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飞越泡沫时代
听书 - 飞越泡沫时代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1349. 棋子棋手

斜线和弦 / 2023-02-04 11:26:49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被派去负责跟杰尼斯打交道的饭岛三智,会被藤岛景子瞧不上眼。这件事,倒是令岩桥慎一意想不到。

饭岛三智刚作为他的代表被派往NTV时,与藤岛景子相处的还尚可。喜多川扩近来与岩桥慎一走得近,饭岛三智又是岩桥慎一的心腹,藤岛景子自然存着想要与她交好的想法。

但共事久了,饭岛三智这个看上去像路边的石头一样不起眼的女人,渐渐让藤岛景子心生轻视。

本身,藤岛景子为人就颇为自负,且十分看重出身。在她眼里,饭岛三智区区一个酒井政利事务所办事员出身的老女人,能够从一个打杂的摇身一变,被岩桥慎一那样的人物看重,一定是有十分才能的人。

然而,共事以来,饭岛三智在制作组里,不过就是个岩桥慎一的传声筒,并没有什么受人关注的作为。藤岛景子非但没有看到饭岛三智有什么过人之处,倒是只看到她成日伏低做小,卖弄乖巧,在制作局和电视台那边的干部们那里,颇为吃得开。

这样的一个人,在负责TOKIO的时候,还能跟SMAP产生交集。更让藤岛景子心里觉得,饭岛三智这个女人之所以能跻身如今的位置,不过靠着熘须拍马,笼络人心。

藤岛景子这样的人,一方面作为受宠的女儿从小恣意任性,另一方面,又天然背负着曾经私生女身份留下的阴影,如此,造就了她对于身份十分看重的个性。

正如她的母亲以成功获得了“藤岛”这个姓氏自傲,要求女儿景子将来一定要招赘女婿,继承“藤岛”这个姓。母女两个,在这一点上一脉相承。

这样的藤岛景子,对于从草根摸爬滚打、往上爬的时候姿态不够漂亮的人,带着一点微妙的轻视。虽说不至于瞧不起出身不好的人,但尊敬对方的前提是,以不够漂亮的姿态爬上来的这个人,的确有着过人之处。

如果发现这个人空有一个名头,没有让她看得过眼的才能,便难免在心中轻视。

因而,藤岛景子敬重岩桥慎一,但瞧不起这个平平无奇的饭岛三智。

无论如何,饭岛三智都是岩桥慎一的代表,明面上,藤岛景子自然不至于对她有什么失礼之处,但最初与饭岛三智共事时,想要与之交好的态度,早已经不知所踪,只留下表面上的客气。

不过,饭岛三智对于藤岛景子的想法,压根不觉得有什么所谓。

藤岛景子示好的时候,饭岛三智谦卑的收下,摆足下位者的低姿态。藤岛景子表露出微妙的轻视时,饭岛三智也仿佛根本毫无觉察,面对藤岛景子时既克制,又不失礼。

从小娇生惯养,在称赞和恭维声的包围下长大,几乎不需要费力得到什么的藤岛景子,人生挫折不过是狂恋东山纪之但被十动然拒这样的事。而东山纪之即使要拒绝她,也需得先把事务所大小姐的感受放到第一位。

如此一个大小姐,根本意识不到,饭岛三智的这份心境,已经是她出类拔萃的证明。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饭岛三智定期向岩桥慎一汇报工作情况,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她不便直说出口,但往往能颇为巧妙的,夹在其他的话语里传达给岩桥慎一。

自从被派去跟电视台那边打交道,饭岛三智那份善于跟人打交道的才能,就体现的愈发清楚。

饭岛三智在岩桥慎一面前主动透露自己对SMAP的想法,虽说遭到了岩桥慎一的斥责,但他话里话外透露的意思,并非是反对她接近杰尼斯。倒不如说,岩桥慎一对她敲打提点,为的是让她能够更好的接近杰尼斯。

