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渡劫之王
听书 - 渡劫之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千两百六十八章 天意民意

无罪 / 2023-02-07 17:34: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分享到:
关闭

“我们不是来杀人的,我们若是来杀人,你们这些人早就死了。”

杀人不如诛心。

王离和吕神靓在做这种事的时候更有默契。

若是不戏耍这些重铠甲士,即便一路冲杀进去,恐怕也只会和郑普观一样,激起这些军士的同仇敌忾。

“你们阻拦我,是这些人想逼皇帝下台,但皇帝就是皇帝,真命天子,不管她是女子还是男人,既然她是皇位所归,那她便是上天认定的天子。”

对于蛊惑人心方面,吕神靓也同样很擅长。

她在旧时代所接受的教育,让她十分熟悉这种古人的君权神授,或说君权天受的想法。

“人有男女之分,神佛有男女之分么?”

“天命皇位,有德居之。难道你们觉得比上天的选择更为英明?你们这些年,你们整个大唐,这些年难道过得不好么?你们有什么资格代替上苍去选择?”

她这些话语,显然比她和王离展现出来的绝对力量更令这些将领和军士震撼。

尤其是那句人有男女之分,神佛有男女之分么的灵魂拷问,瞬间就让所有还想冲上来的重铠甲士和城墙上的那些将领和军士僵住了。

神佛自然是不分男女的,天子如神,似乎的确不该将她视为凡间女子。

“这两人,难道就是天神么?”

“难道正是因为我们的过错,才导致今???????????????日神都的变故,才引来这样的天罚?”

城墙上所有的军士都停顿下来,数名隐匿在角楼之中的官员看着神都城中到处燃起的熊熊烈火,心中都是涌出这样的念头。

“你们输了。”

集仙殿前,女皇帝静静的看着张柬之等人说道。

张柬之深吸了一口气,他缓缓转过身来,对着女皇帝行了一礼,道:“罪臣任罚。”

女皇帝没有再说什么。

她开始动步。

就像是第一次踏入这座皇宫一样,昂首朝着前方走去。

她走下台阶,走上宫中的石道。

今日里宫道之中到处都是持着各种杀人武器的军士,这些军士身上的铠甲,手中的兵器,都闪耀着令人心悸的寒芒。

只是这些寒芒照耀在她的身上,却就像是给她的身体镀了一层威严的银辉。

在之前曾经见过她的军士眼中,此时的皇帝和第一次进入这座城,第一次进入皇宫时相比显得有些苍老。

但不知为何,当天地皆静,当皇宫城门口的战况和那些话语传来,他们看着这名显得有些苍老的女皇帝,却越发觉得威严。

那层威严的银辉,却像是从天空之中掉落下来,覆盖在她身上一样。

有铠甲声动。

有将帅跪拜下来。

所有的军士,如潮水般跪拜下来。

从今日起,没有人会质疑她并非天命所归。

只是看着远处不断燃起的烟火,女皇帝的眼中并没有任何的骄傲。

“太子呢?”

在接近玄武门,甚至可以看清王离和吕神靓的脸面时,她停了下来,问一名跪拜在地的太子。

那名官员浑身一震,旋即苦笑道:“臣也不知他藏到了何处。”

“我不会治他的罪,他现在哪里有这样的本事谋划这样的事情。你们把他找出来,这种时候,他必须好好的学着。”女皇帝说完,便继续向前,然后对着王离和吕神靓遥遥行了一礼。

她是皇帝,只敬天神。

看着这名和史书画册上并不怎么相像的女皇帝,吕神靓的心中骤然升起些怪异的感受,她点了点头,道:“武则天?”

女皇帝笑了笑,道:“你是?”

吕神靓道:“吕神靓。”

女皇帝点了点头,道:“我们聊聊?”

吕神靓道:“好。”

女皇帝看了一眼出现在身后的几名大臣,道:“我们上玄武门城门楼,让太子上来,公孙岚上来,还有张柬之他们几个上来,其余人回避。”

王离看着她气定神闲的样子,忍不住倒是在心中暗自赞叹。

这女皇帝虽说不是修行者,但这副气度倒真是千古一帝,真的非他之前所见的那些凡夫俗子国度的帝王所能相比。“你是?”这个时候女皇帝却又已经对他行了一礼,问道。

王离道:“王离。”

“两位随我上楼。”女皇帝也并不多话,开始登上城门楼。

“我们也要上楼?”

