冠,我是帮别人拍的。那人不信,在车里就打了我一顿,我趁他们不注意,拉起了手刹,车子撞在路边的树上,翻了,我这才跑了出来。我现在已经到了海关,马上回国了,我想着我走后您可能会有危险,所以打电话通知您一声。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您保重。”

说完,程煜径直挂断了电话,没有给薛正昊任何继续询问下去的机会。

不出意外,薛正昊听闻这个消息,应该没有时间去辨别程煜所说的是真是假,但他只要有哪怕一丁点儿的怀疑,就会想方设法去求证。

求证也不难,只需要根据程煜所说的悬红,薛正昊应该就能想到七爷头上,在芒街这种地方,应该不会再有第二个势力胆敢发布悬红了,尤其是要抢的还是七爷的客人。

而薛正昊也正如程煜所料,当发现程煜已经挂断了电话之后,他只是稍稍犹豫了不到三秒钟,就立刻查询了七爷发布悬红的渠道,然后,他果然看到那份悬红,一千万的赏金,要的是凤冠以及拍下凤冠的那个人。并且,那份昨晚就已经发布了的悬红还有跟进的部分,今天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悬红的内容中多了一张“钟华”的照片,照片上,“钟华”手里正捧着那顶凤冠。

虽然也觉得有些奇怪,因为薛正昊相信七爷必然知道程煜只是一个代拍者而已,而且由于提前接触的缘故,七爷一直都知道薛正昊对那顶凤冠有强烈的意愿,而且七爷还知道程煜上午在赌场发生的事情,自然也就知道当时跟程煜有过接触的人只有薛正昊,是以七爷不可能不知道凤冠其实在自己手里。

“七爷这是什么意思呢?”薛正昊陷入了沉思。

“这份悬红昨晚就发布了,也就是说,七爷昨晚就已经想要夺走凤冠了。可七爷想要,直接拦截下来不让凤冠上拍不就得了?又何必……”薛正昊自言自语,突然想到悬红里说的是要凤冠,也要拍得凤冠的人。他一下子明白了,这个人可能也知道凤冠里隐藏着某种秘密,但他并不知道秘密究竟是什么,他却又认为拍下凤冠的人有可能知道凤冠背后隐藏的东西,所以,他必须等待有人拍下凤冠再动手。

“可七爷明明知道凤冠不在小钟那儿,他为什么只发布了小钟的照片,而没有把我才是凤冠的实际拥有者的事情说出去呢?钱款也是我支付的啊!”

薛正昊犹疑着,要不要给七爷打个电话询问一下,这份悬红,似乎并非七爷的本意。

薛正昊也是个聪明人,他和程煜一样,想到了七爷有可能遭到胁迫。

可是,在芒街这块地界上,谁能威胁到七爷呢?

这种胁迫,却又一定不是直接威胁到七爷安全的方式,否则,七爷不可能不把薛正昊的事情说出去。这说明,胁迫七爷的人,应该是拿住了七爷什么把柄,逼得七爷不得不发布这种自毁声誉的悬红,但七爷又不愿意真的损失自己的客人,钟华反正只是个代拍的穷小子,他的生死七爷可不会放在心上。

看来,七爷遭受到的胁迫只需要七爷做到这种程度就可以了,说不定,七爷现在也在寻找着那个胁迫他的人。但不管如何,芒街现在觊觎着那顶凤冠的人,只怕会有很多。

“小钟说的没错,我必须尽快离开芒街。只要回到国内,我就安全了,凤冠也安全了。”

薛正昊放弃了跟七爷对话的念头,现在最重要的,是他和凤冠必须尽快进入中国境内,芒街这边的人手脚就算再长,也绝不敢到中国去犯事。等安全了之后,再跟七爷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掏出手机,薛正昊打给了薛长运。

“薛公子你好,我是薛正昊。”

“薛总啊,有什么事情?”

