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抠神
听书 - 抠神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百一十二章 刺刀见红

萧瑟良 / 2023-01-26 23:45:08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或许是因为经历了凤冠的短暂低迷,并且元青花的梅瓶也是实际上真正的大轴之作,毕竟那块柴窑的瓷片只能算是传说中的物件,而且还不保真,这在七爷的拍卖会上也是很罕见的事情。所以,梅瓶的叫价争夺,还是非常激烈的。

梅瓶的起拍价定的并不高,甚至低于其余大多数拍品,这也可见拿出这只梅瓶的卖家有多自信。要知道,在七爷这里的规矩是,起拍价越低,他所要的抽成比例也会越低。这只梅瓶的卖家,只给梅瓶设置了五十万的起拍价,这也使得七爷只找他索要了百分之二十五的抽成。

当然,他其实还可以设置的更低,反正这种梅瓶低于八百万是绝不可能成交的。但再低,就不如直接没有起拍价从零开始了,那样其实还能让七爷把抽成比例降得更低一些,但那样也无疑会让七爷感到不满,所以只能适可而止。

拍卖师宣布开拍之后,便有人迅速举牌,直接报出了三百万的价格。

程煜也跟着凑了个热闹,反正拍卖师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这件元青花的梅瓶市场价绝对在一千二百万以上,原则上一千万以内的叫价基本都是安全的——这个安全,指的是肯定会有人跟进。

喊了三次价,程煜帮着把梅瓶的价格抬到了七百万,便彻底不吭气了,只是静观其变,看看到底是谁能最终夺走这只梅瓶。

薛正昊也知道,自己一整晚就喊了一次价,还是喊在凤冠上,这多少有些不合常规。所以,他见程煜偃旗息鼓之后,很适时的跟进补位,帮着把梅瓶的价格喊到了九百万。

到了九百万,不管是谁也都开始谨慎起来,一方面不能让别人看透自己的底价和心理,另一方面一个冲动保不齐就会跟第六件拍品的状况一致,到手了,却没什么赚头。

梅瓶设置的每次叫价是十万元,当价格突破九百万之后,拍卖师几乎都要喊到两次价以后,才会有人继续举牌,并且就只是举牌而已,绝不肯多加一分钱。

“九百八十万,三号薛总。第一次!”

坐在薛正昊旁边的白胖子似乎有些郁闷,因为场上仍旧还在竞价的就只有他和包括薛正昊在内的三个人。

“薛总啊,您刚才入场的时候可是说不跟我抢的。”白胖子的表情有些幽怨,小声的凑在薛正昊的耳边说。

薛正昊假作一愣,反正他也没真的想拍,只不过是在故作姿态罢了,他真正想要的东西,已经被程煜帮他拍到手了。

“啊,白总您今天的目标就是这个元青花啊,那您早说啊,早说我早不喊了。”

“现在停也来得及。”

“得得得,君子有成人之美,不过,那边老徐似乎也志在必得呢。”薛正昊的眼神指向刚才在鼻烟壶的时候逗了十三号的人,因为九百五十万这个价格,就是他喊出来的。

“老徐有点不懂事,不过这个元青花我今天要定了!”当薛正昊表明自己不会再加价之后,白胖子顿时来了精神。

薛正昊摇摇头笑着说:“老徐这会儿肯定也觉得你不懂事。”

“嘁,等我拍下这件元青花,大家就会明白我为什么志在必得了。”

薛正昊看了看白胖子,心里似乎明白了。

见徐总没举牌,白胖子勐然一举手:“一千万!”这次,他直接加了二十万,这等于是在宣布他今天必须拿下这只梅瓶。

徐总偏头看了白胖子一眼,也不再跟他矫情客气,将手中号牌缓缓举起,口中喊道:“那就节奏快点儿吧,一千一。”

全场哗然,看来,徐总这是跟白胖子杠上了啊。

白胖子一皱眉,心说老子想要这只梅瓶,是因为老子家里还有一只一模一样的,凑成一对,至少三千五。你老徐跟这儿凑特么什么热闹?总不能你家里也有一只一模一样的吧?

有心学徐总也一次性加一百万,但在举起牌子的同时,白胖子突然觉得不能这么干,要是这姓徐的纯粹是看出来老子要定了故意跟老子逗闷子怎么办?这一百万一加,不是个事儿啊。

于是乎,白胖子紧紧的闭上了嘴,只是默默的举起了手里的号牌。

“四号出价一千一百一十万。”拍卖师帮着白胖子把叫价报了出来。

徐总哈哈一笑,朗声说道:“白总今儿个有点儿怂啊,一千二!”他再次举起了号牌。

“徐总出价一千二百万,白总,您怎么看?”拍卖师幽默的调侃了一下,拍卖场里所有人都将目光聚焦在白胖子身上。

白胖子皱着眉头,心道这个姓徐的怎么回事?非要跟老子杠么?这瓶子市场价也就是一千二左右,也就是七爷这不收买家的手续费,否则这价格已经不老合适的了。难不成他也志在必得?

