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封侯
听书 - 封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刺杀

高月 / 2023-02-04 21:25:01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这两晚陈庆都是住在赵巧云那里,一早,陈庆收拾了停当,准备出门了。

出门前,他来到妻子吕绣的房间,探望一下刚刚出生的小婴儿,一个粉凋玉凿般的小家伙正在摇篮里熟睡。

“像不像冀儿小时候?”吕绣笑问道。

陈庆点点头笑道:“确实很像!”

“夫君给他起名陈燕,是不是有点像小娘子的名字?”吕绣对孩子叫陈燕这个名字有点不太满意。

陈庆微微笑道:“三国有个名将叫张燕,也是勇冠三军的勐将,给他起名陈燕,以纪念我收复燕山路。”

“那璎珞和阿樱的孩子,夫君准备起什么名?”

璎珞和余樱的预产期也是这两天,陈庆笑道:“如果都是小子,那一个叫陈闽,一个叫陈辽,我都考虑过了。”

吕绣着实有些无奈,看来丈夫不肯给孩子改名了,她只得心中叹口气,转开话题道:“这段时间,实在辛苦巧云和阿梅了!”

“让梁总管帮一帮巧云,她确实比较能干!”

“她做事让我放心!”

吕绣似笑非笑看了一眼丈夫,她有一种特殊的敏感,她发现梁总管看丈夫眼神有些异常,便隐隐猜到梁总管和丈夫之间发生过什么,应该是在燕山路的时候。

当然,这种事情不能说破,以丈夫君主的身份,看中某个宫中女子幸临几次,也很正常,如果是幸临别的年轻宫女,或许吕绣会有很多想法。

但如果是梁总管,吕绣就不会有任何想法,她很清楚,丈夫不可能再把梁总管收入后宫,毕竟她已经不年轻,正是这个原因,吕绣虽然看出了什么,却也不想多事。

“夫君去吧!路上当心。”

陈庆俯身亲了一下孩子的小脸蛋,这才向外间走去,刚走到外间,大管事梁氏匆匆走进来,迎面看见陈庆,吓得连忙闪到一旁,低下头。

陈庆一眼瞥见了她胸前半露的饱满山峰,心中涌起一股欲念,便抬她的下颌,在她耳边低声道:“晚上到我书房来!”

梁氏俏脸一红,陈庆忽然在她腰间轻轻摸了一把,她浑身都差点瘫软了。

陈庆笑了笑,扬长而去,望着那个男子雄伟的背影,梁氏百般滋味涌上心头,这时,吕绣在屋里问道:“梁总管,是你吗?”

“夫人,是我!”

梁氏连忙摒弃繁乱的心思,恢复平静,走进房间,“夫人,我想向您请示一下这几天晚膳的安排!”

.........

数百名骑兵护卫着宽大的马车沿着东大街向西而行,大约走两里后进入朱雀大街,然后向北而行,一路走到底便是北大街和天津桥。

陈庆还没有搬去雍王宫,每天上午也只能这样坐马车前往官房,几名骑兵在前面摇铃,路人纷纷向两边让开。

在东大街进入朱雀大街转弯处,有一座两层的茶馆,此时郭长武就坐在靠窗边的一个茶座前,其实一路上有好几个酒楼茶座都有理想的刺杀位置,但郭长武却选中了这家茶馆,原因也很简单,容易逃走,这家茶楼背后有几条小巷,跑进去如迷宫一样,郭长武昨天走了好几遍才终于熟悉道路,而且他发现了一条秘道可以迅速离开。

面前的小桌上放着一张报纸,报纸下面是一支已经上弦的短弩,这时他已经看见了奔来的摇铃骑兵,在后面数十步外,数百名骑兵严密护卫着一辆宽大的马车,

“他娘的真大啊!”郭长武暗骂一声,这马车跟房子一样,马车很大,八匹骏马拉拽,恐怕除了雍王外,别人不敢坐这样的马车。

他眼睛眯成一条缝,死死盯着缓缓驶来的马车,身体本能变得僵直,手紧紧握住了报纸下的短弩,他的奇怪表现终于被伙计发现了。

其实伙计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奇怪的茶客,进来后点了茶一口没喝,一直就心不在焉看着窗外,好像在看报纸,但报纸居然是反的。

这时,伙计也看见了报纸下有东西,他假装擦地,蹲了下来,偷偷向报纸下望去,他忽然看清了是一把弩的形状,吓得他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哆嗦。

“这是....这是刺客啊!”

马车经过了茶馆,机会就在一瞬之间,郭长武看见了车窗里面有人影,他毫不犹豫举弩便射去,他在射弩上下过苦功,做不到百发百中,但百发九十八中,他完全没有问题。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只茶壶在他头顶墙上‘砰!’炸开了,伙计鼓足勇气扔出一把茶馆,连滚带爬向楼下逃去。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郭长武手一抖,暗叫一声糟糕,这一箭偏了,他原本是想从两名骑兵中间的缝隙射进车窗,没想到手一抖,略偏了一点点,正好射中车窗旁一名骑兵的战马马头,战马稀熘熘一声暴叫,前蹄高高扬起,随即扑通倒地,开始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起来。

“有刺客!”

摔倒在地上的骑兵一眼看见了插在战马头上的短弩,厉声大喊起来。

骑兵一拥而上,举起巨盾遮住了车窗,数十名士兵冲进了茶馆,伙计踩空从楼梯上滚下,重重摔倒在地上,他指着楼上大喊,“刺客在楼上,穿一身黑衣就是!”

士兵一阵风似的冲上二楼,却见一个人影从后窗跳了下去,“那边跳窗了,追!”

士兵们冲到窗前,只见一名黑衣人狂奔进了一条小巷,士兵们也纷纷跳下去,下面是间柴房,几名士兵跳下柴房,追上了上去。

郭长武还想射第二箭,但他发现了没有机会,才转身逃走,稍稍耽误了一下。

但他熟悉路况,从小巷一拐弯,进了另一条巷子,他冲上一个台阶,径直推门进去,随即又掩上门,门里不是房间,而是条通道,通往朱雀大街,他奔出通道,冲进了朱雀大街,正好一辆送酒的驴车驶来,郭长武钻进了驴车,蹲在酒桶背后,驴车又进了另一条路,渐渐走远了。

这时,陈庆铁青着脸从马车上下来,这个时候,刺客不会有了,事实上他并没有坐在窗前,窗前是一个很大的靠枕,马车晃动,靠枕也在轻微晃动,感觉就像一个人。

但陈庆着实没有想到,居然有人在这个时候行刺自己,而且找到了唯一的漏洞,那就是行驶中的马车车窗,自己有点大意了。

陈庆望着地上已经死去的战马,他看见短弩箭上的绿色,对方竟然用毒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