“我听说你在芒街也有些生意,最近有没有什么货要运回国内的?我有件东西不太方便直接过关,想让您帮个忙。”

薛长运皱皱眉,直觉上他觉得这事儿跟程煜恐怕有关系,但他当然不会提及程煜,便说:“还真有,今晚有几箱香料要运回国,薛总你要运的是什么东西,我看看能不能混在香料里帮你带进来。”

“一件古董,是一顶明朝的凤冠,就是皇后戴在头上的那种金饰,跟帽子的大小差不多。”

“这倒是应该可以藏在香料之中,你现在在哪,我让我的人跟你联系一下。”

薛正昊松了一口气,诚挚道:“那就先谢谢薛公子了,等我回国再亲自致谢。我在利来国际大酒店,薛公子直接让你的人打我手机联系吧。”

“都是小事,咱们接下来这不是还有合作么,程少都跟我说了,你在钻石的事情上可算是把利润全都让给我们了,能帮薛总带点东西,就算是回报吧。不用那么客气的。”

“感谢感谢。”

挂断电话之后,只过了不到五分钟,薛正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越南本地的电话号码。

接通之后,对方自报家门,表示是薛长运的人,薛正昊表示自己比较着急要赶回国内,对方便说他正好也准备带着香料去海关报关,干脆跟薛正昊约了在东兴口岸附近见面。

事不宜迟,薛正昊立刻带着凤冠低调出发,甚至都没跟自己同行的那两个人说,下楼打了辆车就直奔东兴口岸。

东兴口岸横跨北仑河,北仑河西北岸边是中国境内,两国之间有一条北仑河大桥同行。

在芒街这边,薛正昊见到了薛长运的人,将简单包裹的凤冠交给了对方,双方约好等这边的货物一入关就进行联系。

薛长运的人看过凤冠之后,因为是他自己的老板交代的事情,格外上心,说:“放心吧,也不算是什么违禁品,就是夹带一下而已,我在这个关口跑了很多年了,跟海关的人很熟悉,出关绝对不成问题。只是入关的时候,咱们国家的海关检查可能会细致一些,万一查出来,我会想办法通融,以黄金工艺品的名义申请报关。那样的话可能会产生一些费用……”

薛正昊赶忙说道:“费用没关系,到时候实报实销。”

“那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我们一会儿就去报关,排队加上乱七八糟的手续,估计过关至少要晚上九点多了。总之我一过关就跟您联系。”

“好好好,有劳了。”

看着那人带走了那顶在自己心里价值极高的凤冠,薛正昊这才给自己那两名同行之人打去电话。

“我刚才临时有事出来了,现在着急赶回去。你们俩也退房回国吧。过关之后不必跟我联系,我在防城港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们自己决定是在防城港住一夜,还是直接买晚班机票回魔都。”

接电话的人显得有些莫名,便道:“薛总,那我俩直接明天退房回国,然后回魔都不就得了,非得现在就动身么?”

“必须现在离开,我没工夫跟你们多说,总之芒街现在不太平,你俩立刻退房过关回国,只要回到国内就没事了。”薛正昊下了死命令,随后挂断了电话,自行出关入关,半小时之后就回到了中国境内。

那边薛长运在帮薛正昊安排好之后,很有些奇怪,想到这事儿九成跟程煜有关系,便打了个电话给程煜。

“程少,人在哪儿呢?”

程煜看到薛长运的电话,大概已经猜出是什么情况了,便笑着说:“在越南呢,是不是薛正昊跟你联系了?”

“嗯,他好像拍了个来路不明的玩意儿,又着急回国,就委托我帮他把东西带进来。这事儿是不是跟你也有些关系?”

“跟我没关系,跟我能有什么关系?我倒是想来参加那个拍卖会,可中间出了些差池,等我赶到拍卖会现场的时候,人家已经关门不让进了。原本想着见识见识这种所谓的地下拍卖会是个什么情况的,却没见识到。不过这边居然有个赌场,所以我就在这儿玩几手。”

薛长运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程煜的话,但也不便多问,只得闲聊几句约好等程煜回国之后再联系。

而程煜,则也彻底放下心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