反正还有时间,白胖子也不着急叫价,反倒是掏出手机,发了个消息出去。

对方显然是一直抱着手机的,消息几乎是秒回:你那梅瓶藏的那么好,除了上次我爸过八十大寿你拿出来炫耀了一次,谁也没见过啊。

白胖子陡然间醒悟过来了,是呀,自己那只梅瓶是露过相的,自己老丈人过八十大寿的时候,他装逼拿那只元青花装了一瓶子三十年的茅台,学着古人的样子喝的酒,当时很多人都很捧场的说装在梅瓶里的酒果然好喝许多。那天,这个姓徐的不在,但是他公司另外一个股东却在场。

白胖子明白了,这个徐总肯定是知道了自己家里还有一只梅瓶,也知道自己今天不管如何都会拍下,所以故意让自己多出点血呢!

马勒戈壁的,不就是一批货上出过点差池么?那都特么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这老小子,还真是挺记仇啊。

“一千二百一十万。”想明白了首尾之后,白胖子直接举牌叫了价,然后阴渗渗的看着徐总,口中一字一顿的说:“姓徐的,小心玩儿砸了啊。”

徐总微微一笑,也不犹豫,举牌,出声,“一千三百万。”干净利索,一点儿都不拖泥带水。

白胖子再度深深的剜了徐总一眼,总归是有些肉疼的继续加了十万元。反正已经确定对方知道自己拍下梅瓶的目的了,那就只能真金白银的亮刀子,就看对方敢不敢跟了。

白胖子也想好了,一千五是底线,超过一千五,姓徐的你就抱着元青花自己玩儿去吧。

徐总依旧不疾不徐,轻飘飘的说:“那就一千四吧。”

拍卖场里的其他人都回过味了,这显然不是正常的拍品争夺了,在这种拍卖会上,通常都是来抄便宜的,毕竟都是些来路不明的玩意儿。偶尔打到市场价附近也就到头了,现在却已经明显溢价不少,这就显然是存在私人恩怨了。

“一千四百一。”白胖子恶狠狠的加价,都已经不需要拍卖师帮着吆喝了。

不少人开启了看戏模式,尤其是这件元青花的卖家,心里那叫一个开心呐,原本他觉得自己这件元青花能拍到一千万或者稍稍超出,那就是极限,运气好的话,撑死一千二,绝不可能再高了。没想到,这俩人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竟然缠斗起来,把价格推到了一千四。

他心里开始默默的呼喊,“一千五,一千五……”

这实际上也是多数人的心声。

就在大家都以为徐总会再次凑整的时候,徐总却只是平静的举起了手里的号牌。

他只加了十万,并没有直接干到一千五百万,就彷佛他知道,自己真要喊到一千五,那个白胖子就会让自己吃个哑巴亏一样。

白胖子也是一愣,实际上当他喊出一千四百一的时候,心里已经做好了放弃的打算。虽说一千五或者再高一些,一千八拿下这支梅瓶,理论上也都还有的赚。成对的梅瓶价格上浮那是一定的,但万一呢?真要是一千八拿下,加上自己手里那只差不多是一千出头拿下的,成本就接近三千万了。回头要是卖出去还好,卖不出去,三千万的现金被闲置,白胖子的现金流肯定会出问题。

没想到徐总就彷佛知道他的打法一样,竟然也只加了十万。

没办法,这时候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一千四百三。”

徐总再次举牌:“一千四百五。”

“一千四百六……”

尼玛,没完没了了啊。

原本看戏的其他人,这会儿开始出声干预了。

“二位,没必要啊,这刀刀见红的,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何必呢?”

“差不多了,这样下去,只会让卖家看笑话。”

“老徐,你别跟白总争了。”

其实这会儿大家也都心知肚明,白胖子是志在必得,而徐总只是故意给他添堵而已。

白胖子恶狠狠的瞪着徐总,徐总只是还以微笑,不过倒是没有继续举牌。

台上拍卖师也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虽说拍卖肯定都希望价格越高越好,但这种明显斗气的场面,七爷也不会满意。

于是拍卖师赶忙喊道:“一千四百六十万,第一次!一千四百六十万,第二次……”

徐总这会儿终于开了口,说:“白总要不凑个整儿吧,我就割爱了。”

白胖子再次瞪了徐总一眼,他知道,自己内心的底线价格也被徐总看穿了,他想着到一千五就坑徐总一把,徐总又何尝不是想逼他到绝境呢?

没有太多的犹豫,区区四十万,事已至此,白胖子还不至于太放在心上。

“一千五!”白胖子报出了最后的价格。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