心中对岩桥慎一的想法有所领会之后,饭岛三智一方面琢磨岩桥慎一对她的那些点拨的话,另一方面,则忠实地将有关杰尼斯的事,如实向他汇报。

岩桥慎一不反对她流露出的野心,但饭岛三智心中清楚,无论自己有什么样的想法,如果离开了岩桥慎一的支持,就不可能有实现的机会。

而她的态度摆得越是端正,就越是有机会得到岩桥慎一的帮助。

TOKIO在NTV的节目效果不错,饭岛三智在NTV的工作人员那里,也得到了不错的评价。

现在,喜多川扩在TOKIO的出道时间上有所犹豫,岩桥慎一也跟着调整起了自己的打算。

下一次,饭岛三智来跟岩桥慎一汇报工作情况的时候,岩桥慎一和她商量,“饭岛,之后把你借调到电视台去吧。”

安排饭岛三智的时候,岩桥慎一的语气,多半都是名为商量,其实不容置疑。

饭岛三智不假思索,“是。”顿了顿,向岩桥慎一发问,“TOKIO那边,岩桥桑另有安排吗?”

从司机转职以后,饭岛三智就必须要“多看、多听、多问”,并且,岩桥慎一鼓励她多多提问。

“TOKIO那档节目,不管怎样,名义上的顾问都是我。”岩桥慎一说。就算饭岛三智从那档节目里退出来,真正能带来的影响,也就是GENZO这边,另外换一个代表而已。

藤岛景子要借着参加TOKIO这档节目的制作,往自己的履历上增光添彩,增加自己的分量。岩桥慎一也能借着TOKIO的这档节目,把自己的人送去镀金。

节目成立时的关键时候已经过去,如今,喜多川扩在组合的出道时间上心生犹豫,岩桥慎一就没有必要再让饭岛三智再盯着那档节目。

岩桥慎一把目光转向了杰尼斯另外的那支组合,SMAP。他在心里想着这些,开口道:“渡边制作的吉田正树桑,是富士电视台制作局的骨干。”

当初,就是吉田正树,替酒井政利把饭岛三智引荐给了岩桥慎一。

饭岛三智如今为了TOKIO时常前往NTV,岩桥慎一说要把她借调到电视台时,她心中下意识以为是入职NTV,却不想,他一开口,是打算把她借调到富士电视台。

这样一个大转弯,让饭岛三智心中疑惑不解,只得先顺着岩桥慎一的话恭维了一句,“之前,承蒙吉田桑的关照,这才有幸到岩桥桑的身边效力。”

岩桥慎一听了这句话,微微一笑,说:“这回,是我要拜托吉田桑,请他多多关照了。”

要从唱片公司被借调到电视台,这个弯转的不可谓不大。

饭岛三智想了想,心知岩桥慎一鼓励她多多提问,还是主动开口,问道:“为什么是富士电视台呢?岩桥桑。”

如果换个老板的话,饭岛三智断然不敢问出这样的问题。

但是,岩桥慎一却不介意、或者说很乐意为她解答谜题。他意有所指,提示道:“对杰尼桑来说,富士电视台是接下来的不二选择。”

饭岛三智仍有几分迷惑。

岩桥慎一看着她仍未找到状态的表情,又提醒她,“杰尼桑对TOKIO的出道时间心生犹豫,和杰尼桑不会放弃SMAP,两件事其实是一件事。”

喜多川扩犹豫到底是让TOKIO和SMAP一样去探路,还是让TOKIO稍作等待,让SMAP先去探路。不管是哪一种,接下来的重点就都转移到了SMAP的身上。

提到了SMAP,饭岛三智稍加思考,心中的疑惑找到了个大概的方向。岩桥慎一是亲口说过,SMAP的未来,关乎着杰尼斯的未来的。饭岛三智也正是因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才会把目光投向那支组合。

“对偶像组合来说,最重要的是曝光。”饭岛三智试着猜测。话说出口,稍微抬起头,看了看岩桥慎一的表情。

当看到岩桥慎一面露赞许,饭岛三智半是松了口气,半是为自己抓住了重点,而顿时感觉内心舒畅。

她得到鼓励,往下猜测,“TOKIO的冠名节目委托给了NTV制作,这支组合,从现在就注定了,会与NTV之间高度绑定。”

“TOKIO和NTV合作紧密的话,就不会再有另一支组合,在差不多同时期和NTV关系太近。”

