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抠神
听书 - 抠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百一十三章 前因后果

萧瑟良 / 2023-01-26 23:45:08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眼见尘埃落定,不少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白胖子。

的确,市场价也就在一千二百万左右的元青花梅瓶,白胖子却明知道被人坑也要用一千五百万的价格拍下,这里边可大有文章啊。

“恭喜白总,恭喜白总以一千五百万的价格拍得这只元青花梅瓶。”拍卖师在台上用尽可能平静的声音讲着,毕竟他不知道白胖子现在是个什么心情,但他还是很好奇,为了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不问出来,也算是这名拍卖师修养不错了。

但是其他人就没那么客气了,总还是有人跳出来问道:“白总,你这我们就看不懂了啊,为什么你非要得到这只梅瓶不可呢?”

“是呀是呀,一千五,梅瓶虽好,但这价格……”

薛正昊也问道:“刚才你让我放弃,其实没必要啊,超过一千万我肯定就想也不想了。白总你如此志在必得,难道说你家里还有一只一模一样的梅瓶?”

白胖子听到这话,脸上顿时露出自得之色。

而徐总这会儿也终于开口道:“白胖子家里的确有一只一样的梅瓶,否则他怎么可能失心疯宁愿溢价超过两成也必须拿下这只瓶子?”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他们当然知道,这梅瓶一旦成对,价格就不简简单单是乘二了,运气好点儿,遇到合适的买家乘三也不是没可能,即便是正常拍卖,二点五倍是妥妥的。所以,白胖子拼了一千五百万也要拿下这只梅瓶,就是为了跟他家里那只凑成对之后,那可就是三千万起步,稍微运作一下三千五将会是一个比较合理的价位。

这么算起来,白胖子还是有着几百万的利润空间。

只是,这位徐总让白胖子足足多花了至少五百万呐。

“姓徐的,今儿这事儿,我老白记下了。”

徐总不阴不阳的看着白胖子,冷冷的说:“别着急,好戏还在后头。”

“你什么意思?”白胖子不解。

徐总哈哈一笑,稳稳的坐下,看着拍卖台上,说:“不是还有一块柴窑的瓷片么?怎么着?不拍了?”

拍卖师醒过味来,赶忙轻轻一敲拍卖槌,道:“今天这场拍卖,原本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这块瓷片,七爷思忖良久,觉得还是要拿出来给诸位看看。关于这块瓷片,我就没什么好介绍的了,诸位今天拿到的小册子上都有。有请柴窑瓷片。”

随着拍卖师的话音落下,一名身穿旗袍的妙龄女郎便端着一只托盘款款走上拍卖台,那只托盘之中,放置着一片澹青色的瓷片,上边用一个玻璃罩子罩着,托盘上还摆放着一双白色的棉布手套,和一只小小的橡皮锤。

“因为这是七爷的拍卖会创办以来,第一件,也是唯一一件不能完全证实其真假的物件,因此,七爷特意嘱咐了,诸位大可以上台来亲眼亲手的看看这个宝贝。我在此要特别说明的是,经过我们的专家鉴定,这块瓷片断代大致在唐末五代宋初,胎质极为细腻,色泽悦目,确有几分传言中柴窑的品相。但苦于柴窑始终未曾有一件公认的传世之器,是以无法断定这究竟是否传闻之中的柴窑。这需要诸位自行评定了。诸位,有哪位想先一睹为快的?”

说白了,这块瓷片,除了在年代上大致属于五代那段时期,可究竟是否真的柴窑,七爷不知道,专家不知道,现场的这些人也不可能知道。

大家面面相觑,一时间甚至连上前看看的欲望都没有太多,毕竟,这么一块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柴窑瓷片,而且就算自己认定是,可官方不承认,这东西就一文不值。如果是个完整的器皿,那还成,至少那也是可以证明为唐末五代宋初的官窑大窑出品,本身就具备足够的价值。可现在,这只是一块瓷片啊,即便是从瓷片上能看到半个柴字,那也屁都不是。

程煜倒是有些好奇,见众人又都没有上前,便主动朝着拍卖台走了过去。

“你好,我想看看。”

拍卖师微微一笑,示意那名女子将托盘放在桌子之上,然后指了指道:“请便。”

程煜照足规矩,先拿起了那双白色的手套,戴好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捧起玻璃罩子,然后双手更加小心翼翼的将那块瓷片拿了起来,放置在左手掌心之间,细细观察。

其实程煜对于古董瓷器一窍不通,他只是想看看这所谓的柴窑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而已。反正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解一下这不知真假的柴窑也算是件趣事。反正程傅肯定不在现场,一会儿出了这个门,也不知道程傅会不会从天而降。

看了半天,程煜当然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便将瓷片放了回去,重新盖好玻璃罩子,摘下了手套。

拍卖师好奇的问他:“怎么样?”

“不知道。”

“不知道?”

“我又不懂这个。”

“不懂?那您……”拍卖师是想问程煜不懂看什么看。

结果程煜格外的坦白:“看个热闹呗,反正谁都没见过柴窑,可不就只能看个热闹么?”