张柬之等人虽然已经随行下了集仙殿,但原本心想此时大局已定,接下来就算女皇帝不快刀斩乱麻将他们斩首,也必定要马上收监,以免生乱。

他们料想女皇帝和这两名不速之客以及太子的对话必定十分隐秘,不可告人,然而现在皇帝竟然要自己一行罪臣也跟随上楼。

“太子!快出来见陛下!陛下说此事与你无关。”

“真的?”

隐匿在偏殿一名宫女的屋中瑟瑟发抖的太子不可置信的听着呼喊声,等到他的亲信推开门,满脸喜色的告诉他这是事实,他才如释重负。

他知道皇帝一言九鼎,既然将这件事和他脱开关系,那他即便在将来受些责备,那他依旧会是太子。

“这些老臣果然不是她的对手。”

他的心中响起鄙夷的声音,然后他抖抖索索的跟随着数名亲信,快速朝着玄武门的城门楼跑去。

在他大气不接小气的爬上城门楼时,他看到整个城门楼上所有的军士都已经撤离,张柬之和公孙岚等人,则凝立在皇帝的身边不远处。

皇帝和那两名衣着有些怪异的外形人,此时并排站立,看着城中火起。

与此同时,他正巧听到皇帝问出一句话,“你们到底是何等样的存在?”

只是这样的一句问话,面临死亡的威胁都不曾色变的张柬之等人却齐齐色变。

君命天定。

正因为这两个代表天意的人的到来,所以此刻皇宫之中对女皇帝的君权再无怀疑,每个人都已经认定对方是代表着上苍旨意而来的天神。

但现在皇帝却反而问出这样的一句话,这在他们看来,甚至意味着她觉得这两个人说谎,甚至意味着她对自己的绝对君权的自我否定。

“我们来自另外一个世界。”吕神靓也不含糊,直接将对着公孙岚所说的那些话,很快速的直接对着她说了一遍。

“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我们这里发生的事情,对于你们而言,只是遥远的历史?”女皇帝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张柬之和太子等人瞠目结舌,只觉得异常的荒谬。

“这等胡言乱语也能信?”

正当他们心中不由得浮现出这样的念头时,他们听到吕神靓问女皇帝,“你不信?”

女皇帝笑了笑,道:“公孙岚都能相信,为何我不能信?”

“什么!”张柬之和太子等人一震,心中又是一阵无法接受。

“帝王乃天子,圣意乃天意,但是天意到底是什么样的,却从未有人见过。我不知过去的帝王是如何,但我曾经和先帝朝夕相伴,我却是知道,他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和天意又有什么关系。”女皇帝微嘲的笑了起来,“等我登基做了皇帝,按照历代的说辞,哪怕我登基只做了一天皇帝,那我也是天子,但我自然比任何人清楚,我想怎么做就是怎么做,天上从来没有传下过什么旨意,从来没有什么天意告诉我该怎么做。”

张柬之等人的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

他们的脸上布满了怒意。

在他们看来,女皇帝的这番话语充满了背经离道,甚至充满了对先帝的诋毁。

“你们曾经一度感觉在替天行道,但你们听到过天意告诉你们该如何么?”就在此时,女皇帝却是微微转身,嘲讽的看着他们,道:“你们所作所为,是听了天意,还是听了自幼所收的教化,那些书本上,那些老师灌输给你们的道理?”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张柬之咬牙,却一时无法辩驳。

“我只知道,得民心者得天下,民意便是天意。”女皇帝的声音再次响起,她这次的声音里没有了戏谑之意,只有肃然,只有说不出的威严。

“陛下,难道如你所说,这世间便只有成王败寇,没有了规矩么?诸多的规矩法则,书上的记载,尽可以不信,尽可以不遵?”张柬之终于无法忍受,发出声音。

“那你和我说说,你信不信他们所说的话语,你觉得这座城和我们所在,我们所见的一切,是真实还是幻光?”女皇帝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问道。