也就是说,喜多川扩如果要把SMAP委托给电视台,就会避开NTV。

饭岛三智刚开始说的时候,还因为不自信略有迟疑。但思路一打开,自己也开始确信事情必定是这样,语气略微有点提高了。

岩桥慎一听着饭岛三智这番分析,点了点头,反问:“那么,为什么是富士电视台?”明明告诉饭岛三智,富士电视台是接下来喜多川扩的不二选择的人也是他,结果,现在又有此一问。

这一回,饭岛三智的反应极快,答道:“那是因为,要想让偶像组合找寻到一条重新焕发生机的路,就一定要让偶像去做‘不是偶像能做的事’。”

什么事,不是偶像能做的?

离不开综艺节目里的出怪扮丑,少不了要把贴在偶像身上的那些标签统统扯下来。就像岩桥慎一的崭露头角之作,是策划松本明子的转型一样。

“朝日电视台缺乏那样的综艺土壤,至于东京电视台,以它们制作节目的方式,偶像组合交给他们,就真的要变成综艺艺人了。”

饭岛三智现在心中已经清楚明白,就像TOKIO无论如何包装,都是“偶像乐队”而不是“乐队”那样。无论SMAP会被怎样安排,都是“偶像”,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富士电视台与TBS电视台之间,自然富士电视台会成为不二之选。”

喜多川扩与富士电视台那边的关系更好一些是其一,但最重要的,还是富士电视台的节目五花八门,富有活力。

就现在来说的话,无论是综艺节目的制作还是电视剧的制作,富士电视台都在进行积极大胆的创新,各种起用新人导演和新人编剧,什么也敢做。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SMAP要迎接被丢进试验场的命运,富士电视台就是那个试验场的不二选择。

如今,饭岛三智总算也学会了退后一步,用看待全局的眼光来看待杰尼斯的变动。

她能够参透其中的道理,岩桥慎一也就更加放心,说道:“总之,过后就安排和吉田桑见上一面好了。”

饭岛三智欠欠身,应了声“是”,对岩桥慎一的安排全部接受。

这时,岩桥慎一想起藤岛景子对饭岛三智那微妙的态度转变,开了句玩笑,“你和那位景子大小姐,正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饭岛三智露出个含蓄的表情,“我当然不能跟杰尼斯的大小姐相提并论。”

“确实。”岩桥慎一说。他笑了,“但就是因为不能跟景子桑相提并论,这才能成为一种优势。”

藤岛景子不喜饭岛三智,这件事,不知道会不会有传到喜多川扩那里去的一天。但不管怎样,在岩桥慎一看来,藤岛景子瞧不上饭岛三智,是件再好不过的事。

“总之,”岩桥慎一告诉她,“从下次NTV那边的制作会议开始,你就不要再出现了。至于TOKIO那边,也再派一个新的代表。”

他话说完,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也不需要立刻把工作交接,还是要过度一段时间。”

饭岛三智答应着,退下了。

她离开了办公室,岩桥慎一心里琢磨,藤岛景子现在一心扑在TOKIO的身上,喜多川玛丽又不屑对SMAP多看一眼。这两支命运相似的组合,要么都走红,要么都失败。

在藤岛母女都关注TOKIO这样的局面下,SMAP就更成了关键的一张牌。

应该说,在决定了把TOKIO放到NTV的时候,喜多川扩就已经做好了打算,SMAP这张牌,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到藤岛母女的手里。

岩桥慎一远眺杰尼斯的布局时,不能不感慨喜多川扩的老谋深算。藤岛母女也好,这些组合也好,都是他手里的棋子,在他预料之中行动着,并且逃不开他安排的命运。

岩桥慎一不排除自己也被喜多川扩当成是棋子的可能。但是,棋要怎么下,所预料到的棋子的行动到底是不是障眼法,这是谁也无法断言的。而被当成是棋子的人,说不定,其实正是与他对弈的棋手。

……又或者,从一开始,喜多川扩就没有把岩桥慎一当成是可利用的棋子。

岩桥慎一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心情仍颇为轻松。

他拿起电话,打给吉田正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