拍卖师愣住了,但下边那些与拍者却是纷纷笑了起来。

的确啊,程煜说的一点儿都没错,这可不就是看个热闹么?

经过程煜这么一开头,倒是又有人上了台,亲手拿起了那块瓷片,仔细端详。

不过那些人显然对于古瓷都是多少有些研究的,就不像程煜那样只是看个热闹,他们是从胎质纹路颜色等等角度,去判断这个东西究竟值不值得出个手。

但也正是因为谁也不敢说自己确定的见过柴窑,甚至于,连柴窑传闻中的天青色,究竟是青色还是汝窑那种偏绿的颜色,这都没有定论。

因此,每个人看完之后下台被问起的时候,都学着程煜的口吻说:“看个热闹呗。”

拍卖师已经无奈了,他大概齐看出,这件所谓的柴窑瓷片,恐怕是要流拍了,这大概也是七爷的拍卖会举办数年以来第一次出现流拍的拍品。

七爷此刻其实也通过监控探头看着这个赌厅里发生的一切,但他却始终面无表情,谁也无法从他脸上看出他究竟是不是感觉到失望。

确定没有人要上手了,拍卖师终于宣布拍卖开始,不管如何,即便是流拍,那也是要试试看的。

拍卖师在台上宣读着这块瓷片拍卖的规矩,白胖子却有些心神难定的盯着徐总,越过中间的几个人,道:“姓徐的,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好戏还在后头?”

徐总缓缓转头,看了白胖子一眼,却不发一言。

“姓徐的!你给我说清楚!”白胖子压抑着情绪,低声吼着。

心里瘙痒至极,难道这元青花是假的?不可能!七爷的招牌,不可能毁在这千把万上。难道自己家里的那只是假的?也不可能,那可是故宫的专家鉴定过的,保真。

那这个姓徐的究竟是几个意思呢?

薛正昊看到白胖子那满脸通红的模样,也有些不落忍,便幽幽的叹了口气,说:“老徐,白总钱都已经花出去了,你要是知道些什么就说出来吧。咱们定定心心的看看这最后一件拍品。”

徐总似乎是卖了薛正昊一个面子,冷笑了一声说道:“这个白胖子,不学无术,看到两只梅瓶同属一个年代,又器型底款都一致就觉得跟跟他家那只凑成一对了。离开帝都往这儿赶之前,就跟人放出话去,这次要走个大买卖。我听说了这事儿,稍微往七爷这拍卖会上的拍品一打眼,就知道这老小子是个什么心思了。呵呵,可惜了的,这俩梅瓶,分开来都是绝顶的好玩意儿,要是白胖子一千二以内买下来,就算卖不出高价也不至于伤筋动骨,怎么着也能平着出手。可是啊,太贪心了。”

“姓徐的,你究竟是几个意思?”白胖子绝对是咬牙切齿了。

徐总摇头一笑,说:“你光是看了器型,还让人帮你量了尺寸踅摸了质地,底款也仔细的对比过了,对吧?”

白胖子重重的点点头,脸色阴沉,他似乎开始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

“可是你老小子没看内胆啊,如果你仔细看了,就会知道,你那只元青花,是没盖子的,而这只,原本是有盖子的。今儿这只,甚至都不是一件整器。当然了,这不影响这只梅瓶的价值。可你要硬跟你家那只凑成一对,也就蒙蒙外行还行。白胖子,这可是你上赶着要问的,别怪我啊……”

一席话,满座哗然。

徐总最后这句话可谓诛心了,他说是白胖子上赶着要问的,也就是说,原本他要不问,就这么回去愣凑一对,至少还可以蒙蒙外行,让人家当这俩梅瓶就是一对,按照成对的价格出手。

可他现在非得问出个子丑寅卯,虽说这里就三十多号人,可离开之后,这事儿必然会传开来,白胖子手里的两只元青花梅瓶并不能成对就会变成人尽皆知的事情了。现在连外行都蒙不了了。

白胖子气的几乎咬碎了自己的满嘴牙,心里已经给了自个儿痛痛快快至少七十多个嘴巴子,嘴是真贱呐,为什么非要问呢?

不过很快,白胖子就回过神来。

真怨不得自己嘴贱,这问与不问的,既然徐总早已看破一切,那白胖子手里这两只梅瓶就绝不可能以成对的方式卖出去。只要今天的拍卖一结束,不管白胖子问与不问,他手里两只梅瓶不能成对这件事,必然都将传遍整个收藏圈。

“我不问你会不说出去?十年前的旧事,你至于记到今天么?”

徐总长吁了一口气,说:“前有因,后有果,十年前我那一百来万换你今天损失三百万,不算坑你太狠吧?你说我小心眼子,今天这事儿,你又会记我多久?不过这对我而言真的不重要了,我年事已高,子嗣也没进我这行当,来芒街之前,我的产业也都变卖的差不多了。今儿咱俩算是一别两宽。如果你今儿不问,这俩梅瓶的事,我还真就会烂在肚子里。你爱信不信!”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