张柬之冷笑道:“自然不信。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没到老眼昏花的程度。”

“一以贯之,只信自己的道理,倒也不失为分辨真伪的好办法。”女皇帝有些欣慰般笑了笑,她看着王离和吕神靓,道:“我相信你们的话,但是这座城和我们,我不会认为是虚幻的存在。因为很简单,我们的一生,对于日月而言,只是短短的一瞬。在这短短的一瞬里,如果说我们所处的世界,是某个强大的存在一念而生,一个念头创造出来的东西,那我们身处其中,经历其中,哪怕对于外界而言是转瞬即逝的幻光,但对于身处其中的我们而言,便都是真实。”

吕神靓顿时蹙眉,道:“相对论果然很有道理。”

女皇帝不知道她所说的相对论是什么意思,但是却点了点头,笑了起来,“对,一切都是相对而言。可能对于你们而言,一生是数万年数十万年的时光,但对于我们而言,一生却不过数十年,不会过百年。那我们这个世界,对于日月星辰的运转而言,可能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幻光。但身处其中的我们,却是真实的,这座城,自然是真实的。”

“哪怕这座城真的是一念而生的幻光,那我们身处幻光之中,我们经历其中,经历的便也是真实。”王离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点了点头。

“夏虫不见冬雪,冬雪却未见过鸣蝉。”女皇帝微笑道:“便是相同的天???????????????地之中,不同的节气对于有些东西而言,却就像是不存在的世界,但若是夏虫能够活到冬日,能在冬雪之中破茧而出,哪怕它立即死去,它也会知道自己经历的这个冬寒是真实。”

“所以根本不用去想这个世界本身是不是真实。”吕神靓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她也笑了笑,道:“身历其中,便是真实。”

女皇帝淡淡的笑了笑,道:“所以虚幻和真实,在我看来,只在于你在和不在。若你不在的世界,即便再真实,那也无法触碰,也无法想象,那便是虚幻。”

张柬之等人脸上的怒意消失,他们只是看着城中越来越多的烟火,心中更是无法理解,在这整个城都快要被烧没了的时候,还在说这些话有什么用。

“我相信你们所说的那张巨大的人脸,那如神灵一般的存在的确存在,但在我看来,他若只是在远离这座城的世界旁观,只是将你们丢在这座城里,那他和天上那些无法接触到的日月星辰并无两样,他不进这座城,不进我们这个世界,那他就像是星空之中看不见的星辰一样,和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女皇帝说道,“他只有和你们一样进入这座城里,出现在我的面前,对于我而言才是真实的存在。”

王离目光剧烈一闪,道:“所以你觉得,他要么根本不在这座城里,他要是在这座城里,也会和我们一样。”

他这句话很难懂,但女皇帝却偏偏听得明白,她笑了笑,道:“哪怕是一念而生的幻光,那制造出来的东西,也必定因为制造出来的时候的法则和规律而稳固的存在,他进入这样的城里,也必定要适应这样的法则。”

“我明白郑普观的想法了。”吕神靓在此时点了点头,她微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烟火,道:“他看来不只是想烧掉整个城,他还想杀城里所有人,因为他可能也是这么想的,如果那个人在这座城里,那要么他也是必须遵守这个世界的法则,若是不遵守,那他破坏这个世界的规则,那整个世界就会崩塌,那这座城自然就无法困住我们。那他自然就可以逼出这个存在。”

“陛下,不管你是如何想,我等死不足惜,但这座神都却是汇聚着无数唐人的心血,现在该如何处置那名妖人?”也就在此时,张柬之身后一名大臣实在按捺不住,忍不住叫出声来。

“既然你们和他的想法不同,那我希望你们两个人不要插手。”女皇帝看着王离和吕神靓,平静道:“你们不要帮我们,也不要帮他们,在这座城和他之间,你们就做一名旁观者。”

吕神靓道:“看戏我喜欢,但需要一个理由。”

“我方才说过了,天意即民意。”女皇帝缓缓的说道,“既然你们所说这一切都是那巨大的人脸操控,那我就想证明给他看,在我们这个世界里,天意并非属于某一个至高的存在,而属于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人。”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23UC小说网(www.zzdhw.com)】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